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庚荣:“清官”绝唱

  有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清官”也不例外。我之所以要在这“清官”的头上戴上一顶帽子,实在是因为此所谓“清官”,十之八九都是自封的,稍不小心,这清的遮丑布一掀,一副丑陋不堪的面孔便会让人看了发笑、恶心、愤怒、不齿。更令人忍俊不禁的是,几乎所有这类人一旦东窗事发、身陷囹圄时,当年的威风便不见半点儿了,于是便上演了一幕幕“清官”绝唱。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被逮捕入狱后,自知罪孽深重,来日无多,便跪在地上对查办他的有关人员说:“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胡副省长的字是出了名的,想当年谁或者哪个单位能得到一幅是很可以自豪一番的,至于出了多少银子,那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南昌纸贵就因为有了胡副省长。据说后来胡某人“失风”以后,南昌城里曾出现过争相铲除他墨宝的事。哎,人情如纸啊,人走茶凉啊,现在连想活下来继续“为人民服务”,而且是完全的义务,居然都得不到满足,胡省长(他习惯人们这样称呼)是始料不及的。

  贪污57万元的原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徐炳松被查处后,竟对办案人员说:“我受贿这么多钱,官是不能当了,希望能给我几十亩试验田,我用高科技来种田,为国家做点贡献。”看了徐副主席这段独白,我激动得几乎要流泪了,到底是“人民公仆”,不仅有自知之明,思想境界也与咱老百姓就是不一样,不能当官了,但为国家作贡献的思想境界一点儿也没有受影响,为革命工作的情绪一点儿也没有低落,即便不能这样,“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的自在总可以吧。想当年我徐某人用“高科技”为自己捞钱,就很有成绩嘛,现在把它用来造福我的人民和国家,也一定会喜获丰收的,由此足可以见我徐某人“当官与不当官一个样”。徐副主席的这个基本要求不知道有没有得到满足,我准备过段时间打个电话到中纪委去替他问问。

  广东佛冈县原政法委书记叶广章庄严地在全县干部大会上宣布:严禁领导干部搞“三陪”。就在他慷慨激昂的当晚,又和妓女赵某睡到了一张床上。风流过后,见电视里正在播放他白天的讲话,叶很得意地对赵说:“你看我讲话多有风度。”阿弥陀佛,这位“花书记”真是太风趣了。曾听说过一首顺口溜,讲某些领导是如何笨的,其中有句是“为三陪小姐留电话”。而这位书记,而且还是政法委书记,不但敢留电话,还敢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盘托出,可见他是何等的胆大放肆,绝非哪个小不拉子或初嫖者、偶尔为之者所能望其项背的。如果再慢慢品味一下“花书记”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我们不妨作如下推测:我就是那位“白天念稿子,晚上钻裙子”的书记,谁敢能拿我怎么样?有我这样的政法委书记来嫖,你这小女子就可大胆放心去卖;“食,色,性也。”我书记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野花总比家花香,小姐总比老婆好,凭我这风度能死守住家中那黄菜梆子吗?这小小县城,我是呼风唤雨之人,告诉你真实身份我也无所谓。然而,那小女子还是出卖了他,否则,这段床上对白是没有人知晓的。前车之鉴,由此可见,妓女不可靠,凡是准备步叶书记后尘者千万千万记龋

  河南灵宝市地税局副局长卫建设贪污500 多万元后,自编了名为《铁面局长》的话剧命宣传队到处表演。该剧写的是某税务局副局长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自己又有重病,女儿勤工俭学挣了几十元钱要给他补补身体,他说“给希望工程吧,他们比我更需要。”亲爱的读者,看了这段曾经是共产党干部的“肺腑之言”,你能不为这高风亮节动容吗?这样的清官,这样的公仆,我们这个社会似乎太少了。不过,大家一定还会知道这样一句话:“又要当婊子,又要竖牌坊”,竖牌坊是假的,当婊子是真的,或者说,竖牌坊是为了当婊子。没想到旧社会咒诅不贞女人的粗言俗语因现在男女平等女人自爱而用不着便送给了曾经是人民公仆的男人,而且还是局长大人,真是够讽刺的。什么叫两面人,我们完全可以从卫局长那里得到形象而生动的注解。而且这样的贪官更具有欺骗性,他很容易骗得光环,以此去亵渎善良群众的感情,因而也更卑鄙。

  行文至此,我突然想起了那位爱美人而不爱江山的李后主来了。他有首著名的《望江南》:“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遥想当年,如我本文中所列举的诸位大人物,是何等的风流,可如今,有的狱中度残生,有的上了断头台,林妹妹都知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难道这些宦海沉涪绝顶聪明专门说教别人的人咋就“一时糊涂,放松了理论学习,法制观念淡北了呢?失去了的东西都是可贵的,又为什么非要到这个时候才想到生命的可贵0清官”的绝唱数不胜数,我这篇小文无论如何也没法子让他们一一挤上来的。上来了的,是死是活,就由他去吧,没有上来的,想着往上面爬的,姑且让我引来贵阳城里城隍庙上的一副对联作搁笔赠言吧:“站着!你背地做些什么?好大胆还来瞒我!想下!俺这里轻饶哪个?快回头莫去害人!

摘自《中国青年报》

  作者:姚庚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清官”绝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