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畅:不能让魏文华一人默默死去

  天门市水利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路过该市竟陵镇湾坝村时,发现城管执法人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他掏出手机录像时,数十名执法人员见此蜂拥而至,殴打魏文华,魏交出手机,举起双手,但殴打并未结束。当魏文华被送至医院时,已经停止了呼吸。

  这起事件与其他的城管打人事件颇有不同。受害者魏文华并非与城管发生纠纷的当事人,他不过想拿起手机记录这件事,谁知遭遇了不幸。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如果不是魏文华,而是一个记者,拿起了相机进行拍摄,会不会遭遇同样下场?如此想象的前提是,这些城管打人的对象只是一个过路者,一个记录者,也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公民。他们殴打这样一位公民,不是由职务而起,而是害怕被记录,乃至因这样的记录恼羞成怒。

  据魏文华身边的人介绍,魏文华平日里就是一个正直的人,当天看到纠纷时,还说着要去“打抱不平”。也许在那种情形下,不是每个人都能拿起自己的手机记录与监督,因此魏文华的行为,更显得弥足珍贵。由此而说,遭此不测,魏文华个体的悲剧可视为社会的悲剧。一种监督行为伴随着生命的代价,让个体生命的价值被摧残,也让公民的监督行为受到摧残。毫无疑问,打人的城管们,需要接受法律的审判,给魏文华逝去的生命一个交待,也给社会所珍视的公民监督行为一个交待。

  当然,魏文华的悲剧不止于此。据报道,纠纷现场当地村民被打的不在少数,而起因只是村民们“为阻止环卫车再次将垃圾倒在村子附近的垃圾场”。垃圾切切实实的影响着他们的生活,虽然他们的行为并非足够理性,但除此之外,他们获得了怎样更有效更畅通的表达渠道?村民的阻止,显然是期待争得对话的权利,希望让垃圾问题得以重视。

  不管此前写下何种协议书,这也绝不是打人者所能据理力争的开场白。显然,打人的开场已经是不由分说,这已经远远超越了公职行为的范畴。魏文华的悲剧,肇始于这些村民的无助,也同时让我们看到,作为个体的监督行为,它是多么的脆弱。

  有时暴力执法确实出自执法本身的困境,这些都可以从民众利益与城市环境整治的平衡中寻找答案。但对于这些打人者来说,执法暴力好似被赋予了另一层含义:披着公务的外衣,释放自己人性的阴暗面。

  从目击者的口述看来,当时村民被打得厉害,魏文华更是被“活活打死”。而且,魏文华遭遇群殴时已经交出了手机,双手举起。双手举起是什么意思?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放弃尊严的双手举起?但,魏文华并没因此免遭劫难。

  目前,天门市有关负责人已经对死者家属表示了慰问,警方已控制嫌涉人员24人。社会的纠偏力量是强大的,我们不会怀疑社会整体的正义感和维持正义的制度。不过,与此同时,我们如何保证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魏文华?我们还会揣着一个公民的正义感去监督周围的人和事吗?在此,我们整个社会也需要反思,不能让魏文华一人默默死去。

  来源:长江商报

  作者:肖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不能让魏文华一人默默死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