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勇于放弃枪杆子的国民党,浴火重生,脱胎换骨,凤凰涅槃,为中国的民主政治写下了光辉的一页,给仍在民主与专制的十字路口徘徊的中国人很多有益的启示……

  下面是台湾民主的十大启示:

  一、 大中国没有走向民主不是因为中国人不适合民主。

  在中国进入新世纪,特权阶层肆意掠夺国家资源财富,以世界最快的速度制造“权贵超级亿万富翁”;人民在下岗、高价房和灾难性通货膨胀的压力下日益步入生存困境,贪污腐化象燎原烈火烧毁“青天大老爷”的最后一丝梦想时,“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谣言却在神洲大地甚嚣尘上,极大地蒙蔽了中国人的视听和理性判断力。为了矫正国民这一认识上的误区,我在2006年专门写了《民主问题》一文,宣称“中国人的素质低是没有民主造成的,民主政治能最快地提升国民的整体素质,中国人的整体素质要想得到实质性的提升只有走向民主……”

  现代極權专制的祖师爷前苏联国民因为不能容忍恶性蔓延的腐败和不公正,于1991年在痛定思痛之后毅然告别专制走向民主。因为专制政体对国民经济的伤害太深,在旧经济体制一朝倒榻新经济体制尚未正常运转的体制转轨期,俄罗斯陷入了暂时的经济国境。虽然俄罗斯国民的生活水准在最困难时期也比前苏联时期没有任何下降,甚至略有提高,但与人民的期望值仍存在很大差距。尽管这只是一个新生命降生前的阵痛,可我国的特权阶层只抓住“产妇”的呻吟声大做文章,动用一切媒体喧染甚至于夸张俄罗斯的“阵痛”,而无视新生命无与伦比的活力,巴不得俄罗斯自此一蹶不振,那样中国人就会进一步坚信“民主政治是洪水猛兽,是帝国主义的颠覆手段”了。没想到走上民主之路的俄罗斯不但没有沿着中国特权阶层的期望值衰落下去,相反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复兴繁荣,不到十年就超过中国,现在则把我们远远抛在后面。今天的俄罗斯不但经济“快速、健康、平稳”向前发展,平民百姓普遍享受到民主的成果,普遍享受公费医疗和免费义务教育,工资增长幅度高于国民经济增长幅度,今年工资增幅居全球第一!不象中国的改革开放成果绝大部分被特权阶层攫取,税收增长幅度远高于GDP增长幅度,GDP增幅又高于工资的增幅,成了名副其实的“穷国民富政府”和“投机富豪”的乐园,到处都充斥腐败和不公正。当俄罗斯的民主政治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时,我们的特权阶层又抛出“中国人的素质比俄罗斯人低得多,不适合民主,更不能象俄罗斯那样搞民主”的谎言,并抛出并非中国人独有而是专制社会下的通病来论证此谎言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民主政治能大幅快速提高国民素质”的论断在韩国也得到了雄辩的论证。上世纪八十年代,军政府统治下的专制韩国在国际媒体上的形象不是恶性腐败、不公正就是学生游行等乱糟糟的场面……自上世纪九十年代韩国在金泳三总统领导下真正走向民主之后,韩国国民的素质有了飞跃式的提升。韩剧之所以在今天能吸引那么多的中国电视观众,很大程度上是被韩国人表现出的理性和人间温情所感动。如果说上世纪八十年代中韩两国的国民素质不相上下的话,经过了十五年民主历程之后,今天的韩国人整体素质疑远远高于我们,这就是民主带来的奇迹。

  3月22日台湾民选总统的成功以铁证如山的事实摧毁了“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谎言。中国人不但适合民主,如果给他们适当的条件和自由思考选择的权力,他们在民主之路上甚至能比创立“民主政治”的欧美人做得更好。中国人应该还记得2004年乌克兰的总统选举,前总理亚努科维奇被选民指斥为利用职权行使舞弊手段,第二轮选举结果出来后居然引发人民的全国抗议风潮。由于争执双方立场相去甚远,缺乏谈判所需的基本互信,依靠乌国内政治力量斡旋解决危机的难度太大,前总统库奇马只好邀请国际社会的代表参与斡旋。在国际社会监督下的第三轮投票在野党候选人尤先科获胜,亚努科维奇居然否认选举结果,要求举行第四轮投票,并号召支持他的东部省份不要服从新总统的行政权力,人为制造国家分裂……这次台湾选举不但没有发生乌克兰那样的闹剧,执政的民进党没有利用职权在选举中搞舞弊行为和“暗箱操作”,胜利者和落选者竟然表现出令人感动的君子风度,尤其是落选的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更显出政治家的风范和英雄气概,他的英雄表现足以让乌克兰的亚努科维奇汗颜。

  下面有必要把谢长廷败选后在第一时间对支持者的讲话复述如下:

  “台湾人民已经用选票做出决定,我们接受大选的事实,我们在这里要恭喜马英九先生和萧万长先生,很遗憾,民进党这次表现不如预期,我们辜负了人民的期待,在此,我应该也愿意负起最大的责任。”

  “我在这边呼吁民进党支持者,冷静面对这样的结果,民主包括结果也包括过程,过程难免有争议,但是我们接受,不要再有抗争,让我们社会非常迅速弥补因为选举所留下来的裂痕,让我们的人民能够很快地生活在爱与信任的环境里面。”

  “我们选举失败了,但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就是祖先留下来的民主火种不能熄灭,我们要转希望为动力,守护台湾的民主。”

  “我相信民进党的同志,都会承担反省,身为候选人,我除了会兑现对败选的承诺外,也将持续守护民主属于台湾,我的生命属于台湾,舍此,无处可去。”

  “这是我个人的挫折,不是台湾主体性的倒退,是民主的结果,不是民主的失败……我再一次重申,选举是我个人的失败,不是台湾的失败,今天不要为我哭泣!继续热爱台湾,台湾的发展从来就不是顺风而行,风越大,我们越要走,我们永远和人民站在一起,衷心为台湾祝福,我们相信人民,也相信台湾!”

