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禹:南方雨雪的真正罪魁是谁

  展开南方这场雨雪,五十年仅见。周末,京城的室温是21度,而我南方的亲戚们则在战严寒——南昌的小姑说,她那里是雨夹雪,气温2度;南京的二伯说,他那里是中雪转大雪,气温1度。此刻,给他们寄10个……  南方这场雨雪,五十年仅见。周末,京城的室温是21度,而我南方的亲戚们则在战严寒——南昌的小姑说,她那里是雨夹雪,气温2度;南京的二伯说,他那里是中雪转大雪,气温1度。此刻,给他们寄10个暖气片,肯定是来不及了。我能做的,除了遥祝他们平安,只有替他们思考一个问题——造成这场南方罕见雨雪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我找来了几张近期的全国天气图、降水图,还有交通遇阻的示意图,伏在电脑前认真研究,把自己搞得像《南征北战》里军事挂图前的解放军师长。我发现,所有的症结,全在一个字——冰。对,就是范冰冰的冰。你看,春运之交通,无非三个路径:火车、汽车、飞机。这几天全国火车运输在很多线路上遇到了难题,其中最堵的是京广线,而京广线最核心的堵点,是在湖南的衡阳到郴州这一段。这一段为什么堵了呢?结冰。京广线比较先进,全路电气化,给火车送电的电线上结冰,继而线断。

  火车不走了,急着回家的人们就去挤公路客车。可高速公路上,也结了冰。这两天,公路结冰以京珠高速为最,这可是纵贯南北的大动脉。飞机场的局面也不乐观,说到底,烦恼还是来自冰——周末,北京交通广播的DJ们热情地鼓动说,什刹海的冰还没化,京城又艳阳高照,正是滑冰的好时光呢。真是一语成谶啊。长沙、南昌、南京等地,这一天的机场跑道都成了溜冰场。这就是民航大面积延误的症结。

  说到北京,我觉得,南方这场连绵的雨雪,倘若下在北京,不见得让大家这么为难;倘若下在东北三省的黑土地上,那疙瘩的人们,一准儿照样跳二人转、盘踞热炕头,根本不算个事。从电视新闻里看,南方城市里的人们忙着在路上扫雪铲冰,其精神可嘉,但姿势普遍不协调,似乎也没什么高效率的机械装备。我想,他们很多人平生头一遭见到这么大的雪,论起扫雪,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还有,如果此时南方的汽车司机都是从东北借调来的,有些高速路恐怕也就不必封了。每年东北自第一场雪降下,路面就上冻,直至开春。东北的司机师傅,于薄冰之上,基本都如履平地了。

  显然,广大南方人民应对冬季雨雪的客观能力不足。但这又不能怪他们。罪魁祸首,还是在天上。

  等量的雪,降在北方与降在南方,就是不一样。关键在于,北方干,南方湿。北方够冷,冷到雪落地不化,水结成硬冰;而南方这次的冷,恰好在零度附近徘徊,雪下来、雨下来,都形态模糊,介乎于水、雪、冰、雾之间。这是最糟糕的形态。

  南方为什么会有这场连绵雨雪?这样的所谓“极端天象”,为什么50年不遇,却在今年相遇?坦率地说,这些天来,我从各种传播渠道里听到的来自气象部门的解释,都语焉不详。气象台的台长们、工程师们,总是在女记者的话筒前,就未来24小时、48小时的天气侃侃而谈,却无法清晰、简洁地告诉我——为什么?

  我不怪他们。因为我知道,不仅他们回答不出来,目前全中国的科学家、全世界的科学家,都还无法直接、准确地指出,造成一场类似于我国南方雨雪这样的大范围极端天象的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不是科学家们不敬业,而是人类的科学研究水平还达不到。这相当于人类目前对地震的把握程度——可以做出趋势判断,可以解答理论成因,但还无法准确预测一次具体地震的时间、位置。

  那么,南方雨雪的真正罪魁到底是谁?

