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由合作知歧异 从分裂求统一

  继台湾亲民党重要人士、前立法院长刘松藩及部份亲民党立委访问了大陆之后,由新党立法院召集人、上届副总统候选人冯沪祥等人分别与钱其琛、汪道涵等大陆高层和对台部门官员、台湾问题研究学者举行了多次会谈,双方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达成了共识,随后不久,部份国民党立委组成的访问团也来到大陆,虽然阵容中没有连战等重量级人物,但仅仅是国民党的招牌,就是给人以丰富联想,并称得上是重要的突破。

  目前台湾的四个主要政党中的三个已经参与到海峡两岸的党派交流当中,遗憾的是作为执政党的民进党仍因台獨党纲的阻碍而未能与大陆坐下来对话,在族群认同等根本议题上的分歧仍然巨大,恐怕于短期之内还难以改善。但是,党派交流毕竟开启了一扇有利于台海和平和祖国统一的大门。紧随党派交流的脚步,城市交流又拉开帷幕。尽管谢长廷(高雄)与朱亚衍(厦门)的市长互访并未成行,但意义不可低估。这实际上是中国人政治智慧的体现,在两岸当局层面的谈判陷入僵局的情况下,另辟蹊径,虽不会令坚冰尽融,至少让人感到了春天气息。

  自陈水扁当选后,台湾岛内的政治生态出现重大变化,大陆的对台政策也必须做出相应的调整修正,来因应全新形势。党派和城市交流的浮现,其实亦和台湾政坛的变革有密切联系,面对此情此景,大陆方面不妨抓住机会,以“由合作知歧异,从分裂求统一”的原则来推动和平统一进程,从而实现每个炎黄子孙都欣闻乐见的未来新局。

  由合作知歧异,指的是通过广泛深刻的交流和协作来了解彼此在诸多问题上的分歧和差异,这样有助于真正达到求同存异,增进了解。在台湾各主要政党中,大陆与新党、亲民党、国民党可能较容易在根本性的国族认同上形成共识,都接受“一个中国”的基本框架。然而,仅有对中国的认同不够,更应着力的是在此基础上,发现各自的不同之处。两岸数十年来,发展道路大相径庭,意识形态有所区别,更有长期的隔绝敌对,因此即使是在坚定声称“我是中国人”的两岸民众间,也必然会有差异乃至相反情境。譬如在语言上,“导弹”与“飞弹”式的不同比比皆是。既然都能认可大前提,自然利于开诚布公地深入对话,从而迈入宽容理解的新境界。

  过去的敌对时期,两岸都有大量关于对方的负面文宣,李登辉时代更是借将大陆妖魔化来凝聚所谓“台湾人悲情”,导致同胞兄弟却如临大敌,这种歧异只能在彼此了解后才渐渐消弥。所以,党派交流的规模还可以继续扩大些。当大陆的领导人和台湾的政界首脑都能清楚各自的理念和希望,当两岸的普通民众都能以平常心看待生活文化中的迥异冲突,统一大业才具备了最坚实的基础。

  从政党交流的现状来看,大陆和民进党相见一堂的可能性还不容乐观,但任何急视民进党的想法无疑是错误的。作为执政党,它是绕不开的存在。只是对待民进党的策略需要略加变通。民进党中的台獨基本教义派是阻挡统一的重大障碍,而从在野到掌权,民进党的外在环境和内部生态都发生了潜伏水面下或摊在桌面上的变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裂痕,扩大联合阵营,把民进党的转身余地逐步削减,迫使它最终踏上设定轨道,这就是“从分裂求统一。”

  台湾政坛近来颇有些动汤,国民党等在野党发动了一连串的攻势来给“新官上任”制造难题。行政经验缺少的民进党政府也在一些问题上落人以柄或表现不佳。值此格局重视之际,大陆自然可以采取各种手法介入其中,化朝野之间的矛盾为有利因素。分化瓦解,统一战线,这本是一套久试不爽的法宝。纵然是民进党内部,也远非铁板一块。象新任民进党主席谢长廷提出访问厦门并邀厦门市长来访,就不排除他和陈水扁之间存在心结并发酵的因素使然。这两人号称“南长北扁”,一时瑜亮,论资历谢长廷绝不在陈水扁之下,而后者却成为党内独一无二的超人气明星。现在谢长廷挟当选党主席之势,当然要有所作为。访问厦门事件给陈水扁政府造成的尴尬和麻烦实不在野党围攻之下。大陆对谢的计划作出善意回应,绝对有借长打扁之效。

  陈水扁的两岸政府模糊摇摆,却成了难躲攻讦的“罩门”。在有区别、有目的的分解招数进逼下,他的弹性空间会愈发缩小,最终不得不亮出底线,面对现实。

  虽然认为台海难免一战的声音未曾停息并更加响亮,但军事手段应是最后的选择。保持“武”的压力,发挥“文”的策略,不战而实现统一才应是最有利于中华民族的上上之策。

原载[东北风]

  作者:王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由合作知歧异 从分裂求统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