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奥运会遇到抗议者并不可怕

  北京奥运会采火仪式在希腊举行时,遇到“记者无国界组织”成员的抗议,警方及时控制了事态,仪式按照既定程序完成。此事件在国内媒体报道后,引起了民众的极大反响,很多网民充满了斗争意识,强调“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我们应该严阵以待”。在我看来,这些情绪未免过分紧张。抗议活动在大型国际活动中司空见惯,奥运会也不会因为这一类抗议而受到影响。

  一部奥运史,是世界各国人民向往和平、欢乐、交流和发展的历史,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它同时也是一部表达抗议的历史。现代奥运会的第2届就遇到一个巨大的挑战,那就是有些国家不顾创设者顾拜旦的坚决反对,派出了女子运动员参赛,打破了古代奥运会对妇女的禁忌。此后奥运会中的抗议或捣乱活动几乎没有间断,大到苏联出兵阿富汗,小到大学生的一个玩笑。1956年,中国政府认为国际奥委会蓄意制造“两个中国”,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发表声明,宣布不参加第16届奥运会,以示抗议。1958年,中国中断了与国际奥委会的一切联系,直到1979年才恢复。

  前些天包括央视在内的各家媒体,也从趣味历史的角度,报道了不少奥运会火炬传递史上的抗议活动。比如悉尼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本国反对奥运会的人士千方百计阻止火炬传递,有的用弓箭远射,有的跑去拦截火炬手,有的要抢去火炬扔进大海。1956年墨尔本奥运会,更有一名叫拉金的大学生和同学开玩笑,弄了个假火炬跑去交给市长,市长接过后已经发表演说时,才发现真正的火炬手正在跑来。这些小“闹剧”并没有影响到这些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中国媒体在回顾时喜闻乐见地称之为“一道奥运风景线”。

  新华社在报道最近这一事件时,没有采用在报道别国抗议活动中使用的“抗议”字眼,而代之以“捣乱”、“闹事”、“笑柄”等词语。其实,所有的抗议活动,在奥运会主办者看来都是捣乱和闹事,但未必是笑柄。从历史上看,有些抗议毫无道理,有些抗议为闹而闹,有些抗议却很有意义,无论哪一种,都会给主办者带来麻烦。毫无疑问,主办者应该安排警力,维持秩序,应对骚乱。抗议活动中使用暴力都涉嫌犯罪,应该严厉制止,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的人质惨案更是遭到全世界的谴责。但是对于更多的非暴力的和平抗议,国际惯例都是宽容对待,理性维持。1956年那个大学生拉金,还得到澳洲人的会心一笑,到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选他当上了真正的火炬手。

  不单是奥运会,我们从新闻中还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大型国际活动,比如八国峰会、世贸组织大会、联合国大会等等,都伴随着抗议活动。道理很简单,无论哪国政府,哪个国际组织,都不可能让每一个人满意,必然存在反对意见。这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允许这些反对意见表达出来,要么禁止表达。表达意见的人,都希望借助大型活动把声音放大,这是很自然的逻辑。有人说这是西方的“抗议文化”,其实中国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在古代有百姓拦住巡抚的官轿喊冤,现在则有很多人赶在全国“两会”的时候上访。有些人为了让自己的意见更受重视,还会耍出各种花样来。比如2005年的香港世贸组织大会上,韩国农民跪拜游行,中国媒体都称赞说很有创意。

  宽容对待抗议者不仅是对表达反对意见的尊重,而且有助于培养一个自由的充满活力的环境。2004年初我去雅典旅游时,亲眼看见那里奥运前夕的散漫和无序。当时国际媒体都为它着急,觉得这一届奥运会肯定是办砸了。结果他们忙了一阵,拿出一个举世震惊的开幕式来,成为奥运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我认为,这种创造力跟自由散漫的环境是有关联的,整齐划一的文化中只有团体操的优势。

  需要声明的是,我这些意见并不涉及“记者无国界”组织成员的抗议内容。即便我坚决反对他们的抗议主张,我也愿意尊重他们表达抗议的权利。奥运会作为一个全球性的体育盛会,应该释放出一种自由、和平与宽容的气息,而不是一种紧张、固执而排他的大一统观念。

