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书炎:全球化的浪潮

  前些天读了弗里德曼的《世界是平的》,本人仔细思考了一番,现在浅谈一下看法。

  其实全球化只是一个概念—它有两方面:首先,他是指市场的全球化;其次,他侧重于以最低的成本,让最合适的人在最合适的地方做最合适的事,也可以理解为 “资源在全球范围内的重新配置”。然而,我们不应该把重点放在全球化是什么;而应该思考全球化的过程以及他带来的挑战。

  弗里德曼把全球化分为3个阶段:

  1.  1492~1800,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开始,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距离被拉近了,而其动力是国家暴力与宗教传播。

  2.  1800~2000,这一阶段由公司,或者说是跨国公司主导,他们的目的是在全世界寻找新劳动力与市场。而这一时期全球化进程依赖于运输成本和通讯成本的下降—早期的铁路、蒸汽技术发展,后来的电话、电报、卫星、光线和的互联网初期技术。

  3.  2000年以后进入了全球化的第3个阶段。现今,个人才是全球化的单位!而推动全球化的动力多样化了:柏林墙的倒塌和WINDOWS操作系统的建立、WEB的出现和网景的上市、工作流程软件、上传、外包、离岸经营、全球层面的供应链(沃尔玛)、内包—让小公司的全球供应链成为现实(UPS和联邦快递的物流系统)、提供信息(搜索引擎)、无线技术和计算机技术—让个人成为最小的“企业”。

  需要提到的是,全球化的十大动力不仅在空间上拉进人们,它们也在拉近人们的思想,使人们的思想有交流的平台。单一的世界是枯燥的,而且不利于世界的发展。思想需要碰撞,但碰撞不是为了趋同,而是服务于创造。这些动力使思想的碰撞得以实现,大家能一起探讨问题,各司其职地解决问题,这才是全球化的核心。

  在优化世界的同时,它带来了什么挑战?

  1.       利益团体的冲突:全球化进程使许多利益团体受益,然而他也必定会利益团体受损。比如印度的工程师接受了许多美国的业务,那么原有的美国工人呢,他们都失业了吗?

  2.       全球化推动机构、习惯、社会的高效化过程,但是一些东西是不能用经济效益来衡量的。比如我们的中国传统节日的商业化,在中国,这些节日的主题正在由人们对祖先、古老习俗的怀念转向如何利用人们的心态来开拓市场。当全球化抹掉这些代表这社会凝聚力、宗教信仰和荣誉观的多元化因素时,我们无法判断其利弊,但至少我们会失去一些重要的东西。

  3.       全球化在推翻原有的规则,它也在建立自己的新秩序、新规则。规则的推翻、重建以及这期间的混乱期我们需要特别重视。

  许多人觉得全球化已经或者即将消失,因为他们看到了网络泡沫,看到了“911”,看到了各国政府对企业的偏袒。但是网络泡沫只是全球化的开端,网络泡沫时期美国人在全球铺设的海底光缆让外包、全球沟通成为现实;之所以有911,就是全球化时思想产生碰撞,价值观的差异出生了“911”,当初美国人可以和拉登一起抵抗前苏联,现今拉登与美国冲突不断,价值观让他们合作,又让他们翻脸了,冲突是全球化的阻碍,却不是它的终结者;而政府的偏袒虽然会弱化全球化的公平性,但有时也能提高竞争力,国家以强大的实力保证企业的发展,极大地推动竞争进程。

  全球化,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进程!

  一.价值观的较量

  从价值观的角度,有人提出:全球化就是美国化,强大的美国向外输出自身的文化和价值观。世界各地弥漫着美国的味道:美国快餐——McDonald’s;美国大片-好莱坞;甚至是美国的政治—阿富汗与伊拉克。许多人已经厌烦了这个美国味主导的全球化,开始斥责传统文化的丢失。

  但是在这个“上传”技术盛行的年代,任何文化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在网络传播。中国人可以广泛涉猎西方文化,同时也能宣传、欣赏本国文化。因而,文化间的较量再也不是投放面或者输出能力的较量了,战场转向文化的核心魅力的较量。在纷杂的平坦化世界里,只有具有吸引力的文化才能存在,而不是靠强制性地逼迫人们去接受。所以,当我们中的许多人被美国文化所吸引时,不要有不平衡的感受—只要我们的文化有特色,它也能吸引西方人。西方国家举办的“中国节”的热度正能很好地说明这个道理。虽然这当中参杂着政治因素,但能反映出我们国家的文化在外国的受欢迎程度。这是一个平坦化的世界,是一个“公平”的平坦世界。

