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4月11日的《北京晚报》刊发了一篇奇文《造谣自由的南都长平》,此文主题是反对造谣,文中居然处处造谣中伤,简直是史上最强幽默,让人怀疑作者错把日子看成4月1日了。

  当然很多朋友不这样看,他们看到了一种久违的文风,为此感到紧张、恐惧和愤怒。这种文风也让我万分错愕,但是我更愿意就文中的事实和道理作一些解释。

  这篇文章一开始就说:“近日遭到网友们群起批判喊打的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可能又要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辩护了,认为网民们要剥夺他说话的权力。”本来猜测一下也无妨,但作者文峰先生自称对我作过一点了解和调查,请问我什么时候表达过这种“可能”?事实是:我在4月9日的博客中说:“感谢所有支持的朋友,也感谢所有反对的朋友。祝福每一个人,赞扬我的人,以及辱骂我的人。”

  我从来都认为有争议是好事,但是近日来网络上有人对我造谣中伤、肆意辱骂,超出争议范畴,的确让人震惊,不知今日何日,难道国家不是正在“迎奥运、讲文明、树新风”吗?有很多为我辩解的朋友称他们是“猪”、“脑残的人”,我并不赞同。我理解这些朋友,他们希望这样能够减轻对我的伤害。通过还击来防卫是人的一种本能,但是作为一个思考者,我觉得这是一种偷懒的办法。这几天我花了一些时间去阅读那些骂我的帖子,希望透过污言秽语去了解其作者,这是我要感谢的原因;我相信说脏话首先脏的是自己,伤的是自己,这是我要祝福的原因。

  我认为,那么多网民骂我,是因为一些人的造谣和煽动,比如这位文峰先生对我的言论自由主张的歪曲。他引用我的一段文字来总结我的“言论核心”: “言论自由天然包括说错话的自由,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比谣言更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这三个判断中,前面两个我想小孩子都能够理解,也都在践行。容易误解的是后面一个判断,为什么说对言论自由的剥夺比造谣更可怕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没有言论自由,谣言就不容易被揭穿。比如这次西藏事件,如果不让网民说话,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吗?这么简单的道理,文峰先生不懂或装不懂,作了这样的理解:“按照这个逻辑:”言论自由‘就可以颠倒黑白、捏造事实,就可以肆意歪曲历史、可以信口雌黄、可以’自由‘地造谣、’自由‘地抹黑、’自由‘地扣帽子。“文峰先生,这不是我的逻辑,这是你自己的逻辑。你把我的话自个儿推论了一番,然后把你的这个推论当作我的结论来反驳,世界上哪有这样讲道理的人?

  遗憾的是,文峰先生的文章通篇都是这样“讲道理”的。比如他说:“在一些所谓要求普世价值的南都长平们看来,只要是西方的东西,就是普世的,就是要坚持的。”然后对此进行批驳。请问我什么时候说过如此愚蠢的“凡是”论?事实是:我无数次在文章中指出西方的问题,谈到一些西方人对中国的偏见,也多次对激烈批判西方偏见的乔姆斯基、萨义德等学者表示赞赏。又比如,文峰先生说,“南方报系中以《××周末》为代表的报纸,一直以来标榜自己是中国最‘西化’的报纸”。我还真是没听说过这家周报这样标榜自己,文峰先生能否拿出证据来?当然,要原始的而不是经你加工过的证据。

  我从来没有说过言论自由是造谣、抹黑和扣帽子的自由,也不是侮辱诽谤别人的自由。这样说而且这样做的人,恰恰是文峰先生和部分网民。比如有网民说,你不是主张言论自由吗,我也来给你自由一下,然后就破口大骂。我只能说,这不是我曾主张而是你正实践的言论自由,别把“功劳”归我。请就我的文章原文原意进行讨论,而不要像文峰先生这样,制造出一个假想的敌人,然后自己跟自己的想象打架。就大多数网民来说,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也爱这个国家,爱包括你们在内的人民。我们之间的分歧,一部分是被人歪曲导致的误解,一部分是真实的,那就是怎样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意见分歧。你们可以反驳我,说服我,但是要讲道理,不要企图通过谩骂和打击来让对方顺从。

  至于文峰先生说的什么“恐怕连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扯下来了”、“不过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阴暗目的”,我的看法是,这样说话本身就让人害羞,本身就比较阴暗。我也只好如是解释在你做过了解和调查的功课之后,为什么从标题到内容都弄错我的名字,称我为“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是南方报系的‘当红炸子鸡’”。如果我称文峰先生为“一位叫北晚文峰的人”,“是京报集团的‘冰糖葫芦’”,恐怕也不大好吧?我也不会说京报集团出了文峰先生这样的言论“自然毫不奇怪”,我反倒要提醒自己贵集团的《北京日报》也刊发过俞可平先生的《民主是个好东西》这样的好文章。

  我解释了半天,可能仍然会有网民认为我回避问题,要求就藏獨问题表态。我的回答是:第一,我反对强制表态;第二,我自愿表态如下:单就统独而言,我也赞同统一;就暴力恐怖活动而言,我更是坚决反对,无论任何理由、任何时间及任何形式。但是就新闻报道怎样做得更好、各民族如何相处得更好等等问题,我希望能够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如此而已。

  参考文章:

  北京晚报:造谣自由的南都长平

  作者:文峰

  近日遭到网友们群起批判喊打的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可能又要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辩护了,认为网民们要剥夺他说话的权力。本人对网上的论坛一般不够关注,但这次由于网民们炮火猛烈,对所谓南都长平的言论做了一下了解。一看才知,此人的“言论自由”恐怕不只是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而且是到了“恐怖”的程度,此人遭到批判的言论核心是说:“言论自由天然包括说错话的自由,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比谣言更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而且还公然标榜这是普世价值。按照这个逻辑:“言论自由”就可以颠倒黑白、捏造事实,就可以肆意歪曲历史、可以信口雌黄、可以“自由”地造谣、“自由”地抹黑、“自由”地扣帽子。就如同最近西方媒体在中国西藏问题上歇斯底里的表现一样,这难道就是言论自由吗?这是言论暴力。我从未看到任何一个西方媒体在它的国家里享有这种自由,因为这种自由侵犯了他人的权力,践踏了社会公义、丧失了起码的道德,如果这就是南都长平要维护的“普世价值”,那只能是失去廉耻的价值。

  原来并不知道南都长平是何许人,稍做调查,原来此人是南方报系的“当红炸子鸡”:这就不足为奇了,南方报系中以《××周末》为代表的报纸,一直以来标榜自己是中国最“西化”的报纸,最“大胆”、最有“见地”、最“深刻”,而且对推销西式“普世价值”、“新闻自由”不遗余力。南都长平的这种言论自然毫不奇怪。而这次所以引起如此轩然大波,是由于当下正是西方媒体公然造谣、公然抹黑、公然歪曲西藏事件的时候,这令人不能仅认为他或他们只是想要求“言论自由”,恐怕连自己的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扯下来了。

