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忠:爱你的国家,先爱你的同胞

  过去几天,人们在是否应该抵制家乐福或法国货的问题上存在分歧。有些人甚至因为意见不同而互相指责和辱骂。现在人们似乎已渐趋冷静,也许可以开始一种较为平静的讨论了。

  此次的争执折射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即如果一个国家的民众对某一重大议题存在不同看法,人们应该如何相互对待。人们到底是应该细致论证自己观点的合理性,并努力说服对方,还是应该动辄指责他人“愤青”、“卖国”,以便为自己的观点增添“正当性”呢?

  中国有许多研究对外政策的专家,有些人甚至将其作为终身从事的工作。他们如此努力的目的之一,便是为制定合适的对外政策提出建议。这一事实本身就充分表明,对外政策的制定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到底何种政策是正确的,其答案并非一目了然或不言自明。对于外交政策、国内政策或各种社会问题,这一道理都同样适用。

  因此,人们很难排除出现以下情况:那些具有同样热烈的爱国情怀的人,在外交政策或国内政策的制定方面,存在截然不同的主张。此时,人们本可以通过沟通与讨论,比较和辨别各种观点的优劣,并最终弥合意见上的分歧。

  在双方都无法说服对方的情况下,人们可以通过适当的公共决策程序,在不同的政策建议中进行选择。那些持少数意见的人仍可以继续坚持己见,并始终有机会利用事实的检验或通过对他人的说服,使自己的观点在今后成为多数意见。这样一来,在各种不同意见得以表达的同时,整个社会仍能保持沟通、友爱、团结与和谐。

  但是,在此次的抵制问题和其他许多问题上,很多人对持不同意见者,特别是持少数意见者,总是极尽辱骂和人身攻击之能事。这种做法的危害性极为严重,因为它既可能在不同的意见阵营之间制造难以弥合的分裂,也可能使一些错误的观点(如果它们碰巧是多数意见的话)长期得不到纠正。

  更为严重的是,那些在对外政策方面持相同意见的人,可能会在其他问题上——比如医疗改革——持有不同意见,并可能因此也发生分裂。同样,那些在对外政策和医疗改革方面意见相同的人,又可能在税收政策上存在分歧并因此相互攻击。依此类推,一个社会如果不能保持一种容忍异见的氛围,人与人之间的攻击和分裂将无所不在,整个社会也必将日益“碎片化”。

  那些习惯对持不同观点的同胞进行人身攻击的人(即使他们的确真诚地热爱自己的国家),对国家的危害甚至比那些真正实施叛国投敌行为的人还要大。因为后者的危害往往是局部性的,并可以通过法律惩戒予以吓阻。而对于前者,尽管其最终后果是使整个国家变得冷漠、偏执、分裂和软弱,人们却往往无计可施。

  值得强调的是,在评价“容忍他人的不同意见”这一规则时,人们应特别注意其总体性的作用与价值,而不仅仅是该规则应用于一些具体情况时所引发的后果。这一规则的具体贯彻往往会显得对社会“弊大于利”。比如,那些反对抵制家乐福的意见表达,都是以“伤害许多人的感情”的方式,来实现他们持有不同意见的自由。

  但是,在各种具体的个案中,如果总是为了顾及更多人的感受而否定个人持有不同意见的自由,或使个人为这一自由付出过高的代价,其必然结果是,要么人们因持有不同意见而相互攻击甚或迫害,要么整个社会都屈从于某一特定观点而噤若寒蝉。这样的社会要么四分五裂、软弱无力,要么一潭死水、毫无生机。

  “容忍他人的不同意见”这一规则的总体性意义在于,它能够使所有的人对各种问题表达自己的看法,从而有助于整个社会知识的积累与更新;它能够便于人们不断追求真理,却无需因此而牺牲整个社会的团结与和谐。

  不同的中国人,在对外政策或其他重要问题上存在不同意见,可能不是因为持一种意见的人,比持另一种意见的人更爱国,而仅仅是因为人们对实现国家利益的途径看法不一。那些真正的爱国者可能会承认,对持有不同意见的同胞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并不是促进国家利益的好办法。

  作者任教于华东政法大学

  作者:张雪忠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爱你的国家,先爱你的同胞 浏览数

8 条评论 »

