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中国的干部应该由人民培养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是说中国培养高级干部的,并说,中国培养高级干部已进入多条路径。进入多条路径显然是一种进步,但不能说这是一条最佳路径,因为,不论哪一级的干部,也不论他地位多高、权力多大,他的政绩不是由政府或哪级干部说了算,而是由人民说了算,当然,现在中国的情况是政府或某个级别的干部说了算,这样的结果是,政府很得意(因为这个干部为政府做了好多事),但是,人民群众不认同,而且还有相反的看法。政府满意的时候,人民反对,政府还认为人民的觉悟低,没水平,或者认识不到位,结果呢,陈良宇案出来了,那位据说是重点培养对象的叫什么名字的也因为贪腐严重而倒台,最终进了监狱。

  近几年,我有种各类监狱是专为一些干部准备的感觉,抓了一批贪腐分子,又出了一批,并且还有越演越烈的迹象。其实,反腐败是个很好解决也很容易解决的问题,那就是把监督权交给人民,安排好制度程序,有规范有平台,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中国好多干部不愿意把监督权交给人民,暂时看没有人民的监督,可以方便的做些作为干部不应该做的事,比如说捞一把,弄几个情人,但长远看,纸是包不住火的,结果东窗事发,进了监狱。再比如陈良宇,上海的经济发展快速,从这个方面说不能不说他有能力,但他同样更有能力的是,“打家劫舍求发展”(拆迁),如此等等,不一一而论,结果把自己送进了监狱,但如果人民有监督权呢?陈良宇的通天本事被锁在为人民服务的路子上,他还会有今天么?不会有了,如果有也是另一种今天,比方说还在上海指挥上海人民求发展,或者到中央哪个部委任要职。

  由此看来,人民的监督权和表达权,维护的是党的生命、共和国的生命、各级政府官员的政治前途和名声。这样的好事为什么在中国行不通呢?我个人以为,一是官员想做事方便,二是官员想升迁想发财。有人以为是官员的面子观点做怪,其实,面子的深处是私欲的泛澜。扼阻干部私欲泛澜的,我一直以为不是个教育问题,试想,如果是个教育问题,中国的哪位干部不早都成了圣贤之辈?因为,国家每年花巨资“教育”得还少么?所以,中国的官员能否成为圣贤,重点还是个权力制度和权力结构的制约与监督问题,更是个谁任命干部的问题。由人民培养干部、任命干部,只会使党的生命和共和国的生命越来越强大,因为,党和共和国的生命源于人民群众的支持,而不是人民的反对,或者越反对生命力越强。

  其实,人民培养干部的办法也很简单,一是给人民监督权,二是给人民票选权,也既任命权,培养干部的问题随既解决。

  有些干部反对人民监督、害怕人民监督,所以一有不同的声音,马上采取措施,或拘留,或判刑,在中国,最丑的县委书记要数张志国了,派出虽然不能说浩荡的队伍但也可以说力量够强的队伍,一下子开进了北京城,捉拿一位叫朱文娜的记者小姐。我猜想,朱文娜可能也和大多数记者一样,只会用笔,现在又多了一个现代化的东东,电脑,至于枪棒之类的现代化工具,她可能不会,如此说来有一人足可以让她“老老实实”的听话,但张志国确确实实派去了几个人。牛书记出现之后,我一直想这个问题,一是以后的县委书记会不会派人带枪到中南海抓人?现在真的不好说,因为朱文娜的批评,比之中南海的批评简直不算个事,朱文娜都影响了那个什么县的形象了,中南海的批评不是更影响该县的形象?

  再回头想谁培养干部好的问题,如果把监督权和任命权(票选)交给人民,张志国还敢派人去北京么?我想,只要那个县的人民知道,出不了哪个县就被境内的人民堵截回来了,因为,保护捍卫他们利益的人,是人民群众的共同心愿。

  话又说回来,如果人民群众手中有监督权和任命权,张志国类的县委书记还敢那么横么?还敢公然对抗中央、对抗十七大会议精神么?县官乱政意味什么?乱之机括,亡之征象也。中央不可不察,中国人民不可不察,上下合力,用人民群众的监督权和任命权,共同治乱,我以为这才是优选中的优选。

  2008年1月15日星期二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中国的干部应该由人民培养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PS 说:,

    2008年02月02日 星期六 @ 12:01:41

    1

    陈良宇倒台是因为他的后台老板还不够硬,或彼时还不够硬。
    不要迷信中央,按照这样“发展”下去的“硬道理”,迟早一日,陈良宇之流会荣任“老板”的,那时还能有什么“纸包不住火”的问题吗?最多和慈禧一样,默认罢了,“时风如此”,“习俗如此”,“岂可免俗”。
    可不“这样”又不甘心,一党专政岂可在吾任上放手?任任如此,也就只有“这样”硬着头皮“发展”下去。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