  在一些所谓要求普世价值的南都长平们看来,只要是西方的东西,就是普世的,就是要坚持的,包括造谣的权力,也是需要维护的。这就不禁使人要问,从近代以来,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殖民和战争都是西方挑起的,这里有什么“普世价值”吗?南都长平这种人和这种言论的存在,只能说明一个事实,就是日下高喊和标榜“普世价值”和“自由”的人,不过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阴暗目的,给自己找一些堂而皇之的借口而已。但谎言终归是谎言,在事实和真相面前,谎言的作用就是使人们对虚伪看得更清楚,使南都长平们宣扬的“普世价值”遭到人们的唾弃。

  作者:长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浏览数

58 条评论 »

  1. 独白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03:46

    1

    长平,如果你真的不明白,需要有人给你讲理而不是臭骂你,那我再对你讲一次。

    谁说开放媒体就一定能够解决公正客观问题。这就好像开放中国经济一定受益一样,理论上正确,现实中却是非颠倒的力量远远大于预期。如果不再相信绝对的”人性本善,善者主流”的是非观,那么不加限制的自由与开放就好像纵然作恶一样。从经济开放过程已经看到明显的问题,居然在涉及社会重大利益的媒体开放上,依然不觉醒。恐怕是被”洗脑”了,放弃了”清晰的”逻辑思辨能力。

    是的最终事实会大白于天下,但是那可能是罪恶的目的已经达到之时,伤害已经造成之时。恐怕西藏獨立以后西方媒体当然会说当时出现了某某错误,哈哈,这种理论上的最终客观,却是彻头彻尾的欺骗,因为关键是时机而非最终结果。看看打伊拉克的理由终于在打完仗多年后,才被承认根本是造谣捏造时。你是为媒体开放的“最终”真实而欢呼呢,还是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欺骗,从而认为这就是媒体开放的巨大风险。

    因为你不操纵媒体,有人操纵,你说实话,有人却恶意欺骗,请问这种情况下笔者的理论如何解决现实危机呢。是不是采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那么看任何问题你都可以如此轻闲,因为你可以说相信理论上世间规律必然会最终惩罚作恶者。那么只能说明你在这个过程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如同一个与己无关的梦游者。可是这种涉及国家主权,民族争端的大事情,身为一个媒体从业者,你如果采取这种态度,等于放弃自己的职业与国籍,放弃自己为祖国权益呐喊的责任。

    回复

  2. 路过说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07:56

    2

    呵呵,长平先生跟蚊割遗族辩论?

    回复

  3. 打狗队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15:32

    3

    他的意思是西方可以影响媒体,那叫自由,我们政府影响媒体,那叫专制。他自己骂别人无论是隐晦还是明说都是他的自由,别人无论是明说还是隐晦的骂他,那就叫做干涉自由。。

    回复

  4. 多看你一眼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19:40

    4

    嘿嘿,以为自己真能说圆呢,你的言论又不是一次两次,何必拿某一篇文章中的无关痛痒的部分来为自己遮羞呢。现在说反对暴力,还要加上坚决反对,无论任何理由、任何时间及任何形式。你以为你这种隐晦的反对国家镇压藏獨的思路,向你心中明主阐明与我们普通中国人不同的观点,别人看不出吗。就统独而言,还要加上一个“也”字。你是搞文字工作的,不能不明白自己用语的意思吧。而且用台獨舆论常用的“统独”议题来把台湾问题与藏獨联系起来,用心险恶,让我们更加看透你的内心多么黑暗,北京晚报的哥们骂你实在是高抬你了。

    回复

  5. creep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23:08

    5

    影响和直接控制是不一样的.

    回复

  6. 冥冥天意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42:28

    6

    很显然,到了关键时候,西方就是在直接控制媒体,不仅控制媒体,还在通过议会发布所谓的人权声明,这种罔顾事实,早已经脱离媒体自由层面,属于国家外交和利益直接冲突层面了。即使如此还有人在这里为这些无耻的外国政客脸上擦油,可见内心的立场倾向性多么严重,何必拿言论自由作为好看的旗帜呢,你不过是在为一种言论暴力说情罢了。如同布什说不是为了石油,而是为了民主去解放伊拉克,令人作呕!

    回复

  7. The Way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53:36

    7

    就统独而言,我也是 。。。
    玩弄文字游戏,你的倾向性可想而知。

    回复

  8. 我任何时候和地点都要民主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0:06:23

    8

    长平,看了这篇文章,我可以说了,你就是我们的敌人。

    回复

  9. 终南山隐者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0:26:00

    9

    我老人家这么多年没出山了,想不到已经有这么多同志能够清楚揭穿长平之流的微言鬼意了,道不同不相谋啊,最好别伤身体,我要强调的是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理由,爱国人士都要保重身体准备战斗,当然对于长平同志的身体,我也是比较关心的。既然不用操心了,我老人家继续回终南山,听听这些鹦鹉们还能叫多久。。。

    回复

  10. wenwu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1:52:02

    10

    拜读过长平先生不少文章,为其捧过场,也批评过。今天,就下一个结论吧:长平先生是个正直的人,其毕业为了中国人民的民主与自由的传教事业,兢兢业业;其为了宣扬和在中国推广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为了维护中国人民绝对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鞠躬尽瘁。长平先生,是一位纯正的西方价值观传教士,是一位忠诚的西方利益传播者和维护者,是西方人民的好儿子。

    回复

  11. 肉啃肉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2:06:52

    11

    持不同观点的几方进行辩论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也是对我们的社会有益的。
    坚决反对扣各种帽子,我们的国家还需要更多的象南方报系这样的媒体。我不希望看到的事是没几天长平先生给软禁起来了。

    回复

  12. 虚无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2:34:02

    12

    感觉北京晚报在这时候写这篇文章有点可笑,我个人认为更多的是出于竞争的考虑。
    现在南方报业集团的几份报纸杂志都在北京有了市场,而且销量不错,瓜分了京报集团的很大份额,而且南报集团的一份报纸就叫新京报。
    我感觉北京晚报是在造势,让舆论矛头都指向长平,进而指向南都及整个南报集团,最后由中央出面对南报整顿时,北京晚报这篇文章的目的就达到了。

    回复

  13. wenwu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2:37:14

    13

    creep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23:08
    5影响和直接控制是不一样的.
    —————————————-

    影响和直接控制意思肯定是不一样的。但看问题需要的是本质,是看最终造成的结果与影响。

    回复

  14. wenwu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2:43:24

    14

    TO 虚无:
    我不赞同你的看法。
    一、我们在这里讨论所有的问题,归根揭底是当一个国家和民族处于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候,作为一份子,我们应该持有什么样的立场。
    二、北京晚报是北京市党委的宣传阵地,南方报业集团是广东省委的宣传喉舌,同属于中共控制的新闻媒体。

    回复

  15. lnq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3:31:54

    15

    志不同道不合,只能是自说自话

    回复

  16. 虚无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3:53:15

    16

    To wenwu:
    虽说都是锺供控制的新闻媒体,背后也有不同的利益集团,南报能发那样的文章,府里没关系也不行,也得花钱。
    不管怎样,中国有南报这样的媒体也算好事,至少起到了一定的舆论制衡作用。

    回复

  17. 恒者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14:42:15

    17

    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力,争论是好的,请不要动不动就来粗的,别把中国现在的大好情势给耽误了,我提倡自由讨论,而不是漫骂,这样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该站在更高处来看待问题!

