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昇:老庄道无的“玄妙之门”

  最近有朋友从国内带回两盘于丹教授说〈庄子〉和江南某学院教授说老子的CD带,看后觉得他们用辩证法解老庄之道虽然很生动,似很有说服力,但我以为没有说到老庄道无的境界上,即那“玄牝之门”玄妙在那里。

  若依两位教授的说法,老庄的哲学,用当今认为正常的思维反转即可理解:你当今人认为名利有很多好处,我庄子则认为名利是害人的;你们认为强的肯定战胜弱的,我老子偏说弱可以胜强,水不是很弱的吗?但水既可以淹死千军万马。这种反转思维解老庄,正是康德说的“辩证的思辨”。若我们又以老庄说的反转来思辨,老庄的道无就失去说服力了:你庄子说名利害人,有很多坏处,但以正面来说,名利亦有很多好处:如说一个人,他为学很用功,成为一个很有名的教授,薪水很高,生活优厚,有名有利,不管怎么说,他总比你一个农民、工人生活过得舒服些吧?名利怎么就害了他呢?你庄子逍遥,连下锅的米都没有了,去与监河侯借粮,被人家奚落,说庄周啊,你回去等着吧,待我庄稼收成到了,我借你几斗几车好吗?(见〈庄子。外物〉),这不正是你庄子不求名不求利所导致的恶果吗?故说,用辩证法来说老庄的道无,是说不通的。

  那么,我们应如何解老庄的道无呢?老子说,“绝圣弃智”(〈老子〉19章)“复归于婴儿”(〈老子〉28章),又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老子〉48章) 又说”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老子〉79章)。老子说 这些话,其意是非常明显的,就是你要得道,你就不要想那么多,连一丁点智慧都不要,日日都要损去,直到什么欲望都没有 ,象婴儿一样。你也不要烧香祈求天给你什么福,没这个门。总之,你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欲求,也不作什么小聪明来个辩证思维。你只有达到这个无的境界,才能悟道。这就是老子道无哲学的玄妙之处。你若还有思,有欲,有作为,你就不能悟到老子称为”玄牝之门“的”天根“(〈老子〉6章)。庄子对此也多有论述,他在〈知北游〉一文中,借”光耀“与”无有“对话来颂扬”无有“无无道的玄妙。”光耀“问”无有“:你到底是有还是无有?”无有“一句话也不答,光耀仔细看,什么都没有(即看不见摸不着),”光耀“不得不感叹说,他已抵达至极了,有谁还能达至此道的境界?我虽然能做到无(指”光耀“,光虽然摸不着,但看得见)但未能做到无无,这个”无有“是如何达到此境界的呢?也是此文,庄子借”无始“之名来曰道:”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知形形之不形乎?道不当名。“这与老子”道可道,非常道“的说辞相合。老庄道的境界,不仅要达到无的境界,而是要达到”无无“的境界。

  为什么老庄要强调在无之上才能悟道呢?他强调无为,象婴孩一样无知,这做人还有什么意义?不是象死人一样,或象一块石头,一个动物,一棵植物一样,没有任何思想和情感,这个人还是人吗?然而庄子对此也是持批判的态度的,他在〈天下〉篇批判儒家、墨家后,亦批判彭蒙、田骈、慎到“公而不党,易而无私,决然无主,趣物而不两,不顾于虑,不谋以知,于物无择,与之俱往”的“道”。他借豪傑的话批评慎到的道是“非生人之行而至死人之理”就是不赞成彭蒙他们这个“道”。表面上看,这三个人的道似乎与庄子的道没有什么不同:心中坦荡大公无私,也不要知识,万物与我为一,与时之俱往,这不很象老庄讲的道吗?其实不然,庄子批判他们这个“道”“常反人,不见观,而不免于鲩断。”那我们反而观之,庄子的道就是“不反人,见于观”了?下文有几句话说得更清楚,这话就是:“独与天地精神往来,而不敖倪于万物。不谴是非,以与世俗处”。这就是说,庄子的道不违反人道,可以与世俗一起相处,但它又很高明,见于观,使自己能独与天地的精神往来,与万物为一。这个道,我们用它与老子的“玄览”相观照,我以为这个道就是对自然和人类世界的一种静观。他看到自然之大美,看透人生的一切。生与死,是与非,善与恶,名与利等等,他都等闲视之。他坐忘于天地之上,心如止镜,静静地观赏着世界的一切。这就是康德所说的最高审美境界。这个审美观,没有概念,没有目的性,它是那么自然与泻意,使你达至天人合一的境界。

