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渊: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最近西藏出了很大的事情,有人要独立,要脱离中国。于是有人问: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我想这是毋庸置疑的,是连達賴喇麻也同意的事实,也是世界主要大国一致认可的;但西藏是不是永远‘不可分割的领土’?却是值得我们忧虑的。外蒙古不曾经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吗?但是由于满清政府的不思进取,和一时振奋人心的 ‘驱除靼虏’的错误口号,沙俄、苏俄势力的乘虚离间,外蒙古脱离中国已经将近一百年了。

  事实上,今天不仅有‘藏獨’、‘疆獨’、‘蒙独’,还有‘汉独’。李登辉、陈水扁不都是汉族吗?即便是那个台湾新出选的蓝色总统马英九,也声称独立是台湾人民的‘选项’,而且还预设了大陆政府所绝对不能接受的‘陆肆不平反,统一不能谈’的先决条件。那么,为什么就不能说马英九是一个‘准台獨分子’,或者是一只‘比達賴喇麻更阴险的披着羊皮的狼’呢?

  既然,台獨不是民族问题,藏獨也不可能完全是民族问题,这些问题是不能用‘领土归属’的讨论来解决的,即如‘西伯利亚是三百年前俄国强占去的’,亦如‘阿拉斯加是一百年前美国用钱买去的’,于今又有什么意义呢?即便‘天安門广场是祖国的心脏’,难道有主权的政府就可以在广场上为所欲为了?当前‘诸独 ’气焰嚣张,主要还在于中国的政治有问题,而这是有根据的。

  例如,四月二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西藏军区政治委员张庆黎讲了一席《同達賴斗争,否则“红旗落地人头搬家”》话。他说这场‘平乱’是:‘以胡錦濤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英明决策的结果,是中央赴藏工作组精心指导、参战部队英勇善战、广大干部顽强战斗、各族群众大力支持的结果。……只要西藏各族人民一心一意跟党走,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就一定能够把達賴集团的嚣张气焰打下去,西藏一定会在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发展路子上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達賴集团虎视眈眈,磨刀霍霍,我们决不能高枕无忧,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否则,就要红旗落地,人头搬家,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付诸东流。’

  发表在官方的《西藏新闻网》上的这篇言必称‘胡錦濤同志……坚强领导、英明决策’讲话的对敌斗争语境,与溫家寶希望達賴喇麻发挥影响安定西藏的温和措词适成反照。这位山东基层知识青年出身的‘驻藏大臣’的治藏方针是什么呢?是恐吓西藏人民惟‘一心一意跟党走’,否则不仅‘幸福生活付诸东流’,而且‘ 就要……人头搬家’。这些毛泽东在六十年代初启用的‘红旗、人头’,或曰‘你不杀他,他要杀你’之类的狠毒词语,就是文革暴力和武斗恶果的源头,就是中国走到‘崩溃的边缘’的起步。读了张庆黎说的这些久违了的隔世话,更有藏汉对立愈演愈烈的不良预感。

  说来,汉藏文化反差非常之大,吐蕃民族在公元六、七世纪兴起以后,一度四方征伐,而一旦皈依佛教以后,就完全变成了一个内敛虔诚、顶礼膜拜,笃信轮回转世的,而且与外界无争民族。我们这个几千年世俗无神中原汉族,则是‘宗教鸦片’和‘成王败寇’肤浅教条的天然信徒。藏民族在雪域中物质匮乏却内在宁静,产生了许多思辨卓越的智者,因此蒙古人历来是服藏族而不甚服汉族的,自八思巴成为忽必烈的良师益友后,元朝十四位帝师统统都是藏族;而今世達賴在西方讲经,动辄听众千数、万数、十万数,乃至成为与教皇保罗齐名的世界级精神导师,西方人和蒙古人实在是同样地识货。

  藏族本分‘卫藏’、‘康巴’、‘安多’三系,四川康巴藏族和甘青安多藏族的祖先是唐代以后‘蕃化’了的西羌部落,他们自认与北方民族有血缘联系,故尔康巴与蒙古、突厥在藏语中同谓‘霍尔’,实质就是中原之谓北方民族的‘胡儿’。而元蒙、满清两代都是北方民族建立的政权,因此康巴历来有亲中央政府的心态。民国以后设西康省,金沙江以东归四川军阀刘文辉管治,也与康巴相安无事;而当初组建‘西藏共产党’的要员也多出自康巴。

