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牧:透视中国贪官的幽默

  南方日报报道,很多人说,中国人缺乏幽默感。以前我也如是观。但现在觉得中国人其实还是很有幽默感的,只是从前太多的人被愤怒蒙住了欣赏幽默的眼。

  厦门“4·20远华集团走私大案”涉及逃税金额近千亿。案发后,远华的老板赖昌星潜逃国外,据内部人员透露,此人事后还打电话,询问远华足球队的近况。去年与厦门一个记者通话时,顺便提到赖昌星。这位朋友对我说,赖老板此人确实是个地道的球迷。要不他也不会花几千万把原佛山队买到厦门。不过他能痴到潜逃国外还如此“关心厦门的足球事业”,确实有点让人意外。

  经历了无数巨贪案的“洗礼”后,许多中国人都不再那么容易愤怒了。也就有了欣赏贪官的幽默的可能。

  贪官奸商也是人嘛,是个人哪能没点嗜好。厦门的球迷说不定还可以“平心而论”,在厦门和福建的足球运动史上,不能不记赖老板一功。因为在赖昌星之前,福建从来没有过一支像样的足球队。

  幽默是需要从容的。一个整天风风火火的人,很难有心情幽默,自己就更难幽默了。且这么大的案子,赖昌星打电话是极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踪的。所以要评贪官的幽默,赖昌星的这个段子,估计会名列前茅。从容是幽默的前提,所以要想知道哪些巨贪有幽默的天赋,就要仔细观察他们在紧急关头的表现。

  在这方面,济南市的贪官宋新生,与赖昌星可有一拼。

  宋新生是原山东省济南市国税局原进出口税收管理分局局长。他在任期间内外勾结,涉及偷税款五千多万元,骗税款一亿多元,涉案总额高达一亿七千多万元!1998年4月13日晚,国税局发现了宋的问题,便派纪委干部前往宋新生家,请他到纪委谈话。宋新生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但他非常镇静地回答说:“ 有事明天再说……”纪委干部一走,宋新生立即出逃。这宋新生逃就逃吧,说来不可思议,他第二天上午还有心情给纪委打电话,告诉他们:“我走了……”

  纪委干部问:“走了,就算完了吗?”宋回答:“不走怎么办?等着送我进看守所吗?”

  你说这够不够从容,够不够幽默?

  不过宋新生没赖老板那走运,1998年7月1日下午,潜逃藏匿的北京信息工程学院宿舍楼的宋新生在睡梦中被检察官摁在地上。此时的宋新生仍未丧失从容本色,说道:“你们干什么?我是有身分的——是税务局长!”

  这些贪官故事见多了,便渐渐有了这样的印象——贪官越来越从容幽默了。

  说起前不久那个被枪毙的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也是个很幽默的主儿。胡长清喜欢到处题字。他曾声辩:“我不是以一个高级干部的身份写字,而是以一个书法家的身份写字”,但这不是他的幽默。胡长清的幽默在于,他不但喜欢写字,还有这样的文友,可以给他写这样的对联:“男厕所女厕所,男女厕所;东写字西写字,东西写字”。面对官至副部级的人物,不是深知对方底细,哪敢开这样的玩笑。胡长清被枪毙了,他在南昌满大街题的字一夜之间也被铲个精光。这事做得倒是有点不够幽默了。不铲又有什么关系?留此存照岂不更好。这也可以让许多人念念不忘他们这里曾经出过一个很有点幽默感的贪官。

  很多年前听说川中有所学院,也曾经遭遇领导题字,但题字者写了十来个字,竟错了好几个。校方后来竟把它刻碑立在校内,暗含对学子的警告:尔等不好好学习,将来就是这个下场。谁能说中国人一点不幽默。不知那碑还在不在,希望该校能妥善保护,再过个几十年,说不定就成了价值连城的文物了。

原载[南方日报]

  作者:赵牧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透视中国贪官的幽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