  …………

  和乌克兰的亚努科维奇号召支持者不服从尤先科政府制造国家分裂的所作所为比起来,谢长廷是真正的英雄和君子。一个中国人能让民主的欧洲人相形见拙,凭什么还说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呢?

  二、 相信人民的智慧,政府应从人民中凝聚智慧和力量。

  在台湾大选前,我一直担心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会象我们的“愤青”一样被陈水扁政府打的“族群牌”和“台獨牌”所迷惑,只顾台湾执政集团狭隘的短期利益而无视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及台湾人民的长远利益,尽管对执政党不满还照样把选票投给它。这次台湾人民如果把选票投给民进党,不但是台湾的损失,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损失。且不说台海两岸的军事对恃加深并加速度走向战争,中国人打中国人的悲剧再度重演,台湾就是不毁灭也会遍体鳞伤,大陆沿海经济区也一样遭受重创;更可悲的是台湾民主政治的暂时挫折也会使广大中国人进一步相信“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谎言,敌视民主的部分既得利益集团的力量进一步上升,本来就很脆弱的民主力量会在战火的硝烟中再度被别有用心者和不明真相的群众“莫须有”为“戊戌六君子”,中华民族再度失去自我更新、贫富和解和长期和平的机会,重蹈上世纪“连环革命”的暴力轮回……

  台湾的3.22选举终于使我的忧虑化为泡影,苦难深重的中国人在经历几千年周而复始的自相残杀后,能够走向理性完成自身的超越,接受并很好地把握迄今为止已被证明为世界最文明先进的民主政治体制。这是中国人自日本明治维新以后,在亚洲制造的又一个足以震憾世界的文明奇迹,对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在不久的将来足以感动这个星球上的绝大多数地球人!

  台湾民主政治的成功再次向权力人物和精英集团展示了这样一个事实:人民的智慧和力量不容小觑,我们要相信人民的智慧,政府应从人民中凝聚智慧和力量。人民在特定历史时期内也许会作出不够理性成熟的选择,但如果给他们舞台和机会,他们就会很快走向理性成熟。叶利钦在千禧之年辞职的告别演说有下面一段话:

  “我始终坚信俄罗斯人惊人的智慧,因此我不怀疑你们在2000年3月底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在离开总统职位的时候,我想对你们每一个人说:祝你们幸福!你们应该得到幸福,你们应该得到幸福与安宁。我亲爱的同胞们,祝你们新年愉快!新世纪愉快!”

  俄罗斯人没有辜负叶利钦的期望,在那一年的三月选出了百年来最优秀的国家元首普京总统!

  那些深信自已是救世主国家和人民离不开他的“民族救星”们,你们应该看到这样一个事实,你统治下的子民不是没有“智慧”,而是你们包办一切并企图“统一思想”的政体剥夺了人民独立思考并走向智慧的机会,专制体制造就了大批愚民和群氓,一旦走向民主被愚弄的群氓就有能力在重大事务上闪现智慧的火花,俄罗斯和台湾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这次台湾选举马英九充分意识到了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并以实际行动从人民中凝聚智慧和力量。为了更密切地接近台湾人民,马英九的竞选运动演变成一场“自行车运动。,他骑自行车环游整个台湾岛,走遍了台湾的18个县市,和台湾各阶层的人民近距离接触。他因此能了解广大台湾人民的诉求和心声,并因此提出了最容易被人民接受的竞选纲领。

  三、 民主不是叫执政党让路,更不会让执政党消亡。

  我在《民主问题》第三部分曾对“民主会亡党,是对既得利益者的大清算”这一认识误区进行了较为详细的纠错论述。台湾国民党的命运进一步证明了民主不是执政党的摧命符,而是执政党自我更新的催化剂。民主不但不会叫执政党让路、消亡;相反会给执政党反思的机会,提高执政党的先进性、代表性和自觉性,督促其自我更新、与时俱进从否定走向肯定。执政党如果确能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代表国家民族的前途和未来,推进民族的文明进步,公平的民主选举一样会选中执政党,并且有可能连选连任,就象日本的自民党和印度的国大党一样。

  就算执政党因为体制的原因在执政时无法保持先进性和代表性,只代表少数特权集团的利益而忽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在大选中被人民选下台,也并不等于执政党会自此一蹶不振。只要执政党勇于面对失败,善于总结经验教训,努力提升党员的整体素质,把国家民族和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放在第一位,增强责任心和使命感,一样可以在以后的大选中再度成为执政党。国民党因为腐败渎职丧失民心在2000年被台湾人民选下台,痛定恩痛后浴火重生凤凰涅槃,反省自身,鼎故革新,自身形象大为改善,重新成为台湾最先进也最有代表性的政党,结果不到八年时间又再度被台湾人民推上执政党的位子……