  然而,唐宋元明、满清民国都能‘因俗而治’善处西藏,为什么独独毛泽东的共产党与它搞得水火不容呢?原因还并不在于 ‘共了富人的产’,而在于共产党处处喜欢干预别人的精神生活,而且又偏偏特别仇视各种宗教;而藏族是一个精神高于物质,来世重于现世的人类群体,因此就与共产党特别格格不入了。

  五十年前,共产党首先在康巴地区推行‘民主改革’,而相当重要的改革矛头是针对寺院,因此激起一九五七、五八年间康巴暴乱。后来,一些起事失败的康巴聚集到拉萨,他们就是一九五九年西藏全面叛乱的主力。从此,在原本最亲汉亲中央的康巴藏族中,产生出了一批最激烈的藏獨分子,这是共产党不可挽回的错误,也是撕裂藏汉两族的一个起头悲剧。

  近三十年前,以胡耀邦为代表的党内明智派对治藏错误有深刻的反省,而今天的共产党吸取教训了没有呢?请看张庆黎四月二日还说:‘各级党政组织一定要把认清達賴集团的反动本质作为前提,把统一党内和干部队伍思想作为关键,把做好基层群众工作作为基础,把强化青少年教育作为根本,把促进民族团结作为主题,把深化寺庙爱国主义教育作为重点,把加强社会管理作为保障,把加快发展和改善民生作为核心,不断夯实反分裂斗争和实现长治久安的思想基础、组织基础、群众基础和物质基础,筑牢反分裂斗争的钢铁长城,努力夺取反分裂斗争的全面胜利。’

  这些‘前提—关键—基础—根本—主题—重点—保障—核心’,都是笔杆子们的修辞,内容则大都不离枯燥的‘教育’二字,实质则是‘强化—促进—夯实— 筑牢’毫无效能却又是胡錦濤最爱的‘意识形态管理’。其中‘加快发展和改善民生’,是要以经济手段解决民族问题,尽快把藏族纳入世俗汉化的生活;而‘深化寺庙爱国主义教育’,则体现了胡錦濤处理宗教问题的左倾蛮干路线。

  本作者行笔至此,网上又传来四月二日四川甘孜出事,原由是政府强制推行新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但东谷寺的喇麻们拒绝奉命谴责達賴喇麻,于是军警逮捕了两名持有達賴喇麻象的僧人;结果东谷寺近四百名喇麻去当地政府示威,另有约四百位民众响应参加,官员同意晚间八时释放被捕者,僧民才散去;结果政府没有按时放人,僧民又重新聚集,军警则开火,据说有多人死亡,还说死者都是有名有姓的。

  笔者没有眼见为实的证据,但以张庆黎说的‘深化寺庙爱国主义教育’,甘孜东谷寺发生反抗教育,乃至发生‘参战部队’ 开枪滥杀事件,则是有线索可循的了,中国的边疆政治的确出了问题。之于北京的那些毫无创意的党首们,西藏是他们手中捏着的麻雀,台湾是他们可望不可及的树上的麻雀。我看他们是要雷厉风行地把手中的麻雀捏死,然后把树上的麻雀吓飞,做了真正的分裂祖国的民族罪人才心安理得。

  二○○八年四月四日

  附「西藏新闻网记者高玉洁、旦增」张庆黎:同達賴斗争否则“红旗落地人头搬家”

  四月二日上午,在平息拉萨市“三·一四”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西藏社会局势不断好转的重要时刻,自治区党委、政府再次召开全面深入扎实做好维护社会稳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西藏各族干部群众,认真贯彻中央指示精神,高举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社會主義法制、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旗帜,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再接再厉,乘势而上,全面深入扎实地做好维护社会稳定各项工作,确保夺取这场反分裂斗争的彻底胜利,确保北京奥运会圆满成功,确保全面建设小康西藏各项事业顺利进行。

  自治区党委书记、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张庆黎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列确传达了中央有关指示精神。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主持会议。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斯塔、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武警总部副司令员霍毅、成都军区参谋长艾虎生、武警总部副参谋长牛志忠、全国妇联副主席巴桑及自治区领导张裔炯、郝鹏、董贵山、王增钵、巴桑顿珠、吴英杰、王宾宜、崔玉英、洛桑江村、白玛赤林、金书波、尹德明、公保扎西等出席会议。

  张庆黎在讲话中说,三月十四日,在境内外“藏獨”分裂势力的策划煽动下,拉萨市发生了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人民群众和国家财产损失严重。这充分表明,我们同達賴集团的斗争进入了又一个新的尖锐复杂时期。達賴集团终于撕下了“和平”、“非暴力”的面具,同我们面对面地展开激烈较量,成为影响西藏发展稳定的最大障碍和最现实的威胁。

