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忠国:中国应该站在世界发展的高度谋发展

  中国建国近六十年,有人把这六十年分为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认为前三十年发展是缓慢的,或者说没有发展,由于发展的迟缓,人民生活贫困,而后三十年,改革开放一声炮响,中国一下子富而且强了。这种说法我不赞成,不赞成的原因是带有偏见的语境下,偏离了中国的客观事实。我以为,解放后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是在“一穷二白”的社会基础上求发展的。当时,物质的贫乏决定了中国不能走物质状励的办法谋取发展,而只能走精神鼓励的发展道路,近一个时期以来,我耳边常常响起“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还有,“有条件的要上,没有条件的也要上”,声如滚雷,声声入脑、入心。因为,在那种历史条件下,中国人民硬硬的拼出世界上的第六工业国。现在有人用那时的贫穷否定当时的决策,但是,当时的贫穷恰恰说明当时条件的艰苦,而客观条件的艰苦又恰恰证明了我至亲至爱的父辈们,为中国的今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同时,也为今天的中国创造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有一部分中国人不是对那段充满创造性的、痛苦与欢乐的历史感恩,而是对那段辉煌得有些惨烈的历史充满敌意。当然,有人说那段历史中曾犯过错误,但世界发展历史证明,正确与错误常常伴随着人类所有的历史时期,有时,那怕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到恰到好处时,便创造了没有大错误的丰碑,但是再往前半步,很可能就坠入错误的万丈深渊。既然如此,人类正确的态度不是仇恨曾经发生过错误的历史,而是应该直面现实,认真的总结得与失,总结正确与错误,在总结、巩固的基础上提升,这样才能从一个高点走向另一个高点,而不是永远徘徊在零点。

  当然,每一个发展都是对前一个时间段的错误的否定,而不是对错误的掩盖或维持,但每一个否定,都是对前一个时间段的继承,发展,而不是人为的割裂。人为的割裂历史不仅仅是对历史最大的伤害,也是对那个时间段社会群体精神价值的奸污,更是对社会基础价值严重破坏。

  但是,中国如何从一个高点走向另一个高点、彻底告别从零点到零点的恶性徘徊呢?我个人认为,中国应该站在世界发展的高度谋发展。既然如此,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世界发展的高度?怎么才能找到世界发展的高度?回望人类数千年的发展史,人类发展的过程,其实一直处在政治与经济利益双重不平等中过来的,在这个不平等的过来过程中,正义与邪恶、动荡与战争,几乎时刻与人类的理想:和平、平等、幸福、发展,冲突、较量,有时邪恶对正义大肆破坏甚或肆意践踏。从这个角度说,世界发展的高度就是:和平、平等、友好、幸福、发展。

  或许,中国应该站在这个世界发展的高度谋发展。

  但是,影响中国站在这个高度谋发展的因素,从国内讲:

  一、贪污腐败侵蚀共和国的生命力

  贪污腐败是共和国的敌人,因为,贪污腐败不仅仅是个党的兴亡问题,也是个共和国的兴亡问题。回顾往昔,我们会发现,中国共产党风正清廉之时,中国就具有强大的向心力、凝聚力,就具有战无不胜的巨大力量,就具有令世界惊叹的创造力,无私奉献的精神,就焕发出无限生机和活力。当然,要保持无私奉献精神的历久长新,过去政治激励的方法显然是不够的,还需要制度激励,所谓制度激励,就是用制度的方式,保证无私奉献和创新力持续发扬,形成社会机制。

  二、贪污腐败围困中央政权,严重影响执行力

  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一直是胡、温新政后的难破之局。有人以反对集权的名义,用制度化围困中央,大搞腐败。由此可以说,中国不需要集权,但不是不需要民主正义的权威,更不需要以反集权的名义搞腐败。深入中国的各个权力层级,你会发现中国形成了利益之网,这种利益之网,对上,围困中央,对下,欺压民众,而其权力黑化令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不寒而栗。这种状态,执行力如何可想而知。但造成权力变质或者说腐败的原因在哪里?我以为有如下原因:1是权力没有制约,更缺少权力结构的制约功能。2是人民没有自己的民主权利。中国是全体中国人民的中国,每个中国人都有管理自己国家的权力,而不是任由强势的利益集团任意践踏人民的政治和经济权利。3是代表各阶层利益的不同团体,没有形成权力的良性、和平的竞争。良性和平的竞争基础是人民“表达权、监督权”的政治制度化、法治化,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法破解腐败势力围困中央的困局。

  三、基层官员的乱政、暴政,严重破坏中央决策

  中国基层官员的乱政、暴政,已经到了危及党的生命,共和国的生命了。试想,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敢派出专政队伍到中共中央的直属机关抓记者,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张志国先生以为中国的腐败势力足可以治中央媒体于死地了,说明如果胡錦濤如果敢批评他他也敢到中南海抓人了,说明中国的腐败势力已经有充足的力量和中央抗衡了。试想,如果张志国先生背后没有雄厚的后台做后盾,他怎么敢公然到中央下属机关去抓人呢?

  当然,张志国先生就是要杀鸡给胡錦濤看,看你中央决策、政策、法律能奈我何?

