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许霆案背后的银行形象

  山西青年许霆在广州“幸运”地遇到一台白送钱的ATM取款机,一时贪心取走了17.5万元人民币,近日被判无期徒刑,引起专家和民众的共同震惊。无论从法理还是常识看,这都是一个刑罚严苛的判决。在这个案子背后,不仅司法公正受到质疑,银行的公众形象也再一次跌到底谷。

  当事的广州商业银行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却拒绝喊冤,不肯对媒体详细说出自己怎么受害了。许霆取款逃亡途中,有意还钱,但银行无意接手,只告诫他无论如何都要坐牢。媒体调查发现,ATM厂商早已经赔付了银行的金钱损失。那么银行的受害到底是什么呢?是一种老虎屁股被摸之后的感觉,威严的冒犯和潜在的危险。因此许霆所要付出的代价,并不是这17.5万元本身的估值,而是另外的东西。大家不明白的是,银行作为与储户平等的商业主体,怎么就多出了那么多东西来?网民们比较了发生在英国的几起ATM送钱事故,发现受损和难堪的首先是出错的银行。其中一起事故中,储户排队占便宜,简直是一场狂欢。另外一起事故中,有人恶意取了13万英镑,被判监禁一年多,家属大骂银行和法官。无论如何,银行都不至于理直气壮地恐吓储户,直接宣布其刑期。英国那位母亲说,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勤奋劳动者,遇到意外的馈赠为什么不动心呢?在中国,普通人贪图小便宜,在媒体上所受到的道德批判往往超过大贪官。如果有一辆运钞车撒了一地钱,媒体最关心的不是这车怎么管理的,而是谴责哄抢钞票的路人。但是另一方面,扪心自问,每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许霆。比如取款时ATM多吐了一千元,有多少人会还回去呢?还回去是否会遭遇银行傲慢而复杂的调查?这个案子如果说有什么正面意义的话,那就是在极端残酷的现实面前,人们终于开始关心撒钞票的运钞车等类似问题了。

  事实上,很多人都被ATM吞过卡或者吞过钞票。这时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向银行投诉,等待银行按照自己的程序处理。如果刚好要下班了,你可能得耐心等到次日再去一趟。如果运气不好,还有可能耽误多日。谁能说这些时间内银行没有侵占和挪用本该你早点取出的钱财?当然,银行很难被证明有主观故意,绝对没有刑罚之虞,甚至也没听说过被吞卡有什么赔偿;如果你挂失不及时,卡里的钱丢了也是自己活该。有一天,银行发现要帮你取出卡来很麻烦,说不定还要收费呢。银行动辄增加收费项目,甚至连排队也要交钱,而相应的服务水平不是提高了,反而更加傲慢,这是中国的一个奇特景观。我家楼下的一家银行,因为存款或挂失要留身份证复印件,一直备有复印机。有一天,复印机要收费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复印机搬走了,好不容易排到窗口的储户得自己出去找复印机。按规定,提供身份证就可以存钱,银行你有多余的要求我不抗议就不错了,怎么还要我来负担呢?这就好比过海关时被照相或者摁手印,海关居然要求旅客出钱买设备一样。

  普通百姓遇到许霆那样的“运气”也不容易,跟银行打交道的多是这些琐碎的小事。我想说的是,许霆案这样的极端案例背后,都是无数小事构成的逻辑链条。

  金融机构应该受到特殊保护,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同意,但是如果特殊到为所欲为,对稍有冒犯者就置之死地,那就只有专制極權的皇帝可以比了。国家至大个人渺小的观念,多年来一直教育着中国人。如果银行总以国家财产的守卫者自居,而不回归到商业机构的位置上来,大大小小的许霆案随时都会发生。

  作者:长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许霆案背后的银行形象 浏览数

15 条评论 »

  1. xiaozhongqiu 说:,

    2008年01月03日 星期四 @ 04:21:17

    1

    银行不是规定离柜概不负责吗????
    怎么到顾客那里就变成盗窃呢????
    太不公平了!!把民事案件上升到刑事案件是一种强权,一定要打击!个革命!革命!革命?
    以下是我个人的经历!2004年我在顺德大良,东康路上的一间农业银行ATM机取了1000块(注:因为是晚上ATM机那灯光非常的暗,就没有细看.)结果回到家的时候才发现是假!十张一百的全部是一个号码!拿回执去找银行,银行那班王八蛋说什么,回执只能证明你在那个时间取了1000块!不能证明这个假钱是当时取的!后来到大良中区派出所报警,也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我这1000块是在农业银行ATM机取的!几年了到现在也没有结果!!!许霆判无期!那我认为顺德大良,东康路上的那间农业银行的行为应该判死刑!各位网友认为呢??请顶!!!!!

