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桄福:天府之国的危险拐点!

  1896年12月10日,那个发明硝化甘油烈性炸药的科学家诺贝尔病卒于意大利。民间版本:本意在于造福人类的炸药的发明,却带来人类武器的革命,造成了无以数计的人类生命的丧失。作为一项永久的救赎行动,诺贝尔立下遗嘱,将他遗产的一部分共计920万美元作为基金存入银行,用每年的利息(约20万美元)奖励给对物理、化学、生物学或医学、文学以及在和平事业方面对人类有突出贡献的人。

  这是一代巨人的自我救赎行动。证明科学,尤其是化工类的科学研究,如果在纸张上进行时,蓝图非常俊美,而其中不少的项目要是一旦落地,虽然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利润,给国家带来丰厚的税金。但是,像诺贝尔的炸药一样,对更多普通人的健康和生命的戕害将难以估量。

  地球如今早已满目疮痍,变暖事实公认不争,污染普世受害;缺水,粮荒,瘟疫早已不是可以随意封口的秘密。这都是某些超大型化工项目直接或间接造成的恶果。

  如果诺贝尔先生复活,一定会盛赞早先的中国厦门市民,仅仅用“散步”的方式,就阻止了一个可能贻害千秋的PX化工项目的上马。这是一次民意的胜利,是觉醒的人民在危害面前,克制,理性,而又有条不紊,执着坚持的保卫家园,热爱土地的精神的胜利。诺贝尔要是惊悉此消息,不可能不对那个举世瞩目的大奖做一次特例,颁发给中国厦门的市民。这个还没有人获得这项忏悔大奖的国度也许会弥补这个空缺。

  诺贝尔当然没有醒来,但是,媒体良知的代表《南方周末》将2007年度人物的殊荣给了厦门人,授奖词说:以勇气和理性烛照未来。多多少少弥补了一点未能享受诺贝尔先生颁发忏悔奖的遗珠之憾。

  但是,诺贝尔先生还有机会。这次是位居圣洁西部的千年天府之国,四川成都。为着同样会严重伤害到成都天府盛誉,可能贻害成都千万百姓的健康和生命尊严的另一个大型化工项目——彭州化工项目——而采取与厦门人民同样的“散步”方式:

  5月4日,约两百人戴着口罩,自动自发,形成了一个奇特的队伍,没有标语,不喊口号,不过,所有人都对这次集体散步的所指心照不宣。

  现场的两百多人中多位成都本地文化艺术圈内人士,很多人互相握手问好,“我感觉就像又开幕了一个展览,来的还是这么些熟人”,一名艺术摄影师评价,“虽然文化精英起到了不可代替的带头作用,但我最希望更多的普通市民能参与进来,而不仅仅是文化精英们”。

  所谓彭州化工项目,由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和四川省成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设,项目总投资合计169.2605亿元人民币。项目包含年炼油1000万吨和年产乙烯80万吨。按照规划,项目最终将占地15.3平方公里,共分为三期建设。整个石化基地全部建成预测累计投资将达到762亿元,年销售收入将达到744亿元,利税153亿元。情景相当诱人。

  如果这个项目上马成功,对于成都来说,未来可能不仅仅与一座乙烯厂和一座炼油厂相伴。天府之国的天空会换成另一种颜色。于是,程度的文化精英人士和一些知情的普通市民,在自己的生存空间面临石油燃烧的味道浸染的时刻走出家门。整个散步过程有警察保护,秩序井然。

  但是,成都市民是否会厦门人一样“以勇气和理性烛照未来”,最终达成项目搬迁或者永久搁置的愿望。现在还言之过早。

  不过,诺贝尔先生的愤怒几乎是可以预见的,“我用了自己毕生的精力研究化学,但是,看到炸药对生命的戕害,我将用永生来颁发这个代表我的救赎的奖项。”但是,多么遗憾,获奖者,或者是准获奖者很少有人觉得那是忏悔,相反,接纳的都是光荣。

  在这样的时刻,如果,人民是“以勇气和理性烛照未来”,相关部门是否也可以从有利民生长远生存空间,有利未来的角度聆听到那些“散步”者沉默背后的火山般的诉求?

  我们是否真的要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才用最后的沙哑的声音诵读出那几句北美印第安人的民谣:“只有当最后一棵树被刨,最后一条河流中毒,最后一条鱼被捕捞,最后一块土地被出卖,你们才发现,钱财不能吃。”

  董桄福/SNC主笔

  作者:董桄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天府之国的危险拐点!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heart1950 说:,

    2008年05月17日 星期六 @ 06:42:43

    1

    我是四川人,但更是中国人.环境保护是当今中国唯一的最大事情,坚决支持成都人民的这次自卫行为!
    这次地震是不是由于我们对四川地下资源的过度开采?至少应该有所反省.

    回复

  2. 于无声 说:,

    2008年07月24日 星期四 @ 06:41:07

    2

    环境保护刻不容缓,彭州化工项目一定不能建在我们故乡成都的上风上水,那会危害我们天府家园的每一个人…..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