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以宁:“绿色GDP”核算的缺陷

  试行中的“绿色GDP”仅仅考虑了自然损耗,而忽略了多种社会损失。

  可持续发展有双重含义:一是自然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二是社会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照理说,可持续发展的GDP核算应该把这两种含义的可持续发展都包括在内,然而到现在为止,绿色GDP核算只涉及了自然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说绿色GDP等于GDP减掉环境损害成本、减掉自然资源的净消耗量。这样一种计算方式只包含自然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所以,我们现在应该考虑,可持续发展的GDP核算,怎样把两个方面的可持续发展都包含进去。我们也可以这么说,绿色GDP是两种,一种是狭义的绿色GDP,狭义的绿色GDP核算就是把自然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包括进去。另外一种广义的绿色GDP核算,把自然方面、社会方面都包含进来。

  社会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主要是为了使可持续得以实现,社会必须保持稳定,人和人之间应当和谐,区域之间、城乡之间应当协调发展,这也都跟社会矛盾的缓解有关系,而要缓解社会矛盾,一方面应当不断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改善他们的教育、医疗、社会保障、居住、安全生产和生活的条件,另一方面需要实现司法公正、消除官场腐败、及时处理社会上因为矛盾加剧而产生的各种冲突,如果做不到这些,可持续发展仍然是缺乏保证的。

  那么,在社会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GDP核算方面究竟应该把哪些放到里头去呢?有些问题可以进一步讨论,但是现在我认为,至少以下四个方面可以先考虑在内:

  第一,从GDP中扣除安全生产事故造成的GDP损失,以及为处理这些事故的支出。具体来解释一下,比如一个矿,如果发生了矿难,有问题了,从GDP来说不再生产了,停工一段时期,但是从社会意义的可持续发展来讲,为了处理矿难问题,要投入多少,其中包括隐患的消除,这些应该是从GDP中扣除掉的。

  第二,从GDP中扣除掉社会上各种突发事件造成的GDP损失,以及为处理这些事件的支出。举例来说,假定某个地方因为修水库移民的搬迁问题,移民的搬迁问题出来以后,为了使这个问题得以消失,应付突发事件,为了这些而支出造成的损失,应该从GDP中扣除掉。

  第三,从GDP中扣除因为食品安全事故、医疗安全事故、建筑安全事故、交通安全事故等造成的GDP损失以及为处理这些事件的支出。比如,为了应付食品安全事故而花费的各种支付,像生病了、打预防针、抢救,损失都应该从GDP当中扣除;建筑事故,装修、粉刷有放射性的东西在里边,得了败血病,还有楼塌掉了,也应在GDP当中扣除。

  第四,从GDP中扣除掉为了防范和处理市场不公正、官场腐败而造成的损失,这主要是指冤假错案。为了纠正这些冤假错案,为了赔偿损失,最终需要从GDP当中把这些花费扣除掉。

  但是现在,有几个理论上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从理论上说,在GDP核算的基础上,应该把上述损失扣除掉,但是这样核算会遇到一些困难:第一,所有涉及人生命的结束、寿命的缩短、健康的受损、不孕率的增加、胎儿畸形增加等,货币折算是显著的难题。GDP是用货币表示的,人寿命的缩短,甚至不怀孕了或者胎儿畸形等,这些损失怎样把它货币化?第二,各种安全事故不仅是涉及到人民身体上或者当事人财产方面的损失,还涉及到当事人的心理创伤,公众在心理上受到的损害,这个损害怎么扣除,这也应该货币化,而这个货币化同样是不容易解决的问题。第三,一旦发生了食品安全、卫生安全及其它各种安全事故或者突发事件,从发生到处理结束,都需要一段时间,从经济的角度看,时间的延误是造成机会的损失,机会的损失如何货币化?这同样是不容易的工作。最难的问题,收入分配协调问题,收入分配的不协调及由此引起的社会不安定等等,怎样在我们的社会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中考虑进去,把它指标化,并且能够加以扣除,这都是值得我们研究的。

  作者厉以宁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本文据第八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主题发言整理。

  注释参考:

  在以往的GDP统计中,只能看出经济产出总量或经济总收入的情况,看不出这背后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于是,一些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尝试将环境要素纳入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这便是“绿色GDP”。

  所谓“绿色GDP”,即现行GDP总量扣除环境资源成本和对环境资源的保护服务费用所剩下的部分。这一核算方式已在我国部分地区试行。厉以宁教授认为,这种意义上的“绿色GDP”是狭义的,它只包含了自然意义的可持续发展;广义上的“绿色GDP”,应当把社会意义上的可持续发展也包括进去。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厉以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绿色GDP”核算的缺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