  四、 民主有一个过程,人民应有足够的耐心。

  俄罗斯在告别专制走向民主的初期,并没有象民主斗士预言的那样一夜间把俄罗斯带入梦想的天国,人民没有象预期的那样很快品尝到民主的果实,相反因推行“硬着陆”式的经济转型而陷入暂时的困境。虽然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准和前苏联相比并没有任何下降的迹象,多数时候还略有上升,但因把主要精力用于应付内部问题而忽视了对外造势,结果俄罗斯的国际地位和前苏联相比急转直下,从而极大的挫伤了俄罗斯人的民族自尊心。台湾走上民主之路时也遭遇了类似的困境,新上台的民进党没有象人民预期的那样廉洁高效,没有给台湾人民带来秩序、繁荣和自信;在执政能力上甚至还不如先前的国民党,且企图借打“台獨”这张牌来扰乱人民的视线,偏离台湾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轨道。结果民进党执政的八年,台湾经济增长的速度放慢,旧的问题没有妥善解决,新的问题不断涌现。虽然腐败渎职现象比国民党一党执政时有了革命性的转变,社会公平方面也成效显著,但还远没有达到西方民主国家那样的廉洁程度……尽管走向民主的台湾、俄罗斯比一党专制时期在各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尤其是专制政体无法对付的贪污腐败和社会公平问题较先前大为好转。但因长期生活在专制政体下的人民对民主的理念和程序不熟悉,在短期内不能很少地把握民主的本质;加上人民对民主的期望值过高,部分丧失既得利益的权贵集团借机煽动恋旧情绪,这两个民主的新生儿常常举止失措,在陌生的希望之路上步履维艰,一步步考验人民的智慧和耐心。民主政体确然是一个有无限生机能产生奇迹的好政体,仅用了短短十年时间,两个新生儿就走出了荆棘丛生的艰险之路,从群山来到广阔的平原,从少不更事的婴幼儿成长为生机勃勃的青壮年。今天的台湾、俄罗斯人民终于能够品尝到民主的甜蜜果实,找到了幸福、希望和自信。假设两地当初没有选择民主,今天的台湾、俄罗斯依旧会在专制的黑夜里疯狂腐败渎职以权谋私,人民看不到任何希望和未来。再假设两地的人民没有足够的智慧和耐心,在民主的幼年期百般刁难甚至于回到专制的老路上去,台湾、俄罗斯就永远没有机会走出专制的黑夜,人民永远也无法享受阳光的温暖……台湾、俄罗斯的民主,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时常会跌倒,但是毕竟是在努力学着像个人一样站立着行走,而且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稳健。

  五、民主需要历练,民众的民主素质是在民主实践中提高的。

  台湾自走上民主之路以来,我们的主流媒体一再曝光台湾民主的阴暗面,议员在立法院吵架甚至于拳脚相向,族群聚众闹事,政见不同的两派在大街上互相攻讦……尽管我们的主流媒体在报道台湾政局时有很大的选择性和倾向性,(不要忽视这种倾向性,一个出类拔萃的精英人物如果我们只报道其弱点,在不熟悉他的人心目中无疑会是一个废物或大恶棍;一个真正的恶棍如果我们只报道其偶尔心血来潮时做的几件有人性的事,在不熟悉他的人心目中就很可能是大侠客),但台湾人在民主实践时的幼稚和不成熟应该在情理之中。几千年专制政体下的中国人,因为从没在民主政治下生活过的缘故,缺乏民主政治实践的经验和知识,对民主政治的理念和程序有一个从不熟悉到熟悉的过程。让民众熟悉并能很好把握民主的最好途径就是让人民参加民主政治的实践,民众的民主素质也只有在民主实践中才能得到快速提高。这正如一个想学游泳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丢在水里,一个远离水的人是不可能学会游泳的。台湾人民在走向全民民主之前就曾在基层政权里进行过民主政治的历练,国民党一党独裁时期就在台湾基层政权里进行县官直选,所以台湾走上民主之路后闹剧多半发生在高层和大都市,有一定民主经验的基层和乡间则很平静。

  “提高民众民主素质的最好途径就是让民众去实践。每个国家的民主制度在建立之初都是由乱到治的,没有现成的制度和现成的具有高素质的民众让统治者一蹴而就地实现民主。让民众选举自己的市长、省长和国家元首,也许不会选举出最优秀的精英人物,但绝不会选出汉奸卖国贼,更不会选出恶棍窝囊废来。竞选制不仅锻炼民众的素质,更锻炼领导人的素质,经过竞选的人才真正知道人民需要什么,因为每一票都说明每个人的需要,都是切实具体的,没有一点异想天开的内容。经历了选举的失败的人和党派,才会切实感受到他们距离人民有多远的距离。”

  台湾人民在经历了十多年的民主历练之后,终于从幼稚走向成熟,3.22大选成为台湾民主政治走向理性成熟的里程碑,选举和候选人表现出了成熟的民主素质。

  胜者马英九,谦卑屈恭,向全台湾人民也许甚至是全中国人民发表了足堪在中国历史上产生里程碑意义的演讲,民主自由,这个辛亥革命以来吸引无数青年奉献热血缔造共和的名词,这个孙中山们梦寐以求的梦想,终于在台湾开花结果。

