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梅:皇帝与总统的运行轨迹

  将中华民族春秋战国至今近 2800 年的历史与美国独立战争前后近 250 年的历史作一个粗略的比较,不成正比的反差令人震颤。透视期间 350 个中国皇帝与 43 个美国总统的运行轨迹,中华民族从遥遥领先到望尘莫及、由盛极一时到一落千丈的社会根源寓意甚深、一览无遗。

  任何一个社会,杰出的政治家不仅应该富于同情心和责任感,还要有渊博的知识,有出类拔萃的才能。在历史的长河中,祖国政治家群体中不乏德才兼备、魅力十足的人物,但是,与同期美国的政治家相比,祖国杰出的政治家很容易犯美国政治家犯不了的错误,功过相抵,黯然失色,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何以至此呢?社会机制、尤其是政治机制使然。

  身为美国总统的政治家一旦在职,理所当然地驶入民主政治机制的快车道,这个车道驱使他尽可能遵循国民的意志,沿着科学的轨道向前向前再向前,列车偏离航线就亮红灯,一旦开倒车就刹闸——总统面临中止权力被弹劾的危险。这种机制予总统权力的定义是:对则好,好则可以更好;错则不好,不好即予中止。

  身为祖国封建皇朝的政治家一旦登基,理所当然地驶入专制政治机制的大广场,驾驭政局的皇帝的个性得以张扬,个人素质的优劣与国民息息相关。他可以信马由缰在广场上随心所欲的玩。无论列车向前向后、向左向右,是走是停,没人敢说对与不对,好还是不好。不到官逼民反、天灾人祸皇帝驾崩的地步,国民很难左右皇帝的意志。这种机制予皇帝的定义是:对多对少随皇帝的便,错多错少因皇帝好恶而异。

  智慧与愚昧、正常与反常的区别在于:前者的总统是国家和人民的,后者的国家和人民是皇帝的; 前者要求总统忠于国民,后者要求国民忠于皇帝; 总统是国家大学教育社会培养出来的,皇帝是皇族私塾特意栽培出来的;总统是依照国家法定程序选举出来的,皇帝是世袭或官逼民反脱颖而出的;总统的职责是承接前任继往开来,皇帝的做法是我行我素;总统的言行受制于参众两院,总统有错,与民同罪,皇帝的言行是惟我独尊,朕即法,无论对错,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在中美社会发展的进程中,祖国的失败是必然的,不失败才是偶然的。在皇帝与总统的运行轨迹中,秦始皇等再杰出的皇帝也是可悲的,卡特等再“平庸”的总统也是伟大的。

  这就是机制,这就是社会民主政治机制与社会专制政治机制。两字之差导致中美的天壤之别,两字之差铸就了两国民众无数的幸福和苦难,两字之差让多少凡人出类拔萃让多少仁人志士含恨九泉。

  祖国啊,民族,亲爱的故乡和人民,我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触读这铅样沉重的历史,探究这明明白白的道理,还有必要将结论写出来吗?……

  作者:袁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皇帝与总统的运行轨迹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Bozhi 说:,

    2008年03月01日 星期六 @ 16:14:04

    1

    这么垃圾的文章,难得一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