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没有“表达权”就没有“官清政廉”

  近期,网上有关文字狱方面的事又多起来了,有的被抓,有的还被判了刑。想想前些日子,邳州的李姓书记在十七大之后荣归故里,遭到网民们的恶评,虽然他十分恼火,但只是以文字对文字,并没有采取以法的名义搞非法拘禁,和现在的文字狱比一比,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地的人们那么看好李姓书记了。其实,看好他的原因很简单,他可以有火,甚至可以骂娘,但发过火骂完娘,活(工作)还是照干,而那些天是老大我是老二的官员们,似乎拿十七大报告中的“表达权、监督权”和相关法律法规不当回事了。不当回事的原因也不复杂,毕竟十七大报告只是个政治纲领性文本,并不具备法律的强制要素,“表达权”和“监督权”,在这种情态下也只能成为人们试水的梦想。

  我们常常羡慕一些国家的官清政廉,羡慕一些国家政府的高能高效,羡慕一些国家的官员只有本国的利益,没有为他国谋利之举,在我们羡慕别国的时候,往往说人家经历了怎么样、怎么样的努力,才产生了人家今天的结果,但问题是,人家不仅仅是昨天努力了,今天仍然努力不止,比方说那个据说只是弹丸之地的新加坡,用不懈的努力吸引人才,共谋发展,以不懈的努力搞廉政建设,求其击活内在的发展动力,以不懈的努力打造未来,结果人家成了亚洲四小龙,由此可知,一个国家的兴替往来,与这个国家的制度有关。比如说民主吧,新加坡的民主在西方国家看来却是集权,属于专制一族,但是,从“表达权”和“监督权”上看,那个弹丸之国,却是比民主国家还民主。由此我想,民主本无一途,关键是人民的基本权利的落实。再看看我们近期的文字狱现象,如在别国,那些擅长于文字狱的官员们敢么?再想想,别国的官员们为什么不敢呢?想来想去也就一个理由,平民百姓可以下官员的课。我国的官员们只所以敢大兴文字之狱,其原因也并不复杂,是我们的制度使官只可以管民,而民不可以管官。其实,在国家管理上,民管官则国兴民治,官管民则贪腐盛行,贪腐盛行则民思乱,国将危矣。

  当然,世界各国的官员都不喜欢在自己头上请个老太爷(民众),时时看着自己的一言一行,而喜欢自己是辖区内所有人的太爷,当一方官员做一方皇帝,一方民众莫不是“皇民”,一方土地莫不是皇土,中国人有此念头,外国人放到中国几年当地方官,也和中国人一样会有此念头,当然不是人们天生就有这个念头,而是官员制度培育了官员们的这个念头,别的国家官员只所以没有那个念头,不是他们不想有那个念头,也不是他们就高尚得不想贪腐,不想搞文字狱,而是在制度使他们失去了贪腐和搞文字狱的机会,失去了当一方皇帝念头的机会。再看我国,文字狱大兴之日,竟然没见有任何官员为此说不,而是保持了天然的一致,沉默。其实,在这个时候,沉默就意味着鼓励,就意味着一个抗拒民众的同盟诞生。说到底,这些问题只是现象,而其内在的本质是我们的官员制度问题,因此,现在我们管官员不如立制度,在立制度的同时,落实人民群众的“表达权和监督权”,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历史事实证明,没有民众的“表达权”就没“官清政廉”。“官清政廉”是管出来的,但不是官员管官员管出来的,而是民众管官员管出来的,文字狱说到底是官员对民众“表达权与监督权”的剥夺,是对十七大报告精神的一种否定,但面对这么重大的问题,全国的官员们怎么会保持高度一致高度沉默了呢?由此可见,我们的“官清政廉”的梦想如果变成现实还任重而道远。

  2007年12月21日星期五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没有“表达权”就没有“官清政廉”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何健(Shanghai,China) 说:,

    2009年08月09日 星期日 @ 09:54:16

    1

    何健版八荣八耻:

           以追求民主为荣、以独裁专制为耻,
           以思想自由为荣、以统一思想为耻,
           以言论自由为荣、以扼杀言论为耻,
           以新闻自由为荣、以打压媒体为耻,
           以信仰自由为荣、以宗教迫害为耻,
           以尊重人权为荣、以侵犯人权为耻,
           以诉诸法律为荣、以打砸抢烧为耻,
           以司法独立为荣、以干预司法为耻。

         ——摘自《何健语录》,欢迎转载,谢谢支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