    回复

  2. 许霆案的经典对照 说:,

    2008年01月10日 星期四 @ 05:13:23

    2

    许霆案的经典对照

    许霆案发生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很多法学专家作了评述,新闻媒体也拿了很多相关的案件,作为对照,共同的观点就是老百姓心中有杆称,一碗水如何端平?这类案件处理不好,就会造成人们的心理严重的失衡。
    广州发生了很多名案,如孙志刚案、“白马事件”等四大案、现在又发生了许霆案等等。前一段时间《广州日报》报导:广州有75%以上的人有精神问题,是否都与这些系列的案件和公共机构处理相关事件不公平而造成的呢?如果75%的人都有精神问题,人们还有真的幸福感吗?如果都觉得是幸福,是不是幻觉?是谁给人们带来了这么多痛苦?应追究谁的责任?
    就是发生许霆案的广州,也发生了“白马事件”等四大案,将此作为对照,太经典了!许霆作为一个一般的老百姓(他还有一个有利条件,是高级人民法院的保安,还接触到法律界人士,若然是山区一个农民,就更可想而知了。)没有什么官方背景,由于取款机造成的差错,加上许霆本人有了贪念,贪了十多万,初审被判了无期徒刑。引起了全国的广泛关注。现在全国人民又很容易想起了“白马事件”等四大案,就单取“白马事件”这一案作为比较,就引起了人们无比的公愤。“白马事件”是黑恶势力勾结一批官员通过暴力抢劫、抢占中国服装批发的龙头企业,单里面的装修费已经超过1000多万元,押金有800多万元,每个月的收入过千万元,就是被这批官员联手用暴力抢去了。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日报等新闻媒体分别公开见报、发内参件,全世界的各大网站也报道了此事,但至今还未处理。由于此企业被抢,导致一系列的企业和项目纷纷落马和解体,所引发的连锁反应造成间接的经济损失超过不知多少十亿元,导致大批人员下岗、失业,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但参与抢劫和瓜分此企业利益的官员,或参与制造虚假报告欺上瞒下的官员,通通都升官发财,由一般干部到省级干部,数量非常之多,形成黑恶集团之大(很多人判断,有中国境外的黑社会势力和反华势力参与)。为何一直未被查处?
    许霆案与“白马事件”等四大案(请在网上查“白马事件”等四大案的详细资料),为什么引起如此强大的反差?为什么一个小民百姓的小小贪念被判了无期徒刑,而一批官员造成了民营企业的损失和社会的巨大破坏,却不断升官发财,人们就要问,法律的天秤是否失衡?《物权法》是否得到了贯彻?公物和私物为什么得不到平等的保护?
    从许霆案到“白马事件”等四大案的对比之中,人们怎么能相信社会是公平的?相信物权会得到平等保护?若然不查处“白马事件”等四大案,怎样向全国人民有一个合理的交代?人们怎样会觉得社会和谐呢?社会的公平、公正、公道何在?广州怎样叫板世界先进的城市?不查处这些案件还有戏唱吗?
    大海洋(专稿)
    2007-12-31

    回复

  3. Bessie 说:,

    2008年01月10日 星期四 @ 05:44:18

    3

    我觉得责任应该由银行方面来承担,为何不追究自己的过错呢?