  事件发生后,自治区党委、政府面对严峻斗争形势,坚决贯彻中央重要指示精神,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迅速统一思想认识,形成统一高效的指挥系统;采取坚决果断措施,迅速平息事态;加强协同作战,形成强大战斗合力;广泛深入发动群众,打牢斗争基础;强化舆论引导,积极打好宣传主动仗,取得了这场斗争的阶段性重大胜利。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目前,拉萨局势趋于平稳,社会秩序逐步恢复,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这是以胡錦濤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坚强领导、英明决策的结果,是中央赴藏工作组精心指导、参战部队英勇善战、广大干部顽强战斗、各族群众大力支持的结果。特别是西藏广大离退休老干部,和我们党长期风雨同舟、合作共事的党外领导干部以及宗教界爱国爱教人士团结一心,共同努力,为维护西藏社会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

  这充分说明,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有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的正确指引,有西藏各族人民的团结奋斗,我们就没有战胜不了的风险,就没有打不垮的敌人。西藏的历史不容篡改,西藏的发展进步是任何反动势力也阻挡不了的。只要西藏各族人民一心一意跟党走,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就一定能够把達賴集团的嚣张气焰打下去,西藏一定会在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发展路子上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张庆黎指出,面对开始好转的形势,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目前西藏的稳定基础还不够牢靠,一些事关稳定的关键性问题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形势依然非常严峻。西藏上下一定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中央关于西藏稳定工作的一系列指示精神,在思想上毫不放松,行动上绝不松懈,切实做好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的准备。要深刻认识到这起事件是達賴集团蓄谋已久、长期准备、精心策划的又一次分裂活动,其根本目的就是搞“西藏獨立”、分裂祖国;要深刻认识到国际敌对势力西化、分化我国的政治图谋没有一点改变,他们的终极目标就是要颠覆社會主義中国;要深刻认识到当前形势的严峻性,决不能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绩,必须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时时加强戒备,处处严加防范,决不能让達賴集团的阴谋得逞;要深刻认识到我们的工作基础还比较薄弱,下决心做好强基固本的各项工作。这次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再次给我们敲响警钟,達賴集团虎视眈眈,磨刀霍霍,我们决不能高枕无忧,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否则,就要红旗落地,人头搬家,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付诸东流。

  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我们同達賴集团进行的渗透和反渗透、分裂和反分裂、颠覆和反颠覆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尖锐的。这场斗争关系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关系维护国家安全统一和社会稳定,关系国家和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能不能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措施有力地开展这场斗争,是对各级党政组织和党政领导干部的严峻考验。

  张庆黎说,拉萨乃至西藏当前的局势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倍加珍惜,乘势而上,彻底平息事态,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已有成果。西藏各级党政组织一定要讲政治、顾大局,站在维护好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高度,全面深入扎实做好维护社会稳定各项工作,在巩固西藏局势基本稳定的基础上,尽快把社会秩序恢复到正常状态,确保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来到之前以开放的形象、良好的环境迎接国内外游客。

  在工作要求上,要全面、深入、扎实,把各项工作往细里做、往深里做、往实里做、往前面推。一要保民生,尽快让群众恢复正常生活;二要保服务,尽快让群众方便无忧;三要保旅游,尽快让国内外游客进藏观光。

  张庆黎指出,西藏上下要集中开展党员教育活动,全面加强基层基础工作,集中开展面向全体党员的“反对分裂、维护稳定、促进发展”主题教育活动,确保党员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基层党组织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要抓大头,下功夫抓好农牧区全体党员和各级干部的集中教育活动;抓重点,在机关、学校、企业、城市社区等单位有针对性地开展集中教育;

  抓班子,全面整顿和建设基层党组织;抓关键,切实做好群众工作,加强“三个离不开”的教育,不断巩固各民族的大团结;加强新旧西藏对比教育,加强对青少年的教育,用事实教育引导广大群众擦亮眼睛,看清楚達賴想干什么,看明白達賴都做了些什么,真正让群众懂得团结稳定是福、分裂动乱是祸的道理,不断打牢反对分裂的群众基础。