  二.不“公平”的全球化

  我之所以为“公平”二字加上引号,是因为全球化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反全球化”的浪潮,这些人认为全球化是一种不公平的进程。这些反全球化的代表来自两个世界:1.发达国家的“反全球化”组织认为“外包”让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失去了工作,不发达国家的廉价劳动力抢走了他们的饭碗。2.来自不发达国家的“反全球化”组织不愿意接受因全球化而不断加剧的贫富差距问题、发达国家造成的诸多环境恶果。

  1.劳动力市场的抢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低劳动力成本优势可谓给美国人带来了十分头疼的麻烦。大量的纺织业工厂、订单汇集到中国,许多美国纺织业的低技术水平工人因此失业。美国的失业率虽然有波动,仍常年保持在5%左右。的确,这些工人都失业了,但是劳动力市场并没饱和。劳动力市场是不会饱和的,因为虽然某个行业生产链条下游的劳动被抢占了,但是科学技术的存在能不断扩展市场,上游产业总是在不断延伸。当中国占据纺织低端部分时,许多新的、更高级的工作岗位又产生了,比如协调离岸经营的供应链管理、纺织高端技术的研发、低级纺织产品的再加工过程……

  当然,低技术能力的工人不能全部胜任这些工作。但是美国有发达的教育系统,新兴行业、职位产生了,美国原有的各行各业中有许多人就能通过自身技能的提升而进入这些更高级的行业,于是他们为这些低技术工人腾出了空间。而当初失业的低技术工人中也有一部分能靠自我完善,提升技能,进入更高的行业。虽然在职业的变换过程中会有一个阵痛期,但是科技的总体趋势是使劳动力市场的规模不断壮大。

  发达国家没必要抱怨不发达国家的热敏抢了他们的饭碗,穷人们只不过是接过了富人舍弃的东西,更多的富人得到了更好的工作,只有那些不思进取的美国工人丢掉了工作,而他们正是发达国家里反全球化浪潮的主力。

  2.资源的抢夺

  但我们还是得仔细聆听这些来自不发达国家的声音。这个全球化浪潮其实是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化,他们占据优势,制定各种规则,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联合国曾有一篇关于人类发展的报告,主要是有关全球穷人和富人享受商品和服务的比例。这篇文章写道:“正如人们可能预料的那样,‘富人可能占了其中的绝大部分’。例如,世界上20%最富有的人消费着全球商品和服务总量的86%,而20%最贫穷的人仅消费1.3%—20%,最富有者消费全球肉类和鱼类总量的45%,能源总量的58%……占有74%的电话线和87%的汽车。……世界上最富有的3个人拥有的财产超过了48个最不发达国家国民生产总值的总和。”(《穷人与富人》,美国《商业日报》1998年10月16日)

  发达国家占有了绝大多数的商品和服务,他们承担的环境负担却是不成比例的—大部分的环境问题都降临在不发达的穷国家身上。其实,当他们占有了全球性链条上游的工作时,下游的我们别无选择地得承担起这些耗能多,环境损害大的工作——我们很高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但这个工厂的烟囱却时刻冒着毒气——只要我们想得到发展,想赶超发达国家,这就是我们的必经之路,当初欧美国家也是把发展建立在对环境的破坏之上。

  这就是全球化浪潮里,资源抢夺的外在体现。发展的基础是资源,大家唯恐在发展上落后于他人,因而全球化竞争造成了资源的过度使用。

  但如果掐断全球化链条,各国就能守着各自的资源,平缓地发展?美国对中东虎视眈眈,冒着巨大的风险攻打伊拉克、阿富汗,现在还叫嚣打入德黑兰,就是为了让自己在资源的全球化链条中取得一个更好的位置。如果哪天这个链条断了,那世界就真的得弥漫硝烟了,不光美国,其他资源稀缺国家(比如日本)必将也会将在世界个地点燃炮火。一旦战争开始,资源利用率就会变得更低,人类对环境的床上也会更大。看来,全球化不仅是维系世界发展的链条,也是维系世界和平的链条。

  尽管现在它有许多毛病,但想通过推翻它来改变现实是不可能的,也是不明智的,如何改进它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向。

  作者电子邮件:csyjoseph(at)hotmail.com

  作者:陈书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全球化的浪潮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bitcoment 说:,

    2008年03月19日 星期三 @ 09:32:19

    1

    人类对环境的床上也会更大

    创伤

    回复

  2. lifelead 说:,

    2008年03月20日 星期四 @ 09:00:40

    2

    这个看法确如第一句话。挺肤浅,没什么深度。

    回复

  3. TKmax 说:,

    2008年03月29日 星期六 @ 21:35:20

    3

    我不太赞同中国要发展就必然要已牺牲环境为代价的观点.这看上去像是借口.
    中国完全可以走一条更便捷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