    回复

  4. marcus1980 说:,

    2008年01月14日 星期一 @ 12:01:38

    4

    这不是定罪问题,而是一个量刑问题。
    许霆第一次取款发现ATM多给了钱,这可以说是不当得利,他至多只有民事上的返还责任,而银行自然是负全部责任,这件事之多也就是个民事纠纷而已。这事放我身上,我会理直气壮地说“不还!凭什么让我还?是你的责任!”。但此后许霆在明知自己卡里没有钱,而利用银行的疏忽恶意取款170次,这显然不可能仅仅以民事上的不当得利去解释了。我觉得定为盗窃罪并不为过。银行当然也有责任,但并不能影响许霆的定罪,因为被害人的疏忽不能成为犯罪人免责的抗辩理由,总不能说您把钱包落在火车座位上去上一下厕所,别人堂而皇之地把您的钱包拿走就不是犯罪,从表面上看他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盗窃动作,甚至是众目睽睽下(别人未必知道钱包是谁的),但这仍然是盗窃罪。
    我觉得这个案子的要害点在于量刑过苛,法院是按照盗窃金融机构数额巨大的刑罚判的(或无期或死刑),这有三个问题:第一,本案属于盗窃金融机构,但我认为和刑法规定严惩盗窃金融机构的初衷是不相符的,许的主观恶性和实际危害远远低于该条规定当初设想的那种盗窃;第二,该条过于陈旧,且缺乏弹性,僵硬死板,没有给法官量刑留有余地;第三,我国对财产类犯罪的量刑总体过于苛刻。我认为法官应适当发挥主观能动性,许霆的量刑标准应比照一般盗窃罪(比那个可轻多了),断不至于判无期徒刑。
    另外,我觉得大家过于把这个问题围绕在银行身上的思路是不对的,银行肯定有过错,但其过错并非许霆免罪的理由,说让法院判决银行也有罪或干脆是“帮凶”只能当作一种不满的宣泄而已。但宣泄也要找对对象,量刑过重是法院和检察院的责任,检察院求刑过重,法院判刑过重,而银行连刑事诉讼的当事人也算不上。我国刑诉中被害人根本就不是刑事诉讼的主体,起诉方是检察院,要求对其定罪判刑予以惩罚的也是检察院,银行不可能决定许霆的刑罚。我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责任人是法院和检察院。大家把过多的目光投注在银行身上是没有意义的。
    还有一点,银行虽然从ATM厂商那里获得了赔偿,但那是银行和厂商之间的民事责任,不能因此说银行就没有受到损害。即使银行实质没有损害,但检察院也不可能放任不管。比方说您家里的门有问题,小偷入室盗窃而去,好,门的销售商或厂商赔了您的钱,那么小偷就不应该被追诉吗?显然不可能,话说白了,就算您说:“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有人赔了。”检察院也不可能不提起公诉,因为小偷破坏的是社会的秩序,检察院因为这个去追诉他,才不管你失主有没有损失,是不是大度,说白了,这事儿已经和您没嘛关系了。

    回复

  5. 王讲理 说:,

    2008年01月18日 星期五 @ 06:03:32

    5

    许霆从ATM中多取本不属于自己的钱,果然不该,但定性为盗窃罪并处以重刑,无论从合法性和合理性上考量,都有勃于司法公正与公平。在当银行给户主在信用卡中少存款时,银行又是如何处理的呢?我有过亲身经历,几年前我在一家银行窗口(四大银行之一)“一卡通”中存入2000余元,但几天后我发现在卡中少给我存入1000元。事后通过银行录像和交易记录查实,收了我2000多元,而在我一卡通中少打入1000元。事后该银行退还我们1000元,没有承担任何责任,甚至连一句谦意的话都没有。银行对户主多收少存行为,且发现后又不主动归还行为(据该银行职员讲,这一“过错”当日就该发现),是否也构成非法侵占罪?!按许霆案的逻辑,该银行该定为盗窃罪,且为有关人员的共同犯罪。

    回复

  6. 里哈 说:,

    2008年01月23日 星期三 @ 05:37:25

    6

    按我个人想法,我觉得许霆可以告银行故意引诱顾客犯罪,趁机敲诈顾客罪。我们可以解释银行鼓励把ATM弄错,让顾客多那点钱,然后再去敲诈顾客,这也是不是没有可能的。银行该赔礼道歉!!!!!否则应该起诉银行。

    回复

  7. 寒雪蓝叶 说:,

    2008年02月23日 星期六 @ 13:23:01

    7

    我觉得也是!这事儿银行责任大了去了!平时对我们的待遇差别都不想说了,就我们一个班的力度不知道取过多少次假钱!何况他们已经得到赔偿了为什么还要告呢!他们都不心虚么!要是这事没个好结果,以后就别再提什么中国人权!

