刘济齐:什么是正确的理论

  或许是巧合,也许是默契。12月10日同一天在网上转载了三篇报刊文章: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刊登在《天津日报》的“十七大的历史地位和理论贡献”;中共中央党校社会学教研室副主任、教授谢志强刊登在《解放日报》的答读者问“‘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吗”;北京党建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姚桓刊登在《北京日报》的“今天为何要强调反对右与‘左’的错误倾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同时看到了这三篇文章。也进而有了斗胆想说一说的冲动。“国外”的马克思主义说过,“正确的理论必须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椐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27卷433页)。什么是正确的理论?大概看了这三篇文章,冒昧地想探讨一下什么是正确的“理论”。

  2007年5月10日《人民日报》一篇答读者问的东西“如何看民主社會主義”,就已经使我深陷其中。没想到时隔半年另一个月,又一篇答读者问的东西使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都是答读者问惹得祸。

  “‘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吗”这个答读者问,问到了问题的本质与核心上。文章也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不看这样的回答也就罢了,可是看了这样的回答,没办法不对这个回答进行回答。不过也确实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好。有时候也挺纳闷自己,为什么就偏偏看到了这些东西。

  文章答道“答:在中国共产党八十多年的风雨兼程,新中国成立近六十年来的奋力拼搏,改革开放近三十年的艰辛探索中,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令世界瞩目的奇迹。从创造中国经济奇迹到推动世界和平发展,从世界影响中国到中国融入并影响世界,我国已经站上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是什么成就了中国,是什么推动了发展,是什么神奇的力量还在继续引领中国未来?可以肯定地说,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这一切奇迹是社會主義使然。‘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就是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奇迹。”

  对于报纸上给出的这样的回答,用“国外”马克思主义的说法,就是“先从事实得出一个抽象概念,然后宣称这个事实是以这个抽象概念为基础的。这是给自己装上一副德国人的深思的和思辨的姿态的一种最便宜的方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卷569页)。

  “在中国共产党八十多年的风雨兼程,…… 我国已经站上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这是一个事实。“是什么成就了中国,…… 可以肯定地说,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这一切奇迹是社會主義使然。”从事实中得出一个抽象概念。“‘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就是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奇迹。”再把事实与抽象概念等同起来。再往后的回答就是宣称这个事实是以这个抽象概念为基础的了。

  “国外”的马克思主义接着说,“例如:/事实:猫吞噬老鼠。/反思:猫是自然界,老鼠是自然界,猫吞噬老鼠=自然界吞噬自然界=自然界自己吞噬自己。/这个事实的哲学描写是:猫吞噬老鼠是以自然界自己吞噬自己为基础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卷569页)。

  对于把事实与抽象概念等同起来,结合具体情况,这个例子大概就是、当然不一定恰当:“例如:/事实:”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反思:中国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的奇迹是社會主義,’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社會主義就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自己就是自己。/这个事实的哲学描写是:“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是以社會主義自己就是自己为基础的。”

  继续加以阐明和发挥就是,“中国奇迹”表明经济成就、“社會主義”属于政治范畴:“中国奇迹”是生产力水平的反映、“社會主義”是上层建筑观点的表现。“上层建筑同人的生产,同人的生产活动没有直接的联系。上层建筑是通过经济的中介,通过基础的中介同生产仅有间接的联系。因此,上层建筑反映生产力水平的变化,不是立刻的、直接的反映的,而是在基础变化以后,通过生产的变化在基础变化中的折射来反映的。这就是说,上层建筑活动的范围是狭窄的和有限的。”(找不到出处了)。这就是说,“中国奇迹”与“社會主義”没有直接的联系当然也就与“社會主義的奇迹”没有直接的联系了。