  张庆黎指出,发展和稳定始终是西藏的两件大事,没有稳定难以发展,没有发展难以有长久的稳定。我们必须坚持稳定和发展两手抓,做到两促进、两不误,绝不能让这次事件迟滞西藏发展进步的步伐。当前要突出抓好春季农牧业生产,迅速掀起春季农牧业生产高潮,为实现全年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目标开好局;要狠抓项目落实,确保近期再有一批新的项目开工建设;要下大力气抓好重点行业、重点企业的生产经营,特别是要做好各种物资的供需协调;要全面抓好改革开放,努力在完善体制机制上取得新突破。总之,只要我们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西藏特点的发展路子,着力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不管達賴集团如何变换手法,怎样破坏渗透,我们都能始终稳如泰山、坚如磐石。

  张庆黎强调,我们正处在非常时期、关键时刻。各地市、各部门党政一把手一定要进一步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忧患意识,切实承担起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责任,切实把维护稳定的各项工作措施和要求落到实处。各级领导干部一定要忠于职守,旗帜十分鲜明,立场十分坚定,经受住这场血与火的考验。对违犯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的党员、干部,一定要追究责任,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最后,张庆黎说,经历了这场浩劫的西藏人民,倍加感受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更加体会到民族大团结的重要。我们坚信,有以胡錦濤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无限宽广的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康庄大道,有无比温暖的祖国大家庭,有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人民子弟兵和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公安民警,有西藏各族干部群众同全国各族人民的紧密团结,我们一定能够粉碎達賴集团分裂祖国、搞乱西藏的阴谋,彻底夺取这场斗争的全面胜利,迎来西藏更加美好的明天!

  作者:朱学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从西藏问题忧虑中国统一的未来 浏览数

15 条评论 »

  1. 做人要厚道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01:51:24

    1

    朱学渊,麻烦你先把自己的名字改一改,或者你的名字应该理解为学糊涂了掉进深渊的意思。废话少说,以事实论证:
    1. 张庆黎讲话:“達賴集团虎视眈眈,磨刀霍霍,我们决不能高枕无忧,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否则,就要红旗落地,人头搬家,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付诸东流。”
      你的理解:“这位山东基层知识青年出身的‘驻藏大臣’的治藏方针是什么呢?是恐吓西藏人民惟‘一心一意跟党走’,否则不仅‘幸福生活付诸东流’,而且‘ 就要……人头搬家’。……读了张庆黎说的这些久违了的隔世话,更有藏汉对立愈演愈烈的不良预感。”
      难道你的理解能力就这么的糟糕吗?人家说我们不能麻痹大意要警惕张独分子,否则我们藏汉人民的幸福生活就可能被毁掉。你是怎么看出他说的是“威胁藏族人民‘一心一意跟党走’否则人头搬家”的?
    2.‘加快发展和改善民生’,是要以经济手段解决民族问题,尽快把藏族纳入世俗汉化的生活;而‘深化寺庙爱国主义教育’,则体现了胡錦濤处理宗教问题的左倾蛮干路线。
      看了这段话就不认为你是学糊涂了,你就西方走狗或者前喇麻贵族或其遗少吧?如果说“加快发展和改善民生”是要将藏族“世俗汉化”,你认为我们应该说“保持藏族人民的落后,贫穷的幸福生活”?你是要搞独立当西藏土皇帝去吗?谁都知道:越是愚昧无知的人民越是容易被统治,欺压,欺骗,奴役!看看那些被愚弄的藏民,生病了不就医而是去讨喇麻的粪便当药吃。
    算了,跟你说太多也没用,提醒你一句,掉进深渊不可怕,就怕掉进去不起来,那离大限也就不远了!

    回复

    aj 在 四月 22nd, 2008 02:21:23 回复:

    你不了解历史,,没有历史作为事实/现实的基础,等于说是没有理性的基础..

    要说一说 在 四月 22nd, 2008 06:02:37 回复:

    你们看到不同的政见就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对发言者人身攻击, 非常的恶毒。 就从这一点来说, 不管你们说什么,都已经输了。因为只有流氓泼辣才会做这样的事。这个也是有中國特色的教育问题所在。更容易让人联想到流氓政府,因为只有强权政府才容不得人家发表批评相反的意见,说不过人就根本不跟你说,而是用强权去打压。所谓有强权没有公理。小则破口大骂,或施以暴力抓来打一顿,大则进监狱杀头。

    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政治主张,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百家争鸣,说话的人多了,每个人也会自己去判断思考。 有本事你们也可以起草一篇文章,针对人家的论点,发表不同的见解。 但是请注意礼貌。

