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军:我持“腐败有利论”

  诗人杂文家邵燕祥,10年间写的反腐文章“足够编成一本书”,然而,“书生不过空议论,”眼见“形势更加严峻,腐败更加露骨,‘顶风作案’的越来越多,反‘反腐败’的行动愈发猖狂,······一角一角的‘江山’已经变成黑色”,深感“此时此地,写作一些苍白无动的反腐败文章,无乃成为自我讽刺,并为贪污腐败分子所笑乎”,于是决定封笔,“不再做反腐文章了”。(见《杂文报》,1999年3 月9 日)在时下中国,反腐败成了一项伟大事业,反腐败的伟大成果不断公布;写反腐文章也成了一种产业,多少撰稿人出了大名,赚了小钱?邵燕祥应该感谢腐败现象才是,要不是腐败,哪有你的反腐文章满天飞呀?偌大一部《邵燕祥文集》,删了反腐文章,还不是一堆抽了骨头的肉?国家不幸诗家幸,政治腐败杂家盛。邵燕祥先以诗人成名,后以杂文家名盛,此正反映二十世纪中华民族之不幸之深之甚也。

  若能换来政治清明、经济繁荣、国泰民安、国强民富,我想,诗人杂文家邵燕祥难道不愿不写诗,不写杂文,不出名,不挣稿费?

  由此看来,中国文学之繁荣,很多情况下乃是“红肿之处,艳如桃花”!若大唐之盛能持久,我想,大概谁也不想拥有《三吏》、《三别》之类唐诗瑰宝。若中华民国是真正的“民国”,我想,可能谁也不想拥有鲁迅杂文。或者说,若大唐真正强大,就不可能有现在我们看到的这种唐诗之盛;若不是中华民国透顶腐败,就不可能有鲁迅杂文之雄奇。所以,唐诗与鲁迅杂文都是“负文化”, 红楼梦也是标准的“负文化”。中国从古到今的“正文化”,有,但少得可怜。

  有位韩国人自卑自己的民族没产生鲁迅,这很让我们一些人自豪了一阵。殊不知,鲁迅之伟大正是中华民族之耻辱。韩国前总统受审判,不管结果怎样,这都反映了大韩民族的伟大。我个人就因此事为整个中华民族感到了深深自卑。

  《诗刊》1999年第一期头条刊登了翟泰丰在全国诗歌座谈会上的讲话,题为《繁荣诗歌创作,迎接民族复兴》。这个讲话铿锵有力,很有某个时代之余韵。殊不知,在中国,诗歌繁荣是很不吉祥的, 不管是“哀民生之多艰”的诗,还是颂卫星之上天的诗。

  邵燕祥写够了反腐文章,自己觉得没意思,不再写了。我从来就不写反腐文章,我写文章要反的,正是邵燕祥写文章的意识形态依据。我写文章的立足点和邵燕祥写文章的立足点很不一样。邵燕祥的反腐文章所呼吁的,是让某人自己拿刀子割掉脓疮。这是不大现实的、不大可能的,也是违背医学常识的。我写文章所呼吁的,是给这机体注射大剂量青霉素,或干脆给这机体开膛剖腹,换更心换脑。

  邵燕祥早都该搁笔了,他的文章都只不过是“主旋律”里的“边鼓,正是”主旋律“不可或缺的部件。他的”边鼓“的响亮正给人”主旋律“高奏、盛世方太平的印象。

  我怎么看腐败问题呢?我鲜明地持“腐败有利论”。

  腐败水平的提高,正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这一改革开放伟大成就。大名鼎鼎的褚时健所领导的企业每年给国家的利税贡献就有200 个亿,他以各种名目贪污了1500万。比起他的贡献来,这真是小焉者也。贪污者自己其实并不是贪得无厌的,他们敢贪的只占他们所掌握的资金的一定比例。行贿受贿也有一定比例,曰“提成”、曰“回扣”。这样看来,被贪污数目越大,不正反映了我国经济实力在增强吗?五十年代杀掉的刘青山才贪污多少?有人以绝对数字进行比较,真是不懂历史唯物主义!谅刘青山混身是胆,也贪污不了1500万,因为当时整个天津市一年的总产值才有多少?

  腐败是社会资金从无序到有序的一种转变方式。

  联合国三十年没有贪污案,为什么呢?因为联合国官员面对巨额钞票,想拿也无法下手(见3 月12日《杂文报》)。联合国的资金就可以说是“有序的”。而给那些有正常贪心的人留下了太多下手余地的资金,就是“无序的”。所谓国有资产,存在着巨大的无序性,这就难怪其流失了。但国有资产变成个人私产时,马上就由无序变成有序的了。因为贪污者很知道如何使用自己的私产, 他们反而能为这些财产派上更好用场。没准他们去投资,效益会更好,能为国家提交更多利税,解决更多下岗职工就业问题呢。

  吃喝玩乐之类高消费腐败,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刺激经济发展的有利因素。现在不是说“内需不足”吗?如果现在没有腐败了,经济动力将大为减弱,市场将更为疲软。大吃大喝直接造成餐营业发展,间接造成造成养殖等业发展,更间接造成其它许多产业发展。今日中国的经济,有不小的部分是腐败消费支撑着的,如果没有了腐败,这部分经济就会垮掉。这个道理很简单,禁止吸烟喊得多好?但禁烟从来没有成为政府行为,如果中国政府下令关闭所有卷烟厂,那么烟不就差不多禁住了?但是,这样将使中国税收的不小部分化为云烟,这将使大批职工失业,这将使大批烟农失去收入来源,这将使······所以,烟不能禁,必须吸下去。假如中国烟民真的突然都自动戒烟了,我想,会有部分号召大家去吸“爱国烟”。这些年来,中国酒业繁荣,亘古未有。但是,有多少瓶酒是人们自己购买供自己消费的?如果没有了种种腐败现象,酒业决不可能如此繁荣。娱乐业更是这样,没有腐败的污泥,哪有娱乐业之荷花?性腐败安得不是社会财富再分配的一种方式?

  所以,腐败之正面作用大矣哉!!让我们都去腐败吧,能大腐则大腐,能中腐则中腐,能小腐则小腐,不但自己腐,还要拉亲人腐,拉朋友腐。让我们举国上下狂欢于腐败之乐园,庶几新的社会秩序、新的文明形态能在彻底的腐败中诞生!!!呜呼··························

转自自由论坛邮件列表第5 期!http://ziyouchina.yeah.net

  作者:朱海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我持“腐败有利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