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叶: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妥协性和软弱性

  目前存在一大批劳动争议问题,员工希望新的《劳动合同法》能及时的维护他们的权益。

  如关于服务期的约定及其产生的相应的违约金问题。因为旧的劳动法及地方法规,如上海市劳动合同条例对此规定非常含糊,旧法规定除单位出资招用、专项培训外,还有“用人单位提供的其它特殊待遇”,可以与劳动者作出服务期的约定。“其它特殊待遇”真可谓形形色色!另外对违约金的数额的约定是“应当遵循公平、合理的原则约定”。公平?合理?作为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我不明白这句话存在与不存在究竟有什么区别。

  新的《劳动合同法》出台,似乎给劳动者拉住了救命稻草,它给了劳动者无无限的遐想。例如它明确规定“除专项培训和违反保守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的保密外,用人单位不得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并对违约金的数额作了严格限制,如参加公司专项培训,违约金数额不得超过培训费用,且按年分摊递减。

  可惜,可惜,可惜――劳动人民寄予厚望的《劳动合同法》,让劳动人民彻底失望。因为《劳动合同法》第97条规定,本法实施前已依法订立且在本法施行之日存续的劳动合同,继续有效,即《劳动合同法》对08年1月1日前签订的劳动合同并不适用。“特殊待遇”还是“特殊待遇”,违约金的数额继续遵循着它的“公平和合理原则”。

  我作为一个普通的企业员工,劳动者,为维护自身权益自学获取法律知识的平常百姓(无语、无奈),通过业余的眼光和判断,对新的《劳动合同法》提出质疑,强烈的质疑。

  第一,新的《劳动合同法》不适用于已经签订的劳动合同和劳动纠纷,那为何单单其中的第97条又如此适用?似乎97条独立于该法,凌驾于该法,不能让劳动者信服。大家需注意的是该条款没有出现在总则之中,而是猥琐的隐藏在附则之中,正是该条款在适当的时候会凶猛的站出来扼杀劳动者的正当权益。

  第二,对过去劳动合同的效力问题,本质上是法律的溯及力问题。法律溯及力,也称法律溯及既往的效力,是指法律对其生效以前的事件和行为是否适用。目前我国和世界上其它国家采用的通例是“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即新法原则上不溯及既往,但是基于对人权的保障,新法不认为犯罪或者处刑较轻的,适用新法。在刑法方面 从旧兼从轻原则已作为一条最基本的刑法适用原则在审理刑事案件的司法实践中得到适用。《劳动合同法》中指出“本法施行前已依法订立且在本法施行之日存续的劳动合同,继续履行”,断然不管事前签订的劳动合同是否合理,是否与新法相抵触、相矛盾,这并非我国法律遵循的“从旧兼从轻原则”,而是完全的彻底的“从旧原则”。

  第三,让我们看看官方对第96条的解释。“A.该条使将要通过的劳动合同法具有了约束法律生效前当事人行为的溯及力,即要求当事人在作出行为的当时,去遵守一个他们并不知晓的、尚未颁布生效的法律。这就违反了实体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即使实体法在特殊情形下允许溯及既往,也以当事人的获益为前提,譬如刑法在特定情形下具有溯及力,是为了使更轻的处罚得以适用。B.而劳动合同作为一个双方性的法律关系,一旦法的溯及既往使得任何一方获益,都意味着极可能使另一方利益受损。C.同时,劳动合同法的溯及既往还可能使当事人在原来的法律规范下作出的合法约定变成违法行为,从而严重影响了当事人对法律秩序的信任,损害其在法上的正当信赖利益。D.同时,这种不合理的溯及既往也会造成劳动争议处理机关在适用法律上的混乱”。A句正确,解释了“从旧原则”的合理性,但不完整,具有片面性,“从旧兼从轻原则”是“从旧原则”的继承和发展。B句错误,对于一个公平合理的劳动合同,一方获利代表另一方利益受损,这时也不会存在纠纷问题,以及新法与旧法的冲突问题。而且该原则针对的是处罚,而不是利益问题,事实的情况是如果新法的处罚减轻,条款适用时劳动者获益是必然的,用人单位利益减少或没有了,并没有受损,因为这种“利”在过去是不合理的,在现在是不合法的。贩毒分子被截获不但利益受损,而且受损很严重。C.句仍然是坚持彻底的“从旧原则”的偏颇之词。“法律秩序”不是僵化的概念,不应简单的理解成新旧法律时间和空间的完全割裂,何况这时的信任不过是既得利益基团对既得利益的信任,与此同时失去了广大劳动者的信任,我认为是得不偿失的。 “从旧兼从轻原则”并没有将现在不合法的既定劳动合同定义为不合法,因为“从旧”,已经一定程度上维护了用人单位的利益。既然现在都不合法了,还可怜的称“损害了自己的正当信赖利益”,真是羞莫大焉。D句,所谓的“混乱”只是个借口, “从旧兼从轻原则”具有严格的定义和严谨的法律实施。

  第四,因为第97条的存在,《劳动合同法》解决不了任何已经存在的劳动纠纷和争议,只是对以后的劳动合同行为规范作出限定。或许它能改善一些劳动者的处境和状况,但根本不能降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纠纷问题,因为没有用人单位傻到公然与劳动合同法相违抗,他们与劳动者的纠纷绝大多数处于法律的边缘和空白地带,这是用人单位“学习和研究”法律的“成果”。新法是旧法的完善和发展,却不能对现存的问题作出任何效力,哪怕是“从旧兼从轻原则”也不适用,而是正如《劳动合同法》中所讲“在本法施行之日存续的劳动合同,继续履行”。这部分劳动者根本没有从《劳动合同法》中收益,另一个残酷的问题,有多少人继续履行着该法生效前签订的劳动合同(几乎所有的),有多少人在该法生效后签订了合同。当新法实施后,毫无疑问在新法的基础上会产生新的纠纷,这是用人单位行政人事部门对法规的“学习和研究”同样升级,因为缺陷始终存在,没有完美的法律,只有更加完善的法律。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的纠纷仍然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针对法律漏洞的纠纷建立的新法仍然不能让劳动者的合理权益得到丝毫的保障。

  所以,我认为,《劳动合同法》具有其固有的妥协性和软弱性,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劳动者的弱势地位,维护并争取到劳动者的合理正当权益。今天,我冒中国之大不韪,因为她变好,变真实,是我期望的,以我幼稚的心期望着。

  作者电子邮件:Holy.Ye(at)apv.com

  作者:老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妥协性和软弱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