    在民主体制下的言论自由是双方向的,我们在获得批评别人權利的同时,也必须给予别人批评我们自己的权利。这就是所谓的“我拼命反对你说的话,但我拼命维护你说话的权利” 的西方式言论自由。然而不少中國人却把言论自由片面地理解为任意批评别人的权利。不少中國人在批评别人时,不是以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进行礼貌的辩论,而是以污秽的言词进行谩骂,甚至污辱对方的人格。尽管这些人在骂别人的时候尽情所为,可是却丝毫容不得别人的反批评。一听到批评自己的声音就勃然大怒,随意扣帽子打棍子,试图用这种方法来剥夺对方平等说话的权利。

    这种中國式的“大批判”作法,在中國行的通,可是搬到自由的网络世界就行不通了。在论坛出现不同的观点时,很多中國人也不是采用以理服人的态度来对对方的论点进行驳斥,而是采用群起恶骂的方式。

    西方的人權观念要求我们尊重一切人,包括自己的敌人和罪犯。而在中國的传统观念中,对好人才需要尊重,对坏人则怎么污辱谩骂都可以。 在纹化大革命中,广大人民群众对“階級敌人”进行无节制污辱谩骂的大批判场面,充分表现出中國老百姓对人權的理解方式。在西方国家中,对判死刑的杀人犯也不能进行人身攻击和人格污辱。1947年远东国际法庭,判处对南京大屠殺负有主要责任的松井石根大将死刑时,其判决书说∶“本法庭最后判定∶贵将军应为你的部下在中國首都南京所犯的屠殺罪行负责。。。”,判决书中没有任何人身攻击和人格污辱的词句。如果是中國人写判决书,大概要写成罄竹难书的罪状书了。

      民主的方式是现代国际社会的通用方式,面对不同见解时,我们也应该采用民主的方式。我们必须在承认每个人有坚持自己观点的言论自由的基础上,用以理服人的态度、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对认为别人是错误的观点和言论进行批驳。这样才能使别人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以为用大骂特骂、扣帽子打棍子的方式,就可以“骂倒”或“吓倒”异见者,那就大错特错了。

  2. 小達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03:53:18

    2

    西藏是他们手中捏着的麻雀,台湾是他们可望不可及的树上的麻雀。我看他们是要雷厉风行地把手中的麻雀捏死,然后把树上的麻雀吓飞,做了真正的分裂祖国的民族罪人才心安理得。
    =========================================
    完全同意作者的洞見。讓我們不要做千古罪人–維持台灣和西藏的現狀,學著做現代文明人類。

    回复

  3. clcic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05:01:18

    3

    做人要厚道 说:是你不懂还乱说话 ,你这样的人一要多读书,二亟需提高修养.

    如果说“加快发展和改善民生”是要将藏族“世俗汉化”,你认为我们应该说“保持藏族人民的落后,贫穷的幸福生活”?之意的确就是要藏族人民世俗化,就向政府对待汉人所用法宝,用放之神州四海而皆准的所谓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物质生活水平,让民众依赖于有限的物质而放弃对政治的诉求,你看看我们国家现在不就是这个样子,早已不讨论姓社还是姓资,白猫黑猫抓到耗子是好猫,没有原则,不守公平,请问这是提高物质生活水平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吗?可惜西藏人民不是很吃这套,于是钱都拨到了藏区,却还是换不来人心,于是还有一招即”深化寺庙爱国主义教育”,想让西藏的佛教变得面目模糊,不伦不类,一边是世俗世界的引诱,一边是心灵世界的障碍.古语曾说宁动千江水,不动道人心.如果西藏人有朝一日真的被同化了,和我们现在的汉人一样,这会是一件好事吗?

    回复

  4. enhong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08:05:25

    4

    共产党其实就如作者所说,阴险得很,而且相当会做表面文章

    回复

  5. 思想已自由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08:10:34

    5

    支持作者的观点,看看中國近代史,到底是谁曾经在支持分裂?某些人或政党翻手是云,覆手就是雨,今天还在坚持的,明天就可以推翻。

    回复

  6. wuqin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08:58:04

    6

    支持作者观点!

    回复

  7. 首佳博客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11:31:31

    7

    但西藏是不是永远‘不可分割的领土’?却是值得我们忧虑的?

    没脑子!你以为西方就为你的人权和自由来的?一切都是以他们的国家利益出发,如果西方导弹布在西部了,你会有好日子过吗?狗屁!他妈的生存权都有问题了。“不可分割的领土”当然是出于我们自身的国家利益、自身利益了。你们不想活,我还想活

    回复

  8. 首佳博客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11:33:24

    8

    自己的命运自己作主,别梦想着西方人会来解救你,他们说什么你就信,一样的蠢!

