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若城:新劳动法生效后的思考

  公元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新的劳动法正式施行。新的劳动法更加倾向于保护劳动者应得的权益,相对提高用人单位的用工成本,旨在消除社会弱势群体无劳动合同的社会现象,提高劳动者的待遇和保障,改变国内企业浪费人力资源和肆意剥削弱势劳工的用人观。一定程度上也增加参加社会保障体系的人数和吸纳社会保障资金。深层次上是让企业和劳动者之间的相互选择更趋向于理性,对企业来说,企业的用人成本高了自然在用工上会更谨慎,对劳动者的发展潜力及学习能力会要求更高,在各种岗位年龄上的选择也会趋于年轻化。对劳动者来说,辞职成本降低因而流动性加快,就职保障性加强因而劳动能力和劳动主观性得到改变,劳动者再也不是用人单位任意宰割的羔羊。

  对于外资企业尤其是欧美外资企业的员工来说早已真正享受到这点了。正规的外资企业原本就是按照劳动法来进行人力资源管理的,所以新劳动法对其冲击力并不大,企业反映也不是很大。但是对于国内企业来说就不一样了,原本就没把人力资源当回事,观念上停留在用人短期效益上,并没有把劳动者和企业的长期发展规划相结合。因而对于劳动法的执行力度和尊重程度都不全面,如此循环其长远竞争力和劳动者的素质都没有发展及提高。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企业也是一样。新的劳动法就是要让企业重视其发展的根本所在就是人,只有把企业的劳动者放在第一位企业才能得到真正意义上的长足发展,才能与外资企业竞争。

  对于国家来说,新劳动法可以提高社会的稳定性,扩大社会保障体系吸纳更多的社会保障基金,减少社会老龄化带来的压力;新劳动法从长远上来看,可以促进企业的发展和竞争力,提高劳动者的价值,达到企业和劳动者之间的和谐发展;新劳动法也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弱势劳动者即社会低层的权益,毕竟相对于他们的用工企业是最不愿看到新劳动法生效的。这些企业将是违法的主力军。

  新劳动法对于私营企业及乡镇企业的冲击是相当大的,这些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即将面临的是大批的失业,同时企业也会一定程度的关闭。在过去这些企业的劳动合同签效率是非常低的,几乎是为零。一下子都签合同办理社会保险势必会造成这些小企业的运营成本增加而原本在违法情况下的利润大大减少;同时,私营企业主是最看重短期效益的,通常他们没有企业的长远规划和科学的管理理念,所以他们也是最势利而没有社会责任心的。对于这类劳动者来说他们的就业面及能力本来就很薄弱,与企业老板之间的对抗也是最少的,为了能够不失业往往逆来顺受更不愿因为合同问题而与老板计较了。

  所以,一部新的劳动法颁布简单,关键是其执行力度,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一直是中国法制的症结所在。各级执法机构和职能部门能否让新劳动法保护好弱势劳动者的权益,我看还将是一个未知数。有些落后地区,经济不发达。所以企业本来就很少,如果强制执行的话必将造成企业的搬迁或关闭。唯一的办法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这些企业继续过以前的日子,顶多是强迫企业签几份合同交差。对于弱势劳动者更不会去伸张自己的合法权益,他们想的最多的是万一没有了工作该怎么办?

  由于乡镇小企业的减少或者说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小企业减少,造成大批底层劳动者也就是半工半农者失业的话,那么新劳动法远期将会让城市化的进程加快,农村人口更多的向城市集中,劳动者向经济发达地区集中,城市的执法力度和监管能力相对来说肯定比乡镇强很多。可是这样的话更会造成各地区的经济发展不平衡。如果新劳动法依然没有解决大多数底层劳动者的权益问题那么它保护的究竟是谁呢?

  在大多数人没有真正富起来的时候,这部新劳动法实施将会引起什么样的社会新问题呢?但是我始终认为只要是执法必严,这部新劳动法是利大于弊;并且它最大的贡献就是告诉企业我们应该而且必须要尊重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作者电子邮件:zhang_yunshan(at)126.com

  作者:南京若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新劳动法生效后的思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