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润雨:城管使我快要崩溃了

  昨日凌晨浏览网易新闻时看到一则在2008-03-21发的图片新闻――《巡防员坐“霸王车”铐锁售票员2小时》,看后随即在空间里草撰了一篇小帖子-《狗娘养的》,写完后气愤得一直无法入眠,又喝了杯咖啡,然后又在电脑前浏览了众多网友愤怒的跟帖,不知不觉天就亮了,刚又把网页刷新了一遍,突然发现网易新闻版块又更新了该新闻,详尽介绍了该事件的经过,具体就不介绍了,附文后供查阅,大家可以浏览一下。更新后的文字介绍了女售票员是如何被拷的,以及拷该售票员的男子叫蒋军,是深圳市公安局反扒大队2个月前从保安公司聘用过来的,其所持有的“执勤乘车证”,发证单位为深圳市交通局运政监督分局和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但其持有的证件却不是他本人的。我还是有疑问,“执勤乘车证”是个什么证件?难道可以免票乘车?这就很纳闷啊,我不知道有没有相关的法律来解释这样一种证件,我只知道我们纳税人已经在纳税养活这些执法机构以及人员了啊,他们的活动经费就是花的我们纳税人的钱,难道还要再无偿乘车?这没道理啊,再者,即使可以免票,但是深圳公安局应该和公交公司有协议或者协作办法,总不能拿着证一晃,就可以坐霸王车了啊,除非是在执行特殊任务,紧急征用该车辆,其他情况下警察也应该买票。不过,这事也正常,不知道多少客车司机经常遭遇这种情况,在路上猛不丁闪出一个穿制服戴大沿帽的来冲车招手,然后搭个顺风车,司机哪敢说别的,只要穿这身行头的,大概都有执法权,稍微惹它们不高兴,瞧着吧,遇到的麻烦比路上的收费站还多。据说兽医站的工作人员也穿制服戴大沿帽,我多次耳闻过一些专职阉猪的兽医站兽医(阉猪在我们这里称摘猪,就是把猪的睾丸摘掉,不犯陈冠希那样的错误,老老实实的长肉)也在路上蒙过司机,司机一看是蓝皂制服大沿帽,赶紧一脚刹车,嘎的一声就把车站那里。言归正传,这位坐霸王车的大哥为何拿着一张过期的而且是他人的证件还这么嚣张呢?这里有许多令人深思的问题,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公权力的膨胀以及人们的私权长期在公权利的阴影之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每每公民的私权遭遇具有强制力的公权力时,私权力根本无法得到保障。这位蒋军大哥心里很明白,他的身后是――深圳市公安局反扒大队,这样一种身份,也怪不得这位大哥这么嚣张了。我们期待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对公众有个交代!

  大概到了九点多,还是没有一点睡意,再次刷新网易新闻版块,要命,又一刺激网友神经的新闻发布了――《怀孕女摊贩与城管协管员冲突中手臂动脉被划断(图)》,刚刚还是反扒保安,这会城管又出来了,城管总是不会让公众寂寞,百度上关于城管这个关键词一千多万网页的海量内容让你半辈子都读不完。我简直要崩溃了,打昨天凌晨开始我的眼睛就没离开网易新闻,由拉萨3·14事件到反扒保安,现在又出来个城管,简直使人十分的不舒服。城管与商贩的冲突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但是现在仍在继续。城管问题使人愤怒而又无奈,长期以来城管存在的问题仍然不能根治,这也和城管的诞生有关系,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怪胎根本就没有确定的法律地位,它们具备行政执法主体资格吗?行政执法主体必须具备下列条件:一是行政机关,它的成立必须获得有关机关的批准,一般是由国家权力机关或上级机关批准成立;二是已由法律或法规规定的行政执法主体;三是依法授权取得的行政执法主体。一位法律人士曾给我说,有一个商贩和城管打官司到法院都没办法立案,行政诉讼吧,它又不具备行政主体资格,但又不是民事纠纷,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如果说有它的设立有依据的话大概也仅是《国发〔2002〕17号――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决定》,而在行政处罚法里只规定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一些原则,缺少与《行政处罚法》相配套的比较细化的城管执法法规及规定。再者就是管理体制问题,城管执法没有统一归口,省级和中央没有直接的主管部门,都是由地方政府直接管辖。还有一点就是,国务院有关文件明确要求行使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执法人员必须是公务员,《公务员法》也设置有行政执法类公务员,行政执法人员必须取得行政执法证资格。但现实问题是,目前大部分城管人员都是在社会上招募或者一些其他行政事业单位的富裕人员组成的,人员良莠不齐,素质低下,就更别说是具有公务员身份了。

