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彦军:经济学里的“地心说”和“日心说”

  天文学历史上曾有“地心说”和“日心说”之争。现在人们普遍知道“地心说”是错误的,可当时占绝大多数的人认为“地心说”是对的。只有极个别的天文学家哥白尼、伽里略、布鲁诺等人认识到它是错的。他们经过仔细观察,精确计算得出结论:地球及行星是围绕太阳转。即“日心说”。“日心说”让当时的人觉得不可思意。现在经济学里也有一个被绝大多数人认为是对的和只有极少数人认为它是错误的“地心说”。这极少数说的与“地心说”相反的“日心说”的理论,也同样让现在的人感觉不可思意,包括广大的学者,经济学家。当然很多学者都还没听说过“日心说”。

  天文学的“地心说”与“日心说”之争并不与人们生活,人们经济利益有多大关系。(之所以两种学说发生那么严重的争执,并酿成残酷的杀戮,是当时涉及了宗教信仰和推翻教会统治,被卷入到统治权政治权力的斗争。)经济学里的“地心说”和“日心说”却是与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对社会政治经济影响巨大:关涉到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关涉到社会经济繁荣昌盛、国家富强、长治久安。

  一、经济学里的“地心说”和“日心说”

  何谓经济学里的“地心说”和“日心说”?就是关于“劳动力价格高低与就业率的关系”的两种不同认识结论。也就是工人工资高低与就业量、就业率之间的关系的两种不同认识结论。

  “地心说”认为劳动力价格与就业量成反比。也就是劳动力价格下降社会就业量增加,劳动力价格上升社会就业量减少。社会存在失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社会劳动力价格高,只要劳动力价格下降到适当水平,就能实现充分就业。社会存在大量失业罪责在于工人,是由于工人要价高。

  (充分就业,就意味着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人人工作,社会财富就能最大限度创造起来。这是社会相当理想的状态。因此它是现代政治家迫求的一个目标。)

  “日心说”认为劳动力价格与就业量的关系是相对复杂,通常情况是成正比。劳动力价格提高,社会就业量增加;劳动力价格下降,社会就业量减少。社会存在大量失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社会劳动力价格太低(注意是太低),造成社会大量失业的罪责在于老板,给工人支付的工资太低。要想使社会就业率处于较高的水平,应将劳动力价格提高到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平。(注意是较高,只是相对太低的高。为了语言简练,以下都只说低和高。)

  “地心说”与“日心说”在对劳动价格与就业量的关系的认识基本上是相反的。

  社会上的人几乎都认同劳动力价格与就业量成反比。而认为劳动力价格与就业量成正比的人是极个别的,可谓凤毛麟角。由此我把认为成正比关系比拟为“地心说”,把认为成正比关系比拟为“日心说”是与天文学当时状况是相吻合。

  二、“地心说”的来源和理论根据。

  “地心说”较早成说,据美国经济学权威萨谬尔森讲是经济学家马尔萨斯在《人口原理》一书中说出来的。他是把它当做支持他的人口理论的根据证据来说的。也就是他并没有论证工资水平与就业成反比成立,而是他认为这就对,人们能接受。我这里说马尔萨斯是较早的,就是因为马尔萨斯这样用它来当根据,说明在他以前就有很多人这样认为了,相当普遍的认同了。

  “地心说”未经科学论证被经济学理论大家萨伊编入经济学教材,成为经济学教条,被当成科学真理。成为经济学的统治观念。

  “地心说”从来没有经过科学论证。

  “地心说”怎么被许多人认可接受呢?大家怎么就认为它是对的呢?一是,人们根据个人找工作的经验,要价低能更容易谋取工作,要价高则不容易找到工作。想当然认为工人工资低社会就能多招工人。这和天文学的地心说被大家认为是对的很相似,个人的经验是太阳每天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太阳绕着地球转嘛。二是根据商品的供求规律,价格上升,需求减少,价格下降,需求增加。学者滥用供求规律来讲“地心说”,许多人也不假思索地认为供求规律对劳动力的供求也起同样的作用。第三个是根据自身利益考虑。这将在后文中说明。

  三、“日心说”的来源和理论根据

  “日心说”是有极少数具有科学认识能力的人,从社会经济实际中认识到的。由于“地心说”未经科学论证,一些搞研究的学者试图进行科学论证,结果他们发现“地心说”与社会经济实际根本不符合。事实是:工资高的国家,就业率高,失业率低;工资低的国家就业低,失业率高。比如欧美等国家工资高,失业率在4~8%之间,而在刚果、菲律宾等低工资国家,失业率高达吓人的40~20%.失业率达到8%,社会发生不满情绪,失业率达到了20~40%,社会不可避免要发生战祸。