    回复

  18.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04月15日 星期二 @ 02:15:49

    18

    好的东西就要学习,哪怕是对手掌握的!
    大陆的人民急需要开拓思维增长见识,就必须要全方面的了解世界,不能局限于一种论调思维中!
    只有人民真正智慧了,我们的民族才能强大!

    多识者多智

    回复

  19. 支持一下别错过 说:,

    2008年04月15日 星期二 @ 04:42:03

    19

    creep 说:,
    2008年04月13日 星期日 @ 09:23:08
    5影响和直接控制是不一样的.
    —————————————-
    是啊,关键是看影响的目的和立场,很显然,美国媒体和中国发展不是一个立场,而是和美国发展在一个立场,好听的话谁不会说,達賴说的好听的话还少吗。。。

    回复

  20. 支持一下别错过 说:,

    2008年04月15日 星期二 @ 04:43:23

    20

    所以,从这篇文章看得到,长平,你就是我们的敌人

    回复

  21. bomguo 说:,

    2008年04月15日 星期二 @ 06:48:21

    21

    媒体的力量确实无穷,短短十数天,让大众的声音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开始媒体封锁,网站关闭评论,在众国民的质疑声中,启动国家宣传机器,展开一种声音的狂轰乱炸,不多久,效果就出来了,民众的思维自觉的朝着政府所划定的道路上去了。
    为了维持统治,新闻管制不能丢啊!现在看来,对中国的言论自由不敢奢望了。

    回复

  22. 白云深 说:,

    2008年04月15日 星期二 @ 08:08:09

    22

    不就因为一篇文章嘛,吵这么久至于吗?

    回复

  23. clcic 说:,

    2008年04月15日 星期二 @ 11:55:09

    23

    长平是一位有长者风度的文人,我没有见过他,只是看过他的几篇文章,便留下了印象 .他的文字弥漫着宽容与温暖,鼓励读者独立思考,争取自由.他没有对谁说过什么刻薄的话,但是他有坚定的主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受到了很多人的不堪的辱骂,我也觉得很意外,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也会被这么多人仇视,不过随即也就释然,胡适那样的谦谦君子也一样有很多敌人,而且最可怕的是他与红朝太祖政见不合注定了在大陆的这么多年的暗淡。其实我不想分辩长平与他的敌人的孰是孰非,这是另一个问题。我想说的是怎么对待敌人,诸位在把长平作为假想敌的同时也请尽量尊重自己,不要做泼妇状破口大骂,污言秽语。请把自己当作一个男人,当作长平的一个有分量的敌人,在击溃他的同时(或被他击败)也得到他的尊重。这样的对手历史上好像很多,多学学古人吧。什么时候中国的互联网能变得干净呢?

    回复

  24. 我知你心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0:49:50

    24

    clcic,在你看来言语文雅的鼓吹卖国不严重只要言语优雅就可以。这才是另一种言语和意识形态的霸权,所谓小资情调的本质。你言语文雅的回避事实,一样逃不过别人的眼睛。有人对他这种人言语粗鲁,则不仅是针对他的立场了而且是针对他的道德品格(人品)的怀疑与不屑了,难道这你也看不懂。

    回复

  25. dEEPwATER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2:06:36

    25

    看来不少人还是很向往毛时代的啊。不如再来回階級斗争,消灭所有“中国人民”的敌人如何?
    永远只允许有一种声音,容不下不同意见,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社会到现在还是止步不前。
    理屈词穷,就索性来个人身攻击,来发泄一下,几岁了?火气那么大,不如买个充气娃娃每晚发泄下如何?

    回复

  26. 多看你一眼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2:57:15

    26

    dEEPwATER,进行人身攻击的不是别人恰恰是你们这些标榜语言“文雅宽容大度”的人。

    回复

  27. 黄维林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6:42:25

    27

    都懒得理那帮脑残了,看其言论,气不打一处来。长平先生的话讲得多好,竟然遭如此漫骂,我强烈怀疑前面的言论是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虽然你们也有言论自由,但是我想,你们所说的,只会在多年以后,成为历史的笑柄。

    回复

  28.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7:51:08

    28

    长平先生,你好,你的文字本来并不十分高明,虽然蛊惑了很多善良无知的人们,但是到了我这儿,就没那么容易了,以下是随手捡你的几个毛病给别人看看:

    “这篇文章一开始就说:“近日遭到网友们群起批判喊打的一位叫南都长平的人,可能又要为自己的言论自由辩护了,认为网民们要剥夺他说话的权力。”本来猜测一下也无妨,但作者文峰先生自称对我作过一点了解和调查,请问我什么时候表达过这种“可能”?”——-你在这里写的这篇文字《长平:我不是你们的敌人》难道还不是反驳文峰先生的文字吗?还不是一种为自己的辩解吗?文峰先生说你可能又要为你自己出来辩护了,他只是说可能而已,并没有绝对的说你一定会出来反驳,只是一种猜测而已,谁知他的猜测应验了,你很快就受不了,站出来,写了这篇《长平: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这难道还不是你的辩护吗?而且一点可能都没有了,是活生生的事实!!事实就摆在了这里,大伙儿都长着眼睛呢,没有瞎,至少我是没有瞎的,把你揭穿给大伙儿看。

    还有,你看,你接着还说了这样的话:

    “事实是:我在4月9日的博客中说:“感谢所有支持的朋友,也感谢所有反对的朋友。祝福每一个人,赞扬我的人,以及辱骂我的人。””———你的博客我没有去过,可是光从你的这句话,我就可以知道你这个人的虚伪。你说你感谢所有反对你的朋友,祝福每一个辱骂你的人,可是你看你现在在干什么?你在为你自己辩解啊!“这种文风也让我万分错愕,但是我更愿意就文中的事实和道理作一些解释。”,整片文字,你的语气多么的“义愤填膺”啊,可是开头居然还把自己的辩解称作“解释”,天底下有这样不停地辩解,不停地的“你们误会我了”的解释的吗?我只知道,大凡对反对者的感谢,不外有两种做法:要么沉默,让人家说去,埋头做我的事,真相终究会见分晓,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另一种就是恭恭敬敬地把反对者请上门来或者亲自登门拜谢,交流看法,然后回去慢慢反思、总结,找出自己的问题,改进。你看你,一不沉默,死要嚷嚷着,二不拿出诚意跟人家交流看法,而是一开头就认定人家错定了,而且是毫无道理的错,一点合理处都没有!还摆开了一副要和人论争的架势,哪还有什么君子风范?这就是你对反对你的人、辱骂你的人的感谢?很多人啊,就喜欢玩一种把戏,就是在人前表示可以容忍和理解不同的、相反的、与自己不同的意见,为了什么呢?为了塑造一个形象:大度!客观!而骨子里却阴暗得不得了,恨不得把反对者给吃了,我不知道长平你有没有这种情况,但是迄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你不存在。

