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国雄:爆竹的悖论——既驱鬼又迎神?

  从民俗学家的追溯中我们得知:“年”是一种厉鬼,而放爆竹则是为了驱“鬼”。如果世界上真有“鬼”,在提倡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我们能否与“鬼”和谐相处、相安无事呢?

  就像当年“爱国卫生”运动中居民在居委会的倡导下集中烟熏驱蚊似的,现在的除夕夜则是全民自觉集中驱“鬼”。但人不犯“鬼”,“鬼”不犯人;人若犯“鬼”,“鬼”必犯人:轻则制造噪音、释放乌烟瘴气,污染环境;重则纵火肆虐、断人肢体、夺人眼球、害人性命,甚至曾有披着婚纱的新娘刚一脚跨出婚车就上演了一幕“人鬼情未了”的悲剧。这些驱“鬼”反被 “鬼”咬的故事竟也成了每年节后必不可少的统计项目。

  除夕夜是驱“鬼”日,而正月初五则是迎“神”日。然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驱“鬼”迎“神”用的都是同一物。是国人缺乏想像力和创意呢?还是国人心知肚明鬼神本一家,应当一视同仁,且将驱“鬼”的爆竹权作敬“神”的礼炮? 鬼神既然一家,如果在除夕夜的爆竹声中已被告知“不受欢迎”、已被吓得仓皇出逃,又怎么胆敢于正月初五贸然进门,市民迎财神的热望岂不落空?如果敢于正月初五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 那它根本没被除夕夜的爆竹声吓跑,市民驱“鬼”的努力岂非荒唐可笑?   如果鬼神不是一家,这种一物两用的作法实在无异于将卫生卷筒纸既擦屁股又擦嘴巴、将墓前祭奠的鲜花稍事整理又作为祝福送出去一样,除了给人一种恶心的感觉外,不是对“神” 极大的亵渎吗?我实在无法解析爆竹一物两用的悖论。据说,西洋管乐传入中国之初,国人曾时兴不分红喜白丧,一样地吹吹打打,让人难以分辨。林语堂曾对此黑色幽默了一把,说他只有看到轿子或者棺材方才晓得是嫁娶还是出丧。春节的爆竹与这个黑色幽默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所以,无论是为了与“鬼”和谐相处,还是为了纯洁对“神”的虔诚;无论是为了驱“鬼”迎“神”的效果,还是为了建设创新的春节文化,是不是该考虑换一种别的欢度春节的方式了?

  作者电子邮件:gordon.mao(at)sniec.net

  作者:茅国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爆竹的悖论——既驱鬼又迎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