  关键问题是,中国有多少张志国?这恐怕不是个小数字。不是小数字似乎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良好的挟制张志国类的办法,当然,也不是没有,而是没用,比如说民选。中央的决策得到中国人民的热切支持,但到了张志国类那里,就成了一张费纸,一张没有用的东西,但如果把张志国类的政治命运交给人民呢?张志国类还会横到中央机关么?现在他们能横到中央机关,下一步就敢提着枪横到中南海了。

  从国外讲:

  四、以中国威胁的名义,严重围困中国的和平发展

  西方的一些国家,为了维护自己的世界霸权战略,以中国威胁的名义,严重围困中国的和平发展。对于这一点,中国人民应该有足够清醒的认识,并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国家,中国的和平发展,和平崛起,只会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同时也要揭露那些以中国威胁论者大肆攻击中国的国家,说中国威胁是假,实施世界霸权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中国人民立足于“和平、平等、友好、幸福、发展”谋发展,立足于世界人民共同创造,共同分享创造成果的大政方针,是一切国家和平发展的必由之路,它也必定带给世界人民更多的平等、更多的和平、更多的友好、更多的幸福和更多的发展机遇。

  中国人民也必定与追求公平正义的世界人民一道,为创造一个良好的和平与平等的世界新秩序、为世界人民创造多的福祉而奋斗。

  五、以自由民主的名义,破坏中国的自由民主

  在世界各国追求民主与自由的过程中,道路虽然各不相同,但最终追求的价值观念是相同的,世界各国如此,中国也不会例外。什么是中国人民最好的民主政治发展道路?无数事实证明,“动态有序、增量民主”是中国推动民主政治建设必不可少的过程。什么是动态?社会发展变化的过程,就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在这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中,以制度的形式维护动态变化,并形成制度机制,就是有序。中国人民的心态方式、思维方式,是与他们对民主自由的渴望不相适应的,也就是说,中国人民虽然渴望自由与民主,但由于人们的心态、思维、语言以及寻求自己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方式方法,还与民主诉求不相适应,这就需要一个过程,一个心态、思维、语言的转换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增量民主”的过程。但是,西方国家要求中国一步到位,全面实行西方式民主,一不现实,因为西方有西方的文化,有西方的国情,而中国也有中国的文化,有中国的国情,中国只能也只会在中国的文化基础上建构自己的民主政治。

  没有这个增量过程,中国就根本不可能实现全民民主的目标。

  六、以自由经济的名义,大搞对华的经济侵略,维护世界霸权

  自由经济论者认为,自由经济必然导致自由政治的结果,其实,弗里德曼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或许对西方的政治经济有深刻理解后得出的结论,但是,对西方政治经济的深刻理解,不等于他对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包括文化有深刻理解,现在的事实证明,弗里德曼对西方的深刻理解,并没有掩盖他对东方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无知。任何国家的政治经济,都是建立在自己的文化基础之上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政治经济的变革或者改造,首先要解决的是一个文化的吸收、培育问题,解决不了文化问题,政治经济的变革只会导致新的混乱。

  自由经济带给世界的另一个问题是,世界在没有统一而又平等的经济规则的前提下,自由经济理论则是一个掠夺别国财富的利剑,而这恰恰就是自由经济的本质。没有平等民主的世界新秩序,自由经济就无法洗清本身的掠夺性质。

  当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不会轻易放弃对别国的掠夺权的,也不会轻易给世界人民一个公平、平等、民主的世界新秩序,因为,那样的新秩序只会打破美国的世界霸权战略,削弱美国的世界霸权力量。

  前两天有网友打来电话,说我反美,其实,我反对的是美国对华的经济侵略和高技术封锁,反对美国对内民主,对外霸权的霸权主义,反对美国的以意识形态不同为名对世界各国的不平等待遇,至于美国好的东西,我不仅不反对,并且希望中国以更广阔的胸怀,更深远的历史和发展目光,学习美国好的东西,因为,我一直以为没有众多的参照系,没有远大的理想和广阔的目光,没有认真的学习,并在学习中有选择的扬弃与吸收,没有取他人之长补自己之短的能力,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就会出现问题,但向美国学习好的东西,并不等于中国要屈从于美国的经济侵略和无理要求。同样,反对美国的经济侵略和无理要求,也不等于不向美国学习。

  由此可知,中国必须站在世界发展的高度,杀出一条发展的血路:

  七、用人民的民主权利反腐败

  中央一再提倡解决思想,但什么才是解放思想呢?我个人以为,解放思想就是以世界发展的视野分析中国的实际情况,发现新问题,解决新矛盾,使中国步入更快更好的发展轨道。有人说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是事实,但同时另一个“精英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是,在这些巨大成就的对面,同样存在和成就几乎一样大的问题,比如说腐败。因腐败结成的利益之网,对上,围困中央,对下,欺压百姓,现在已经到了危及到党和共和国生命的时候了。对于这个问题,中国人民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作好随时捍卫共和国生命安全的准备。中国有股反民主、反党势力,我之所以这样说,推进民主政治是中国共产党在十七大中明确提出的奋斗目标,是中国前进途中必须解决的问题,再进一步说,党和共和国的生命是人民民主权利的合一,而不是对立或分离的。中国必须清醒的看到,这股反党反民主势力危害是极大的,如不早日铲除或抑止,必将危及党和共和国的生命,因为,这股反党反民主势力,是以维护党的领导反民主、反党,具有很大的迷惑性。我甚至认为,共和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所以,中国应该用落实人民民主的权利反腐败,反反党反民主势力,只有这样或者说唯有这样,中国才能从危急之中走出来,走上“世界的高度谋发展”的广阔道路。