    “我从来都认为有争议是好事,但是近日来网络上有人对我造谣中伤、肆意辱骂,超出争议范畴,的确让人震惊,不知今日何日,难道国家不是正在“迎奥运、讲文明、树新风”吗?”——是的,很多的事情发生争议的确是好事,可是不是所有发生争议的事都是好事啊。比如有人说汉族人不是中华民族的一员,为此还产生了争议,你说这样的争议是好事吗?或者你不是娘生的(当然了,现在有试管的,排除去),是石头里冒出来的,有人同意,有人反对,你认为这样的争议还是好事吗?还有你说得到的“迎奥运、讲文明、树新风”,是的,国家的确正在提倡这个活动,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个就不让人家说你了,而且你也不能拿这个作挡箭牌啊?文明活动我们当然要提倡,但是也不能停止对坏现象的斗争,不能因为文明活动,发生了违法犯罪事情警察就不管,任由其发展了吧?所以啊,长平,你不该拿这个来作挡箭牌,这样只会让大伙儿看到你的心虚,知道吗?

    “我认为,那么多网民骂我,是因为一些人的造谣和煽动,比如这位文峰先生对我的言论自由主张的歪曲。他引用我的一段文字来总结我的“言论核心”: “言论自由天然包括说错话的自由,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比谣言更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这三个判断中,前面两个我想小孩子都能够理解,也都在践行。容易误解的是后面一个判断,为什么说对言论自由的剥夺比造谣更可怕呢?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没有言论自由,谣言就不容易被揭穿。比如这次西藏事件,如果不让网民说话,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媒体的歪曲报道吗?这么简单的道理,文峰先生不懂或装不懂,作了这样的理解:“按照这个逻辑:”言论自由‘就可以颠倒黑白、捏造事实,就可以肆意歪曲历史、可以信口雌黄、可以’自由‘地造谣、’自由‘地抹黑、’自由‘地扣帽子。“文峰先生,这不是我的逻辑,这是你自己的逻辑。你把我的话自个儿推论了一番,然后把你的这个推论当作我的结论来反驳,世界上哪有这样讲道理的人?”———你的看法是,开口说话的自由是至高无上的,而且是不受限制的,即使由于种种原因,造成了不堪设想的恶劣后果,那也不要紧,因为人们又有说真话,传播真话的自由,很快真相就会大白了。是的,人们最终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是啊,长平先生,那给人们带来了多么大的伤害,难道每一个真相的获得人们都要付出沉重代价也是合理的、应该的吗?再说了,真相还有个时间的代价问题,也许一个真相揭开了,可是已经过去好几十年几个世纪了,你说这个等了这么长时间的真相还有什么意义呢?我记得西方有一句谚语: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同样,迟到的真相也不是真相了,因为它已经没有用了。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看法,长平你不同意也是可以理解的。呵呵,这里的这个就不是毛病了,仅为个人看法。不过啊,你看你的这些话:“文峰先生,这不是我的逻辑,这是你自己的逻辑。你把我的话自个儿推论了一番,然后把你的这个推论当作我的结论来反驳,世界上哪有这样讲道理的人?”你的口气真犟,有失风范啊,已经谈不上什么“感谢”了。

    好了,就到此为止吧,我也不想说你太多了,一来篇幅有限,二来太累了,三来你是我的长辈,论辈分,你是我老师,可是看了你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太令我失望了,而我也不想背负不尊老的恶名,所以,不想继续说你下去了。回头是岸,长平先生(先生是老师的称呼,但愿啊!)

    回复

  29.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8:23:07

    29

    你好,长平先生,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我觉得还可以,挺好的(也许你觉得很不好也说不定),下面就转载下到这里,给你看一下

    何其放肆:《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评论西藏事件如此CNN

    作者:云淡水暖

    昨天看电视台体育节目,北京奥运火炬在伦敦传递,由3月14日一来开始发酵的藏獨系列破坏北京奥运形象闹剧也如期上演,一个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白种男人,企图抢夺一个小女孩火炬手手中的火炬,遭到中国火炬护卫手的阻击和英国警方的抓捕。据说在50公里的传递途中,有多个小丑出来表演。一个据说应该最具非政治色彩的体育盛事,不断有分裂、反华小丑出来跳哴,也提醒和教育了中国的民众和青少年,世上没有什么“普世价值观”,西藏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脱离过中国的版图,应该是普世皆知的事实,起码那个抢夺奥运火炬的白种男人就不承认,他大概依然顽固地认为十九世纪开始英国人在西藏策动的不成功的分裂行为总会有一个“结果”,所以要跳出来充当藏獨分子的打手。

    而在一片嘈杂的噪声中,西方媒体依然故我,也不讲“普世”,也在一个劲地继续着偏见甚至歪曲、造谣、抹黑,据海外网民揭露,那张尼泊尔僧人与当地警察冲突被用来张冠李戴到拉萨事件头上的“新闻照片”,居然还在西方某国的媒体上采用。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杰夫•代尔(Geoff Dyer)被邀请访问了拉萨,访问后,此公还是一脸的“不信”,于4月1日发表了一篇报道“谁遭拉萨暴徒洗劫?”,其结论是“鉴于拉萨多数藏人不愿讨论此次暴乱或更广泛的政治议题,对上述攻击行为的动机几乎难下定论。”,这显然是预设立场,暗含“可能并非藏獨”、“并非達賴集团所为”的意思。而紧跟着一位叫做长平的先生出场了,4月3日,同样是《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而具有象征意义的是,此文同时在《*****》发表。

    长平先生在《金融时报》的身份是“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4月3日这篇文章在《金融时报》网站露面时,结尾处注明,长平先生是“资深媒体人,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外滩画报》副总编辑,现为《南都周刊》副总编辑”,也许《金融时报》中文网编辑开始想拿所谓“中国最好的周报”、“中国媒体良知”的招牌增加点分量,说明尽管网络上绝大多数华人全球网民对西方媒体的拙劣、卑鄙行为愤怒地声讨,却还有国内的“资深媒体”大腕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有意思的是,此文在遭到国内一些网民痛斥之后,《金融时报》中文网编辑又把记录这几顶耀眼的桂冠的文字抹去了,怕什么?心虚什么?