  作者:长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奥运会遇到抗议者并不可怕 浏览数

16 条评论 »

  1. 海阳真人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16:43:53

    1

    关于近期外国领导人来不来看北京奥运被炒得沸沸扬扬,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沈丁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感到非常不解。沈丁力称,无论是中国政府、民间还是媒体,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正常地看待奥运会”。
      
      沈丁力说:既然我们坚持“体育与政治脱钩”,那么我们一开始就不要热切地期望外国总统、总理这些政治人物来看奥运。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我们并不期待你们来。如果你来了,我们很高兴,但不会很激动,因为我们要花纳税人的钱来接待你,保护你,那应该你感谢我们才对。但是由于我们总是要把奥运这项体育盛事拔高到民族振兴的政治高度,反倒给了别人一个杠杆。好像外国领导人来看奥运倒是给中国施恩,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外国政界才有机会拿看奥运说事。
      
      沈丁力说:奥运就是一个运动会,奥运成功了,我们应该欢呼,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在一切方面都成功了;同样,如果奥运举办过程中有不如人意的地方,我们也不必灰心沮丧,因为这也不能代表中国就失败了。在看待外国领导人来不来看奥运的问题时,中国人应该把心态调整过来。奥运是一个体育活动,我们期待各国运动员、观光客、奥组委官员、体育和文化官员到访,期待各国运动员彼此交流,取得好成绩,期待各国人民彼此交流,增进理解。事实上,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也没有出席过以往其他国家的奥运会开幕式。至于外国领导人来看奥运,我们其实原本连盼望都不必。

    回复

  2. bomguo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22:57:46

    2

    独裁者是听不得反对的声音的。

    回复

  3. 不太赞同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1:04:13

    3

    问题是抗议什么啊,好的,我允许你说话的权利,允许你抗议的存在,但这次你的抗议是否已经升级成为暴力骚扰?如果你老老实实举个牌子站路边喊喊口号之类,估计没人会管你。但是这次不同,zd分子冲乱队伍,试图抢走火炬,试图扑灭火炬,已经升级到暴力行为了,这种行径是合法的抗议么?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暴行啊,而作者试图为这种暴行做辩解,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事干了,才胡乱琢磨出这么个文章出来。

    回复

  4. jamesguo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3:03:56

    4

    不太赞同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1:04:13

    2问题是抗议什么啊,好的,我允许你说话的权利,允许你抗议的存在,但这次你的抗议是否已经升级成为暴力骚扰?如果你老老实实举个牌子站路边喊喊口号之类,估计没人会管你。但是这次不同,zd分子冲乱队伍,试图抢走火炬,试图扑灭火炬,已经升级到暴力行为了,这种行径是合法的抗议么?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暴行啊,而作者试图为这种暴行做辩解,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事干了,才胡乱琢磨出这么个文章出来。
    -----是吗?你丫站在北京天安門广场老老实实举个牌子站路边喊喊口号之类,看没人收拾你才怪.中工就是专制,你说什么都是,中工王八蛋!!!!

    回复

  5. lelell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7:49:09

    5

    恩,长平从这个角度呼吁中国人宽容、容忍异见,也是不错!
    只是,怕中国人长期在“党国教育”将党国利益、意识形态与话语范式灌输至社会每一个角落之后,已经不知道妥协容忍,只知敌我矛盾了。
    有一句名言说的好,“我死也不能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死也要维护你表达观点的权利”——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句话的内涵才有在中国拓展的空间。

    回复

  6. 锦官圣徒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8:48:29

    6

    作者是从Journalist Without Borders针对中共不断迫害新闻自由的抗议切入的,可惜没有多少同胞知道这个组织及他们对境内独立媒体的支援,更不能把他们与ZD等其他抗议团体区分开来,只是一锅炖!可悲啊,中国的当代民族主义是有史以来最没独立性的民族主义,完全为中共玩弄于手掌中!

