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纪晴:和谐外交论

  一、国家(民族)之间的关系

  笔者在《和谐信仰的价值观》中指出:“人类社会系统内部各层次系统之间的和谐关系简称为人与人的和谐。人类社会系统内部各层次系统之间的关系表现为部分与部分以及部分与整体之间的关系,即个人与个人、家庭与家庭、团体与团体、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种族与种族、文化与文化、文明与文明等的部分与部分的关系;个人与家庭、团体、民族、国家、种族以及家庭与团体、民族、国家、种族或团体(组织)与民族、国家等等的部分与整体的关系。整个人类社会系统是由多个中国套箱式的多层次人类社会子系统所组成的。系统的稳定存在要求其内部各层次子系统之间和谐共存。在系统的内部,相同级别层次的子系统之间是平等的关系,而下层子系统是作为其上层系统的一部分而存在的。因此,人与人的和谐表现为相同级别的各个社会系统之间是平等的关系,即个人与个人平等、家庭与家庭平等、民族与民族平等、国家与国家平等、种族与种族平等、文化与文化平等、文明与文明平等;而不同层次社会系统之间是部分从属于整体、整体包含部分的关系,即个人从属于家庭、家庭包含个人,家庭从属于民族、民族包含各家庭,民族从属于国家、国家包含各民族,国家从属于文明、文明包含各国家,文明从属于全人类、全人类包含各文明。由于人类是一个具有自主行为能力的自然- 认知系统,因此,人类社会系统内部能否和谐共存取决于人类认知系统是否真正反映了世界和谐的规律。人类认知系统的主要困惑在于如何正确识别人类社会各层次系统以及如何正确地找到自我认同。人类和谐的认同原则是“向上认同原则”,即由低层次级别社会系统向高层次级别的社会系统认同。人类认同层次越高则人类社会越和谐,反之,认同层次越低人类社会则越不和谐,矛盾冲突越剧烈。人类认同的最高层次是人类一家,即人类作为一个整体自我而得到认同。”

  因此,国家的外交就是正确处理好与其它国家之间的关系,正确处理好国家与整个人类社会(全世界)的关系,也就是如何建立和维护一个和谐的国际关系。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和谐关系是互相平等的关系;国家与世界的关系是部分与整体的关系,部分从属于整体,整体包含部分。因此,国家的“尊严与权利”在于享有和维护各国之间平等关系,国家的“责任和义务”在于遵守和维护全人类的根本利益至上的原则。

  二、和谐外交

  国家的和谐外交就是建立和维护一个和谐的国际关系,建立一个全人类利益至上的国际秩序。和谐的国际关系就是各国之间相互平等、各国都要遵守和维护全人类根本利益。

  1、谋求国际平等的和谐外交

  目前国际关系依然是弱肉强食的关系,强大的国家总是掠夺、欺压和侵占弱小国家。同时,弱小的国家从来没有放弃抵抗强大国家的霸权行经。侵略与反侵略、颠覆与反颠覆、霸权与反霸权的斗争与战争一直是人类社会历史的组成部分。人类国际社会的灾难实际上就是人类没有正确认识和处理好各国平等的和谐关系的结果。强大的国家总是想征服弱小的国家而不是平等地与弱小国家和平相处。一个国家(或民族)企图凌驾于另一个或一些国家(或民族)之上,就是打破了国家(或民族)之间的平等的和谐关系,就是人为制造不和谐,制造冲突、战争和灾难。

  人类社会的进步,就在于人类认识到人类社会各国(各民族)平等的和谐关系。目前,人类已经确立了各国之间无论大小一律平等的国际关系准则,说明人类已经开始走向成熟和进步。但是,各国之间互相平等的国际关系格局并没有形成,这需要世界各国进一步的努力。

  因此,笔者认为,目前世界各国的外交应该把谋求各国平等作为一个重要的外交目标。特别是弱小国家应把谋求各国平等作为首要的外交目标。某些世界强国和地区强国为了维持既得利益则想极力维持不平等和不公正的国际关系,那么世界其它各国则必须努力打破这种不平等不公正的国际关系格局。这就是和谐外交的重要内容之一。

  谋求国际平等的和谐外交是与谋求所谓强大的霸权外交是根本对立的。和谐外交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各国平等的国际关系格局,而不是要建立一个比其它国家更加“强大”的国家从而让其它国家俯首称臣,也不是为了迎合某个强大的国家而卑躬屈膝,逢迎讨好。因此,和谐外交是中立外交同时也是正义外交。