    长平先生并没有心虚,在《*****》的自留地专栏上发出了此文,草民再为那段被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删去的“介绍”来一个补齐: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外滩画报》副总编辑,2003-2004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访问学者,现为《南都周刊》副总编辑,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云云。

    看了长平主任、副总编辑、访问学者、兼职教授的评论“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得出来一个逻辑,西藏拉萨发生的暴力事件还有所谓“真相”→由于“真相不明”→产生了“民族主义情绪”→“民族主义情绪”阻碍了“真相”。

    英国记者杰夫•代尔不无偏见地说“对上述(拉萨暴徒)攻击行为的动机几乎难下定论”,国内的主任、副总编辑、访问学者、兼职教授就出来应和所谓“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民族主义”们该不该有“情绪”,草民不知道,或许照长平先生看来,只有听任杰夫•代尔们“几乎难下定论”,中国民众满脸谦卑,弯腰驼背,装出死相,才算没有“民族主义情绪”。

    长平先生说【包括德国、美国、英国和印度在内的一些国家的媒体对拉萨事件的报道中出现了明显的事实错误。从新闻职业规范来看,有些错误非常低级,甚至有刻意误导的嫌疑。…倘或中国媒体同样不能自由报道,而境外媒体又变得面目可疑,那么真相从何处来呢?】,草民发觉,长平先生用词之温柔可爱,只是“事实错误”、“有刻意误导的嫌疑”而已,却闭口不提污蔑、歪曲、造谣、作假这些根本拿不上台面的下三烂,境外媒体们只是“又变得面目可疑”么,在对待中国、西藏事件的报道中,他们的客观、公正的“普世价值”何曾出现过。

    长平先生说【一些揭露境外媒体虚假报道的网民宣称,他们要用行动让世人看到拉萨事件的真相。这个说法逻辑不通,因为他们的行动只能让人看见西方媒体报道不实的这个真相。拉萨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多数中国人看到的只有政府在封锁消息几天之后统一发布的新闻。对于任何来源单一的垄断性新闻发布,我不敢说它是假的,但是也不能确认它是真的。】,草民佩服长平先生扭转思路的“本事”,网民们要让世人看到的“真相”,是建立在西方造谣、作假、污蔑的前提之上的,既然如长平先生所说,国内媒体没有参与所谓“自由报道”,境外媒体更不消说,那么那些西方媒体为什么不发表一些“不清楚”、“尚不知道”之类的文字,而要采取造谣、作假、污蔑、煽动的手段呢。事到4月3日了,那些“来源单一的垄断性新闻发布”的新华社图片、央视视频,长平先生难道“也不能确认它是真的”?这是什么逻辑。
    长平先生顺带公开造了一个谣,先说【连续几天,各家媒体上都只有西藏自治区负责人的简短通报和谈话】,又说【大多数中国人看到的只有政府在封锁消息几天之后统一发布的新闻】草民注意到,在3月14日当日,新华社就播发了这个通报和谈话,就是说,暴乱一开始,政府就没有“封锁消息”,所有中国人在电视、报纸上都可以看到。

    长平先生文章的高潮在于【西方人对中国的偏见,源自一种居高临下的文化优越感。那么应该警惕的是,汉人在面对少数民族时,有没有这样一种由文化优越感而导致的偏见呢?西方人对中国的歪曲报道,源自不愿意倾听和了解,沉迷于萨义德说的那种东方主义想象,那么我们对少数民族又如何呢?如果我们以民族主义为武器来反抗西方,那么怎样说服少数民族放弃民族主义,加入到主流的国家建设中来呢?】

    这是赤裸裸的挑拨,照长平先生 “我们对少数民族又如何呢?”的设问,就会联想到“又如何呢?”背后的逻辑,似乎汉族已经对少数民族“又如何”了。长平先生说如果“我们”(指汉族)以“民族主义为武器反抗西方”,就无法“说服少数民族放弃民族主义”,这是把中华民族是由56个民族组成的大家庭进行割裂,生生制造出一种“少数民族的民族主义”来,并且与汉族对立,罔称汉族为“主流”。这说轻了起码是无知,说重了是别有用心。

    草民觉得长平先生走得太远,意识有些模糊了,当年英国人首次从亚东侵入西藏的时候,被侵略者屠殺的包括清政府派出的内地官员和藏族地方官员、民众。甲午战争之后日本侵占台湾的时候,台湾有一位泰雅族部落首领战致最后一人。在抗日战争中,全中国许多少数民族都遭受了苦难,都参加了艰苦卓绝的抗战,著名作家沈从文先生是用汉文写作的,中华民族是一个整体,没有这么“主流”、“支流”,如果有这种思想的,恐怕也就是笃信西方“普世价值观”的长平先生。况且,自1949年以来,中国政府的少数民族政策所体现的人文关爱,普世皆知,内地各族人民对西藏人民的支援和奉献,日月可鉴。

    长平先生还设问【達賴喇麻要求政府对他重新评价,那么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除了官方的定性之外,能不能允许媒体自由讨论以进一步揭示真相?】,这还是一种挑拨,似乎在“官方的定性”之外,達賴还应该有一种“真相”?達賴写给毛主席的信,美国人与英国人之间的通信,美国人写给達賴的信,達賴发表的分裂谈话,達賴集团在美国人训练下从事武装活动,都有真实的史料和多种媒介保存的实物,还需要什么“真相”?草民猜想,是因为西方给了達賴一个所谓“诺贝尔和平奖”,所以长平先生才如此多疑,因为西方的标准是“普世”的。

    “做人不能太CNN”是当今的一句流行语,长平先生发表在《*****》的评论,为何如此CNN,其观点和立场何其放肆。

    回复

  30.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8:38:07

    30

    刚才也看了一下署名“独白”的中国人说的话,觉得跟我上面的某个观点挺相似的,或者道理一个样,所以,就想奉劝一下长平,中国人还没有全部被你蒙骗完,智者还是存在的,林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你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某些人,也能在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

    顺便说一下,你这里的评论栏里,有一个要求,就是评论者要留下真名实姓,而且还需要电子邮箱,呵呵,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古代电视剧里面的那些比武擂台赛就经常如此,报上姓名,所以,我也满足你的要求,让你有机会教训我几下,不至于有气没处发。

    回复

  31. xieqi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11:12:00

    31

    看了所有评论后发现一个事实。凡是反对长平的留言,要么讲道理,要么表示对其的不满,其含义与推理清晰可见。凡是支持长平的,没有一个在这讲道理的,反而都摆出一副高高在上,最懂道理的“样子”。

    回复

  32.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12:21:58

    32

    长平 先生,我搜肠刮肚,想来想去,实在找不出可以原谅你的理由,再看了一下你的话,这次是从尾到头看,原来越不舒服,现在就先从第一段开始吧:

    “我解释了半天,可能仍然会有网民认为我回避问题,要求就藏獨问题表态。—–(没有谁要你非表态不可,人家只是不满你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罢了,纯属你的自我想象,即使有这个想法,那他没有说就不算,是你多疑了)我的回答是:第一,我反对强制表态;—-(是的,强制不好,也不对,我本人也反对强制表态,所以在这里你的这句话没有问题,可是别高兴得太早了,后面还有的呢)第二,我自愿表态如下:单就统独(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统独”这个词特别情有独钟,在我们全国上下都说“统一、独立、台獨、藏獨”的时候,你却喜欢上了李登辉、陈水扁之流惯用的“统独”这个词,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纳闷啊)的而言,我也赞同统一;(这个“也”字意味深长啊,就是在全中国上上下下都反对独立的时候,我这个生活在中国的“中国人”不好说不赞成统一,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啊,言外之意:我是被迫的呀!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你的回答那么的闪烁?那么的不干脆直接?似乎这个问题还有待商榷,呵呵,滑头)就暴力恐怖活动而言,我更是坚决反对,无论任何理由、任何时间及任何形式。(呵呵,你这话,似乎是说藏獨那帮暴徒使用暴力不对,这就产生了一个前提:他们的目的是正确的,也就是说藏獨是正确的,只是他们所使用的手段不对而已。同志们,你们瞧瞧,这样的人,够阴险的吧?!而且,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们在电视上只看到某某国家的政府领导人或者某某发言人表态说,反对使用暴力等言语,你看他在这里的说话,西方官腔十足,跟那些人一个样)但是就新闻报道怎样做得更好、各民族如何相处得更好等等问题,我希望能够有自己的獨立思考,(独立思考没有错,但是独立思考出来的东西就是合理的吗?你看你独立思考出来的什么:汉藏之间存在民族主义矛盾,達賴这个人是好是坏还不能定性,还有争议,中国政府说的不算,西藏骚乱中那五个女孩的尸体不算,那到底什么样才算呢?西方国家媒体说的就算了是不是?),如此而已。”