  败者谢长廷,坦然认输,风度仍在,虽然花招耍尽,但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承认失败,接受“人民的决定”,并且激励绿党检讨自身,再图后来,这就是民主政治的真髓,失败者要输的起,大家虽然政治立场对立,有明有暗的斗争,但都达成一个共识:不论胜败,社会的和平稳定和人民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就像吴伯雄的胜利感言:没有一党独大,只有人民最大……

  整个选举,秩序井然,平稳进行,没有出现某些人预料中的混乱场面,在结果产生后,双方立刻承认现实,将非法性纷争的可能降低到零。虽然有差距过大的因素,但不得不承认,今时今日的台湾政治制度已逐步过渡到成熟稳健的民主政治,就像马英九自己说的,“民主国家的政党轮替是一种常态”,不必看的过重。最重要的是,台湾已经走上了宪政民主制度的正轨。

  六、 执政党都会犯错误,专制政体下的执政党甚至于会犯下血腥严重的罪行,但只要勇于直面并改正错误,真诚忏悔自己犯下的罪行,人民就会重新认同接纳你。

  1947年2月28日上午, 台北市大批市民涌到台湾省专卖局大门前,抗议27日傍晚专卖局查辑员因缉查私烟而殴打妇女的事件。市民们冲入专卖局台湾分局,将该分局局长及3名职员打伤。 大批的案卷、器具被掷在马路点火焚烧。下午,市民们汇集到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前的广场,准备派代表向行政长官要求改革政治。突然,部署在公署楼顶的宪兵用机枪向广场人群开火,致使数十人死伤。事发后,全城一片混乱,各商店关门,工厂停工。激动的市民们占领了台北广播电台,向全岛广播台北的流血事件。骚乱随即向台湾各大城市蔓延。

  至3月8日,人们控制了台湾的大部分地区。国民政府一面组织处理委员会压制舆论,一面调集两个师军队乘飞机、军舰于基隆登陆,在全省范围内对起义人民进行大规模血腥镇压,群众被杀害达3万多人,至3月13日把正义诉求遭压而被迫走向自卫式暴动的起义淹没在血泊之中……

  国民党对台湾人民犯下了血腥的罪行!仇恨的种子在台湾扎下了根,复仇的怒火在台湾人民心中滋长蔓延,又一轮镇压报复的恶性循环被执政的国民党开启。

  值得庆幸的是:国民政府用明智的手段中断了这一恶性循环。国民党逃难台湾后,因为“逆境使人明智,打击使人坚强”的缘故,开始痛定思痛地反思检讨自己的失误,汲取了在大陆只维护特权阶层利益而无视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教训,在台湾推行有利于广大民众利益的改革,大力发展经济,使台湾实现经济腾飞,成为亚洲四小龙的龙头。台湾人民的生活水准真个“芝麻开花节节高”。在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下,国民政府又开始推进台湾的民主事业,在基层政权实现“县官直选”,在教育、医疗卫生和贫民救济上舍得花大本钱,用实际行动推进“社会公平”,台湾人民普遍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

  1995年2月,台湾国民政府在党内有远见的精英人物推动下,勇敢地站出来面对人民承认自己在历史上犯下的错误,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真诚忏悔,给予“二.二八起义”平反,并正式向起义中死难者家属道歉。1995年2月28日,二二八纪念碑在台北落成揭幕,总统李登辉向死难者家属正式道歉。

  面对依旧掌握人民生死大权的执政党的道歉和忏悔,埋藏在台湾人民心中多年的怒火消失了,仇恨也在李登逃道歉的那一刻化解了,镇压复仇的恶性循环终止了,国民党比先前更安全了。

  尽管台湾的政治经济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因为一党独裁的缘故,权力人物腐败渎职以权谋私现象依旧很严重,并且在体制内没有办法解决。尽管台湾人民在国民政府统治下生活大为改善,但吃饱穿暖的台湾人又有了精神上的要求,突出体现在温饱未解决时容易忽视的对公平、尊严和人权的要求上。因此尽管国民政府给台湾人民带来了富足的生活,但台湾人民的对政府腐败渎职的愤怒和不满也随着经济的增长水涨船高。这不是人民容易忘恩负义的问题,而是人性的正当诉求,就象曾经饥寒交迫的女子一旦接受良好的教育就不会只满足于吃饱肚子一样。这一正当诉求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动力。独裁政体下的腐败渎职是体制的原因,不是官员的过错,因为独裁专制体制是腐败渎职的最好温床,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的官吏任免机制使官员只需讨好能决定自己政治生命的上司而无须顾及辖下人民的利益。讨好上司就得行贿,行贿就得贪污……这是专制政体无法解开的死结,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腐败问题,只有勇敢从过时体制的桎梏里走出来,求助于“权力真正来自人民”的民主政体。

  1996年,台湾国民党在理智地权衡利弊之后,为了国民党的长远利益,也为了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终于迈出了革命性的一步,主动开放党禁、报禁,在台湾实行全民式的民主政治……

  国民党在台湾推进民主事业的暂时成果是把自己选下了台,第一次从执政党轮为在野党,这也成为很多中国人嘲弄国民党搞民主的原因,“把自己选下台”在部分只顾眼前急功近利的国民心中实在是太“可笑”了。但台湾的国民党冷静地面对自己的失败,他们知道自已下台的原因不是民主的过错,而是自己在历史上的过错,只有在这时他们才知道自己早已失去民心,不是“人民爱戴的党”了。如果不及时走民主这条路就不是“下台”问题;而是在不久的将来面临血腥的报复清算,那时就是“灭亡”了。

  中国人是很容易满足的,这个勇于直面错误真诚忏悔的国民党仅仅用了短短八年时间,就再度赢得了台湾人民的心。3.22那天,大部分台湾人不再计较国民党当初的腐败渎职,甚至于不计较他们曾对台湾人犯下的血腥罪行,主动把选票投给它,浴火重生的国民党再度成为台湾的执政党!