  暂不说它的合法性了,其“执法”活动在一开始就充斥着暴力和野蛮的特点,纵使我们承认它是合法的,这样一种组织行使权力的过程也在很大程度上出现了严重侵犯公民生存权的现象,生存权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具有优先性,是其他一切权利的前提,当国家公权力遇到公民私权利中的生存权时,生存权具有优先性,公权力应当在公民的生存权前止步。每个公民都具有选择自己职业及生活方式的自由。任何权力和组织都不能打着城市管理的旗号去肆意侵犯公民的生存权。说白了,就是得让人民吃上饭,维持最基本的生存,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也是人性的需要。一些地方的城管总是打着“取缔无证流动商贩”的幌子肆意剥夺他们的谋生活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并是所有的商贩都必须办理证件才能够经营,根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有四种情况不需要经过行政许可:当事人能自主决定的,市场能有效调节的,行业能自律解决的,事后能通过监督有效解决的。而遗憾的是,城管打着各种旗号来剥夺这些小商小贩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这在我们一个法制国家并且由上到下都在提倡建设社會主義和谐社会的背景下是十分令人心寒的。

  我曾经去一个快餐点买茶蛋,这个早餐点是夫妻两个人经营的,很小的规模,两个煤球炉,一个烙油饼的锅,我去的时候正好是夫妻两个在商量如何办证的事情,男的说他们只能把生意做到早上八点以前,一到八点就立刻收摊,因为城管上班了,一旦迟走,营生的家什就有可能被没收,他们曾经被没收过许多家什,没有一件要回来。女人说,城管来的时候,她都不敢让自己的男人上去交涉,因为怕挨打,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男人曾经被打过几次耳光,后来她让男人躲起来,自己前去交涉,说不尽的好话。我了解到她的男人是下岗工人,很老实,做不来其他营生,她则没有工作,家里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指望这。我告诉她,如果需要,我可以帮她找律师,不要她的钱,她说没用,还是得托关系给城管通融一下,以后多照应,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天早上我看到两人因办证的事吵起了嘴,女人赌气坐在小马扎上,男人则紧张地喊女人赶紧收拾家什,城管要上班了,女人仍旧没动,我清楚地看到,那个沧桑的女人眼睛里已噙满了泪花。当时看了,心里很难受,一个女人,面对自己老实的男人,她只想活下去,能吃上饭,能维持最基本的生存需要,而这都不能。面对这样一个默默地坐在那里,眼睛里满是委屈的泪水的女人,我真是愤怒到极点。(说这话,我还是有些自私,而她不是我的亲人,但是,那个满眼含满委屈泪水的女人我久久不能忘记,我有好久没有再看到她了。)

  作者:杨润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城管使我快要崩溃了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陨落的笑容 说:,

    2008年03月29日 星期六 @ 02:48:43

    1

    一看到关于城管的报道,我愤怒的想骂人!中国人辛辛苦苦的纳税,怎么养了这群咬主人的狗?!天天在网上看到关于这群土匪的报道.已经引起了大家的公愤,为什么政府还不采取措施,难得还想让天门事件再次发生吗?中国人啊,永远都是形式主义,只有事情发生了才去紧张,一大群领导班子集体出动,好大的阵容!在那里装腔作势的作秀,我鄙视他们!天天在网上看新闻,越看越绝望,对中国政府的绝望,对道德败坏的人民的绝望!

    回复

  2. creep 说:,

    2008年03月29日 星期六 @ 03:44:18

    2

    城管执法还是必要的,关键是手段是否合法,我觉得更要关心的是政府如何对待弱势群体,是为了表面的繁荣一味的驱赶,还是想办法给他们提供帮助。

    回复

  3. LSY 说:,

    2008年03月29日 星期六 @ 05:54:15

    3

    城市形象是要的,但是下岗工人的实际困难更要解决,谁愿意天天和城管打交道

    回复

  4. 飘云 说:,

    2008年03月29日 星期六 @ 12:59:15

    4

    看到关于城管的报道,我愤怒的想骂人!中国人辛辛苦苦的纳税,怎么养了这群咬主人的狗?!

    回复

  5. 30而梦醒 说:,

    2008年03月29日 星期六 @ 15:07:27

    5

    城管=吏

    回复

  6. sy2370 说:,

    2008年03月31日 星期一 @ 03:54:13

    6

    城管的可恶事迹数不胜数,素质低下!和土匪又有什么区别呢?

    回复

  7. 山东人士 说:,

    2008年04月01日 星期二 @ 06:22:48

    7

    恶贯满盈的城管以及所谓的行政执法,是”特色”的毒瘤,从开始就是祸害人民的,它们这些东西,可以干黑社会所干的所有坏事,但不需要负黑社会所付的任何法律责任,因为他们的主子是政府,这个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是管理人民的!

    回复

  8. 渔人 说:,

    2008年04月04日 星期五 @ 16:11:47

    8

    这里有许多令人深思的问题,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公权力的膨胀以及人们的私权长期在公权利的阴影之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每每公民的私权遭遇具有强制力的公权力时,私权力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这样一种组织行使权力的过程也在很大程度上出现了严重侵犯公民生存权的现象,生存权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具有优先性,是其他一切权利的前提,当国家公权力遇到公民私权利中的生存权时,生存权具有优先性,公权力应当在公民的生存权前止步。

    ——-好啊,楼主说的好。我认为对公权力的监督,防止其滥用,才是“民主”的方向,才是目前必须的、急迫的。而此前甚嚣尘上的所谓民主改革错了方向,是重演台湾的恶政、乱政,其害无穷。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