    好了,先说倒数第一段,以后再说第二段、第三段………总之有的是时间,慢慢来,不着急。

    回复

  33. 平民百姓 说:,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16:29:39

    33

    看到一边到的评论,有些失语,但是,我支持长平先生,话少说,不能平心静气辩论的人,不想和他说话。

    回复

  34. dEEPwATER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2:33:20

    34

    多看你一眼,要讲事实摆道理,不要动不动就扣帽子,扣个帽子谁不会?

    回复

  35.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4:50:17

    35

    同意署名“xieqi ”的看法,我们反对长平,不是无中生有,不是诬陷,都是有根有据的,都是摆事实讲证据的,而那个什么的长平,则总是嚷嚷说我们大伙儿错怪他了,具体怎么错法他又没有江清楚,即使讲了,也很荒唐,纵观他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就是两个策略:一、找出一个水平兼佳、对他的批驳存在漏洞的个别人的局部展开反驳,对于那些水平高的、天衣无缝的批驳则采取不理会办法;二、不计较,不说话,就如以上署名“xieqi”的中国人所说的,“摆出一副高高在上,最懂道理的‘样子’”,意思是,你们这些盲民,懂什么,水平这么低,我这么高明的人讲的这么深奥的道理,你们能听得懂吗?所以,老子“以退为进”,不开口,目的就是要造成一种假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呵呵,大伙儿看看,这个“当红炸子鸡”居然是这样的卑鄙阴险!你看这段时间他的表现,对别人的批判不说话,少说话,即使说了,也避重就轻,不跟人家谈事实,避开谈证据,而是采用迂回战术,达到目的。然而,我们知道事实胜于雄辩,长平这只“鸡”再怎么狡猾,大伙儿都是有眼睛的啊。

    不知道大伙儿发觉了没有,长平他在这儿写了文字,欢迎他人留下评论,可是这么久就是不见他出来说话,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真是又应验了我上面所说的话不成?呵呵

    回复

  36.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5:02:45

    36

    上面署名“dEEPwATER”的网敌说,“不要动不动就扣帽子,扣个帽子谁不会”,没错,一点没有错,不能随便给人家扣帽子,可是啊,你知道吗,偏偏就是长平他本人就同意可以给人家“扣帽子”,因为“扣帽子”未必就不对,证据在哪?在这里:

    长平:“上纲上线”未必就不对
    2007年12月28日 星期五 于 11:10:20 · 长平 发表在: 时事点评

      “孕妇之死”的新闻出来之后,时评作者们迅速对新闻进行了解剖,从各个方面分析原因。有人看到了医患关系,有人看到了阶层隔膜,有人担心信任危机,有人担心素质教育,有人呼吁流动人口的医疗保障,有人探究贫困给人带来的心理问题。针对有人呼吁限制病人和家属的签字同意权,我也写了一篇文章讨论病人的权利,认为恰好是病人的各种权利没有得到真正的落实,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然而,包括我这篇文章在内,时评作者们的努力似乎激起了很多网民的反感,他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个事实清楚、原因简单的特例,不必作过多的分析。对这些分析,有一个很顺手也很有效的打击,那就是“不要凡事都上纲上线”。

      这让我忍不住想讨论一下,上纲上线是怎么回事,它到底错在哪里?

      “上纲上线”作为一个妇孺皆知的贬义词,来自“纹革”中它被当做階級斗争的武器。最典型的例子是,有人穿双高跟鞋烫个卷发,看本西方文学名著,就被认为有资产階級思想。接下来,他就有可能被认为站错了队,划到階級敌人那边,属于被教育、打击、批斗的对象,影响他的就业、升职甚至基本的生活安宁。亲朋好友为了不受牵连,避之犹恐不及。最严重的情况,还有可能被送进牢房。这种斗争武器简单好用,于是迅速普及,横行一时,从专家学者到平民百姓,无数人都遭到它的袭击。

      “纹革”之后,大家总结出一些血的教训,其中就包括不要轻易上纲上线,否则会害死人。但是仔细想想,真的是上纲上线在害人吗?不,是它背后的思想專制。在上述例子中,上纲上线本身未必不对,那些穿高跟鞋烫卷发读西方名著的人的确可能向往资产階級生活方式。可怕之处在于这样的强权法则:是资产階級的东西就要消灭掉。假如人们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自主选择生活的自由,那么上纲上线也害不了人。正如今天的情形,对生活方式的控制减弱了,有人再拿高跟鞋说事就会成为笑话。

      相当多的上纲上线的确不对,简单化、片面化、歪曲、夸大,都是常见的情形。为什么会这样呢?还是因为有那个控制思想的强权在,人们这样做可以打击对方。如果没有这个强权打击的作用,它的不对也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由于人们对“纹革”的反省普遍未能深入,不敢说出真正的原因,就退后一步,拿“上纲上线”做了替罪羊。从思想的高压,到思想的怯懦,又正好以不要上纲上线作为解脱。因为思想本身,在很多时候就是上纲上线,所谓“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哲学成为一门“无用之学”,因为它从古希腊开始,就是思辨和深究,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到后来连“现象”和“本质”的概念本身也被轮番考问。哲学思考的全部,几乎就是在“上纲上线”和“下纲下线”之间反复。

      本来应该厌恶的是思想專制,但人们把口水吐给了“上纲上线”这种思想方法,把经济改革中的“务实”作风作为思想的标准。这种错误使得思想專制本身偷着乐,并继续压制着思想的深度。凡事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判断,不能判断的事情就被归为特例。

      在“孕妇之死”这件事上,很多人只想止于道德评判,认为一个女人和腹中胎儿的死亡,不过就是因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个心肠歹毒、愚昧无知的男人;甚至认为这个男人暗怀阴谋,借刀杀人,骗取钱财。别的分析都是扯得太多,上纲上线。这和“纹革”以来“把好事都归于社会制度、坏事都归于个人道德”的传统逻辑一脉相承。这个逻辑往往无法解释干坏事的个人和社会的关系,于是就发明了“特例”这个说法。社会不想承担的问题,都被说成是特殊情况,或者极少数分子的事情。要是遇到太普遍的“特殊”情况,干脆就把整个中國都说成“特殊国情”了。