  八、用人民的票选权利破解官员乱政、暴政

  彭水诗案、稷山诽谤案、志丹短信案,高唐帖子案……此类案件或许正准备继续上演,张志国书记就派人带着武器去了“法制日报”社的“法人”杂志社,拘传证一应俱全的摆在了编辑部的面前,朱文娜也好汉不吃眼前亏,躲之大吉。消息尚未读完,另一个消息又在网上流传开了:城管在围欧民众时,一个叫魏文华的恰巧路过,本欲打抱不平的魏,抱不平尚未开打,仅仅亮出了那招祸的手机,便被城管活活的欧打致死。2005年,我在一篇至今没发出来的文章中写道:面对中国的乱局,中国至今没有弄清楚弄明白,谁才是维护共和国生命的人,因为,在有些人眼里,那里手握重权或不那么重的重权的人,才是维护共和国生命的人,而那些与手握重权胡作非为抗争,呼唤国家公正、法律尊严、党的宗旨落到实处的人却成了不法分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中国的政权,起码可以说部分政权,已经褪变为反党反国家反人民的了。正在我苦苦思索政令为什么出不了中南海,中国如何破解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困局的时候,我也成了国家安全局监控的对象(据说是这样,但人家在暗处,又不和我照面,到底是谁只有天知道),如此看来,收拾这个乱局的出路也只有用人民的选票了,因为,珍惜共和国命运的不是那些腰緾万贯高高在上的官员,而是人民。中国人民中的大多数没有各种各样的出国证,更没有经济实力出国,所以,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就成了他们唯一的生命之根,生存之源,珍惜这片土地上的公平正义与安宁,珍惜这片土地上的快速发展,就成了他们的不二选择,对这个问题,中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如果对这个问题认识不清醒,不到位,不严加处理,今天一个县委书记敢派人到“隶部大堂”去抓人,明天就有十个二十个县委书记到中南海去抓人了。

  我读史不是太多,不知道中国史书上有没有“县太爷”到“隶部大堂”抓人的记录,如果有,我想也不会太多,如果没有,张志国书记就是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了。但这个第一人,如果朱文娜真的涉嫌违法乱纪,说明张志国是中国历史上了不起的人物,但是,朱文娜偏偏是维护法律尊严,行使党中央提出的“表达权、监督权”,向违法乱纪的权力挑战,张志国的“捉拿”朱文娜就是公然绑架中央精神了。

  九、用制度精神、制度正义、制度程序使社会利益分配合理化

  中国人一向认为,制度就是制度,是没有精神倾向、价值倾向、情感倾向的,或许正是这种精英理论,使中国的制度陷入了助恶为虐的深渊。公权力的个人化、个人化的私用化,就成了中国政权不堪忍受的重负。遍寻世界各国的法律制度,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制度精神的指导下,制度维护的社会的公平正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制度机制是世界上最好的激励机制,是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不竭动力,是维护资本秩序和激活资本活力的重要途径,是民众与资本良性互动,使资本产生最佳效益的前提条件,因为,制度正义确保的是资本与民众双方合理的利益分配。现在有人说中国的经济改革是才能参与了利益分配,对于这种说法我是不敢茍同的,其原因是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买官卖官毕毕皆是,其才能的成份少之又少,如果现在说才能参与了利益分配还为时过早,因为这个才能参与分配,本质上其实是特权参与了分配。实现制度正义的根本渠道在于在制度程序上落实人民的“表达权、监督权”和人民大众的和平斗争权。人民大众没有这些权利,制度正义就根本不可能实现。应该看到,大多数主流精英是人民群众“表达权、监督权”和和平斗争权的坚决反对者,因为,如果中国赋予人民大众“表达权、监督权”和和平斗争权,人民大众将会从他们手中分取一部分本该属于人民大众的利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放弃既得利益的。

  关键问题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世界发展的铁律。

  精英们不要光痛恨毛泽东、诅咒毛泽东,我以为相反,而是应该好好读读毛泽东,通过读毛泽东,你不可能成为无产階級的先锋战士,但你会从毛泽东思想的反面学得怎么更好的剥削。中国的资本阶层很可悲的是不会剥削,因为他们在掠夺国家和民众财富的同时,其实在自掘坟墓,为自己的未来送葬。

  更为可悲的为自己送葬而不自知。

  社会的健康肌体是通过排除毒素成长起来的,而排除社会毒素的力量源自于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任何国家,任何社会(包括中国)都不要期望不受制约与监督的权力和资本还给你一个公平正义、道德感和责任感流行的社会,而只有通过人民群众共同的努力,才可能锁住疯狂的权力欲望和资本欲望对社会利益的大肆掠夺。世界上任何政党的生命都不是源于权力和资本对人民大众利益的掠夺,而是根值于人民大众的向往与利益诉求。我以为,这一点对世界各国的政党都适用,对世界各国处理国际关系都适用。

  十、和平发展、平等发展是世界各国的基本权利

  和平发展、平等发展是世界各国的基本权利,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同样也不例外。但是,在世界格局一头独大的情况下,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不平等、不民主,在世界各地点暴了经济掠夺的暴力和武装暴力,比如说伊拉克问题,真的没有比武力更好的解决办法?有,肯定有的,但是,世界秩序的非平等状态,注定了也只有一种解决办法:武力。不要以为美国只会对伊拉克那样的小国动武,其实,所有防碍美国战略利益或者不利于美国战略利益的国家,都可能是他的下一个打击目标。因此,中国一方面要加强文化外交(世界价值观外交),提升文化外交的同时,也要加强军备建设,真正做到“创得出(财富),守得住”,同时也要让美国知道,和平发展、平等发展是中国的基本权利,任何侵害中国基本权利的国家,都必将受到中国人民的一致还击。