  我的家族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全体参加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独裁统治的红色暴动,前辈的鲜血染红了大别山,三十六人的大家庭在国民党的屠刀下最后只剩下我爷爷一人,因此和国民党结下了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从有自我意识的那一天起,打到台湾去找国民党复仇就成为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最高理想,并为此迷上了军事科学,一直在潜心研究打过台湾海峡的可行军事计划。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两岸关系缓和时我仍然坚持自己的复仇计划……

  1996年3月,当国民党在台湾开放党禁、报禁实行民主政治的消息传到我的耳中时,我胸中一直在燃烧的烈火样仇恨居然在一瞬间烟消云散,找国民党复仇的动力自此无影无踪……

  2008年3月22日那天,看到国民党再度被台湾人用选票推上执政党的宝座,我居然感动得热泪盈眶……

  七、不要忽视早期民主闹剧可笑之后的可贵之处。

  自台湾实行民主政治后,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主流媒体给我们灌输的是:台湾式民主是“伪民主”,民主违背了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民主给台湾带来的是: 贪污腐败, 社会管理混乱,经济疲软(最近人均GDP终于被以前一直大幅度落后的南韩超越)和肥皂剧式的言论自由……尤其是议员在立法院吵架直至拳脚相向的镜头着实让人啼笑皆非。至于近两年人们集结在大街上抗议陈水扁政府的所作所为,在总统府前直陈陈水扁的过失,强烈要求总统下台的场面也一样可笑,人民的言论自由到那种程度,政府还有威信可言吗?没有威信的政府能产生人民期望的那种行政效率吗?这样的“言论自由”有意义吗?

  台湾民主的早期确然产生了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闹剧,但如果我们用冷静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就会发现“可笑”之后隐藏着“可贵”的内容:

  台湾议员在立法院打架确然是可笑的,但另一个方面也折射出议员在讨论议案时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我们的人大代表在人大会上有那样的言论自由吗?能因为自己的意见不被重视而情绪激昂吗?

  台湾人集合在总统府前高呼陈水扁下台固然有点过激,过激到损害政府的威信并进而影响政府正常行使职能,但北朝鲜人民能聚众在金正日的衙门前直陈金的独裁腐败并高呼“金太阳”下台吗?如果有人胆敢那么做了,这人能象高呼陈水扁下台的台湾人那样安然无恙吗?

  走向民主的台湾人民有时不恰当地运用自己的民主权利,动不动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街游行静坐,扰乱社会秩序。可台湾因此失控了吗?社会因此走向混乱吗?没有!台湾人只限于用和平方式表达不满这一步,无论政府响应与否都没有诉诸非理性暴力,静坐游行完毕后照样各干各的,照样自觉遵守台湾的法律和秩序,台湾人民的生产生活并没受太大的影响。

  通过民主选举走上执政宝座的民进党不但没有解决好腐败问题,相反自身也陷入腐败的漩涡,成为民主反腐的另一笑料。民进党自政党轮替以来,政绩乏善可陈,腐败事件却连续不断。陈水扁周围的很多亲朋故旧、亲信部属涉嫌滥用特权、政商勾结,尤其陈水扁夫人吴淑珍以及女婿赵建铭一家涉及贪腐弊案被揭发浮出水面后,社会反应十分强烈……从陈水扁集团的所作所为来看,台湾民主的反腐成果无疑是可笑的;可从另一个层面来看,人民毕竟可以自由报道并指责总统集团的腐败现象而不必担心任何打击报复,法院还立案侦查总统家族腐败案。当腐败事件调查属实后,陈水扁总统勇于承担责任并亲自致歉。2005年10月29日,针对身边“重臣”陈哲男疑涉高捷弊案,陈水扁向全体台湾人“正式道歉”,并强调,若他个人有涉入高捷弊案,他“愿意下台”;并称民进党会“反省、检讨、改进”,“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也许有人会说这是陈水扁在无奈之下的“作秀”,请问专制政体下的国家元首会有这样的“作秀”吗?金正日把北朝鲜折腾成世界上最贫穷的地方,人民饥寒交迫,人均收入只有自然条件远不如自己的南朝鲜同胞的百分之一,可“金太阳”为此道歉了吗?

  在专制政体下长期生活过的人民因为对腐败深恶痛绝的缘故,在走上民主之路后对廉洁政府的期望值过高,如果民主政府不能及时有效地消除腐败就会引起人民的激烈反应,结果出现国民对专制统治下无孔不入的普遍贪污渎职现象视而不见;而对民主政体下偶然性的腐败现象不依不饶,甚至于产生民主不如专制的错觉,转而向往专制时期的怪现象。

  民主和专制政府一样会孳生腐败现象,不同之处是民主政府有能力消除腐败,把腐败减少到尽可能低的限度;专制政体下腐败则是不治之症。

  新生儿刚学走路时难免有很多可笑的举动,但可笑之后有可贵之处,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耐心,新生儿就会成长为步履稳健的青壮年。台湾人正是看到这些可笑之后的可贵之处,台湾的民主政治才得以从幼年走向成熟。