      “孕妇之死”的确是一个极端情形,但并不是拒绝深入分析的“特例”。任何极端情形都有它的发生逻辑。一个怀着胎儿的女人悲惨地死去,则是很多未死者面临的诸多问题的一个总爆发。仔细地分析这些问题,不仅是对死者的交代,也是对生者的悲悯。

      当然,这是我又一次“上纲上线”的思考。

    回复

  37.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5:29:59

    37

    答复上面署名“平民百姓”的网敌,他说“不能平心静气辩论的人,不想和他说话”,呵呵,你说出这样的话我不怪你,毕竟你是“平民百姓”,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该把你的话放到网上给人家看,就像有人说一个长得不够好看的女孩子一样:丑不是你的错,但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道理一个样。这里我把你的话分成两部分来剖析:

    “不能平心静气辩论的人”——辩论一定要“平心静气”吗?只有“平心静气”,说出来
    的话才是理智的、才是真的吗?滔滔不绝、慷慨激昂说出的话就
    平心静气是错误的、缺乏理智的?参加辩论的人哪个不是血
    液沸腾、青筋暴涨?哪个心平气和?请问!而且,“平心静气”
    出来的就一定是对的吗?告诉你,“激动”的不一定就是错的!

    “不想和他说话 ”———–你不说,你就是对的了?你不解释,你就是对的了?你扭头就走,
    你就是对的了?我说,我就是错的了?我骂你,我就是错的了?我
    对着你离去的背影说你,我就是错的了?呵呵,回去好好想一下,
    争取下次上来说话,不用“平民百姓”了。

    典型的被人家骗了,上了人家当了还说人家好话的!!(你如果真的买了《南方都市报》了,那就 还被人家骗钱了)

    回复

  38.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5:47:31

    38

    长平,我真的不明白,你,堂堂一个“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访问学者,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居然水平这么烂,这么烂居然还想欺尽天下苍生,可是啊,对不起,苍生里有我一个。我,虽然不是什么学者,更做不上什么“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访问学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我只是一个善良的、普通的中国人,只是一个不想被人愚弄的中国人,当然没法跟你比,所以,可能够不上你的眼光,但是我希望你,一定要思过,不能闭门,要开门,而且还要走出去,向全中国善良无知、上了你的贼船的人,表示你发自内心的忏悔。不然,我劝你,移民美国吧,欧洲也成。

    回复

  39. 清风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6:17:25

    39

    好!百家争鸣,有点五四运动的味道了.这就是言论自由!

    回复

  40.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12:28:18

    40

    大伙儿仔细玩味一下,长平的这篇文章的题目:《长平:我不是你们的敌人》,只要认真看一下就可以看出点端倪来。“我不是你们的敌人”,这句话具有一种暗示,那就是你们的敌人不是我,是谁?在当前这种环境下,明眼人很容易就可以知道,那是中国政府!长平要将人们的思路引向:你们的敌人是中国政府。补充完整:我不是你们的敌人,你们的敌人是中国政府。在面临数不胜数的中国人的鞭笞后,长平喊冤的文章出来了,可是标题不是我们通常的样式,而是来个暧昧不定的“我不是你们的敌人”,真是够刁的了!!此人实在可恶之极!!

    回复

  41. 很气愤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13:21:34

    41

    我敢说:如果长平想证明屎是好吃的,那么他会说,西方人的屎是香的,好吃的(会添油加醋的说:我吃过),然后得出结论:屎是好吃的。你的论证从来都是这样,拙劣而卑鄙。
    你是“猪”、是“脑残,就不用那么虚伪了,既作婊子,还想立牌坊。知道羞耻的就从中国消失,移民欧美去做猪吧,估计那时你就没有价值了,就要被你的西方主子给阉了做人妖了

    回复

  42. 很气愤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14:04:29

    42

    谁删了我批长平之流的文章?
    猪说:“我认为,这种创造力跟自由散漫的环境是有关联的,整齐划一的文化中只有团体操的优势。”
    多看几篇猪的文章的你就会有这样的感觉,猪总能从西方的一个例子中总结出一条他认为完全正确的一条真理,然后哼哼几声。
    我想问:猪,你从德国人的自觉自律和韩国人、日本人的团体精神中又总结出什么?你又会哼哼什么。
    我敢说:如果猪想证明屎是好吃的,那么他会说,西方人的屎是香的,好吃的(会添油加醋的说:我吃过),然后得出结论:屎是好吃的。

    回复

  43. sein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14:50:05

    43

    先生,我绝对支持你。

    回复

  44.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16:47:38

    44

    上面署名“sein ”的无知的人说:“先生,我绝对支持你。”是的,我知道,你支持长平,但最好你不是他的亲友什么的,这样的话我们大伙儿还会原谅你的无知,如果是的话,那你的身份就不同了:同伙、同党。

    回复

  45.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07:48:02

    45

    我是不明真相,我只是从上看到下而已。
    给我印象很深的是个叫“韦威严”的。能够逐字逐句的去批驳另外一个人的文章。这样的精神很值得学习。我很羡慕能有这么长时间仔仔细细去逐字逐句批驳人文章的人,可能这就是他的工作。
    我对数字比较敏感,我随机抽样了他的发表时间如下,只是随机抽样。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7:51:08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8:23:07
    2008年04月16日 星期三 @ 08:38:07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4:50:17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5:02:45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5:29:59
    2008年04月17日 星期四 @ 05:47:31

    早上七点多在发文章、早上四点多也在发文章。目的就是为了批驳那个叫什么长平的,看来他非常敬业啊。
    也许他在国外生活。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他的职业操守比那些张口就骂人的讨论者好很多。
    具体上面这些人讨论的什么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就是他出现的频率很多,比张口就骂人的人好点。

    回复

  46.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07:51:38

    46

    哦,我看到我发出的信息了,原来不是他职业道德好很早就起来发贴,而是服务器在国外,显示的时间是国外的时间。因为我这里发贴的时候是下午3点过,而信息上显示的确实早上7点过。
    另外,我突然发现了他也骂人了,比如:“呵呵,大伙儿看看,这个“当红炸子鸡”居然是这样的卑鄙阴险!”