    回复

  8. 包青天 说:,

    2008年03月05日 星期三 @ 01:31:58

    8

    中国不平的事太多了,我老包都气糊涂了。

    回复

  9. 郑在索律师 说:,

    2008年03月09日 星期日 @ 09:41:54

    9

    许霆案定性焦点
    ——银行账号地“虚拟空间的所有权”归谁? 和ATM机的职能角色认定
    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在索 (法学硕士 中国犯罪学研究会会员)
    今日被炒的纷纷扬扬的“许霆盗窃案”定性问题,看似一个刑事问题,而本质问题却还是个民法上的问题(事实上,刑法上的很多问题都是以民法为基础的,比如抢劫罪首先就要严格的定性被抢财物的所有权归属等等)。本案中几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下几个方面:
    据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4月21日晚10时,被告人许霆来到天河区黄埔大道某银行的ATM取款机取款。结果取出1000元后,他惊讶地发现银行卡账户里只被扣了1元,狂喜之下,许霆连续取款5.4万元。当晚,许霆回到住处,将此事告诉了同伴郭安山。两人随即再次前往提款,之后反复操作多次。后经警方查实,许霆先后取款171笔,合计17.5万元;郭安山则取款1.8万元。事后,二人各携赃款潜逃。 同年11月7日,郭安山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全额退还赃款1.8万元。经天河区法院审理后,法院认定其构成盗窃罪。
    本案中,犯罪地点的确定上,司法机关认为,从财产所有方面来讲,ATM机也应视为金融机构。因为ATM机内的现金也是来源于金融机构,其财产的所有权属于金融机构,其可以看做金融机构财产的延伸。同时ATM机为金融机构所有和管理,当然是金融机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而许的作案地点为金融机构。
    这种认识是极为错误的。这种错误认识导致了连审判人员自己都吃惊的结果——判处被告无期徒刑。同时又将这种结果归结为法律僵化的无奈,以至社会上民众从自由心证的角度都感觉到了严重不公。其实,本案的确存在严重的认识错误,绝不是法律僵化滞后的错误。
    许的作案地点究竟为何处?,这个问题是本案的关键,他不但涉及到许的作案地点是否是金融机构的问题,而且还直接关系到“罪与非罪”的问题。许的作案地点如何确定?这涉及到一个重要的概念认识,那就是“虚拟空间权”在本案中,就是许的作为储户的银行帐号的空间所有权归谁所有,归银行这个金融机构所有还是归许本人所有?以及ATM机的“人化角色”认定问题。
    焦点问题一:
    银行帐号虚拟空间所有权的归属——应归储户所有、控制、使用。
    本案中。究竟谁对许的银行帐号内的虚拟空间享有所有权?由银行法等相关的法律规定可看出,储户享有使用权、控制权,而银行只不过是一个看管帐号这个“虚拟房间”的大管家,
    焦点问题二:
    形式上的作案地点和本质上的作案地点——莫被形式掩盖了实质,银行帐号内才是真正本质意义上的作案地点,与形式意义上的ATM或金融营业大厅没有关系,通俗地讲“都是网络惹的祸!”
    许的行为的确是发生在ATM机上,甚至有的还可能在营业厅内的ATM机上,但许的一切行为均发生在其拥有所有权的帐号之内,这才是本质意义上的作案空间。因为本案产生实质结果的行为是网络行为,与具体形象的ATM机没有关系。相反,即便是不在银行营业厅内,如果通过万里之外的网络进入银行交易系统,那也有构成侵犯金融机构犯罪的可能,那假如仅仅坚持“形式作案地点论”的话,这反而并非在“金融机构内”,不构成该类的犯罪。许霆的一切行为均没超出其该帐号的合法控制权,插入银行卡,输入密码,进入属于自己的银行帐号,即进入自己与银行基于合同关系而形成的“房间”,在自己的房间里取走放在里面的钱。
    在银行开的帐户就如同在宾馆开的房间是一个道理,许霆的银行帐号和金融机构的关系正是宾馆个人开的私房和宾馆整体的关系。从这上述上可知,许霆案中公诉机关将作案地点定性为“金融机构”,正是对新的网络时代的空间权的认识不足,特别不了解“银行帐号这个虚拟空间的本质”。其实银行帐号和我们的电子邮箱没什么区别,不管用哪个电脑机上网,我们所到达的我们注册的自己的电子邮箱都是属于我们的那个,邮箱这个虚拟空间我们享有所有权,我们可以行使使用权控制权、处分权。任何他人(包括经营该网站的单位)未经允许进入我们注册邮箱的行为都是侵权行为,那如果在我们正常打开邮箱后却意外链接到了某重要的商业机密单位,那我们的行为是否构成“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罪呢”?!
