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京华:西部大开发=西部大腐败?

  甘肃一家旅馆经理是一位爱管閒事的人﹐她的旅馆清洁漂亮﹑设备先进﹐好像是一家官方旅馆。她想准确了解﹐拂晓前主动拨电话向顾客提供“健康按摩”究竟按摩身体那个部位。缺乏睡眠的顾客很快的了解了其中的含义。通过官方不可能解决这种特殊服务问题。在旅馆的房间裡﹐兜售按摩的卡片以惊人的速度从门下的缝隙裡送到顾客房间。儘管彆扭﹐这也许是件好事。

  即将於28日出版的英文《亚洲週刊》说﹐那种不道德的且不合法的性服务﹐也可看做积极的﹐但是确困扰着中国大张旗鼓宣传的“西部大开发”战略。在发动治理﹑至少是防止西部边远省份问题的恶化﹐中央政府一直在鼓励投资者到西部地区发展旅遊和修路。这种政策首先受益的是妓院老闆和走私者﹐而其他多数人暂时还没有得到好处。

  政府已经宣佈了几项基础设施工程﹐诸如在西安筹建一个新型国际机场。一些外国投资者有志於在西安投资兴建小规模﹑高科技中心。正在进行中的大型工程包括投资140亿美元的管道工程﹐把新疆的天然气输送到上海﹐准备在2004年全部竣工。一些国内的大型企业﹐已经开始把他们的沿海财富向西转移﹐在西部有希望的土地上寻找机会。在国内外﹐政府从政策方面实施西部开发免於徵税﹐以及其他一些鼓励性措施。 某些具有全球意识的中国官员﹐不断的鼓动外来投资者把资金投放在中国西部地区。中国西部地区拥有中国陆地总面积的百分之五十六﹐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三﹐即二亿八千五百万人口。

  但是西部地区比较落後。整个西部地区的电话总数还没有广东省一个省的电话多--1998年整个西部地区电话1370万部﹐而广东省拥有1500万部﹐这种悬殊在发展上怎麽竞争呢﹖西部地区靠天吃饭﹐地处边远﹐怎麽样才能把他们的商品投放市场呢﹖1998年西部地区的高速公路仅有一千多公里。

  人们极为欣赏政府列举了一系列迫在眉睫的问题﹐最为急迫的问题是贫穷问题。中国8千万贫困地区的人口中的百分之九十居住在中国西部地区。西部地区被界定为四川省﹑甘肃省﹑贵州省﹑宁夏省﹑云南省﹑青海省﹑陕西﹑重庆市﹑西藏和新疆自治区。

  人们有充份的理由担心﹐不安的少数民族地区引起的“巴尔干化(分裂化)”倾向﹐担心不稳定的边界地区﹐担心穷富之间的悬殊﹐担心国营企业的痛苦消失等问题会不会引起社会动荡。政府承诺﹐今年拨出相当於455亿美元的资金开发西部地区﹐从财政部债券裡拨出84亿美元支持基础设施建设﹐从补助金中拨出371亿美元支持西部地区地方政府。

  但是﹐随着资金问题的到来﹐腐败问题也接踵而至。整个西部地区的人们都在争夺财政资源。即使地处中央的湖北省﹐也声称属於西部地区。曾经在青海省有大笔投资的南方人赵伟(音译)说﹐“中央政府倒是没有明确东西部界限﹐而省政府仍然在寻找界限。”

  一些小企业的商家对西部开发也抱有很高希望。青海省一家餐馆主人王怀德(音译)认为﹐位於藏族聚居区的西海镇是个发达繁荣的地区。30多年来﹐在此週围1000公里区域属於“禁区”﹐这是着名的221工厂所在地。中国曾经在此於六十年代研製了第一颗原子弹﹐而後在此进行了16次原子弹实验。这样基地於1993年关闭﹐一万多工人回归故里﹐西海镇散居着大约7000人﹐大部份是西藏人。现在黑色的旄牛和白色的绵羊悠闲自得的在草原上觅食﹐穿着菊黄色民族服装的藏族牧民精心照料着草原上的牛羊。

  附近还有高高的烟囱﹑空空的仓库﹑弃置不用的阿兹特克族风格的金字塔﹐其隧道可以通往地下﹐火车道和战壕已经杂草横生。

  当地政府把西海镇称为“原子城”。他们已经派人到陕西和云南学习旅遊业。他们准备僱用退休的原子能官员作旅遊嚮导。当地已经建立了一个博物馆﹐举行数次赛马﹐仅去年就有3万旅遊者参观了这个偏远地区。王怀德对旅遊人数继续增加充满信心。他们今年投资了5万美元在原子弹实验场附近建立了一个帐篷城。他计划提供旅遊﹑骑马﹑射箭﹑並展视西藏文化。 但在青海省首府西宁﹐来自福建的私人企业家张枚文(音译)却不大乐观。这名27岁的福建大理石商人六年前就开始在从福建贩运大理石到当地。虽然西部开发需要更多的这类建筑材料﹐他却发现关係成为赢得生意的首要因素。张说﹐当地太穷﹐政府部门效率低下﹐中央政府也不管。巴黎国际研究中心汉学家贝查(Jean Philippe Beja)说﹐“越穷越腐败。”

原载[多维新闻网]http://www.chinesenewsnet.com

  作者:曹京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西部大开发=西部大腐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