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奇庄:给“国家”正名

  古人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对于中国人来说,也许没有比“国家”更重要的词汇。但是在笔者看来,中国至今没有准确的国家概念。今天,面对这样一个神圣话题,笔者愿抛砖引玉,求得方家指正。

  按汉语字面意思理解,国是指共同居住的土地,家是指人民。国与家两个字组合到一起,是指居住在一起的人民。这也是大家约定俗成的理解。可是从列宁下达“国家是指一定階級的统治机关”定义以来,我们的国家概念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内容: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是最高权力的象征,是官方最高代表……

  由于国家头衔如此冠冕堂皇,国家名义如此威风八面,于是人们竟相成为国家代表。人大代表国家、政府代表国家、一些政府部门代表国家、公安成了国家机器,军队成了国家柱石。甚至一些国有垄断企业也以国家名义说事。执政党领袖代表国家,参政党首只要当上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无不以国家领导人自居……

  那么国家到底是什么概念呢?恩格斯说,国家不是按血缘关系,而是按地区组织划分它的国民;设立了公共权力,并由于階級斗争尖锐化等因素日益加强。“在这里恩格斯强调的是国家的暴力存在。不错,历史上的国家总是充满了内部和外部的斗争,但和谐和平才是人类追求向往的共同目标。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已经通过努力,消除了階級对立,实现了社会和谐健康发展,我们国家也把建设和谐社会作为发展目标,可见列宁和恩格斯的观点也有与时俱进之必要。

  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历史上的国家演变。在中国帝王眼里,朕即国家。“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既是共同居住土地的主宰,又是领土内所有家庭的主宰,口含天宪,予杀予夺。所谓国家就是“家天下”,即天下属于帝王一家。对于民众来说,国家就是官,除了纳税还得忍受剥削奴役。在城邦制国度,国与家的概念是相对的,法律保护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十八世纪中叶英国首相老威廉皮特说:即使是最穷的人,在他的寒舍里也敢于对抗国王的权威。风可以吹进这所房子,雨可以打进这所房子,房子甚至会在风雨中飘摇,但是英王不能踏进这所房子,他的千军万马不能闯进这间门槛已经破损了的破房子。穷人虽穷,但他头上的片瓦和脚下的立锥之地却是堂堂国王也不能任意剥夺的。

  布尔什维克在俄国夺取政权后,为巩固新生的政权,镇压反抗势力,列宁主张统治階級必须用暴力手段巩固到手的国家权力。后来的社會主義国家大都沿用了这一理论,实行了一党独大的无产階級专政,建立了官本位。官员既代表国家又代表人民,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自己给自己授权加冕,自己对自己进行监督。如此体制导致特权腐败泛滥成灾,官民矛盾日益尖锐,这些国家最终垮台实属咎由自取。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把共和国制度逐步演变成“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全党服从中央,中央听命于一人,毛泽东成了国家最高也是惟一代表。这个时期的国家利益与人民利益形成了尖锐对立,“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官方“宁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百姓一穷二白,惶惶不可终日;大批农民成为饿殍,冤假错案遍于寰中……

  文革结束,拨乱反正,党中央提出了依法治国正确主张。然而由于受长期以来形成的官本位体制影响,我国民主法制进程十分缓慢。重要标志之一是:尽管共和国第一部宪法就明确了公民权利,可是建国近六十年,官方一以贯之地强调公民履行义务,从不教育公民行使宪法规定的权利,以至多项公民权利至今依然停留在纸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第二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既然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国家当然属于人民。那么人民如何行使国家权力呢?宪法的说法是人大代表大会,这显然太含糊。实际上,人民只有通过给官员授权,委托政府管理国家才能兑现自己的权力。这个命题十分重要,因为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所以官员的权力只能来自人民,而不能通过其它途径获得。

  那么,人民用什么方式授让权力呢?世界各国通行的方式是由人民直接选举官员。每个有被选举权的公民都有竞选权利,选民从中挑选自己最满意的人才,把权力授予该人。严格地说,这个官员只是选民的雇员,是代替人民暂时行使权力,届满后必须交还。官员的权力必须接受人民监督,重大事项必须由人民批准。官员如果表现不好,权力随时可以收回。什么叫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掌握权力才是当家作主!由人民决定官员任免才是当家作主!

  考量一个国家的性质,用不着看别的,根本标志就是权力的授予形式。权力由人民授予,国家就是公民国度。权力由皇帝授予,国家就是帝国;权力由独裁者授予,国家就是法西斯;权力由党授予,国家就是党国。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证明,实现了公民授权的国度才是民主国家,在这些国家,统治者才会被关进笼子。公民才能享受“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自由,官方才能受到“法无规定不得为”限制。

  国家说到底是个与时俱进的概念。恩格斯指出,国家是社会矛盾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随着社会的发展,国家必然走向消亡。当今世界发展趋势证明了他的天才预见。南美、东亚经济共同体,非国大、特别是欧盟的成立大大淡化了国家概念。无线电、飞机、互联网等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不同国家人民交流提供了空前便利,使世界越来越像地球村。这个发展趋势是先进社会制度对落后社会制度的冲击;是发达市场、开放思想文化对封闭市场、保守思想文化的冲击;是人类普适价值观对民族化、地域化、极端化价值观的冲击。

  明确国家属于人民,明确人民的最高权力就是直接选举,定能大大增强国人的主人翁意识和权利意识。广大公民定会认真履行神圣的选举权利,会更加自觉地关心国家发展建设,更加主动地批评监督官员,对政府工作提出改进意见——当人民认识到热爱国家就是热爱自己时,爱国热情定会倍加高涨。

  作者:田奇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给“国家”正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