  八、专制权力造就魔鬼,民主权力成就天使。

  昨天在百度上搜索了一下马英九的生平,有几组数据格外引人注目:

  马英九在任上乐善好施,济世助人。从1999年到2006年,马英九在八年台北市市长任内共捐款6809.491万元新台币(约折合1625万元人民币),其中188笔捐款捐赠给团体、48笔捐款捐赠给个人。捐款主要用于公益、学术、慈善、文化及教育等。这些长期捐款的事实,在2006年11月被台北市政府公开证实。

  马英九的会计师证实,捐款其中5960多万元捐赠给公益事业,占捐赠总数的87%以上。其次,用於资助学术的捐款为452.5万元,占总数的6.64%.99.98%的捐款有单据凭证。

  台北市副市长金溥聪指出,台北市市长这个职务的特别费(相当于职务津贴)每个月十七万馀新台币,八年下来约一千五百万新台币,但马英九的捐款总数,远超过他支领的市长特别费。

  马英九拥有很强的公益意识和献身精神,积极参加义务献血,在34年时间内共献血146次,平均每年4.3次,被台湾人号称“血马”。

  马英九在竞选时期间为了宣传他的竞选纲领,了解台湾人民的诉求,骑自行车环游台湾岛,走遍了台湾的18个县市,和台湾各阶层的人民近距离接触。一个年届58岁,身为首府市长的老人在小车几乎普及的台湾骑自行车跨越18个县市意识着什么?那需要何等的坚韧、力量和责任心?“伟大、光荣、正确的红太阳”金正日能做到这点吗?

  …………

  马英九并非“生在自由社会,长在民主体制下”,而是专制政体下的国民党前官僚,在国民党独裁统治时期也许一样滥用职权以权谋私过。是民主体制净化了马英九的灵魂,大大提升了他的道德水准,使他从侵占人民利益的特权人物转变为真正的人民公仆。民主制度下的“权力”不是特权,而更多体现在为人民谋福利的责任义务,所以民主权力成就“天使”

  我们再回头看看伊拉克的前总统萨达姆,这个曾经勇敢执着、坚韧顽强、不畏强暴的英雄人物,一旦沦为专制体制的首脑人物,拥有不加限制的无限权力后,很快被专制权力所毒害,完成英雄到魔鬼的转变。在萨达姆独裁统治后期,他的奢侈和残暴触目惊心,在这个小小的国家里,有三十多万(注意伊拉克只有两千万人)根本没有犯罪仅仅因为政见不同的伊拉克人被他用极为残忍的手段成批屠殺,连那些早已废弃的活埋刑罚都被他一再用来对付自己的子民,甚至连没有任何危害的妇女儿童也不放过,砍头几乎成为萨达姆最大的爱好。当伊拉克的妇女儿童因饥饿和疾病过早死亡时,萨达姆的24个行宫每天都在为他筹备昴贵的食品。每个行宫都装饰得金碧辉煌,连马桶和涮马桶的刷子都是黄金制成的……后期的萨达姆已在专制权力下堕落成地地道道的魔鬼,因为专制权力造就魔鬼!

  九、一套科学的生产线比一件好的手工产品更有生命力。

  现代机器工业之所以能取代传统的手工劳动,就是因为科学的生产线不但能够制造出质量上乘的产品,还能使所有的产品都能保持较好的质量水准,不合格的产品还没到生产线的终端就被自动淘汰掉了。传统手工业虽然也能制造出优质产品,但并不能确保所有产品的质量都符合要求,在一个熟练工人制造的优质产品周围往往是数量更多的由大多数非熟练工人制造的劣质产品……

  我们的官吏任免机制也是这样:专制体制奉行“人治”,任选官员就象传统手工业制造手工产品一样有很大的随意性,虽然偶尔也能选出优秀的官员,但并不能保证所有的官员都合格称职,一个称职的官员周围往往是更多的贪官冗员,甚至于选出恶棍和窝囊废来。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少数优秀官员努力的成果就会被贪官冗员甚至恶棍窝囊废毁于一旦。民主体制奉行“法治”,任选官员就象科学生产线制造机器产品一样必须遵循严格的程序和规定,没有丝毫的随意性,这样生产出的“官员”大多能保持较高的能力和道德水准,绝不会生产出恶棍甚至窝囊废来。

  这里有必要反观一下我们的历史,南北朝时刘宋王朝的缔造者刘裕是一个能力超群兢兢业业戒骄戒躁的大英雄;可第六任皇帝刘子业则根本不具备国家元首的基本素质,甚至于连人都不是:他在任的最大的“政绩”就是把所有的王妃公主也是他的婶嫂姐妹召进皇宫,命他的左右亲信当众轮奸。他的婶母江妃不肯作此禽兽之举,拒绝和大臣当众做爱,刘子业打了她一百皮鞭,当着她的面处斩了她的三个儿子……还有一次,刘子业命令宫女赤身裸体在院子里追逐嬉戏,一个宫女不肯脱衣服,刘子业立即把她砍头示众。刘子业对乱伦也有强烈的热情,竟然把姑母新蔡公主接进皇宫,收为姬妾,而把情敌姑父杀掉……国家落到这样的禽兽手里,命运和前途就不用说了。

  象刘子业那样的禽兽元首,民主国家能够选举出来吗?美国选出过类似的总统吗?