  十一、在平等的自由经济名义下,反击技术笼断、技术禁运对别国的经济掠夺

  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更大的责任在美国而不在中国,因为,美国的技术笼断和技术禁运才是造成中美贸易顺差的主要原因。我之所以说是技术禁运而不说武器禁运,其实,对于美国来说,所谓武器禁运不过是技术禁运的代名词。回顾中美间交往过程,我们清楚的看到美国在掠夺中国财富的时候,手里打的是自由经济的牌子,但到了中国欲从他丰厚的利益中分取一点微利的时候,他马上打出的是国会牌: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自由经济的名头从此消失在美国的霸权话语下。因此,中国必须让美国人知道,中国人清楚美国交替使用不同规则的牌局是在自由经济的名义下反自由经济,破坏自由经济规则。

  十二、强化军工体系,突破技术围困,带动中国工业体系的全面升级

  十三、光有钱没有强大工业体系的国家不过是一只随时供人宰割的肥羊,如果按人均算,中国这个令一些国家馋涎欲滴的肥羊其实很瘦,中国民众的消费稀缺就是有力的明证。但是,比起过去来说中国确实有钱了,虽然中国的财富只是聚集到官贵人家。世界各国的发展历史证明,军工企业是发展工业体系的领头羊,因为它可以集中国家财力人力共同攻克科学技术难题,突破工业体系发展的技术瓶颈问题。因此,强化军工体系,突破技术围困,带动中国工业体系的全面升级,或许中国诸多重大任务之一。

  一种声音,几种不同的思考方法:

  一、不要以为民主仅仅是政治层面的事

  不要以为民主仅仅是政治层面的事,它更是经济层面的事,是共和国前途命运的事,是能否突破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事。

  二、中国人的民主素质造就中国的未来

  如果你没有忘记朝鲜战争,你没有忘记那些为了你的幸福与安逸倒在战火中的人们,如果你良知的眼还没有完全合上,请看一下中国今天的现实吧。中国今天的现实,贪腐横行,贫富悬渊,你一定会和俞可平先生一样发出震天的吼声:没有民主就没有共和国!!!但是,民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每个中国人自我创造出来的,创造自己的民主精神、民主素质,当然,更需要全体中国人共同创造民主制度。或许,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漫长过程,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人有信心、有能力打造一个美好的共和国的未来。

  三、党的权威来自民主的实施

  几年来,我一直思考同一个问题:党的权威来自哪里?千万遍的思索,答案就一个,那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利益。但是,一家几口人尚且想法不一,利益相左,那么多人的一个大党,怎么才能使更多的党员干部为人民的利益而奋斗呢?思考的结果,我以为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人民的民主权利,扼阻党员干部中自私的欲望。或许,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但同时,每个人或许也都有无私的一面,正因为如此,我一直想,好的制度程序可以使人多一点无私少一点自私,而不好的制度程序则使人多一些自私少一些无私,或者,权力欲望主导个人的一切行为。实施民主,必是党的权威所在,因为,民主的力量足可以战胜所有官员的权力欲望。

  四、经济的公平正义性其实是个政治问题

  有人说经济就是个经济问题,与政治无关,如果经济在社会上得到合理的配置,社会和谐安定,快速发展,或许经济就是个单纯的经济问题,但如果经济失去正义性,并且因经济正义性导致党和共和国的生命安全时,还会是个经济问题么?我想这只能是个政治问题。近期看到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的言论,发现他们不在坚决反对社会经济的正义性了,或许是个不错的信号。经济分配具有合理性,才是正义的开始。假如中国的财富全部集中到一百万人手中,这一百万人真的能控制住十三亿因不公而被迫成为暴民的人群么?我看不见得。所以,公平正义既是个政治问题,也是个党和共和国的生命问题。

  五、用公民的民主权利打造公平正义的制度秩序

  公平正义不是个说有就有的问题,而是个党和人民共同奋斗的问题,党和人民共同奋斗的前提是人民拥有独立的、任何官员不得侵犯的民主权利。

  六、多党竞争其实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纠偏机制

  从理论上和台湾的实践上说,多党竞争其实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纠偏机制,比如台湾,如果没有多党竞争,而是只有陈水扁一党遮天,台湾民众就不可能有不台獨的选择,结果只能因台獨而导致台海一战。但正因为有了多党竞争的机制,陈水扁被台湾民众票选下岗,大陆与台湾才赢来和平局面。这样看来,人民的政治智慧高过陈水扁。表面上看,陈水扁玩弄于台湾民众于股掌之间,但最终结果看,是台湾民众的政治智慧战胜了陈的台獨智慧。

