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人民打望大地上的事情

  冉按:最近这几天连续写了几篇谈“爱国”的文章,关于“爱国”这个六十年来被官方制造和利用的神话,以后我会继续慢慢地说。我发觉许多人对你批评官方贪渎的極權政治,他不一定支持你,但他会很理智而现实地看待,唯独批评“爱国”这块领地,似乎触及他自认为世俗生活中这块“干净”的领地。其实,極權之所以危害这么大,其原因就是利用圣化和神化“爱国”这样的东西,来有效地进行精神绑架与思想控制。过不久,我会写一篇叫《六十年来官方制造的十大神话》,其中就有被官方利用得遍体鳞伤的,以至人尽夫的“爱国”。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这两天《南方都市报.风尚周报》正在成都做一个关于读书的大专题,采访成都的读书人、藏书家、贩书者,他们说要给我做个专门的采访,关于谈读书的事,当然很高兴。其实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还是读书,最爱聊的还是读书。因为陆续在写《吴虞与他生活的民国时代》一书的书稿,同时也在为主编的《庄子二十讲》缮后,所以答应给《清华美术》苏滨兄的文章,一直到最近才完成。很久没写过画评了,想起常看《江苏画刊》的八、九十年代,真恍若前尘梦影。《人民打望大地上的事情》(分为“艺术教育与视觉消费”、“视觉消费的禁区”、“红色美术”、“城市景观”、“草根视觉消费”、“视觉垃圾”六部分)是我给苏滨兄写的一个长达万字的关于视觉消费的随笔,今天先刊一节“视觉垃圾”于此,全当为《清华美术》作个广告。2008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7:51分于成都

  1917当杜桑将小便池签上“R.MUTT”放进展厅的时候,是对当时传统的视觉欣赏习惯与步骤的颠覆,这种颠覆让架上绘画在视觉上不可一世的正宗地位受到强烈的挑战。虽然事到如今,架上绘画依旧有其不可替代的审美与视觉地位,但像原先那样固有的架上绘画的惟一性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一去不复返,开创现代艺术给人之视觉带来的多元而全新的感受,是人之视觉消费的一次极大的开发与开放。

  当我们今天能看到五花八门的艺术门类、稀奇古怪的视觉方式的时候,我们当然不能忘记杜桑曾经的胆大妄为,替艺术欣赏者带来的全新享受。但艺术发展到今天,其被圣化和神话的崇高性,已然淡出,那些要教育人民、打击敌人的说教就更是一种不得体的笑谈。艺术创作当然不是涂鸦,但涂鸦与艺术的界线,今天正受到严重的挑战。艺术创作的随意性,艺术种类如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的猎奇性,无不冲击着人们对艺术是个高雅东西的古老看法。这样的冲击,一方面给我们已经疲惫的眼神带来新的视觉冲击,但另一方面又创下了天量的垃圾,来污染我们的眼睛。垃圾与搞笑齐飞,涂鸦与艺术共舞,很多时候,人们已经丧失了对艺术评判尺度。如果说原先人们不懂艺术,对视觉创造还不在行,但比较承认艺术批评家在这城领地的权威性的话,今天,连艺术批评家身上的“皇帝的新装”也被普通老百姓嗤之以鼻,全数剥下,不耐烦他们的指手划手。一方面是不知道怎样去欣赏艺术与垃圾的区别,另一方面也把许多批评家的胡言乱语摁住,让他们像茶壶倒汤圆一样,闷在小范围内自言自语。

  我也不想偏袒我们人类自己,人类的确生产了许多垃圾——有对人类不耐烦的“人类”说,人类本身就是垃圾,这种杰出的“表达”先摁住不表——这与人类自身进化过程无关。按照达尔文的说法,我们是进化的,但生产垃圾的水平也在急速进化中,以至于当我看到一位外国人拍摄《风景》的纪录片,表现中国江浙一带触目惊心的电子垃圾场所的时候,我想到的竟然不是生活的难堪,而是我看到的被冠名为艺术的垃圾太多,眼睛已经不堪重负。视觉消费并不仅是你花钱看画展、看电影等,即便你不花钱,你也无时无刻不在视觉盛宴——这盛宴好不好吃,是另一回事——的包围之中,无所逃逸。你一打开电视,你一看报纸,繁多的商业广告蚊声如雷地袭击你,你要找个清净的地方都很难。但不管怎么样讲,我们也许可以在马尔库塞的“单向度的人”这一点上“傲视”前贤,因为从平面的角度上看,我们接受的视觉信息,其数量之多,空前于古人。但这空前于古人的数量享受,不足以够成我们可以骄傲的必要而且是更不充分的条件,因为我们不能确知,米开朗基罗时代的意大利艺术欣赏者未必比我们今天更不幸。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人民打望大地上的事情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草民 说:,

    2008年04月23日 星期三 @ 15:24:57

    1

    作者厌世,世界是灰色的

    回复

  2. 列 说:,

    2008年04月24日 星期四 @ 12:26:10

    2

    阅读,思考,批判,继承

    回复

  3. 列 说:,

    2008年04月24日 星期四 @ 14:57:19

    3

    冉先生读书多年,可悲的是读出的是愤恨这世道而又玩味于读书所带来的铜臭味.
    沾沾自喜于卖点评头论足的资本,不是为了解决问题,也解决不了,也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背地里一套,明里玩另一套 ,谁也看不起,但却时常匍匐在别人面前.
    如此书生品性,令人所不齿.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