    有了对银行帐号虚拟空间所有权的准确认识,我们来看许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所有权、占有使用权归谁所有对于是否构成犯罪那是非常重要的。在宾馆房间里的一切行为和宾馆走廊大堂的行为是不一样的。在自己开的房间光膀子是个人隐私,合理合法,受法律保护,而在宾馆的大堂和走廊里光膀子那则是违反了公共秩序。
    帐号拥有合法的占有支配权,那他是否采取了“违法手段”来使用该帐号的虚拟空间了吗?引既然许对该许霆的一切行为均没超出其该帐号的合法控制权,插入银行卡,输入密码,进入属于自己的银行帐号,即进入自己与银行基于合同关系而形成的“房间”,在自己的房间里取走钱。
    本案中假如许采用了除行使自己帐户控制权之外的一些行为,如撬ATM机、更改程序,那就不再是合理使用控制自己的银行帐号这个“虚拟的房间了”。很显然没有。
    那么,许是在将他人财物“窃为己有”还是“占为己有”呢?
    “窃”与“占”有着本质的区别。窃首先是先到达“别人合法存放财物处”,然后秘密(避开合法财物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然后将该财物移至自己的管理控制区域。本案中,许根本没有避开财物管理人(当时或许都有银行保安在场),同时也没有进入他人或者银行的帐户内,就是进入自己的帐号空间,就取到了钱。打个比方,帐号好比是许霆家的院落、房子,邻居家的两头大黄牛好比是本次涉案款项,假如许霆在自己的院落呆着,邻居家的两头大黄牛破门而入,许留下占为己有,那能构成盗窃罪吗?肯定不能定为盗窃罪,因为大黄牛是自己来到许家的,只有在邻居来讨要拒不归还时,情节严重的才构成犯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条 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二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本应当这条的刑法处罚条款与该案较为接近,在新刑法实施之前可以类推使用,然而该款规定中,却只规定了“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而没有规定错误给付,又不能简单类推采用,那只能是采用“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条款”,判令被告人不构成犯罪,仅承担不当得利返还的民事责任。
    焦点问题之三:
    ATM机的角色不应当认定为金融机构这个作案地点,而应被认定为“银行营业人员”-——因为“他”具有智能,并且履行营业员的收、付款职能。
    本案中,ATM机的角色不应只成为金融机构犯罪地点的支持证据,其实“它”更应被认定为“银行的人化营业员”——一个摊位营业员,因为“他”执行的是营业员的付款职能,假如营业员多付了取款,银行能否告取款人犯罪,这显然是不能的,只能按照民事程序要求许承担返还不当得利的民事责任。
    因此,无论是控告方还是辩护方,只有准确的把握了上述三个重要的焦点问题,才可能真正地对该案进行准确定性,确保法律的公正和尊严。
    作者: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在索
    作者简介:
    郑在索律师
    民商法硕士 中国犯罪学研究会会员
    业务领域:合同、物权类诉讼、刑事辩护、死刑复核
    地点: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北路38号院北京国际中心3号楼安联大厦十六层。(英文地址为:16th Floor, Anlian Plaza, Building 3, Beijing International Center, No. 38 North Road Dongsanhuan,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邮编:100026
    电子邮箱:zaisuo@126.com
    联系电话:010-85879988转 郑在索 律师