  结束语

  中国应该站在世界发展历史的高度谋发展,同时,在谋发展的时候,中国也无法绕过的是,政治民主与现代化的权力制约制度与权力制约结构。

  或许,这是中国展翅高飞,驰骋世界的支撑点。

  2008年1月17日星期四

  作者简介:田忠国,1959年出生于山东薛城。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现在山东省枣庄矿业集团新安矿宣传科工作。曾在“中国政府创新网”、“中国选举与治理”、“中国报道周刋”、“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网”、“南方网”、“新法家”等国内重点学术网站发表理论文章五十余篇。并有作品被收入国家创新重点文库。无文凭,乱读书。研究重点:权力结构、制度、程序及程序序列在权力结构中的作用以及对现实与未来的作用及影响。近期重点:民主状态下的制度、程序设计与操作。核心思想是:思想决定制度、制度决定机制、机制决定行为、行为决定未来。何谓民主?以自由、尊重、宽容为基础,集合群体智慧,并在群体智慧的比较与优选中寻找社会未来的最佳解,并以制度程序的形式固化其机制的管理方法,就是民主。一个国家的管理能力,主要表现在把思想转化为制度、程序的设计能力上。  令人遗憾的是,现在有一部分中国人不是对那段充满创造性的、痛苦与欢乐的历史感恩,而是对那段辉煌得有些惨烈的历史充满敌意。当然,有人说那段历史中曾犯过错误,但世界发展历史证明,正确与错误常常伴随着人类所有的历史时期,有时,那怕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到恰到好处时,便创造了没有大错误的丰碑,但是再往前半步,很可能就坠入错误的万丈深渊。既然如此,人类正确的态度不是仇恨曾经发生过错误的历史,而是应该直面现实,认真的总结得与失,总结正确与错误,在总结、巩固的基础上提升,这样才能从一个高点走向另一个高点,而不是永远徘徊在零点。

  当然,每一个发展都是对前一个时间段的错误的否定,而不是对错误的掩盖或维持,但每一个否定,都是对前一个时间段的继承,发展,而不是人为的割裂。人为的割裂历史不仅仅是对历史最大的伤害,也是对那个时间段社会群体精神价值的奸污,更是对社会基础价值严重破坏。

  但是,中国如何从一个高点走向另一个高点、彻底告别从零点到零点的恶性徘徊呢?我个人认为,中国应该站在世界发展的高度谋发展。既然如此,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是世界发展的高度?怎么才能找到世界发展的高度?回望人类数千年的发展史,人类发展的过程,其实一直处在政治与经济利益双重不平等中过来的,在这个不平等的过来过程中,正义与邪恶、动荡与战争,几乎时刻与人类的理想:和平、平等、幸福、发展,冲突、较量,有时邪恶对正义大肆破坏甚或肆意践踏。从这个角度说,世界发展的高度就是:和平、平等、友好、幸福、发展。

  或许,中国应该站在这个世界发展的高度谋发展。

  但是,影响中国站在这个高度谋发展的因素,从国内讲:

  一、贪污腐败侵蚀共和国的生命力

  贪污腐败是共和国的敌人,因为,贪污腐败不仅仅是个党的兴亡问题,也是个共和国的兴亡问题。回顾往昔,我们会发现,中国共产党风正清廉之时,中国就具有强大的向心力、凝聚力,就具有战无不胜的巨大力量,就具有令世界惊叹的创造力,无私奉献的精神,就焕发出无限生机和活力。当然,要保持无私奉献精神的历久长新,过去政治激励的方法显然是不够的,还需要制度激励,所谓制度激励,就是用制度的方式,保证无私奉献和创新力持续发扬,形成社会机制。

  二、贪污腐败围困中央政权,严重影响执行力

  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一直是胡、温新政后的难破之局。有人以反对集权的名义,用制度化围困中央,大搞腐败。由此可以说,中国不需要集权,但不是不需要民主正义的权威,更不需要以反集权的名义搞腐败。深入中国的各个权力层级,你会发现中国形成了利益之网,这种利益之网,对上,围困中央,对下,欺压民众,而其权力黑化令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不寒而栗。这种状态,执行力如何可想而知。但造成权力变质或者说腐败的原因在哪里?我以为有如下原因:1是权力没有制约,更缺少权力结构的制约功能。2是人民没有自己的民主权利。中国是全体中国人民的中国,每个中国人都有管理自己国家的权力,而不是任由强势的利益集团任意践踏人民的政治和经济权利。3是代表各阶层利益的不同团体,没有形成权力的良性、和平的竞争。良性和平的竞争基础是人民“表达权、监督权”的政治制度化、法治化,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无法破解腐败势力围困中央的困局。

  三、基层官员的乱政、暴政,严重破坏中央决策

  中国基层官员的乱政、暴政,已经到了危及党的生命,共和国的生命了。试想,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敢派出专政队伍到中共中央的直属机关抓记者,这说明了什么问题?说明张志国先生以为中国的腐败势力足可以治中央媒体于死地了,说明如果胡錦濤如果敢批评他他也敢到中南海抓人了,说明中国的腐败势力已经有充足的力量和中央抗衡了。试想,如果张志国先生背后没有雄厚的后台做后盾,他怎么敢公然到中央下属机关去抓人呢?

  当然,张志国先生就是要杀鸡给胡錦濤看,看你中央决策、政策、法律能奈我何?

  关键问题是,中国有多少张志国?这恐怕不是个小数字。不是小数字似乎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良好的挟制张志国类的办法,当然,也不是没有,而是没用,比如说民选。中央的决策得到中国人民的热切支持,但到了张志国类那里,就成了一张费纸,一张没有用的东西,但如果把张志国类的政治命运交给人民呢?张志国类还会横到中央机关么?现在他们能横到中央机关,下一步就敢提着枪横到中南海了。

  从国外讲:

  四、以中国威胁的名义,严重围困中国的和平发展

  西方的一些国家,为了维护自己的世界霸权战略,以中国威胁的名义,严重围困中国的和平发展。对于这一点,中国人民应该有足够清醒的认识,并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国家,中国的和平发展,和平崛起,只会有利于世界和平与发展,同时也要揭露那些以中国威胁论者大肆攻击中国的国家,说中国威胁是假,实施世界霸权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中国人民立足于“和平、平等、友好、幸福、发展”谋发展,立足于世界人民共同创造,共同分享创造成果的大政方针,是一切国家和平发展的必由之路,它也必定带给世界人民更多的平等、更多的和平、更多的友好、更多的幸福和更多的发展机遇。