  生产力这个人类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被作者抽象化了的时候,用一句直白的话就是作者想说:生产力就是社會主義观念。“人和自然界的斗争被作者用这种方法神秘化了以后,人对自然界的自觉的活动也被他神秘化了,他把这种活动看成是这一现实斗争的纯粹抽象观念的表现。在结尾,劳动这个普通的字眼就被他偷用来作为这全部神秘化把戏的结果,而这个字眼一开始就在我们这位‘真正的社會主義者’的舌头上打转,但是只是在他给以相当的论证以后才敢于把它说出口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卷569-570页)。这位作者不是不知道是劳动创造了“中国奇迹”,除非他敢于去论证它。而现在他用抽象概念想论证的却是,人们改造自然可以不必去劳动而只需靠“观念”就行了。进一步的发挥就是,把卫星打到月球上去的“中国奇迹”这是“社會主義”理论家也能做到的事;能够产生载人航天的“中国奇迹”完全是科学家掌握了“社會主義”观念的结果。

  最后的结论就是,如果我们相信“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那么恐怕就得承认“社會主義的奇迹”就是“中国奇迹”,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就又回到了改革开放前。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是相信通过“社會主義改造”产生的“社會主義奇迹”可从促就“超英赶美”的“中国奇迹”的。然而实践却出现了相反的情况。也正因为如此,中国才开始了改革开放。可是现在我们却又回过头来去承认“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去承认“社會主義的奇迹”就是“中国奇迹”,这恐怕就是对近30年的改革开放的最彻底否定了、是对解放生产力和发展生产力的最彻底否定了;也是对科学发展观的无情嘲弄。

  ……

  概念是不能成就“中国奇迹”的;同样概念也不可能避免“中国奇迹”中出现的错误。

  在“今天为何要强调反对右与‘左’的错误倾向?”一文中有这样的说词:“特别要注意的是:”左“和右都是政治概念,是指背离党的基本路线的倾向,……”。对于这样的政治概念,“国外”的“马克思主义”也有这样的说词,“如果‘真正的社會主義者’和哲学家们认为所有现实的分裂都是由概念的分裂引起的,那末不知为什么他们一般还谈论社会。既然他们充满了关于概念能够创造世界和毁灭世界这一哲学信念,他们当然也就会认为某一个人能够通过消灭某种概念而消灭生活的分裂。”(《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卷551页)。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椐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就是:腐败、艾滋病、矿难、贫富差距等等,如果在政治概念上能消灭右与“左”的错误倾向,是可以避免在现实生活当中出现的这样的错误的。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全面论”来说,就是如果能消灭“左”和右错误倾向的政治概念,也就能消灭现实生活中的被外国敌对势力利用的资产階級自由化、“全盘西化”乃至“民主社會主義”所产生的资本主义分裂。

  “有右反右,有‘左’反‘左’,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是贯穿鄧小平理论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思想。”如果把这个政治概念看成是一个思想。强调反对思想上的“左”与右的错误倾向,就只能是为了避免中国的政治道路不要“误入歧途”。因为中国的思想是指导不了中国的经济实践的,反而是实践在改变着中国人的思想。那些在思想上分清了“左”与右的错误倾向的人,是不可能指出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在实践当中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出现了“左”的错误的;除了那些有“‘左’的错误思想倾向的人”拿已经出现在实践当中“右”的“错误”做文章以外,还有谁能指出中国在经济实践当中什么地方“右”的过了头。他们宁愿相信中国走“民主社會主義”政治道路会比腐败、艾滋病、矿难、贫富差距更可怕,会给党的事业造成更大的危害;他们宁愿相信避免中国的政治道路“误入歧途”要比避免中国的经济实践误入歧途要重要的多的多。他们宁愿相信坚持什么主义要比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更重要。

  “思想文化教育卫生部门,都要以社会效益为一切活动的唯一准则,它们所属的企业也要以社会效益为最高准则。”(一九八五年九月鄧小平《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如果这是鄧小平的思想,那么这个思想是“左”了还是右了。它为什么不能指导中国的实践。当中国的思想、文化、教育、卫生部门,统统都是以经济利益而不是社会效益为一切活动的唯一准则的时候;当这段话“违背和背离”了“充满活力的全方位开放的社會主義的”市场经济的时候,我们是该反对思想上的“左”与右还是该反对实践中的“左”与“右”。

