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为什么我们需要国民分红计划

  近日,东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志庚表示,受澳门启发,初步设想给市民发放“临时生活补贴”,以应对高通胀的影响。这个设想虽还未付诸实施,但立即引起广泛关注。

  “社会分红”的概念是由197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英国经济学家詹姆斯·米德提出的。他于1936年,提出:“国家将从投入社会化企业的资本和土地获得利润。它可以将利润的一部分作为社会分红分给消费者,将另一部分作为对社会化企业的再投资。”

  这种理论在中国传统的民本思想中也可以找到根据,中国古话说:国者,民之利也。也就是说,我们成立一个国家,通过交出一部分税收由政府进行管理,目的是为了保障民众权利和利益的更好实现。但是在过去,在长期以国家为本位的“国家主义”理念支配下,很显然我们强调得更多的是民众为国家做了些什么,而不是国家及其代理人———政府为民众做了些什么。

  目前,相应的理念已逐渐回归到人本理念;但是在财税制度等方面,我们迄今还是时常表现为“国家利益至上”为多,“民众利益至上”为少。典型如政府财政收入都连续多年以高于GDP两至三倍的速度增长,社会绝大多数财富紧紧掌握在各级政府手里,但民众的收入却远远赶不上GDP增速。

  我们过去强调得更多的是“国富民强”理念,但古今中外的财政史应该可以证明,只有民强民富,最后才有国强国富,民为邦本,在财政收入和分配上应该得到同样的体现。把社会多余的钱直接派发到民众手里,是实现社会经济效率最大化的最好办法,也是激活民众个人和家庭这个社会最小、最根本也最有活力的经济体,从而培植更多税源的最好办法。小河有水大河满,自然规律如是,社会规律亦如是。

  那么,中国政府“还富于民”的可能性有多大?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委员们几乎是一边倒地反对“直接发钱”的设想。反对的理由一是担心政府没有那么多钱,一是担心这样做会刺激通胀。两者都是杞人忧天。只要央行不是通过增发钞票给百姓发钱,货币总量不增加,就不会刺激通胀。政府有没有钱也不是问题,关键是在于政府手中的钱主要用于自身行政支出、用于直接的微观经济,还是主要用于民生投入。只要把与5.1万亿元预算内收入等量齐观的预算外收入及时纳入预算,严格控制住政府公款消费以及政府经济投资,钱应该能够解决。

  不过,说财政收入没有给国民“发红包”,财政部可能会觉得委屈。据报道,去年中央财政对种粮农民的“直补”总额达到427亿元,而按照国务院方案,今年直补额将达到633亿元。按照“直补”的发放方式,上述资金将从各级财政直接打入种粮农民的个人银行存款账户,几乎相当于给他们每人一个红包。但是这点钱与政府的庞大收入和支出相比,显得微乎其微;与民众沉重的负担比,也是杯水车薪。农业部最新报告显示,农产品微小提价并不能抵消快速上涨的成本,一斤粮食农民只能获利0.055元,比上年少0.105元。

  当然,“分红”也许不必一开始就人人有份,先不妨从补贴农民和农业以及城市低收入家庭开始,直到低于城市平均收入的家庭。有所区别,但不能只是几十百把元的毛毛雨,应该拿出一点“力度”来。

  作者:童大焕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为什么我们需要国民分红计划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爷爷 说:,