  中国人民也必定与追求公平正义的世界人民一道,为创造一个良好的和平与平等的世界新秩序、为世界人民创造多的福祉而奋斗。

  五、以自由民主的名义,破坏中国的自由民主

  在世界各国追求民主与自由的过程中,道路虽然各不相同,但最终追求的价值观念是相同的,世界各国如此,中国也不会例外。什么是中国人民最好的民主政治发展道路?无数事实证明,“动态有序、增量民主”是中国推动民主政治建设必不可少的过程。什么是动态?社会发展变化的过程,就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在这个动态变化的过程中,以制度的形式维护动态变化,并形成制度机制,就是有序。中国人民的心态方式、思维方式,是与他们对民主自由的渴望不相适应的,也就是说,中国人民虽然渴望自由与民主,但由于人们的心态、思维、语言以及寻求自己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方式方法,还与民主诉求不相适应,这就需要一个过程,一个心态、思维、语言的转换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增量民主”的过程。但是,西方国家要求中国一步到位,全面实行西方式民主,一不现实,因为西方有西方的文化,有西方的国情,而中国也有中国的文化,有中国的国情,中国只能也只会在中国的文化基础上建构自己的民主政治。

  没有这个增量过程,中国就根本不可能实现全民民主的目标。

  六、以自由经济的名义,大搞对华的经济侵略,维护世界霸权

  自由经济论者认为,自由经济必然导致自由政治的结果,其实,弗里德曼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或许对西方的政治经济有深刻理解后得出的结论,但是,对西方政治经济的深刻理解,不等于他对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包括文化有深刻理解,现在的事实证明,弗里德曼对西方的深刻理解,并没有掩盖他对东方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无知。任何国家的政治经济,都是建立在自己的文化基础之上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政治经济的变革或者改造,首先要解决的是一个文化的吸收、培育问题,解决不了文化问题,政治经济的变革只会导致新的混乱。

  自由经济带给世界的另一个问题是,世界在没有统一而又平等的经济规则的前提下,自由经济理论则是一个掠夺别国财富的利剑,而这恰恰就是自由经济的本质。没有平等民主的世界新秩序,自由经济就无法洗清本身的掠夺性质。

  当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不会轻易放弃对别国的掠夺权的,也不会轻易给世界人民一个公平、平等、民主的世界新秩序,因为,那样的新秩序只会打破美国的世界霸权战略,削弱美国的世界霸权力量。

  前两天有网友打来电话,说我反美,其实,我反对的是美国对华的经济侵略和高技术封锁,反对美国对内民主,对外霸权的霸权主义,反对美国的以意识形态不同为名对世界各国的不平等待遇,至于美国好的东西,我不仅不反对,并且希望中国以更广阔的胸怀,更深远的历史和发展目光,学习美国好的东西,因为,我一直以为没有众多的参照系,没有远大的理想和广阔的目光,没有认真的学习,并在学习中有选择的扬弃与吸收,没有取他人之长补自己之短的能力,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就会出现问题,但向美国学习好的东西,并不等于中国要屈从于美国的经济侵略和无理要求。同样,反对美国的经济侵略和无理要求,也不等于不向美国学习。

  由此可知,中国必须站在世界发展的高度,杀出一条发展的血路:

  七、用人民的民主权利反腐败

  中央一再提倡解决思想,但什么才是解放思想呢?我个人以为,解放思想就是以世界发展的视野分析中国的实际情况,发现新问题,解决新矛盾,使中国步入更快更好的发展轨道。有人说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是事实,但同时另一个“精英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是,在这些巨大成就的对面,同样存在和成就几乎一样大的问题,比如说腐败。因腐败结成的利益之网,对上,围困中央,对下,欺压百姓,现在已经到了危及到党和共和国生命的时候了。对于这个问题,中国人民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作好随时捍卫共和国生命安全的准备。中国有股反民主、反党势力,我之所以这样说,推进民主政治是中国共产党在十七大中明确提出的奋斗目标,是中国前进途中必须解决的问题,再进一步说,党和共和国的生命是人民民主权利的合一,而不是对立或分离的。中国必须清醒的看到,这股反党反民主势力危害是极大的,如不早日铲除或抑止,必将危及党和共和国的生命,因为,这股反党反民主势力,是以维护党的领导反民主、反党,具有很大的迷惑性。我甚至认为,共和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所以,中国应该用落实人民民主的权利反腐败,反反党反民主势力,只有这样或者说唯有这样,中国才能从危急之中走出来,走上“世界的高度谋发展”的广阔道路。

