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宪法:改改“老百姓”这个称谓

  由于与时俱进的缘故,“官员”早已改称“公仆”,“老百姓”有时也跟着叫“人民”。有一点很有趣,今天若再叫“公仆”作“官员”,他们一般不高兴,担心沾上变质的边;但再喊老百姓作“老百姓”,哪个老百姓都不会有什么感觉。倘若真的叫他们一声“人民”,文人会指责语法不通,老百姓也一定感到别扭。

  一般情况下,“老百姓”被人提起的机会也是不多。但两种情况下,“公仆”与“老百姓”之间的关系会凸现出来:“公仆”若有了出息,多半要大讲自己“牢记了××,保持了老百姓的本色”;若贪污受贿、见色眼开“失了手”,事后的检讨,往往多是自己“放松了××,把自己混同于老百姓”。

  据说古人很有点“民本”思想,对“老百姓”的勤劳、善良之类,倍加赞赏,且有“前人之述备矣”之势,让我们感到要接着夸奖很难插得上嘴。但按今日那些犯罪“公仆”们的逻辑,“老百姓”竟又如此的不“老百姓”,一眨眼间个个都是劣迹斑斑要进法网、该蹲“号子”的罪犯。

  不知是这些人实话实说还是一时失口,道出了“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的真谛来。依此推论,他们有时称自己“保持了老百姓的本色”,必定有说不出的隐情和苦衷——他们压根儿就不是老百姓中的分子,而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他们从不想体验到老百姓的生活,真心实意为老百姓办点事情!他们之所以要屈尊扮作“老百姓”,日理万机,再学古人尊“老百姓”为“衣食父母”,或拿文件口谈“为人民服务”,为的是夹紧尾巴谋取高位,最终远离“老百姓”十万八千里!

  口是心非者终归有露马脚时候。为使“把自己混同于普通老百姓”者逻辑顺畅,建议改改“老百姓”这个称谓:“老百姓”先皆一律称 “民”,再细分类作“良民”、“刁民”。这样,“公仆”们自不失“三个有利于”:一曰“有利于”在“发”了的时候,高谈阔论如何保持“良民”的本色;二曰“有利于”在“栽”了的时候好道明藉口,痛责自己混同于“刁民”;三曰“有利于”自始至终的逻辑顺畅,自个怎么地,都不至于自抽耳光!

  作者是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庆市作协理事

  作者电子邮件:zawen2008(at)sina.com

  作者:章宪法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改改“老百姓”这个称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