    2008年05月03日 星期六 @ 06:46:39

    1

    比起贪官来 财政部一点也不委屈

    回复

  2. heilhi 说:,

    2008年05月03日 星期六 @ 09:11:41

    2

    对不起,我认真看了你的文章的,由于你前面那一篇——熊飞骏:“愤青”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或目的——反正感觉这样有些不太光明正大——不让人评论,我就在这里说两句:
    1.作者没有给出他所说的“愤青”的明确概念,没有明确指出他所针对的范围,希望以后做这种刺激性、煽动性文章的时候,能够明确针对对对象,否则,有不知道对象的骂街泼妇嫌疑,这是为你好。
    2.作者最后总结的几点,前三点,的确很多愤青身上都有这样的缺点,谢谢你在这里总结。
    3.关于内容里面,可能是由于我作为愤青的缘故,历史知识比较肤浅,但就我所知道的,明朝末年真正的“愤青”应当是以东林党为代表群体,而关于变法时期;那个仗剑走天涯,崇尚武力,血气方刚的谭嗣同应当是愤青的杰出代表,他们所在的群体才是愤青,而不是作者所说的“把民族英雄的鲜血蘸了人血馒头……”的老头;关于义和团运动,我想说的是它里面有爱国的成分,但缺乏科学的成分,但把全部错误都按到、扣到愤青头上明显是不负责任的,是煽动性的,
    特别是“ 义和团愤青”爱国”的代价是杀尽了北中国真正的民族精英,把北中国变成了一遍废墟,为中国人在世界上挣得”野蛮人”的称号;同时招来八国联军的报复性入侵,中国赔款四亿五千万两,平均每个中国人摊上一两!”这一段,感觉是最没科学精神,不负责任的,跟义和团的处事方法没有二至。
    4.个人感觉文革的历史还没有被充分的分析讨论,目前关于文革的一切观点都是一家之言,缺乏全面而中肯的历史定论。但作者明显把文革整个时代的错误,包括那么多老人的错误全像扣屎盆一样扣到“愤青”头上,明显是别有用心的,再一个,“红卫兵”应当等同于“愤青”?靠,真他妈的见鬼了!当然,他们都年轻冲动,缺乏辨别力。
    5.作者显然无法理解愤青们的语言,对时事政治不能正确解读。我是愤青,99年吧,要是我没记错,炸使馆的时候我在读初中,当时我感觉是中国人都很愤怒,但我不记得我有“政府应对美国”开战的想法,也没有见到说咱们应当跟美国开战的同学或者老师,但我很羡慕“上街头游行示威”表达愤怒的哥哥姐姐们,我也认为这在正常不过,你难道让他们都躲在家里哭?这难道是愤青们的错?更何况是错?
    6.说道哭,我不记得印尼反华暴乱是哪一年了,印象中应当是97-98年什么时候把?那时候可能是自身弱小吧,经常在得到零星那些悲惨消息的时候,胡思乱想,印象中有泪水盈眶——呵呵,不好意思。这几年也很少敢在网上去追溯那段时期的图片和详细描述,因为心里痛!我想这是所有愤青的共同感受,关于哪一年没有游行,我想有几点原因,一是政府当时对这件事情有低调处理的嫌疑,可能是“韬光养晦”的怪吧。二是扎使馆事件之前好像还没有愤青游行的先例,大家还没有拿起这个武器。三是估计着印尼是个弱国,应当政府出面就可以解决的,犯不着用游行示威来展示我们的决心和勇气。
    7.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作者是在刻意的诋毁愤青、诬蔑愤青。个人感觉作者在人品上不如王千源。
    8.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而归罪于人民和敌人,不能获得网民的支持归罪于网民和愤青,兄弟,你是让我教育你吗?
    9.个人是愤青,文字水平不行,希望愤青们文字水平行了也不要纠缠,大家鄙视他,不要吊他。做咱们该做的,不要被这种蚊子苍蝇吸引注意力,牵着鼻子走。特别是希望谁能把民族主义理论系统化,felid,兄,行不行呀,做做研究?

    回复

  3. monsoleil 说:,

    2008年05月03日 星期六 @ 10:32:30

    3

    to heilhi 说得不错 真的 但是 因为这个网站链接有问题 你回帖回错人了 那篇关于愤青的文章 作者是熊飞骏 个人看后和你有同感

    回复

  4.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05月05日 星期一 @ 02:29:01

    4

    在现行制度下搞不起来——无论国民有多么的需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