  八、用人民的票选权利破解官员乱政、暴政

  彭水诗案、稷山诽谤案、志丹短信案,高唐帖子案……此类案件或许正准备继续上演,张志国书记就派人带着武器去了“法制日报”社的“法人”杂志社,拘传证一应俱全的摆在了编辑部的面前,朱文娜也好汉不吃眼前亏,躲之大吉。消息尚未读完,另一个消息又在网上流传开了:城管在围欧民众时,一个叫魏文华的恰巧路过,本欲打抱不平的魏,抱不平尚未开打,仅仅亮出了那招祸的手机,便被城管活活的欧打致死。2005年,我在一篇至今没发出来的文章中写道:面对中国的乱局,中国至今没有弄清楚弄明白,谁才是维护共和国生命的人,因为,在有些人眼里,那里手握重权或不那么重的重权的人,才是维护共和国生命的人,而那些与手握重权胡作非为抗争,呼唤国家公正、法律尊严、党的宗旨落到实处的人却成了不法分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中国的政权,起码可以说部分政权,已经褪变为反党反国家反人民的了。正在我苦苦思索政令为什么出不了中南海,中国如何破解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困局的时候,我也成了国家安全局监控的对象(据说是这样,但人家在暗处,又不和我照面,到底是谁只有天知道),如此看来,收拾这个乱局的出路也只有用人民的选票了,因为,珍惜共和国命运的不是那些腰緾万贯高高在上的官员,而是人民。中国人民中的大多数没有各种各样的出国证,更没有经济实力出国,所以,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就成了他们唯一的生命之根,生存之源,珍惜这片土地上的公平正义与安宁,珍惜这片土地上的快速发展,就成了他们的不二选择,对这个问题,中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如果对这个问题认识不清醒,不到位,不严加处理,今天一个县委书记敢派人到“隶部大堂”去抓人,明天就有十个二十个县委书记到中南海去抓人了。

  我读史不是太多,不知道中国史书上有没有“县太爷”到“隶部大堂”抓人的记录,如果有,我想也不会太多,如果没有,张志国书记就是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人了。但这个第一人,如果朱文娜真的涉嫌违法乱纪,说明张志国是中国历史上了不起的人物,但是,朱文娜偏偏是维护法律尊严,行使党中央提出的“表达权、监督权”,向违法乱纪的权力挑战,张志国的“捉拿”朱文娜就是公然绑架中央精神了。

  九、用制度精神、制度正义、制度程序使社会利益分配合理化

  中国人一向认为,制度就是制度,是没有精神倾向、价值倾向、情感倾向的,或许正是这种精英理论,使中国的制度陷入了助恶为虐的深渊。公权力的个人化、个人化的私用化,就成了中国政权不堪忍受的重负。遍寻世界各国的法律制度,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制度精神的指导下,制度维护的社会的公平正义。维护公平正义的制度机制是世界上最好的激励机制,是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不竭动力,是维护资本秩序和激活资本活力的重要途径,是民众与资本良性互动,使资本产生最佳效益的前提条件,因为,制度正义确保的是资本与民众双方合理的利益分配。现在有人说中国的经济改革是才能参与了利益分配,对于这种说法我是不敢茍同的,其原因是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买官卖官毕毕皆是,其才能的成份少之又少,如果现在说才能参与了利益分配还为时过早,因为这个才能参与分配,本质上其实是特权参与了分配。实现制度正义的根本渠道在于在制度程序上落实人民的“表达权、监督权”和人民大众的和平斗争权。人民大众没有这些权利,制度正义就根本不可能实现。应该看到,大多数主流精英是人民群众“表达权、监督权”和和平斗争权的坚决反对者,因为,如果中国赋予人民大众“表达权、监督权”和和平斗争权,人民大众将会从他们手中分取一部分本该属于人民大众的利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放弃既得利益的。

  关键问题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世界发展的铁律。

  精英们不要光痛恨毛泽东、诅咒毛泽东,我以为相反,而是应该好好读读毛泽东,通过读毛泽东,你不可能成为无产階級的先锋战士,但你会从毛泽东思想的反面学得怎么更好的剥削。中国的资本阶层很可悲的是不会剥削,因为他们在掠夺国家和民众财富的同时,其实在自掘坟墓,为自己的未来送葬。

  更为可悲的为自己送葬而不自知。

  社会的健康肌体是通过排除毒素成长起来的,而排除社会毒素的力量源自于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任何国家,任何社会(包括中国)都不要期望不受制约与监督的权力和资本还给你一个公平正义、道德感和责任感流行的社会,而只有通过人民群众共同的努力,才可能锁住疯狂的权力欲望和资本欲望对社会利益的大肆掠夺。世界上任何政党的生命都不是源于权力和资本对人民大众利益的掠夺,而是根值于人民大众的向往与利益诉求。我以为,这一点对世界各国的政党都适用,对世界各国处理国际关系都适用。

  十、和平发展、平等发展是世界各国的基本权利

  和平发展、平等发展是世界各国的基本权利,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同样也不例外。但是,在世界格局一头独大的情况下,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不平等、不民主,在世界各地点暴了经济掠夺的暴力和武装暴力,比如说伊拉克问题,真的没有比武力更好的解决办法?有,肯定有的,但是,世界秩序的非平等状态,注定了也只有一种解决办法:武力。不要以为美国只会对伊拉克那样的小国动武,其实,所有防碍美国战略利益或者不利于美国战略利益的国家,都可能是他的下一个打击目标。因此,中国一方面要加强文化外交(世界价值观外交),提升文化外交的同时,也要加强军备建设,真正做到“创得出(财富),守得住”,同时也要让美国知道,和平发展、平等发展是中国的基本权利,任何侵害中国基本权利的国家,都必将受到中国人民的一致还击。