    回复

  7. 08年太乱了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4:01:16

    7

    唉,08年这些屁事搞的自己突然很茫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回复

  8. chlhua1006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5:27:53

    8

    对!你是说了许多表达权利的表现方式
    但为什么大家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诉求呢?
    难道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吗?
    我想,没有!
    再者,抗议并不是一件开开玩笑就过了的事情,如果政府是这样的态度的话,那么他们会再采取些什么方式呢?

    回复

  9. chlhua1006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5:31:03

    9

    不太赞同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1:04:13

    2问题是抗议什么啊,好的,我允许你说话的权利,允许你抗议的存在,但这次你的抗议是否已经升级成为暴力骚扰?如果你老老实实举个牌子站路边喊喊口号之类,估计没人会管你。但是这次不同,zd分子冲乱队伍,试图抢走火炬,试图扑灭火炬,已经升级到暴力行为了,这种行径是合法的抗议么?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暴行啊,而作者试图为这种暴行做辩解,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事干了,才胡乱琢磨出这么个文章出来

    我真是不太赞同你的看法,尤其是你的前半部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到底我们被蒙蔽了多少信息你知道吗?

    回复

  10. 藏独不死,国无宁日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5:37:46

    10

    此篇比较中肯。藏獨不死,国无宁日。

    回复

  11. wenwu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19:44:38

    11

    除去政治的因素外,基本赞同长平先生对个人自由的观点!
    藏獨不死,国无宁日。支持。

    回复

  12. 恕我直言,我很气愤 说:,

    2008年04月12日 星期六 @ 14:12:40

    12

    猪说:“我认为,这种创造力跟自由散漫的环境是有关联的,整齐划一的文化中只有团体操的优势。”
    多看几篇猪的文章的你就会有这样的感觉,猪总能从西方的一个例子中总结出一条他认为完全正确的一条真理,然后哼哼几声。
    我想问:猪,你从德国人的自觉自律和韩国人、日本人的团体精神中又总结出什么?你又会哼哼什么。
    我敢说:如果猪想证明屎是好吃的,那么他会说,西方人的屎是香的,好吃的(会添油加醋的说:我吃过),然后得出结论:屎是好吃的。
    善良的人们,不要被猪貌似诚实和公正的表面所迷惑。如果你有疑问,你可以去读读猪的文章,猪总能从西方的一些人、物、事中得出一条真理。
    猪的聪明之处在于:先说人们都认同的东西,博得读者的好感,然后再兜售自己的歪理,而且总要有有类似屎是好吃的证明。
    虽然是卑劣的手段,但往往蒙蔽善良的人们,善良的人们要擦亮双眼,去认真思考辩识比较,不要再被猪们所蒙蔽。

    回复

  13. 亮亮 说:,

    2008年04月12日 星期六 @ 14:40:48

    13

    这个地方骂长平会被删不?先试验一下

    回复

  14. 不知所云 说:,

    2008年04月12日 星期六 @ 18:26:51

    14

    哈哈,长平的文章=人屎,只有走狗才会细细品味,看是豆花屎,还是蔬菜屎。扎巴咂巴吞下去,消化后,再挤出一坨狗屎。作为人就别去碰“它”这堆黄澄澄的东西了。的确有点恶心,自己都想吐了。

    回复

  15. tututu 说:,

    2008年04月14日 星期一 @ 06:48:02

    15

    长的文章表面看客观有理,但他却天真地把历史上对奥运的抗议和達賴集团利用奥运试图独立或搞破坏的行为混为一谈。其实他的文章常“宽以待人,严以律己”,要么把“国外”不自觉美化,要么把“国内”不自觉丑化。

    回复

  16. 路过的人 说:,

    2008年05月21日 星期三 @ 08:04:55

    16

    “即便我坚决反对他们的抗议主张,我也愿意尊重他们表达抗议的权利。”请注意作者使用的是“即便,也”,而不是“虽然,但是”。从这样的用词和表述其实不难看出作者真实的意思其实是并不反对某些人抗议中国办奥运的。真够胆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