  和谐外交必然是和平外交。奉行各国平等的政策就是反对侵略、霸权和强权。因此,和谐外交就是反对霸权强权的和平外交。

  2、谋求人类利益至上的和谐外交

  任何国家都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国家是从属于全人类的。和谐外交同样包括建立和维持国家与世界的和谐关系。

  所有的国家组成我们这个世界。世界是我们全人类共同的世界。在目前全球信息化和经济一体化的趋势下,世界各国必将更加紧密地融合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地球村”已经从抽象的概念变成了实在的现实。目前,人口问题、环境问题、自然资源问题、科技问题、经济问题、文化问题、犯罪问题等等一系列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全球的共同问题,需要世界各国共同参与、协同解决。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与整个世界隔绝,而不影响其它国家或受其它国家的影响。我们的世界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相互依存的利益共同体。每个国家的利益都必须以全世界、全人类人类的利益为转移。

  谋求人类利益至上的和谐外交就是要正确处理国家与世界的和谐关系。和谐外交是与狭隘的国家主义或民族主义根本对立的。国家主义或民族主义是以国家或民族的利益为根本利益,把本国或本民族的利益至于其它国家或民族甚至全人类利益之上。而和谐外交是以全世界全人类的利益为最高利益,把本国或本民族的利益纳入全世界、全人类的利益之中。因此,和谐外交是积极外交、合作外交,对于任何需要国际合作共同解决的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都是积极参与的。

  三、中国应该实行和谐外交

  1、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

  中国在国际上是“强大”的国家呢,还是“弱小”的国家?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中国跟美国等“强大”的国家相比是“弱小”的国家,跟非洲等“弱小”国家相比又是“强大”的国家。实际上,国家之间的关系与国家的地位不应该以是否强大作为标准,而应该以是否平等作为标准的。以这个标准是衡量,那么可以清楚地发现,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是“不平等”的。

  中国的“不平等”地位表现在:一是在强权与霸权国家面前没有平等对话的权利;二是在弱小国家面前放弃平等权利采取忍让和退让政策。前者因为我们的实力不济,不平等的地位是一时难以改变的,但是我们应该以谋求国际平等地位作为外交内容。后者则是因为我们为了避免所谓纷争而采取的息事宁人的策略。

  2、“和平外交”与“和谐外交”

  中国目前采取的是“和平外交”政策。笔者并不认为和平外交政策有什么不对,实际上,笔者是拥护和平外交政策的。但是,笔者同样也认为“和平外交”是不足的。

  “和平外交”是“和谐外交”的一个组成部分,但不是全部,而“和谐外交”则比“和平外交”具有更加丰富的内容。和谐外交虽然本质上是和平外交,但却不是为了和平而和平,而是为了各国平等以及全人类利益而和平。和谐外交是为了促进各国平等和全人类福祉的积极外交。实际上,和谐外交是通过促进各国平等,然后达到世界和平的。而“和平外交”则可能是为了达到和平而采取各种消除和延缓矛盾、冲突的外交手段。和谐外交虽然客观上具有和平外交的本质,但是却不是为了“和平”而放弃对各国平等的追求。

  “和平外交”所采取的各项国际合作政策都是从国际和平的角度出发的,比如世界人口问题、环境保护问题、科技文化交流以及经济贸易与合作等,都是为了保障世界和平而采取合作和交流政策的。而“和谐外交”则不同,和谐外交是通过理性的认识而确认人类根本利益的一致性,积极而主动地参与任何涉及人类自身命运前途和利益的事物,这种国际合作并不是为了国际和平而作出的权宜之计,而是从人类根本利益而去做应尽的义务,实际上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作出的努力。

  因此,和谐外交是更加理性的外交,也是从根本上达到世界和平而不是暂时和平的外交。

  3、中国应采取“和谐外交”的政策

  笔者认为,中国应该采取和谐外交的政策。中国采取和谐外交的政策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中美关系

  美国是世界超级强国,是推行霸权主义的国家。目前的中美关系实际上是不平等的两国关系。中国实行和谐外交政策之后,中国谋求的中美关系应该是一个平等的关系。

  美国的战略目标是称霸世界,建立一个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因此,美国这样的战略目标是完全违背国际平等的和谐关系的,是潜藏矛盾冲突的,是世界和平的威胁。中国的战略目标不应该仿效美国企图建立以大中国为首的国际秩序或者以大中国为首的亚洲秩序。因为这样就与美国一样将成为世界和平和亚洲和平的威胁。有趣的是,美日等国家宣扬“中国威胁论”的同时他们自己却已经成为世界和平的威胁。因此,中国的战略目标应该是建立一个各国平等的国际秩序。这样的战略目标不仅是中国现实的需要,同时也是除了少数超级大国之外的全世界各国共同的目标,必将得到世界各国的支持。