  1. DW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7:23:08

    1

    伏尔泰说: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是民主社会中的公民应取的基本态度。可惜国人的素质还没有达到可以享受民主的程度,只好继续生存在专制制度下。现在的问题不是中央不给你民主,而是给了你民主你无法消受。你有权利抵制家乐福,但你没有权力阻止别人去家乐福!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就说明你的素质不配享受民主的生活。

    回复

    heilhi 在 四月 30th, 2008 09:00:27 回复:

    我感觉他们有权利去努力阻止有些人去家乐福,这是他们为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或目的而必须要做的,当然,你们也有权利去家乐福,大家都是合法的,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关于谁动粗只是个人对错问题,不是政治对错问题。
    呵呵,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出“现在的问题不是中央不给你民主,而是给了你民主你无法消受。你有权利抵制家乐福,但你没有权力阻止别人去家乐福!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就说明你的素质不配享受民主的生活。”这样的结论的,难道是伏尔泰说的?

    lelell 在 四月 30th, 2008 20:17:17 回复:

    伏尔泰这句伟大的话,是该用来套用于正常的意见分歧,而当这个意见的双方,一方因为政治不正确而直接冠上“汉奸”之名遭到污名化的打压,而一方却是在专制者的愚民操弄下被利用、又自以为政治正确方敢跳出来这么大声叫嚣,那么讨论这个问题就不是简单的公共意见分歧而已了。
    何况,这帮人站出去自以为是符合共产党意思的去爱国游行示威,大家看着吧,看这种声浪会不会被最“爱国”的党给压制住,要搞公开的集会游行,哼,不好意思,再“爱国”那也是专制者的洪水猛兽。

  2. heilhi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08:45:44

    2

    “不同的中国人,在对外政策或其他重要问题上存在不同意见,可能不是因为持一种意见的人,比持另一种意见的人更爱国,而仅仅是因为人们对实现国家利益的途径看法不一。那些真正的爱国者可能会承认,对持有不同意见的同胞进行辱骂和人身攻击,并不是促进国家利益的好办法。”
    ——
    事情过了这么久,终于看到有人说出了最该说的话,热泪盈眶呀。

    无疑,很多愤青幼稚,并不能看清所有问题的本质,出言错误而不驯,但他们对民族的赤子之心毋庸质疑,他们敢自称“民族的脊梁”,而且个人认为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也无愧这样的称号。也许他们地位低微,为生计、为家庭的责任所困扰,为缺乏足够公平的机会而气恼,他们没有更多的条件、更多的渠道、更多的精力去获取更多的信息,甚至一直不会对有些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但有人会怀疑吗——在历史上,在将来,在这个社会上,他们一直流着汗,在民族和人民需要的时刻,他们是真正的战斗者、流血者,我们无法理解,居然有人会怀疑他们的道德,鄙视他们,视他们为卑贱的愚民、奴化教育出来的垃圾,把自己发在他们的对立面,高高在上,自以为是地仇视他们。自然,大部分人可能是出于一时的气愤、一时的不负责任、一时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们所看到的言论使我们感觉一部分所谓的“精英”已经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愚民”,他们一直以一种高高在上、鄙视、自以为是的态度来对着冲他们叫嚣的“愤青”冷嘲热讽、极尽侮辱之能事,不断刺激他们单纯、年青而感性的情绪。他们不是真正的精英,他们不愿意去努力,帮助人民和民族实现利益最大化。
    顺便咨询以下,是不是在这里有些人最想说的话也会被删掉?

    回复

    龙人 在 五月 1st, 2008 05:04:51 回复:

    对heilhi 说:
    中华民族之魂鲁迅说得更好:“把沦为异族奴隶之苦告诉国人,是很必要的,但是切莫使人得出结论:那么,我们倒不如做自己人的奴隶罢”,我只想说当我们已经沦为自己人的奴隶时,那些“愤青”到哪里去了?

  3. micah 说:,

    2008年04月30日 星期三 @ 14:03:15

    3

    回楼上,我看到你的发言了,证明米有被删掉

    回复

  4.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05月05日 星期一 @ 02:43:31

    4

    估计很难做到,国人的暴民情节根本难以根治,如何互相爱护?互相咬就可以……

    回复

  5. heart1950 说:,

    2008年05月12日 星期一 @ 03:38:23

    5

    这也是中国的特色之一:从来不相爱,人人却爱国。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