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波:中国的权力资本

  没有谁说不喜欢它,也没有谁不讨厌它。在它的身上,有着善恶的传承,悲欢的交织,它的名字叫权力。当剪不断、理还乱的尘世烦恼困扰着芸芸众生时,我们已没有理由对它作肤浅的道德评判,而应该清醒地审视它的实质。

  权力,起源于人类对环境和他人的支配欲望,“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毛泽东早年爱说的这句口头禅,就道出了权力支配的快感。从远古时代的部落酋长、山头大王到后世的帝王、君主、将相、御史、公侯、州官、县令、乡绅和族长,多如牛毛的官衔等级,表明人类历史实在是一部权力分配史。古今中外,权力制造了多少罪恶?已经难以稽考;权力创造了多少美丽?也无法作明细的统计。然而我们知道,“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中国古代智慧大师的妙语启发了我们,权力是祸是福,取决于它存在的环境。

  中国是个官衔大国,名称之多,级别之细,堪称世界之最,有自豪感的国人,不妨向吉尼斯申请。理由很简单,中国有着悠久的官本位历史,一切以权力为中心,凡事唯马首是瞻,想发财必须当官,这样的遗传基因早已沉淀在国民的生命之中。而翻开蔚然大观的官谱,却只有一个突出的主题词,这就是“好处”。君主的好处且不用说了,生前荣华富贵,死后福泽子孙。但不是谁都可以得到的,象中国历史上吃了豹子胆的农民领袖,毕竟屈指可数。既然夺位与篡位极难,也就只好顺从朝廷的安抚,效忠主子,求其庇护而步步高升。这样的官制,形成了自下而上的权力阶梯和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集团,由于权力是权力制造的,因此权力带来的财富就没有合法性和公正性。虽然权贵们有时也嚷着要以民为本,要体察民情,要顺乎民意,有时也开明纳谏,惩治腐败,却涉嫌官场做秀,伪造贞洁牌坊。“三年知县府,十万雪花银,”这是老百姓对中国官场的总结,如果同当今贪官们的金库比较,那些个小小县令就只得自愧不如了。说中国的经济体制是权力股份制也许不算过分,天子是最高董事长,拥有天下最大股份,官吏以效忠入股,商贾以赋税入股,文化人以喉舌入股,兵丁以体力入股,共同瓜分天下财物。在这样的权力资本体系下,即使国家经济兴旺发达,却不是老百姓的福音。

  诚然,目前的中国执政党已今非昔比,对官吏制度的管理,对官位权力的限制,都在逐步推进,不承认是不对的。但是毋容讳言,中国的权力制度不是民主的产物,首先,没有监督执政党的独立机构,执政党只能歌颂不能批评,因而它的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难以得到根治。由于没有言论自由,新闻、媒体只是执政党的喉舌,不可能做到代民宣言。而所谓参政党派,实际上成了执政党的分支机构,它们必须同执政党保持一致,否则就会被取缔。其次,官员的产生仍是由上级考察提拔,所谓民主选举,不过是让准代表们按上面指定的人头挑选,并非是由民众自行推举。权力的靠山如此雄厚,权力资本仍在以各种方式非法扩张与侵夺,也就不足为怪了。

  谁都知道权力的好处,于是便有了地方官吏的有恃无恐,胡作非为,官商勾结,官匪一家,权钱交易,中饱私囊。从近年媒体曝光的情况来看,中国官吏在银行、建筑、医疗、教育、司法、交通和通讯等众多领域,无不以特权垄断市场,从中瓜分国有资产。权力寻租和买官卖官,已成了中国官场的潜规则和普遍现象。至于大大小小的“太子党”们,更是依仗自己的后台,拥有自己的官位、集团、公司、庄园别墅和官官相护的关系网络,有的甚至把势力和产业发展到了国外,可谓富可倾城,权势熏天。一点也不亚于中国古代的封建官吏。尤为严重的是,权力资本的泛滥,是通过侵害人权来实现的,权力猛于虎,大国寡民徒唤奈何。

  没有监督限制的权力文化,涉及并支配了整个中国社会,藐视权力和挑战权力,在中国不仅是极不明智的低级错误,而且有很大的风险性。不能说,中国的良心们越来越少,但为了生存,他们只好三缄其口,亦步亦趋了。譬如民营企业家,不论其个性如何张扬,为了得到最大的好处,私下巴结政府官吏,捞个官场编外虚职,从而掌控行业。有资料显示,三分之一的民营老板是执政党党员,五分之一的私营业主是人大代表,很难说他们对执政党有多少了解,他们看重的是权力带来的实惠,老百姓称他们为“红顶商人”。至于文化人、艺人和媒体精英们,他们的情况也差不多如此,大多靠歌颂领袖人物、美化制度或演绎风花雪月而名利双收,表面上以先进文化代表自居,内心的想法只有天知道。

  权力资本的恶性循环,一方面造成了无法用海拔来形容的贫富悬殊,在虚假的繁华后面,是老百姓的艰难苦楚。社会矛盾如雨后春笋日益增多。另一方面使整个民族的精神家园一片荒芜,许多人都在为蝇头微利而沉沦角逐,甚至不惜损害他人来满足自己。随着权力阶层的腐败公开化和集团化,随着各种危机的加剧,人们在怀疑执政党的能力,折腾了几十年了,几代人的挣扎和叹息仍在延续,江山如此多灾,难道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文明之邦吗?虽然不能说,在民主制国家没有权力资本的负面作用,但由于其权力来自民意,这就在根本上决定了权力资本的良性导向,而且权力资本一旦触犯法律,就会受到严厉制裁,万劫不复。

  中国该向何处去?这话题已重复了一个多世纪,答案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既是对执政党素质、合理性与合法性的重要考验,也是中华民族长治久安的头等大事,亡羊补牢,犹未为晚。相信久经风雨的执政党,能鼓起道德的勇气,撑住良知的底线,走出独尊的光环,维护民主的尊严,还政于民,重振中华。这才是中国的拯救之道。

  时代在呼唤,人民在期待。

  作者:笑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的权力资本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phuckcommunism 说:,

    2008年01月24日 星期四 @ 03:21:17

    1

    太天真了,既然是“久经风雨的执政黨”,它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出让它至高无上的特权?利益集团为了所谓的“道德”会放弃自己的利益?狼会为了“道德”而改吃草吗?

    在权力是第一生产力的中国,他们比我们更清楚“用鲜血得到的东西必需要用鲜血来换”。

    回复

  2. phuckcommunism 说:,

    2008年01月24日 星期四 @ 03:23:04

    2

    喜欢和流氓讲道理,这就是华人知识分子悲哀的传统。

    回复

  3. phuckcommunism 说:,

    2008年01月24日 星期四 @ 03:34:30

    3

    文章总体不错,就是最后2段稍显幼稚。

    权力不是靠施舍的,而是要靠争取的。(Rights are not given, are demanded.)

    想让既得利益集团心甘情愿放弃自己利益,想法未免天真了点。

    回复

  4. 草根一分子 说:,

    2008年01月24日 星期四 @ 06:56:31

    4

    现在社会矛盾还没有完全激化,等到矛盾激化到不可收拾的那一天,整个政权的倒掉我相信不是”轰隆”一声,而是”扑哧”一声.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