  怎么回事呢?发现供求规律对劳动力的供求并不起多大作用,作用微乎其微。劳动力价格下降,并不会有更多生产岗位让劳动者就业。企业用人多少,只与企业生产形势直接关连。生产形势好,需要更多工人来做,才会多招工人。生产形势坏,就裁减工人。而决不会因为找工作的人要价低就多招人,没有的事。管理学和老板都明白的很,不要闲人,人闲生事。哪个企业都不会因为社会工资水平下降多招人。他们只会用同样能力的低工资的人替代高工资的人,而不会增加人。供求规律对劳动力的供求并不起多少作用。

  那么高工资怎么又会表现高就业、低失业率,低工资怎么又会形成低就业率、高失业率?因为当企业普遍实行低工资,只够广大劳动民众过半饥半饱的生存状态,广大劳动民众买不起鞋,买不起衣服等等,那么生产这些产品的企业就无法生产形成社会百业萧条,企业就只好裁人。大量的企业减少生产,裁减工人,社会肯定形成高失业率。而如果企业普遍实行高工资,广大劳动民众手中有钱,就会踊跃购买衣服,买房,买汽车,买文化娱乐产品。形成百业兴旺,经济繁荣,各企业在好的生产形势下就会扩大生产,招收新员工。这样社会就业率就会大幅上升,失业率下降。

  四、地心说与日心说的社会重大意义

  前面提到这两个学说对社会政治经济影响巨大,关涉到国家富强,长治久安。这是非常明显的,高工资带来经济繁荣,百业兴旺,经过较长期实行,国家肯定成为富强的国家。低工资导致社会需求不足,百业萧条,造成社会大量的人无法生存,只能靠非法方法,偷抢等方式生活,最终社会陷于社会矛盾尖锐激烈状态,爆发内乱内战。内乱内战的结果将使国家贫弱不堪。

  五、日心说未来理论地位展望

  本文虽然将地心说和日心说的来源和理论根据都说明了,但却不敢奢望真理取代谬误,日心说取代地心说在理论界的地位。日心说很可能在经济学教科书中仍然提都不会提。社会大多数人还对日心说持反对态度。

  因为它与人们的现实利益,眼前利益太直接了。社会掌握经济的权势階級——资本家和企业管理階級为了利润,是不愿让员工多拿工资的。他们肯定非常默切地群起反对,编造各种说词否定日心说。他们掌控着主流传媒,不许日心说传播,并出钱收买理论家,出钱支持他们在各种学术刊物和传媒上言说地心说。把地心说打扮成客观规律,在理论界唱独角戏。将日心说打入十八层地狱,不得见人。事实是日心说是客观规律,地心说是假冒成科学的伪理论。广大工薪階級被经济权势階級蒙骗。少数了解日心说的人也不敢言说日心说,害怕被周围的人认为是脑子失常的人,被人嘲笑。政治家也不会公开言说日心说,因为政治家需要社会大多数人的支持,害怕被广大民众反对。政治家更倾向行动,多干少说,回避弊大于利的口舌争论。政治家对于是否提高工人工资,实行最低工资,反正实行就能让广大劳动階級拥护,实行就是了。政治家才不与别人进行口舌争论,免受他们的言词侮辱,反正实行就能让广大劳动階級拥护。因此地心说仍然可能在社会主流理论,经济学理论占统治地位,日心说仍然可能在经济学教科书中难见踪影。

  拯救日心说寄希望互联网。互联网冲破发表理论的围墙,打破经济权势階級对传媒的控制权,人人都能在其上对共公事物发表言论、理论的权利。只要大家觉得日心说是真理,就能通过互联网将它广泛传播。将它传到人间,将地心说的命革掉,让日心说登上科学的殿堂。

  参考文章:

  《主流经济学家不敢面对的命题:贫富差距将把中国拉进“非州陷阱”》

  《国家富强与贫弱的主要原因》

  作者电子邮件:lyj82781(at)163.com

  作者:梁彦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经济学里的“地心说”和“日心说”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阿甘 说:,

    2008年02月21日 星期四 @ 08:32:13

    1

    就业率与工资应该是互为因果,但因果的主次还是有的。目前可以证明的是就业率与工资成正比,就业率高了,劳动力市场为卖方市场,工资就会提高。并非工资与就业率成正比,这两句话看似一致,但顺序反了,就存在倒果为因之嫌。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