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春晚对人们的神经是个考验

  一般来说,春节是个串亲戚的大好时机,各种神头怪脸的亲戚都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为了躲开这些即使看见他们的讣告都联想不起是自己亲戚的人,我们决定告诉大家,大年初一就出去旅游。其实就是找个借口而已。但这话也不能跟父母以及岳父母讲,否则他们也会不高兴。可是陪两家老人吃顿团圆饭总是应该尽的义务,而我们又说自己要在大年初一就离家出走,如何让他们都不太生气,就是个近于艺术的工作了。

  于是,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就比谁都忙了。先去我父母家吃饭,吃他们精心准备的十二道菜的大餐,菜的数目正好是吃的人数的三倍。席间才知道,我妹妹他们两口子已经到了丹东。他们比我们跑得快。吃完这顿,陪父母闲扯了一会儿,出发去岳父母家包饺子。小舅子前年新添了一位公子,崭新的人民币自然是少不了的。而给岳父母的东西中,中老年奶粉换成了无糖食品。

  包饺子以及随后的麻将过程中,岳丈家里的电视定格在“春晚”上面。这个是要理解老人家的,春晚已经成为一种近似仪式的东西,经过二十多年的熏陶,很多人已经把春晚作为春节必须要有的节目,与饺子一起固定了下来。说不定几十年后的教科书里提到春节民俗的时候,春晚也能侧身其中。

  至于节目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春晚的编导者一直都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就是娱乐并且感动全国的人民,以表现普天同庆、欢乐祥和的气氛。做生意的人都知道,产品是要有目标客户的,讨好所有人是不太可能的。为了完成这个从来没人能完成的任务,各种节目纷纷登台亮相:这个节目是关注这个阶层的,那个合唱是送给那个职业的,前一刻满身绫罗绸缎高歌白领的幸福生活,后一瞬工作服安全帽宣示民工的重大贡献。目迷五色之外,真是叹为观止。一言以蔽之,或曰杂烩。

  杂烩倒没什么,而且杂烩这东西有时候也挺好吃的。只是对于落差太大的杂烩,肠胃有点受不了。前面刚让小品里的低档闹剧弄得脸颊有点松动,后面马上就出来了一个悲情节目,这对于神经反应是个相当大的考验。总是这么波峰波谷地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多看几次就可以去炒股了,至少神经已经锻炼得足够坚强,而且情绪转换得很快。我总觉得春晚导演对于观众的情绪抱有不甚实际的看法,不是以为观众都是优秀演员,可以随时调节表情,就是认为观众都是傻子,可以随便调动情绪。

  除了上面说的感觉,还有个经验跟看过春晚的同志们分享。春晚的节目里,话越少的节目(除了本山老师的小品),其水平越高。包括主持人的串场词在内、小品或者诗朗诵之类的全用语言的东西最差,歌曲的水平因为有音乐在,比单纯的说话要强。最强的就是根本没有台词的那些节目。至于到底是为什么,我有个很模糊的答案,可没想好要怎么去说。大致的意思可能跟某些人长期不说人话有关。但这个话说起来就长了,不说了吧。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五岳散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春晚对人们的神经是个考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