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五四”精神的本质是批评与质疑

  “五四”精神的本质是批评与质疑这篇文章本应当写在“五四”之前的,激发我在“五四”过后仍然写这篇文章的动因是:又到“五四”时,又见到各种评论对“五四”精神的片面的理解甚至于误解。

  什么是“五四”精神呢?有的认为是爱国主义,有的认为是民主与科学,有的认为是彻底的反帝反封建。

  也许这些精神都有,这些说法从不同的角度理解都是正确的,在1919年的中国青年,正因为热爱自己的祖国,才在民族危亡之时中华民族希望通过民主与科学救国,而救国在当时的当务之急是反帝反封建。可以说,爱国是动机、民主与科学是方法、反帝反封建是当时的具体目标,最终的目标是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通过强国实现伟大的爱国情怀。

  爱国必须体现在具体的方法和行为上,什么样的行为才是爱国,这是1919年“五四”后永远应当追问的主题。青年爱国这是当然没有问题的,甚至于比任何年龄的人更加爱国,但是,爱国一词,在很多庸俗政客的口中简单地等同于“维护稳定、专心读书、做好本职工作”,媒体挑选的青年学子的发言往往是千篇一律:“我们要珍惜现在的美好时光、踏踏实实地做事,要把爱国热情化为行动。现在的任务是好好读书,将来报效祖国”,仿佛思考问题、谈论国是,特别是批评政府和社会就是不踏实、尚空谈。

  2007年9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溫家寶总理的诗《仰望星空》。人民日报同时重提了2007年5月14日溫家寶在同济大学的即席演讲中的一段话:“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我们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我希望同学们经常地仰望天空,学会做人,学会思考,学会知识和技能,做一个关心世界和国家命运的人。”

  两年前的 5月4日,溫家寶在北京师范大学看望同学们时说:

  “五四”运动提出了民主与科学的口号。我们继承“五四”光荣传统、追求民主与科学的目标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没有民主和科学,就没有社會主義,也就没有现代化。我们今天讲民主,就是要让人民当家作主,保障人民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的权利;就是要创造一种环境,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就是要让每一个人都能在平等、公正、自由的环境中全面成长;就是要把发展民主和完善法制结合起来,依法治国,建设社會主義法制国家。我们今天讲科学,就是要尊重知识、尊重科学、尊重人才,遵循经济规律、科学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就是要鼓励创新,建设一个创新型国家。实现民主和科学的目标,教育是基础。只有人人都能接受比较充分的教育,整个民族的素质得到提高,民主和科学的目标才能真正实现。

  可以说,温总理说出了“五四”提出的民主与科学的口号的要义,民主的本质是“批评和监督”,科学的本质是遵循“规律”、“鼓励创新”,如果简单地概括其要义,我们可以说,五四运动提出民主与科学的口号就是批评与质疑。就是以民主的精神批评和监督政府,以科学的精神遵循科学规律———这必然要求破除迷信、打破陈规、敢于质疑,才能有所创新。

  而这些,都不是仅靠“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所能实现的。古人尚能做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何况是当代青年呢?今天虽然已经不是革命年代,但是,追求科主与科学的任务远远没有完成,如果如某些评论所言,“五四”精神和爱国主义就是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那么,所有的人在反右的时候踏踏实实反右、大炼钢铁的时候踏踏实实炼钢、社教的时候踏踏实实地批判市场的资本主义性质,新中国的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就不会有青年人的参与,一切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的洪流中就只有一位先知先觉的明君和“踏踏实实”听从的大众,但历史证明,是人民推动了历史的进步,是张志新、遇罗克这样的热血青年喊出了历史的先声。

  当年的北大校长蔡元培,他对学生的教诲是,读书不忘爱国,爱国不忘读书。如果只会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踏踏实实读好书,就不会有“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中国就只会培养一代代奴才,历史就会停滞不前。

  XX部新闻局原局长钟沛璋问得好:“为什么把爱国、爱我们民族的积极力量看成可怕的敌对力量呢?”敢于批评敢于质疑的人同样是对祖国最忠诚的人。

  最近,達賴集团分裂国家、策划组织打砸抢烧暴力事件、破坏奥运火炬传递活动的行径,激起了人们的爱国主义热情。“我们要百倍珍惜这种激情,把对祖国深深的热爱,转化为做好本职工作、搞好经济建设、办好北京奥运会的自觉行动。”(新华时评:办好自己的事就是最大的爱国,2008年04月19日)

  这些提法,在当前的特殊时期当然是正确的。特别是,在国家尊严受到挑衅的时候,不能为了国家尊严牺牲对外开放、更不能因为国内或者外国的某一个民族中的少数人的行为而引发对某一民族的对抗——这种对一个民族的偏见既不科学也不人道。在这个时候提醒民众理性爱国、无疑是正确而及时的。但也决不能简单地得出结论说:“办好自己的事就是最大的爱国”。

  我同意这样一种客观的说法:“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是属于个人的私事。而在个人的私事之外,还有公共事务。有不少人,他(她)未必能做好自己的事情,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她)在社会公共事务领域做出出色的成就,比如说像现在活跃于环保领域的志愿者,我们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些人,比那些只把自己事情办好的人,更加地爱国。”(司徒望:办好自己的事未必爱国,金羊网 2008-04-22.)

  在当前维护稳定,“做好本职工作、搞好经济建设、办好北京奥运会”,这些都没有错,但是,因为这些主要任务而认为“五四”精神所体现的爱国仅仅止于“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那就是“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一个伟大的民族还要“经常地仰望天空”,“做一个关心世界和国家命运的人。” “干好本职工作”固然重要,但不能因为这些“脚下的事情”,忘记了“五四”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遗产:批评与质疑,不仅要批评与质疑国外的反华势力,而且还要敢于批评与质疑国内一切有违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的人和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尽快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才能使这种振兴给中国人民带来幸福与快乐。

  来源:凯迪周刊

  作者:高一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五四”精神的本质是批评与质疑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shirongyi 说:,

    2008年05月13日 星期二 @ 11:49:25

    1

    作者高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