    回复

  10. 天津 说:,

    2008年03月10日 星期一 @ 03:17:41

    10

    中国到底怎么了??
    柜员机取出假钱—>银行无责
    网上银行被盗—>储户责任
    柜员机出现故障少给钱—>用户负责
    柜员机出现故障多给钱—>用户盗窃,被判无期
    银行多给了钱—>储户义务归还
    银行少给了钱—>离开柜台概不负责
    广东开平银行行长贪污4亿—>判12年
    广东老百姓多取ATM机17万—>判无期   

    建议以后取钱不要用ATM了,不论多少都去银行窗口取吧,要不你取100元,结果ATM出错给你101块,被判个无期多亏啊………….累死他们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社會主義和谐社会,我非常不理解,生气.

    回复

  11. 朱全有 说:,

    2008年04月04日 星期五 @ 10:48:12

    11

    许霆不属于盗窃

    许霆作为银行储户持卡在ATM机上取钱,其行为的形式是合法的,不管是取多少钱这种形式仍然是合法的。他是以合法的形式取得非法的利益,其特征更加符合于民事范畴内的法律问题,而盗窃行为是以非法形式取得非法的利益的,两者有本性上的区别。从犯罪的主观方面讲许霆的主观上只具有普通人的贪小,而不具有犯罪意识形态中的极度贪婪。如果他不是凭借自己有卡又恰巧ATM机出错的条件。他就不敢去弄银行的钱,而盗贼为了钱财是不择手段的。
    从犯罪客观上讲,他用卡取钱,是一种交易现象,他取走钱的同时也要给银行留下自己的住址、姓名,这跟盗窃很有形态上的差异,试问从古到今,有谁见过偷窃后留下自己的住址、姓名的盗贼呢?盗窃是秘密的而许霆取钱是公然的行为。
    如果许霆有罪,开此先例,那么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以后到ATM机上取钱,都得战战兢兢地看着ATM机是否会多吐钱给我,怕万一说不清是有意还是无意,岂不又要入狱为囚,而依照我国的法律,我们那有这样的义务。所以我认为许霆的行为更具民事违法的特征。如果一定要说他犯罪,那只能说他触犯了刑法上目前还没规定的罪名。因此是无罪的。

    回复

  12. anita 说:,

    2008年04月06日 星期日 @ 14:55:54

    12

    我试过两次柜员机出错给我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失,虽然最后我是将第一笔没有拿到的钱拿回来了但是那是过了1星期以后了。第二次,是少了钱现在还在投诉之中,能否拿到不知道万一银行不认少给了我,那我是不是更冤。第二次,我投诉的时候他居然要我去我少给了我钱的柜机的所属支行那里投诉。我当场就火了,我说我是北京来的,现在回北京之后才发现少了,你叫我坐飞机还是坐什么回去报啊。还有就算我是在广州,拿我由南到北的路费谁给我报。我是不是要将ICBC的行长告上法庭啊

    回复

  13. qcy 说:,

    2008年04月08日 星期二 @ 08:53:26

    13

    从司法的角度可能5年是fou合理,这个问题 我相信一般的老百姓甚至法官都无法肯定的回答。可能从司法的角度,5年是公平的,但是,我 认为从社会的公平角度考虑,5年是显失公平的!如果,许是当地某个局长或什么小领导的亲戚的亲戚的朋友的朋友,哪么他肯定无人追究了,还谈什么有罪无罪呢?为了维护社会的公平性,保护老实人,保护社会的“弱势群体”,稍微兼顾一下司法的公正,我觉得1年以下就可以了嘛!
    各位法官大人,假如是你的儿子出了这么点小事,可能你秘书的一个电话就把事情搞定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欺负老实人呢?
    问题出了,要判!要惩戒!但“和谐社会”是永远不变的主题啊!

    回复

  14. cora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7:18:10

    14

    针对许霆事件,我认为郑在索律师所分析的是最为恰当和合理的。 希望此案有准确的定性。

    回复

  15. www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8:54:43

    15

    广东开平银行行长贪污4亿—>判12年
    广东老百姓多取ATM机17万—>判无期

    政府官员嫖妓叫作风不正
    普通百姓嫖妓叫。。。。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