  既然这个最高审美境界是没有概念,没有目的性的静观,我们就不能从知性和理性中求得,所以老庄他们就讲“损无”,要忘这忘那,连我自己也要忘掉直至无为才能悟道。在〈大宗师〉庄子有这样的说法:“吾犹守而告之,参日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樱宁。樱宁者,樱而后成者也。”以庄子这个说法,要悟道,首先要过三关,一是外天下,远离尘世情怀,即抛弃人世间的是非、善恶、名利等思为欲望;二是外物,与物无碍,即万物与我为一;三是超越生死。这样你就能看破一切红尘,看透世界的一切了。到了朝彻这个地步,你就能见到独特的道了。这个道是无古今时间观念的,既然没有古今的时间观念,那就可以进入到那无生死的境界,杀掉这个生命说它死了并未见得就是死了,养生这个生命说它生着并未见得就是生着(就象物质的化学变化一样,它转化成其他物质去了,看来庄子已懂得物质的不灭定律),物质是有其变化的:有送走就有迎来,有毁灭就有生成,但道是不会被消灭的。这就叫樱宁,樱宁就是说启动它后它自己就这样形成了(用曾经流行的话说,道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们从庄子说这些话看出,为什么庄子不要名利,不讲是非,不近人情(老婆死了还敲锣打鼓唱歌),是因为你要悟道,要达到道的境界,就得抛弃这些东西。这些名利、是非、情感,等等思为的东西都是悟道的绊脚石,不消除这些东西,就无法悟道。这就是老庄为什么要讲“无为”的真谛所在。

  我们从基督教的说法来理解老庄的道或许有启发性:基督教义说人生活在天地的第一层,天使和魔鬼生活在第二层,上帝生活在第三层。对于生活在第一层的人来说,天使和魔鬼是可以经常光顾他的(他们的智能比人高一畴),所以人是不得安宁的;上帝在第三层(祂的智能又比魔鬼高一畴,祂是万能的),魔鬼的魔力是无法抵达祂的。故人若求得与上帝在一起,他就非常幸福了,魔鬼就无法侵犯骚扰他。以此来说,老庄的道无,不仅叫你超越第一层,还要超越第二层,抵达第三层才能悟道。就是说,他要在无矛盾的状态下才能悟道,即没有客体和主体的对立。故我说老庄说那么多的辩证关系,就是要达到那个不要辩证的“无”。国内很多学者用辩证法说老庄,是站在第二层次上说老庄。当然,魔鬼与天使就交战了。这是很难体悟到老庄的“玄妙之门”的。

  读老庄,很多人都知道老庄不要名利,不讲是非,要无所作为。于是就认定老庄的人生观是消极的,是虚无主义者。实则老庄的人生境界是很美的。

  我认为,人生的境界有三个形式:

  1. 感受人生,什么人生的甜酸苦辣都想去感受感受,他以世界为舞台,去感受人生。正象一个作家在他的墓志铭说的:他爱过,恨过,生活过。这种人生,感性多于理性。

  2. 享受人生。有计划,有目的地安排自己的人生。从中寻找出人生的乐趣。这种人生,理性多于感性。

  3. 观赏人生。对人生採取一种观赏的态度。就象“白发如樵江诸上,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老庄的人生哲学,正是这种观赏人生。他不介入人世间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悲欢离合之中,他採取一种非常泠静的态度,去看,去欣赏世间的一切。这样,他就看到“天地之大美”,“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了。

  我读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有一个震撼,觉得电脑发明的鼻祖,应归功于康德。康德把人脑是如何思维的form说得清清楚楚,这不就是电脑原型的基础吗?二百多年前康德就把人脑如何思维如何得到知识的形式说了出来,而我们的祖先老子更利害,早在二千多年,就把如何消除人脑的木马病毒说出来了。这样看来,老子不仅知道人是如何思维和作为的,也知道人是如何中木马病毒的。故庄子讚叹老子为“古之博大真人哉”。老庄的道无哲学,以我的观解,就是教人如何消除人脑的木马病毒,回归到真本我。老庄的道无,就是教你如何重回伊甸园:〈圣经。创世纪〉上说,上帝当初创造人类-阿当与夏娃是没有智慧的,他们在伊甸园里无忧无虑地生活。是他们偷吃了智慧之果,破了上帝的戒律,被上帝赶出了伊甸园,从此人类就开始受苦受难,再也不得安宁了。当你在这人生的道路上历尽艰辛,在这茫茫的人生大海倦了、困了的时候,你是多么希望能回到阿当和夏娃当初居住的伊甸园啊,可是上帝已下过手令,人类能打开伊甸园的大门吗?靠智慧是不可能的了,这是上帝最忌讳的(当初阿当与夏娃被赶出门就是这个智慧惹的祸),靠什么呢?老庄的道无,就是开启伊甸园这“玄妙之门”。

  作者:黄鹤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老庄道无的“玄妙之门” 浏览数

11 条评论 »

  1. blacktulip 说:,

    2008年05月08日 星期四 @ 15:06:51

    1

    不懂基督教就别乱说,还三层

    回复

  2. 躺着读书 说:,

    2008年05月08日 星期四 @ 21:02:51

    2

    看本文最大的启示就是伊甸园中的智慧树和老庄的哲学的联系。这个我以前未曾想到。

    老庄的哲学所说的有很多点,其中比较关键的有一点就是“弃智”。大家都认为智慧是好的,只有老庄认为智慧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在与钩心斗角。以前对这点没有理解,后来在海外漂泊了一阵,越发的觉得这句话的重要。为什么外国人都可以过得简单的生活,有的时候真的是傻得可爱。智慧是不应该用在人的身上,人与人之间最好的关系正是道家所说的“且君子之交淡若水”也是“相忘于江湖”。

