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汉:保障民权才是和谐之源

  本不想谈这个问题,因为十几年来见的“空心汤圆”实在太多了,所以再见到“汤圆”,不管它是不是空心的,总会让人想起马三立说的相声《逗你玩》,对其充满疑心、漠然视之。

  但近来在网上看到许多朋友都在谈论这个话题,所以索性也来凑个热闹,说上几句。

  什么是“和谐社会”,有关方面的权威解说和描述是:“社会和谐,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

  听起来不错,可往深里想一下,这里面提到的很多概念都是很不明确、非常模糊的。比如,“民主”,究竟指的是什么?是“主权在民”,还是“为民做主”?是定期普选、代议制、权力分立制衡的“民主”,还是从前的“对敌人专政、对人民民主”?(“人民”和“敌人”也是不确定的,只要听话、盲从,让你干啥就干啥,山呼万岁,心满意足,你就是“人民”,如果你有一点不满,甚至是不同意见,从你说出的那一刻起,你已经不再是“人民”,而是“敌人”了,彭德怀和张志新就是突出的例子。)

  再比如,“法治”,它的着眼点是制衡约束公权、保障维护民权?还是禁锢扼杀民权,保障维护公权?

  还比如,“公正”,现在广大的农民、工人等弱势群体终身辛劳,却买不起房、治不起病、供不起子女上学,他们感到不公;公仆和勤务员们身处豪华办公大楼,食有鱼、行有车、袋有钞,可他们觉得还有人比他们更好,也感到不平。要建立“公平”社会,请问以谁为标准,首先解决谁的“公平”。一般人可能都会说,弱势群体已经到了悲惨的境地,当然应该先解决他们的“公平”,可这几年,年年的加薪、各样大笔的津贴是给了谁?

  除了列举的这几点,其他的概念也都可以由不同的阶层和群体根据自己的需要做出有利于自己利益的解说和阐释。这样各持其说,人言言殊,请问这“和谐社会”如何建?

  有网友说:“没有思想的束缚,只有法律的约束;没有专制的奴役,只有民众的自主;没有特权的骄横,只有平等的自由;没有轻蔑的歧视,只有互助的关爱。这是我对和谐社会的认识。”说的很好,这也是我,相信也是很多普通人对“和谐社会”的期望。但另一些人对“和谐社会”的理解可能与此并不相同,恐怕在他们的心中,君君、臣臣,尊卑有序,各安其位,各守本分,思想一统、舆论一律,高颂万岁。才是“和谐社会、旷古盛世”。

  说到“和谐社会”模糊不清,可以按需解说,我又想到这几年还有一个经常被念“经”一样念起的概念——“先进文化”,含义也同样是模糊不清。什么是“先进文化”?你理解的“先进文化”是“自由、平等、人权、宪政、法治”,他认同的“先进文化”可能是上下尊卑的专制的三纲五常;你认为今天的欧美社会代表了“先进文化”,他认为已成为屏幕主旋律,经常播、时时演的康熙帝国、雍正王朝才代表了“先进文化”。

  那么,既然提出了这些口号和概念,为什么不对它界定清楚呢?是这些人水平太差吗?可能有一点。但更可能相反,是有意而为的花招。因为提各种口号,特别是内涵模糊的口号,正是专制的人治社会的重要特征和运行的基本方式。正是因为模糊了,才有随意理解和发挥的余地,才需要解释,而提出这些口号的人,当然解释会最权威,这样他就是真理的化身了,权力也就会到手和稳定了。如果什么都界定清楚,那他们的权威怎么体现呢?又如何在引起一般人产生期待和兴奋的同时,去实现他们真正的目的呢?

  况且,象社会发展目标这样涉及面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由一个人或一群人对它加以明确界定,就象前面说的,你认同的目标,别人未必认同。如果硬要想做这样的界定,他已经不是在干人的事,而是在干神的事了,而肉身凡胎怎么可能有神的能耐?追求创造“神迹”的过程,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只会给国家民族造成可怕的灾祸,同时也会使它的追求者身败名裂。

  “猫眼看人”论坛上一位大侠说:“没有多种声音共存,何来‘和谐’社会?”

  说的非常对!切实保障民权正是和谐之源。真要有诚意建“和谐社会”,首先最基本的就是要切实保障宪法规定的各项公民权利和自由。特别是保障言论和出版自由,让不同阶层和利益群体的诉求能正常表达,这样社会各阶层和利益群体之间就有可能多一些相互了解和理解,在良性互动中达成一定的相互妥协,从而实现利益平衡,这样才有可能真正“和谐”。

  万籁俱寂固然也可以被有些人看成是一种“和谐”,但却没了生气,只有百鸟争鸣,才是充满生机的真正“和谐”。

  作者电子邮件:Email:sxwqh(at)tom.com

  作者:王青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保障民权才是和谐之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