  其实,那家伙并不神秘。虽然大家都不知道直接原因,但更深层次的内在成因,却已经被大家所逐渐认识——全球气候变暖。对,就是它。从全球气候变暖,到我国南方的这场雨雪,这二者之间,其实有着一条并不漫长的逻辑链条。

  你知道地球上的冰雪都存在哪儿吗?既不存在冰箱里,也不存在银行里。它们就长年累月地呆在地球的最北边、最南边,以及最高的地方——喜玛拉雅山上。北极、南极、青藏高原,这是地球的三个冰库。

  我们先说发生在南北极的故事。气候变暖之后,冰雪融化,大量的水注入海洋。这造成两个后果:一是海平面上升。对土地辽阔的大陆国家,这暂时不算什么;但对于沿海的某些小国,对于海洋中的那些岛国,却是致命的——海平面每一厘米的上升,都直接导致国土的减少。这就是为什么N年来在全球气候变化谈判中,小岛屿国家组成了一个态度强硬的集团,拼命推动人类的低碳事业。

  第二个后果,就是改变了洋流。我们都知道,那浩瀚的海水,或波涛汹涌,或波平如镜,看似自由散漫,其实组织纪律性很强。海洋里的洋流,有着稳定的运动轨迹,它是雨、风和气温变化的成因。这个道理,属于基本常识,记得在中学地理课本里就绘声绘色地描写过。也不知道现在的孩子们在疲于应付中考、高考之余,还学不学这个。

  大量由冰雪融化而来的淡水,一旦进入这个固有的洋流系统,就会打乱千百年来它的固有咸度、温度,以及运动的轨迹与节奏,进而导致雨、风和气温的异动。这些异常状况,当然是首先发生在海的上空——那并非人类的聚居地,所以我们无从感应。也许只有海盗们体会比较深吧。

  但是海和陆地,毕竟天涯若比邻。这些异常,必然会把巨大的尾巴,扫到咱陆地上来。于是,陆地上的风、降水和气温,也会产生大幅度的异动。所谓“极端天象”,指的就是这种有悖常理的异动——该冷的地方很热,该热的地方很冷,该下雨的地方干旱,该干旱的地方暴雨,北方偶尔很像南方,南方偶尔很像北方——可惜,这次的南方,只借调了北方的风雪,而没借走北方的暖气与清冽。

  青藏高原上的故事,也很残酷。韩红在歌儿里唱,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一座座山川相连。如今她要去那里做驴友,就会看见,一座座冰川正在融化,雪山和雪山不再相连。气候变暖之下,那里的冰雪也更多地化作了水,原来的雪地裸露出了岩石。这同样改变了整个空间内水分的运动轨迹与节奏,进而造成风、降水和气温的异动,以至于引发各种极端天象,并向四周扩散。——呀拉索,那可是青藏高原?这句韩红唱对了。

  站在一幅世界地图前,你不用扮成解放军师长,也能够发现:我国的东部、中部腹地,恰恰处于青藏高原与太平洋——这全球气候变暖的两个核心区的夹击之中。类似于此次我国南方雨雪这样的极端天象,正越来越多地发生在全球各地——巴格达刚刚下了100年来的第一场雪,孟加拉也大雪弥漫。如果此刻你还站在地图前,就会惊异地发现,巴格达、孟加拉、我国南方,正好环绕在青藏高原的周边。而孟加拉更是和我们的南方一样,还要在另一侧,迎接海洋气候异动的扫帚尾巴。

  南方雨雪的真正罪魁是谁,谜底揭晓了。虽然“气候变化”已成为2007年全球最重要的话题,但仍有很多人,觉得以变暖为代表的这种全球气候变化,离自己的生活很远。真是这样么?

  你看看那些雨雪天里在火车站、在机场、在长途车站苦苦等候回家的人们。他们之间不及一臂、几无缝隙的距离,就是你与全球气候变暖的距离。

  作者:杨禹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南方雨雪的真正罪魁是谁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02月13日 星期三 @ 03:20:29

    1

    如果仔细检验一下那些倒下的铁塔,看看是否符合标准的话,相信又有一批公仆要倒下了……

    回复

  2. raynold 说:,

    2008年02月24日 星期日 @ 17:43:05

    2

    其实主要因素是拉妮娜

    回复

  3. 司耀文 说:,

    2008年02月28日 星期四 @ 08:54:40

    3

    全球变暖—-“拉尼娜”现象。全球灾难已经再次向人类发出警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