  当反对思想上的“左”和右却又左右不了实践的时候,实践自己已经分不清“左”和“右”就太自然了。中国的实践,不要说左、右分不清,甚至就连东南西北都已分不清。更不要说能分清实践当中的什么是“正确”与“错误”,什么是“左”、“右”的过了头。况且中国的思想也已经退化成仅仅是一个概念了。也就是说不论是概念还是思想,都不可能避免“中国奇迹”中产生的错误。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实践当中的错误。

  在某些方面,中国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已经是比市场经济还市场经济,己经过的找不到了头。(现在有悬崖勒马的迹象。)中国的经济实践在“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基础上迅速发展,劳动群众的贫穷和困苦成了市场的生存条件。商业充满了欺诈、贿赂代替了规则、强权垄断了市场,成为了“充满活力的全方位开放的社會主義的”市场经济的第一杠杆,…… ……。中国就要举办奥运会了,中国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如果能按奥运会的游戏规则运行,也许不枉称是“社會主義”的市场经济。顺便说一句,最终打开一个国家大门的靠的往往是物质而不是思想;而如果别人能用思想战胜你,用别人的意识形态来取代你,就只能是说明你的思想的的确确是腐朽了、没落了。

  如果说这是鄧小平理论的一部分。当中国的“理论”指导不了或者是阻碍了人们应该进行的实践的时候,人们提出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然而当人们进行的实践严重的歪曲、阉割、篡改、亵渎了“理论”的时候,恐怕现在应该是提出“真理是检验实践的唯一标准”的时候了。遗憾的是人们现在却拿有着各种各样“原则、标准、体系”的“理论”在检验“真理”、然而却还不知道这个“理论”的“原则、标准、体系”里都装了一些什么东西。

  刊登在《天津日报》上的文章,用“国外”的马克思主义的说法,就是“通过形而上学、通过政治等等走向共产主义或者走向社會主義,——这些为‘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所特别惯用的词句,只是意味着某一个作家给那些从外面飞到他这里来的、在完全不同情况下成长起来的共产主义思想套上表达自己旧观点的词藻,意味着他给这种思想以适合他的旧观点的表达形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卷552页)。“这种手法在德国人那里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始终非常丰富的幻想和现实等量齐观,以此来掩饰他们在现实的历史上曾经扮演过的并且还在继续扮演的可怜的角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卷551页)。

  上述三篇文章反映出来的立场是有区别的,各自代表了不同的政治倾向。虽然都在高举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伟大旗帜。

  没有批判与斗争,就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你必须要有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椐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的批判和斗争精神。

  《劳动合同法》即将实施了,据说起了一些纷争,“官方”为此也做了不少解释工作,甚至动用了专政工具。这使我想到了从前,当有多少千万职工为了整体的利益牺牲了个人的利益而下岗失业吋,给他们的解释就只有四个字“减员增效”。再有就是要下岗职工转变观念。今天“官方”的做法已经是人性化多了。我曾看过报道,说战后的日本经济崛起的法宝之一,就是实行了“终身雇佣制”。中国有企业家吗?企业家不但要有企业责任、社会责住、还要有国家和世界责任,这是一个企业家说的。不知一个政府应该怎么说,要具有什么责任……

  在“十七”大报告高调提倡“民主”的时候,民主恐怕不应该仅仅表现在口头和文字上。

  作者电子邮件:loliiiu(at)hotmail.com

  作者:刘济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什么是正确的理论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enlighten78 说:,

    2007年12月21日 星期五 @ 13:40:21

    1

    “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的奇迹”,就是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奇迹。
    ——美国强大就是社會主義的强大,就是美国特色的社會主義的强大。原因就是,能够强大的必然是社會主義。
    反正,优势、成绩、伟大,全是社會主義的,言外之意也就是共产党的。至于缺点、错误、问题,全是……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