    都说婴儿是天使也是魔鬼,但当他们有了智慧,他们就只是凡人而已了。

    回复

  3. laohu 说:,

    2008年05月09日 星期五 @ 00:50:16

    3

    老庄的“无为”好像不是绝对的不作为吧,而是“无为而无不为”、“无为而为”,一切顺应自然,“强扭的瓜不甜”嘛。

    回复

  4. aj 说:,

    2008年05月09日 星期五 @ 05:12:20

    4

    有道则无不是道,不多思虑,顺其自然..
    进入世界,与存在相融合..

    回复

  5. 一叶知秋 说:,

    2008年05月09日 星期五 @ 08:39:16

    5

    真理类似一个圆
    殊途同归。
    万法归一。
      
    这个世界上的“规律”不管看上去有多么繁杂,一但达到很高的境界之中,却会发现这个世界的根本原理竟是非常简单。
    ——这些繁杂的“规律”均是由这个“根本原理”随着物质的分化而派生出来的。
    这个“根本原理”,老子称之为“道”。

    “道”是一切必然性的根源;也是宇宙构成的法则。
    现代科学离这个境界太远了!所以它才不得不将科学分为许多个门类。
    在人类历史上,或许只有释迦、耶酥、老子才达到了这种看到了真相的境界。
    现代人都把爱因斯坦当作是人类智慧的象征了。其实爱因斯坦、霍金等与他们相比,只能算是“小儿科”。
      
    宇宙在人的意识中的显现方式,
    换个角度看,其实也就是人自身状态的存在方式。
    岂有他哉?
      
    真理是一个圆。
    终点必回到起点。
    人类身处于这个“圆”之中的一个狭小的层面——所以他看不到这个“圆”的全貌。

    回复

  6. 一叶知秋 说:,

    2008年05月09日 星期五 @ 08:49:33

    6

    于丹解释《论语》比较合适,解老则非常不合适。
    其实老子讲的都是大实话,只是境界太高了,致使很多人要么曲解他;要么不信他。
    另外,“唯物主义认识论”对于理解老子会是个严重的障碍。

    回复

    aj 在 五月 10th, 2008 12:00:51 回复:

    于丹解释也是不合适的,,
    她有许多机会转向政治,但她却在每一次机会面前忽视了它..
    缺少”外王”,而仅有”内圣”的孔子最多只是半个孔子..

  7. 一叶知秋 说:,

    2008年05月09日 星期五 @ 09:09:32

    7

      感性认识——理性认识——实践——高层理性认识
      这是我们所熟知的摸索真理的方法,西方实证科学的路就是这样走的。
      这是运用人的感官“向外求”。
      
      还有一种摸索真理的方法为今天的人们所忽略:“向内求”。
      这个问题非常深。
      为什么“向内求”也能获得真理?因为人是宇宙的产物,人的意识的来源与宇宙必然有一种“对应”。
      “向内求”,讲究状态;讲究悟性;讲究直觉——就是在某种深层意识中寻找、感应这种“对应”。
      今天的人类由于大脑思维过于繁杂,欲望过甚,反之,其直觉感应能力却会丢失——因此今天的人根本就不相信这种认识世界的方法,认为它属于无稽之谈,是不科学的,不严谨的。
      老子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 “塞其兑,闭其门,终身不勤。开其兑,济其事,终身不救。”
      关闭感官,反而能获得真理;走的越远,反而知道的越少。他为什么要这样讲?
      其实老子的境界在诸子百家里是最高的,也是最难理解。
      
      
    东方传统哲学博大精深哪,却被自以为是的现代人当成了迷信。
    其实西方有的思想家也发现了一些凤毛麟角,比如说,心理学家容格认为,人类在深层意识中存在一个共用的“智慧库”,他称之为“集体无意识”;哲学家伯格森也有认为:直觉高于理性。

    回复

  8. Johnnyboy 说:,

    2008年05月10日 星期六 @ 14:50:42

    8

    社会是在进步吗?哈哈 古人思想的高度,我们能有之一二吗?非常赞成儒家学说和基督教的搭配,也许这就是解决东西方文化差异的钥匙所在。

    回复

  9. Johnnyboy 说:,

    2008年05月10日 星期六 @ 14:55:33

    9

    社会是在进步吗?哈哈 古人思想的高度,我们能有之一二吗?非常赞成儒家学说和基督教的搭配,也许这就是解决东西方文化差异的钥匙所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为什么中国现在这么落后?难道会是盛极必衰的天理?“““ 也许是我们的前人太聪明而触怒了上帝,才折了后面子孙们的福吧。

    回复

  10. liuyu 说:,

    2008年06月25日 星期三 @ 13:00:00

    10

    最妙是”弃圣绝智”,连”智慧”都不要了,我们舍得吗?所以,我们离”道”远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