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假虎与假虎照,谁更卑鄙?

  名扬四海的“虎照”已经被证实是周正龙造的假。周正龙是一个骗子。拔出萝卜带出泥,人们由此而发现“镇坪发现了野生华南虎”之说也是造的假。几个假凑在一起,便成了一个骗局。周正龙是个猎人,此前没有玩过相机,也不懂摄影,凭他个人的学识和技术是制作不出假虎照来的。一定有人协助或指导。由此推断,骗子不是一个,是一伙。“虎照”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在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不是周正龙一人之功。泥鳅翻不起大浪。没有镇坪县林业局和陕西省林业厅的鼎力炒作,周正龙恐怕连一个小小的旋涡都是折腾不起来的。别说他自称拍到了“华南虎”,哪怕他宣称自己拍到了活恐龙、拍到了天外来客,也无非是博人一笑而已。谁会去和他较真?

  从道德的角度来说,骗子是应该受到谴责的;从法制的角度来说,骗局是应该揭露、制止和惩处的。但直到今天(2007年12月15日),镇坪县林业局、镇坪县政府以及陕西省林业厅的有关人员面对正反两面充足的造假证据,视若无睹,反而再三再四地为骗局保驾护航。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些人与这个骗局存在着某种利害关系,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些人在这个骗局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虎照”造假的手法其实非常拙劣,要识别它的真伪并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和知识。该照片一经在网上出现,很快就被非专业的网民发现了疑点。随即许许多多的网民都不约而同地看出了更多的破绽。可见,稍有一点常识的人,就能识别它的真假。华南虎已经绝迹二十多年了,这是众多专家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这既是专家学者的共识,也是普通人的常识。这个结论至今没有受到任何质疑和挑战。现在突然冒出来一沓活体华南虎照片,作为保护野生动物的主管部门,却没有引起怀疑,识别不了它的真假,能不令人惊诧?华南虎不可能从天而降。如果那个地方真有华南虎存活,那个地方就必然存在相当数量的华南虎的粪便、毛发及华南虎活动的痕迹。但镇坪县林业局也好,陕西省林业厅也好,都没有发现和取得确凿可信的有关的物证。仅凭几张未经鉴定真伪的照片,既不去实地勘验,也不去搜寻有关的痕迹和物证,就作出镇坪县存在活体华南虎的结论,并向社会公布,是不是有悖常理?

  “虎照”事件不是一个偶然的、孤立的事件。没有“虎”,就没有“虎照”。其实,10月3日“虎照”问世前,陕西省林业厅就已经在2007年7月6日宣布“陕西省镇坪县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种群存在”了。镇坪县政府还在县城的通衢大道旁树起了巨幅广告:“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平腊肉”!“虎照”的出现,仅仅是一个时间问题,仅仅是由谁来充当“虎照”的作者的问题。镇坪县县长吴平就说过:“如果周正龙拍不到的话,可能李正龙、王正龙或其他人同样也可以拍到”。“虎照”早就呼之欲出了。顺便说一下,“游自然国心”是广告创意者的一大发明,99.99%的中国人是看不懂的。这句话的解释权,归镇坪县政府。

  周正龙照片中的老虎来路蹊跷,存在于镇坪县的“华南虎种群”来路又是如何呢?

  2007年7月6日,陕西省林业厅召开了一个镇坪县存在华南虎的论证会。会议由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处长王万云召集,陕西师范大学退休教授王廷正等七人为专家论证组成员。副厅长孙承骞、调查队成员卢西荣和陕西师大教授于晓平等参加了会议。七位专家中,有研究田鼠的,有研究金丝猴的,有研究鱼类的,唯独没有研究华南虎的。专家组成员的挑选,堪称是慧眼识珠了。会上尽管没有展示任何可信的实证,会议开了2小时后,7名专家便在写着“陕西省镇坪县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种群存在”的结论的论证书上签了字。会后,林业厅给7名专家各发了500元“辛苦费”。

  原来,那个“野生华南虎种群”是没有多少根据的一种猜想,是一些人的主观愿望,是会议桌上集体创作的作品。

  是专家们在评审会上看走了眼吗?不是的。出席会议的于晓平后来告诉记者,调查组找到的所谓野生华南虎的粪便、毛发等,其实根本不是华南虎的,因此也没有进行DNA鉴定。王廷正则说,作出这个结论的主要依据是雪地上的脚印和老乡的反映。我希望他们进一步的考察。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比如说照片之类的,并没有说你们现在这些就够了。

  这就是说,要证明镇坪县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种群存在,论证会上所展示的东西是不够的,这些东西的说服力甚至不如一张照片。

  可见,这个论证本身就是一个谎言。陕西省林业厅有人在造假。

  显然,正是王廷正的“希望他们进一步的考察。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比如说照片之类的”这句话,催生了虎照。因为要证明“陕西省镇坪县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种群存在”,最好还要有活体华南虎照片!