  十一、在平等的自由经济名义下,反击技术笼断、技术禁运对别国的经济掠夺

  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更大的责任在美国而不在中国,因为,美国的技术笼断和技术禁运才是造成中美贸易顺差的主要原因。我之所以说是技术禁运而不说武器禁运,其实,对于美国来说,所谓武器禁运不过是技术禁运的代名词。回顾中美间交往过程,我们清楚的看到美国在掠夺中国财富的时候,手里打的是自由经济的牌子,但到了中国欲从他丰厚的利益中分取一点微利的时候,他马上打出的是国会牌: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自由经济的名头从此消失在美国的霸权话语下。因此,中国必须让美国人知道,中国人清楚美国交替使用不同规则的牌局是在自由经济的名义下反自由经济,破坏自由经济规则。

  十二、强化军工体系,突破技术围困,带动中国工业体系的全面升级

  十三、光有钱没有强大工业体系的国家不过是一只随时供人宰割的肥羊,如果按人均算,中国这个令一些国家馋涎欲滴的肥羊其实很瘦,中国民众的消费稀缺就是有力的明证。但是,比起过去来说中国确实有钱了,虽然中国的财富只是聚集到官贵人家。世界各国的发展历史证明,军工企业是发展工业体系的领头羊,因为它可以集中国家财力人力共同攻克科学技术难题,突破工业体系发展的技术瓶颈问题。因此,强化军工体系,突破技术围困,带动中国工业体系的全面升级,或许中国诸多重大任务之一。

  一种声音,几种不同的思考方法:

  一、不要以为民主仅仅是政治层面的事

  不要以为民主仅仅是政治层面的事,它更是经济层面的事,是共和国前途命运的事,是能否突破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事。

  二、中国人的民主素质造就中国的未来

  如果你没有忘记朝鲜战争,你没有忘记那些为了你的幸福与安逸倒在战火中的人们,如果你良知的眼还没有完全合上,请看一下中国今天的现实吧。中国今天的现实,贪腐横行,贫富悬渊,你一定会和俞可平先生一样发出震天的吼声:没有民主就没有共和国!!!但是,民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每个中国人自我创造出来的,创造自己的民主精神、民主素质,当然,更需要全体中国人共同创造民主制度。或许,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漫长过程,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人有信心、有能力打造一个美好的共和国的未来。

  三、党的权威来自民主的实施

  几年来,我一直思考同一个问题:党的权威来自哪里?千万遍的思索,答案就一个,那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利益。但是,一家几口人尚且想法不一,利益相左,那么多人的一个大党,怎么才能使更多的党员干部为人民的利益而奋斗呢?思考的结果,我以为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人民的民主权利,扼阻党员干部中自私的欲望。或许,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但同时,每个人或许也都有无私的一面,正因为如此,我一直想,好的制度程序可以使人多一点无私少一点自私,而不好的制度程序则使人多一些自私少一些无私,或者,权力欲望主导个人的一切行为。实施民主,必是党的权威所在,因为,民主的力量足可以战胜所有官员的权力欲望。

  四、经济的公平正义性其实是个政治问题

  有人说经济就是个经济问题,与政治无关,如果经济在社会上得到合理的配置,社会和谐安定,快速发展,或许经济就是个单纯的经济问题,但如果经济失去正义性,并且因经济正义性导致党和共和国的生命安全时,还会是个经济问题么?我想这只能是个政治问题。近期看到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的言论,发现他们不在坚决反对社会经济的正义性了,或许是个不错的信号。经济分配具有合理性,才是正义的开始。假如中国的财富全部集中到一百万人手中,这一百万人真的能控制住十三亿因不公而被迫成为暴民的人群么?我看不见得。所以,公平正义既是个政治问题,也是个党和共和国的生命问题。

  五、用公民的民主权利打造公平正义的制度秩序

  公平正义不是个说有就有的问题,而是个党和人民共同奋斗的问题,党和人民共同奋斗的前提是人民拥有独立的、任何官员不得侵犯的民主权利。

  六、多党竞争其实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纠偏机制

  从理论上和台湾的实践上说,多党竞争其实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纠偏机制,比如台湾,如果没有多党竞争,而是只有陈水扁一党遮天,台湾民众就不可能有不台獨的选择,结果只能因台獨而导致台海一战。但正因为有了多党竞争的机制,陈水扁被台湾民众票选下岗,大陆与台湾才赢来和平局面。这样看来,人民的政治智慧高过陈水扁。表面上看,陈水扁玩弄于台湾民众于股掌之间,但最终结果看,是台湾民众的政治智慧战胜了陈的台獨智慧。

  结束语

  中国应该站在世界发展历史的高度谋发展,同时,在谋发展的时候,中国也无法绕过的是,政治民主与现代化的权力制约制度与权力制约结构。

  或许,这是中国展翅高飞,驰骋世界的支撑点。

  2008年1月17日星期四

  作者简介:田忠国,1959年出生于山东薛城。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电影、电视、戏剧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理事。现在山东省枣庄矿业集团新安矿宣传科工作。曾在“中国政府创新网”、“中国选举与治理”、“中国报道周刋”、“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网”、“南方网”、“新法家”等国内重点学术网站发表理论文章五十余篇。并有作品被收入国家创新重点文库。无文凭,乱读书。研究重点:权力结构、制度、程序及程序序列在权力结构中的作用以及对现实与未来的作用及影响。近期重点:民主状态下的制度、程序设计与操作。核心思想是:思想决定制度、制度决定机制、机制决定行为、行为决定未来。何谓民主?以自由、尊重、宽容为基础,集合群体智慧,并在群体智慧的比较与优选中寻找社会未来的最佳解,并以制度程序的形式固化其机制的管理方法,就是民主。一个国家的管理能力,主要表现在把思想转化为制度、程序的设计能力上。

  作者:田忠国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应该站在世界发展的高度谋发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