    回复

  47. etynqk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09:54:31

    47

    国人论战,应该先学好普遍逻辑,不然同一个名词,指向不同的内涵和外延,属于鸡同YA讲。

    回复

  48.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13:09:42

    48

    上面署名“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对我的做法和说法颇有看法,说我“这样的精神很值得学习。我很羡慕能有这么长时间仔仔细细去逐字逐句批驳人文章的人,可能这就是他的工作”,我想告诉这位“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的是,这不是我的工作,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在校的大学生,我本不知道有长平这么一个人和这么的一个事的,只是无意中浏览网页,看到而已,顺手发表看法一下罢了。至于,我为什么能“这么长时间仔仔细细去逐字逐句批驳”,那也没有什么的,我这几天在学校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作(我要毕业了,没有课上,当然有空了),加上拳拳的爱国之心驱使,就一连发了好多个看法,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还有,你说我的电脑服务器在国外,那真是可笑之极,告诉你,我本人所在的学校是广西民族大学,院系是政法系,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调查摸底,我问心无愧,不需要掩饰,我的住处就是在广西民族大学四坡十二栋那里,你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看看,看看我是在哪上的网,发的文字,我随时配合。
    还有,你说发现了一个时间显示的问题,那我又要告诉你了,你的这个问题我也早早的发觉了,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时间显示不合,而且,那些文字会有部分变成繁体,我也想不明白。所以,请不要把这说成是我的原因,你错怪我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回复

  49.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13:22:23

    49

    再答“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说:“突然发现了他也骂人了”。我承认这是我的不对,不应该用这么难听的字眼,可是当时我的确是很激动,很气愤,所以个别脏话就脱口而出了,实在不好,即使骂人也应该像某些人那样,不吐脏字才好。在这里,我想有必要向你解释一下,我们发表的话仅仅是我们的意思的形式,形式是服务于内容的,只要我们的内容没有错,形式不雅点也不打紧的(当然,我不是说一定要粗口,最好不要,但是有时失控也很难说,情绪嘛),不影响内容的正确,你说是吗?所以,你不能只看我有没有出现脏字,而是看我有没有说得对、有道理,这样去判断一个人、一段话才是正确的,你说呢?

    回复

  50. 韦威严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13:33:25

    50

    我还想跟“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说的是,你的确是个有心人,可是你的“有心”做得远远不够好,对人的指摘工作还做得不到家,不过,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你有一些潜力。

    回复

  51. 感觉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14:44:15

    51

    持不同观点的几方进行辩论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也是对我们的社会有益的。
    坚决反对扣各种帽子,提高民众素质和参政意识需要理性。我不希望看到的事是没几天长平先生给软禁起来了。

    回复

  52. colpanda 说:,

    2008年05月15日 星期四 @ 17:11:32

    52

    事实上你已经是我们的敌人了,但往往这也是好事情,因为这证明国家开放了,不同意见者的存在才证明是民主,要不你还会存在吗!!!???我认为对自己国家的好感来自于这个人是否承认自己是这个国家的人,否则不是盲目就是已经心有属国了!—–来自一个被愚民政策教育了18年,却还头脑清醒的人!!!!!!

    回复

  53. 打工者 说:,

    2008年05月19日 星期一 @ 12:43:34

    53

    长平先生敢说敢当,铮铮铁骨,极具爱国之忱。文峰何许人?没有人知道。但这个人或者是不懂得什么是普世价值,或者是从骨子里反对普世价值,却是一看就明白的。与这样的人争论,值得吗?

    回复

  54. 路过的人 说:,

    2008年05月21日 星期三 @ 07:18:43

    54

    长平专栏》不要忽视”很黄很暴力”成人版 长平发表在路透社中文网的文字,转贴之,欢迎大家拍砖。
    2008年 1月 19日 星期六 16:06 BJT 保存为书签 | 打印 | 阅读全文[-] 文字大小 [+]
    (本专栏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一位不幸的13岁北京女孩,被央视《新闻联播》作为整治网络视频的宣传工具,说出了”很黄很暴力”这个 2008年第一个流行语来。网民们恶搞此事时以暴易暴,使得被宣传机器伤害过的未成年人再遭伤害,尴尬之中难以继续。

    其实,这件事情以讨论网络暴力和未成年人保护收场,浪费了资源。这件事最大的意义在于,网民们敏锐地抓到了这个典型的谎言,及时地放大了其荒谬之处,使人们看到有些宣传的虚伪和非人性。

    小女孩是这样说的:”上次我上网查资料,突然弹出来一个网页,很黄很暴力,我赶紧把它给关了。”大量网民们认为这是一句明显的谎言,因为要看到又黄又暴力的网页并不容易,而且会不会赶紧就关掉也很可疑。大家可能会觉得奇怪,电视台为什麽要用这麽明显说谎的例子,把它当作真话来教育民众?它又为什麽不考虑保护未成年人?

    答案只能是,它习惯了把观众和采访对象不当回事,可以肆无忌惮地撒谎,不惜手段地利用。在各种会议、政策的宣传新闻里,有多少”很黄很暴力”的话?只不过多数时候出自成年人的口里。为什麽大家对未成年人说谎特别敏感,而对成年人谎言却置若罔闻?因为很多人都认为,成年人当众撒谎不算什麽,尤其是在宣传机器的镜头前,撒谎几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因此,应该放弃对这个女孩的伤害,但不能放弃由此激发的对谎言的反省。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将女孩的”很黄很暴力”换成成人版。几乎每天,你看看电视,都会发现很多成年人说出那麽赤裸裸的谎言,而且是直接或者间接的强制性表述。这不是”很黄很暴力”又是什麽?

    随便搜索一下,你就知道成人版的”很黄很暴力”是多么的普遍——”举办这次辅导报告很及时,很有必要”;”大家一致认为,宣讲团的报告很及时、很解渴、很成功”;”(报告)令人振奋,非常实在,旗帜、目标和途径非常明确”;”这场报告很及时,好比是一股暖流,听了全身热乎乎的”……

    当然,你也很容易搜到关于电视新闻的一个顺口溜,这是对成人版”很黄很暴力”的一个总结——”会议没有不隆重的,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鼓掌没有不热烈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看望没有不亲切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工作没有不扎实的,效率没有不显着的;决议没有不通过的,人心没有不振奋的;班子没有不团结的,群众没有不满意的;……”

    很多人认为,这些可笑的宣传不过是谁也不相信的形式主义的东西,何必跟它们较真?林肯不是说过吗,”你可以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时候欺骗某些人,但不能在所有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但是林肯这句话有个前提,那就是大家都愿意说真话和听真话,如果习惯于谎言,那可能就是另一回事了。哈维尔说过,谎言是对真实的威胁,它会挤占真实的空间。事实上,在某些场合,说谎话也许更自在,说真话反而会显得可笑。

    哈维尔曾经生活在谎言政治的国家,他对此总结道——

    待续

    回复

    如歌 在 六月 6th, 2008 03:52:21 回复:

    何清琏曾说,看看中國的所有媒体,你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个国家的人民最幸福,社会最和谐,这个国家的行政与黨派简直是全球的楷模;如果你看再美国的媒体,你会发现这个国家几乎在崩溃的边缘。

  55. 余迅 说:,

    2008年06月12日 星期四 @ 11:47:54

    55

    长平文章,我赞成.文峰说理有点儿文元遗风,悠着点哦,不要觉得真理总在你手里.

    回复

  56. 安徽人 说:,

    2008年06月13日 星期五 @ 15:28:54

    56

    中国民主之路漫长.看许多骂长平文章的帖子,为民族忧伤.

    回复

  57. 清溪芳草 说:,

    2008年08月16日 星期六 @ 02:40:44

    57

    看了评论,知道中国大粪教育和大粪舆论搞得相当成功。连言论自由都反对或乱反,那是绝对的250分子或御用妖魔。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