  周正龙后来告诉记者说:“2007年7月26日,镇坪县人民政府颁发给我一个荣誉证书和1000元奖金,让我想办法把华南虎拍到”。

  想办法?对,想办法!

  办法终于想出来了。10月3日,周正龙宣布他拍摄到野生华南虎的照片,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公布了他的照片。华南虎照片就这样应运而生了。周正龙于是成了新时代英雄。不是英雄造时世,而是时世造英雄。

  骗局只能用谎言只来编织,而谎言又需要用另外的谎言来支撑。因此,你一旦设下了骗局,又不甘心骗局被揭穿而破灭,你就不得不编造一套又一套的谎言,形成一个谎言链。要维持“镇坪县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种群存在”这个谎言,就需要编造假“虎照”是真虎照的谎言。周正龙的虎照,就是整个谎言链中的一环。

  于是,一连串的谎言不绝如缕:

  镇坪县林业局局长覃大鹏说:“野生华南虎在镇坪的存在不容置疑”。

  镇坪县县长吴平说:“周正龙拍到野生华南虎的活体照片,它其实是必然结果,绝不是偶然现象”。“镇坪发现了野生华南虎,不仅仅是镇坪的荣耀,同时也是中国的荣耀。盛世出国虎,虎啸振国威”。

  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说:“我丝毫不怀疑周正龙所拍华南虎的真实性,我讲过,假如真的是假虎,我肯定引咎辞职,坚决说到做到!周正龙冒生命之险拍来的虎照不容置疑。”

  12月3日,陕西省林业厅对外发表声明:“我们坚信陕西镇坪县存在野生华南虎这个基本事实,周正龙2007年10月3日在该县神州湾拍摄的71张野生华南虎照片,包括40张数码照片和31张胶卷负片,经我们鉴定认为是真实的”。

  ……

  假的就是假的,纸是包不住火的。骗局败露了,周正龙名声扫地,陕西省林业厅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知道是林业厅玩了周正龙一把,还是周正龙玩了林业厅一把?“虎照”是假的,老虎也是假的。假虎与假虎照,谁更卑鄙?

  骗局败露,是骗子们始料未及的。骗子们认为,他们打的是官方——镇坪县林业局和陕西省林业厅——旗号,挂的是官方招牌。是没有人来找岔的。因为这是堂堂正正的政府部门。是人民的政府。面对政府,谁敢不肃然起敬?人民政府说的话谁敢不听?谁敢不信?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说的话什么时候不是算数的?政府说的话什么时候被认为说错了?从来没有!政府说的话是不容置疑的。政府说了“陕西省镇坪县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种群存在”,镇坪县就应该有一个野生华南虎种群存在。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人微言轻的一芥草民,竟敢向权威的政府机关发布的信息叫板。并且还真的让天下人认识到,林业局局长覃大鹏说的“野生华南虎在镇坪的存在不容置疑”、镇坪县县长吴平说的“镇坪发现了野生华南虎,不仅仅是镇坪的荣耀,同时也是中国的荣耀。盛世出国虎,虎啸振国威”和陕西省林业厅12月3日发表的声明都是不可相信的。谁信了这些话,谁就上当了,谁相信这些话,谁就是一个弱智者。

  策划这个骗局的动机是什么?是谁策划的这个骗局?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消息,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手段的卑鄙决定了目的的卑鄙。任何冠冕堂皇的借口都不能改变动机的卑鄙与无耻。都不能改变这个骗局祸国殃民的性质。这个骗局损害了政府的信誉,破坏了国家的形象,浪费了国家的资金和财产。骗局的策划者和参与者是有罪的。北京“纸馅包子”假新闻的炮制者已经受到了刑法的制裁,等待这个骗局的策划者和参与者的会是什么,人们将拭目以待。

  这个骗局是众多的网民和媒体共同揭穿的。在揭穿这个骗局的过程中,彰显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科学精神、爱国精神和追求真理的精神。没有他们的揭竿而起,这个骗局就很可能不被揭穿。而如果这个骗局得逞,国家就可能耗费巨资在那里建立一个“野生华南虎自然保护区”。正是他们的努力,避免了国家巨额资金的浪费,也避免了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设立了一个没有野生华南虎的野生华南虎保护区”的超级笑话的产生。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假虎与假虎照,谁更卑鄙?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金琴 说:,

    2007年12月22日 星期六 @ 12:29:58

    1

    周正龙的“虎照”,经6家权威机构鉴定,一致认为照片上的老虎是假的。镇坪县林业局、镇坪县政府以及陕西省林业厅偏偏咬定老虎是真的。这就说明,镇坪县林业局、镇坪县政府以及陕西省林业厅与周正龙是沆瀣一气的。这实际上也是明摆着的事实。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愿意指出这一点。汤守道先生第一个捅破了这层薄薄的纸,直言不讳地说了出来,不知有关当局会不会把汤先生以损害名誉权告上法庭?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