  十、民主竞选只有胜利者,没有失败者,落选者一样是受人敬仰的英雄。

  中国传统的政治逻辑一直是“成者王侯败者贼”,失败的竞争对手及其家族就算不被赶尽杀绝,也会在有生之年被打入社会的最底层受尽欺凌。因为专制权力是为统治集团自身谋福利的权力,谁掌握专制权力谁就能享受远远高于普通国民的生活水准,所以专制权力有强烈的排他性,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谁想染指这一独占权力谁就是专制统治者不共戴天的仇敌。民主权力是为广大人民谋福利的权力,权力拥有者并没享有超越普通民众以上的特权,因此民主权力更多体现在对国家、民族、社会的责任义务。失去这种“权力”只能说明自己的能力不行或不被人民认同,自己的经济社会地位则没有太大的影响,因此对企图染指权力的竞争对手不容易产生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仇恨情绪;所以民主竞选的失败者通常都不会受到胜利者的迫害。

  台湾的3.22选举落幕后,失败的谢长廷不但没有丝毫“落水狗”的迹象,相反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人物,在媒体出尽风头,赢得了台湾直到大陆中国人的普遍敬仰,其魅力甚至胜过胜利者马英九。竞选失败的那天晚上七点半,谢长廷带领着竞选团队向公众深深一鞠躬,表示他接受败选事实,并恭喜马萧当选,向支持者致歉和致谢。还说会兑现败选承诺,负起最大责任。他说,“这是他个人的失败,不是台湾的失败,希望支持者不要为他哭泣”,他还不无针对性地表示说“民主有结果,也有过程,过程也许有争议,但我们要平静地接受结果,不要再有抗争,希望台湾选后迅速修补选举所造成的裂痕,让台湾重回到爱与幸福,因为民主火种不能熄灭,必须转失败为动力,我的生命属于台湾,也会继续守护民主。”

  “谢长廷效应”以雄辩的事实证明民主竞选只有胜利者,没有失败者,失败者只要不搞“小动作”,输得大气,输得光明磊落,一样会成为公众敬仰的英雄人物!

  我从小所受的政治教育不外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法律是为统治階級服务的工具”,“国家是階級统治的工具,是一个暴力机关”等马列教条。台湾民主政治的成功,标志着中国人开始从那些教条式的政治误区中走出来,从专制野蛮走上文明进步之路。

  上帝保佑中国!!!

  二OO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夜

  作者:熊飞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浏览数

19 条评论 »

  1. 天赋人权 说:,

    2008年04月09日 星期三 @ 14:45:33

    1

    自由民主是历史潮流,不可抑制,相信2-5年内就会在中国大陆掀起蓬勃之势

    回复

  2. 張鍾韞 说:,

    2008年04月09日 星期三 @ 16:32:48

    2

    但又有多少人民肯老實參與地方性民主選舉(投票+參選)
    都只想改朝換代或像民進黨一樣等著清算別人
    又或著只喊著選舉已經內定或投票無用論卻不肯老實參與地方性民主選舉
    真是不該說什麼
    更何況有了民主又如何
    咱中國人最喜(分黨派+畫圈子)=內鬥=唐宋明亡主因之一 和黑金政治(看看台灣)

    回复

  3. 植物人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0:41:03

    3

    我们在党的领导下推翻了三座大山,实行了土地改革,社會主義教育运动,人民当家作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我们不会忘记,世界上海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我们将团结一致,彻底粉碎帝修反妄图颠覆无产階級政权的梦想,永葆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回复

  4. 蓝天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0:52:44

    4

    台湾是中国的我们永不放弃,即便舍弃生命也在所不惜,但我们要反思的是为什么那么多台湾同胞不愿意统一,从人家的民主制度上我们或许能看到一些缘由!得民心者得天下,无论西藏还是台湾,还是整个国家,最好的治理方法就是争取民心!中国地广,人也是良莠不齐,领导人在台上为国家的前途愁得白头,下面的官员却在地方吃得不亦乐乎、喝得不亦乐乎、玩得不亦乐乎,实让人难过!我觉得政府应该首先强力治理贪污腐败、然后切实以行动来回馈广大百姓,才能让我们看到一个无可非议的当局,才能争取到民心!顺便说一句,13亿人民人心归一是强大力量、若是人心涣散其充其量只是个吓人的数字而已!

    回复

  5. dEEPwATER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1:44:38

    5

    还是把最后句去掉吧
    民主国家也是政教分离的

    回复

  6. Johnnyboy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3:44:23

    6

    体制走到了死胡同,不该怕这怕那。 就好像一个已经光着屁股的人,还要用怕穿三点式会走光吗?

    回复

  7. sovolin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5:33:44

    7

    俄罗斯损失了550万平方公里土地还有1760万,请问中国有多少?俄罗斯经济发展其实主要依靠油气资源的大涨价以及军火工业的大量出口,其他工业几乎没有一点竞争力,这种畸形的经济发展模式太可笑了!!!

    回复

  8. aj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9:27:50

    8

    先民主,后统一,,这是最好的道路..
    民主之后自然也就一统了..