    回复

    aj 在 四月 22nd, 2008 11:55:03 回复:

    不是说西方可能做得很好,只是说我们已经做得太差,,因而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来反省..
    普世的价值就像圣火的传播,它在哪里熄灭,就应该在哪里重新点燃..

  9. zhu8jie 说:,

    2008年04月22日 星期二 @ 21:49:58

    9

    中国有很多战略利益在西藏,启容捣乱,当然会严厉打击,也会得到广大人民的支持。在这时候很多人,包括大学生们有时会忽略一些人权问题,就像ls说的,这样下去,生存都没了,还什么人权。

    同理,美国也是一样,在伊拉克,也不见它们怎末尊重人权,在日本强奸当地学生时有发生,在关岛虐囚已经臭名昭著。

    政权都是一样的,都在维护自己的统治利益,在被侵犯时,启会考虑人权?
    以色列打黎巴嫩,考虑人权了?
    美国攻打阿富汗,尊重塔利班的宗教了?

    我们经常鞭挞gcd的愚民教育,達賴难道不也是这样教育藏民的吗?披了层宗教的外衣,变漂亮了,就合乎情理了?

    政府在西藏推行基础教育,提高藏民素质,肯定会引起一些宗教信仰的问题,难道就因病从口入,就不吃饭了?哪个引起的问题更大。

    关键的问题是gcd在推行教育的同时,怎末保护藏族原有的精神信仰,怎末协调某些势力集团。显然,这点做的并不太好,需要改进。但中国问题绝不容许外部势力的干涉,这是底线,这也是因为中国几百年的屈辱历史所决定的。

    看了作者的文章,有些观点还是认同的,但显然作者并不是中立的去看问题,而是简单的罗列问题,这点让我反感。

    回复

  10. pinkfish 说:,

    2008年04月23日 星期三 @ 14:45:58

    10

    唐宋元明、满清民国都能‘因俗而治’善处西藏,为什么独独毛澤東的共產黨与它搞得水火不容呢?

    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整篇文章的论调,由于我认为这句话就很有想当然的成分,所以也就懒得看下面了。

    回复

  11. 草民 说:,

    2008年04月23日 星期三 @ 15:00:08

    11

    西藏问题,是政治问题,不是单纯的宗教问题;

    解放西藏时達賴不走,怎么反而后来走呢?根本因为中共解放了农奴制,如文中说的“革了富人的命”。

    因此,五十年代的叛乱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中共不是什么好党,但作者明显是借题发挥,还以台湾问题等类比,简直是乱弹琴

    回复

  12. lelell 说:,

    2008年04月25日 星期五 @ 18:19:30

    12

    中国人在“国家统一”的问题上似乎永远保持着发自感情的口径一致,所以一旦有任何质疑了“统一”的言论,总归会落个受众人围剿的下场,哪儿还有人管你讲的道理成不成道理,这个问题上,讲的是感情。
    我从小也这么受着这种表面是道理、实质是感情的教育灌输长大,可是当我逐渐明白了政治的可怕,我努力破除自己对这种感情的迷信。
    那么,中国原本不过是从黄河边的一小块中原土地发展出来的,中国历史貌似也就是一部不断扩张领土、不断吞并(或曰同化)其它民族的历史,焉有只准扩张不准收缩、只准吞并别人不准别人独立、只吃不吐只进不出的霸王道理?
    何况,中国历史上的领土也总是处在不断伸缩中,大的时候现在的西亚、北亚、东南亚许多地方一样曾是我们的领土,所以中国历史上本来也没有什么固定的领土范围,又焉有自历史推论出“固有领土”之道理呢?
    说白了,从历史、文化甚至民族的渊源导论出来的“统一”的道理,本就没有合法合理性,只合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而已。
    一块地一群人是独立还是被我们统一,古时靠的原本是打一仗看谁赢,可今日明明是现代社会文明世界,还靠比拼武力,还靠暴力威胁,只说明我们还愚昧还落后。
    那么到底该靠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通行的原则,靠的是民主自由精神,靠的是公民投票与住民自决。
    可是一旦我们接受这种普世价值,不就伤了我们的利益与感情么?那么为了维护我么的利益与感情,何必跟人家友好相处善意安抚呢,继续坦克大炮飞弹的武力镇压威胁着去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