  因此,中国对美国的战略就不是以“打垮”美国然后取而代之,而是争取世界各国一起限制美国在全世界的过分权力,从美国手中争取更多的平等权利,最终达到世界民主。美国并不会因为中国的这个战略而“败给”中国,只会因为中国的这个战略而输给全世界,同时它又不会失掉自己,它依然是世界上与各国平等的一员。因此,美国的战略目标虽然与中国的有冲突,但是它并不一定要与中国为敌。

  实行这个战略目标之后,中国就可以从一切可能的途径去争取尽可能多的平等国际地位,而不用害怕所谓“中国威胁论”,从而不会缩手缩脚,自缚手脚。中国应该充分地利用一切国际法规,以及美国国内法律理念跟美国进行和平的较量,争取平等的国际地位。

  另外,实行和谐外交之后,中美之间可以在更大得范围之内进行有效的国际合作,比如共同解决人口问题、环境保护问题、科技与经济问题、武器扩散和犯罪问题等等。在这些人类共同利益问题上,中国完全可以采取积极合作的态度。因此,中美关系也必将因为这些积极合作而得到加强。

  实行和谐外交后,中国对美国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积极而灵活,同时将会赢得世界其它各国更多得尊重和信任。

  (2)中日关系

  日本曾在二战期间侵略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直到今天,日本不但没有给中国赔偿战争损失,而且连一个象样的道歉也没有。目前,日本经济强大,中国则依然落后。中日关系,从甲午海战到二次大战,再到今天,一直都是不平等的关系。甲午海战中国失败,既赔款又割地;二次大战日本战败,日本既没有赔款也没有割地,反而占有了中国的领土钓鱼岛群岛,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归还。

  实行和谐外交,中国将谋求与日本的平等关系,这种平等关系将取代所谓的“友好关系”。实际上,“中日友好”是在不平等基础上的“友好”。日本发动侵略战争,造成中国的巨大损失,不但没有进行战争赔偿也没有进行正式道歉,而且还霸占中国的钓鱼岛群岛。在这个不平等的基础上进行所谓的“友好”完全是一种不可靠也不可信的友好。可以说,中日关系是中国进行“和平外交”的范例。和谐外交决不会因为需要和平而放弃原则,而是通过维护原则来达到和平。

  实行和谐外交,中日关系将抛弃前嫌进行广泛的国际合作。只要是与人类共同利益有关的国际合作中国就积极参与。中国不会因为过去的历史而影响人类的共同利益的维护。中国与日本进行的国际合作是人类共同利益的要求,不是中国或日本给予对方的恩赐。“中日友好”不是放弃原则的友好,而是在坚持原则的情况下,中国为了人类共同的利益而放弃狭隘民族主义应尽的人类义务。中国不需要日本人的感恩,但是日本人必须为他们的罪恶承担一切责任。因为,需要别人感恩以及造孽不负责任都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

  (3)中国与其它国家的关系

  中国实行和谐外交,与其它国家的关系也必须是谋求国际平等的关系。中国应该区分和谐外交与和平外交。特别是,中国应该处理好与某些“弱国”的关系。比如,中国与菲律宾、印尼、越南等国的关系,这些国家往往采取了排华以及挑衅中国的行动,而中国为了和平大局而采取息事宁人的忍让政策。实际上,如果说中国凭自己的实力称霸东亚是错误的,那么中国遭到这些小国家挑衅而不采取适当行动同样是不正确的。对弱小国家采取“藐视”不理睬的做法同样是对弱小国家的不尊重,是大国心态的表现。和谐外交就是一切以正确的国际关系原则为出发点,以国际平等为追求目标,该怎么做就怎么去做。我们在涉及本国的利益问题上应该坚持平等的原则,同时也应该在其它国际问题上努力维护国际平等的原则。当然,在维护国际平等原则上应该量力而行,有多大能力尽多大的义务,不能打肿脸充胖子,结果使得本国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维护国际关系原则是世界各国的共同义务。

作者笔名 王洛克

  作者:曾纪晴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和谐外交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