    回复

  9. jar119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9:57:38

    9

    不知道!!!樓主的話請恕小子不太理解!民主不是一蹴而就的!如果今天有人說”爲了民主,我們實行大選吧!“我是不會跳出來的,爲什麽,因爲我不了解!到底現在的中國是需要一個民主的政黨,還是需要一個民主的國家,我真的不清楚。對我等小民來説,能讓我等生活安穩是最主要的!現在的政府是集權強力的,那現在民主的俄羅斯政府呢?強力不?民主的標兵美國呢?為什麽人人喊著嚷著要加入美國,民主?還是因爲他富裕!印度也是很民主的政府,怎們沒人想加入?民主?算了吧,對我等小民還是操心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老婆孩子熱炕頭!我也喜歡民主的生活,不過現在我更感興趣的是平安的生活!如果要讓我等小民能忍受俄羅斯那樣十年的陣痛!請讓我的小孩能自立再開始吧!我不希望他生活在一個動蕩的轉型社會!

    回复

  10. Jady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3:45:15

    10

    想让如此庞大的执政党承认错误,让如此规模的既得利益群体放弃在手的利益,难,很难。80年代末,邓总在的时候还有一息可能。现在政令尚难出中南海,更别说大规模体制改革了。

    回复

  11. DUZB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0:59:38

    11

    我来告诉你中国为什么不搞民主:一言以蔽之–人性使然
    中国改革开放30年了,18岁以上的人都知道美国、日本发达富有,都知道自己身边的“优等生”最后都去了美国,都知道陈冲、郎平都去了美国。 每个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都会问自己:“为什么美国比中国好?”我估计所有人,包括领导人心里都清楚:美国是民主国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独立、民主选举。好在哪?别的不说,诺大的美国枪支对老百姓是开放的,如果放在中国,恐怕计划生育的政策执行不下去了,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
    那么,中国为什么不学学美国实行民主制度? 看了上面这篇文章,感觉作者真是白面书生,不能直接抓住问题的关键。
    我只想举一个例子你就明白了:如果你是山大王,一切你说了算,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山上的美女由你挑,山珍海味随你选。突然山外传来消息:外面有个世外桃源,那里的老百姓日子比我们这里强多了,那里的大王也比山大王您威风多了,不过那的大王只能作4年,要竟选、要演说、要答辩,选上后,权利也没你大,还得受监督…如果你是山大王你要学吗?
    坦白的说,如果我是山大王,我不要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您明白了吗?

    回复

  12. DUZB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1:28:45

    12

    什么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这样的问题要讨论吗?所谓与虎谋皮,我先吃了你再说,我能和你讨论虎皮的成色也算我老虎英明了。
    民主志士们!所有的民主讨论都是废话,中国要民主,只有一条道路:
    那就是中国出来一位戈氏,或蒋经国这样的人,否则你们痴心妄想!
    即使是陈胜吴广抗着民主大旗夺取胜利,也一样会搞独裁。

    要么出现戈氏、蒋氏;要么花50年、100年培养出戈氏、蒋氏; 要么就这样了,知足吧!至少我们没有受洋人明目张胆的欺负!有本事的就出国吧,没本事的你活该!

    回复

  13. 常笑天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9:26:19

    13

    懒得细看了,就知道楼主博大精深,有才。强力支持。
    民主两字,看似简单,实则深奥无穷,中国人抗争近100年,也没拿到这个宝贝,现在改革开放多年,也终于可说是沾了点边了。但真正能理解民主的人太少了,多少教授都没弄懂。悲啊。

    回复

  14. wenwu 说:,

    2008年04月12日 星期六 @ 17:44:57

    14

    熊生有才,文章的确不错。不过你所举的实例大部分都站不住脚,有断章取义之疑。很多的例证,只用了对自己文章有利的表面部分,而舍弃例证的实质部分。你说呢,熊生先?不要都当别人不知道历史;不要都当别人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可惜这么好的文章,这么好的才能。

    回复

  15. tom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9:21:09

    15

    强烈支持!

    回复

  16. 游離份子 说:,

    2008年06月02日 星期一 @ 04:04:33

    16

    “國外無敵國外患,內無法家拂士者,國恒亡。”
    台灣和西藏是中國走上進步的動力。中國進步,
    近悅遠來,國家落後,人人逃亡。把台灣視為
    敵人不是不可,但容易把問題失焦,成為政客利用的
    題目。

    回复

  17. 游離份子 说:,

    2008年06月02日 星期一 @ 04:48:21

    17

    “國外無敵國外患,內無法家拂士者,國恒亡。”
    台灣和西藏是中國走上進步的動力。中國進步,
    近悅遠來,國家落後,人人逃亡。把台灣視為
    敵人不是不可,但容易把問題失焦,成為政客利用的
    題目。不如視為內部競爭者。

    回复

  18.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06月29日 星期二 @ 14:53:14

    18

    所有台灣人都知道國父 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政府是為了創建民有,民治,民享天下為公的三民主義政府。人民有選舉政府,罷免政府,創制權,複決權。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權能區分的政治體制。台灣經過訓政時期進入憲政時期台灣人民完全可以當家做主。政府是人民公僕。馬列共產專制體制是外來體制不適合我們台灣也不適合大陸。人民經過60年實驗沒有台灣人會想過專制獨裁生活。這也是台灣人不想統一原因。

    回复

  19. 台灣人 说:,

    2011年04月21日 星期四 @ 09:34:20

    19

    台灣的民主不是國民黨給的。

    國民黨給了台灣最黑暗的獨裁政治,蔣中正是獨裁殺人魔。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都是他一手主導。所謂國父也是國民黨捏造的,武昌起義時,孫中山本人根本不在現場。中華民國憲法也不適合台灣,是國民政府回不去中國後,滯留在台灣的流亡政權!

    中國的人民加油。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