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雄:中国正在步入民意时代

  中国正在步入民意时代,民意要表达、民意须尊重、民意来做主已经成为社会的普遍共识和强烈诉求,从互联网上的群情汹涌,到不断出现的公民上书;从各类媒体上的激扬文字到各级两会上的建言献策,无不体现了这一点。而更为广泛的街谈巷议、俚语村言,更形成滔滔民意最坚实的基础。

  民意时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中国传统政治向来是君(官)、民二分,在这样的政治结构中,民永远处于从属的地位,“民者,瞑也。”“性而瞑之未觉,天所为也。效天所为,为之起号,故谓之民。民之为言,固犹瞑也。”瞑指幽暗无光,民为瞑,表示民即目盲无知之意,而且还是“天所为”。既然民者瞑也,那么就必须有人来教导、抚育,这就是君,“君者,群也,理物为雄,优劣相次,以期兴。”君是抚育教化民众、统理天下的人,只有在君的统领下,民众才有可能过上好日子。在君(官)、民二分的政治结构中,君(官)居于绝对的主导地位,民处于从属地位,是被教化、抚育、服务的对象,作为这样的对象,中国的民众从来没有、也永远不可能自己为自己的事务做主。这样的政治传统培植了中国民众根深蒂固的政治观念,“明民臣之心,不可一日无君”,否则即会天下大乱。

  这样的政治传统也使“仁政”逻辑地成为中国民众一直以来的政治理想,但这样的理想却“未尝一日得行于天地之间”,类似“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的民本主义只是成为君权独尊的合法性依据,现实的政治实践是“为人主者,居至德之位,操杀生之势,以变化民”的腥风血雨,是“教之以道、导之以德而不听,则临之以威武;临之威武而不从,则制之以兵革”的暴力恐怖,在这样的政治下,“所谓圣君贤相者,旷百世不一遇,而桓、灵、京、桧,项背相望于历史。”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超越于民、高居于民之上的君,不管将“为民”的口号叫得多么响亮动听,一定不会真正为民,只会为了自己的权力和利益而欺民、扰民、榨民、害民。

  民意时代将彻底变革这样的政治传统,在这样的时代,民众不需要也不允许有外在于自己、超越于自己、高居于自己头上的权势力量,民众不需要任何人来为自己服务,民众只需要自己为自己服务,自己决定自己的事务。民众通过契约建立普遍、平等的联系,通过权利的让渡来自己组织政府这样的公共权力机构,并通过另外的完备的制度来监督、制约政府的权力。

  中国的民意时代并不自今日始,可以说,当中国在清末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步入这个时代的脚步。中国的现代化历史已有一百多年,从世界范围来看,现代化的历史,就是人的权利的历史,权利既是文明的脚步,也是文明的标尺。中国的现代化历史也是如此,它同样是追求人的权利、为权利斗争的历史,其间虽然有曲折、反复,但民众的权利意识日益觉醒,尤其是在中国新一轮市场经济的实践已近三十年的今天,民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广泛地影响或试图影响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这既是历史进步的必然,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潮流使然。

  民意不能流于空谈,民意必须落到实处,缺乏制度保障的民意不是真正的民意,缺乏民意表达、民意决策的权利不是真正的权利,它永远也得不到落实,只会停留在人们的口耳之间,只会空置在官样文本里成为漂亮的摆设。民意要落实,首务就是民意必须通过制度化的程序进入公共政策的决策,否则,任何公共政策就不具备合法性。这一点,应该成为社会公众和政府官员的共识。

  作者:曾德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正在步入民意时代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sy2370 说:,

    2008年01月12日 星期六 @ 11:01:30

    1

     民意不能流于空谈,民意必须落到实处,缺乏制度保障的民意不是真正的民意,缺乏民意表达、民意决策的权利不是真正的权利,它永远也得不到落实,只会停留在人们的口耳之间,只会空置在官样文本里成为漂亮的摆设。民意要落实,首务就是民意必须通过制度化的程序进入公共政策的决策.顶顶顶!!!

    回复

  2. 周游 说:,

    2008年01月13日 星期日 @ 07:44:54

    2

    这个说得好,民意如果没有跟权利结合,那就只能是空谈,只能留在人们的口耳之间,只能先是不解,然后是愤懑,最后变成无奈,

    回复

  3. 黄佶 说:,

    2008年09月27日 星期六 @ 22:05:16

    3

    再后变成愤怒。

    “民意必须通过制度化的程序进入公共政策的决策”,人大是一条现成的通道,当然,还需要拓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