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集体犯混

  1999年是柏林墙倒塌十周年,2000年将是德国重新统一十周年。东西德正式统一是在1990年的10月份。统一之前的是年 7月份东西德首先统一货币。与其说是统一,不如说是取消东德马克更贴切。现存的东马克在兑换成西马克之后全部销毁。而从那时开始起用的德国统一马克实际上就是在那之前的西德马克。东西马克的兑换率究竟应该为几何,在妥协达成之前的五、六月份自然就成了热门话题。

  当时东德提出的兑换率是一比一,即一个东马克兑换一个西马克。而西德提出的兑换率是二比一,即以两个东马克兑换一个西马克。双方各持己见,吵得个不亦乐乎。非常令人奇怪的是当时美国报界除了报导双方的吵架外,从来也没有讲过当时实际的东西马克比值。在双方的吵架中这个实际比值也从未出现过。争吵的最后结果是一个妥协方案:每个东德居民可以以一比一的比率用东德马克兑换总值不超过三千马克的西德马克。超过三千马克以上的兑换率是二比一。

  在大局已定的几个月后,《华尔街日报》的一篇间接报导中顺便提到在东西德货币统一前的官价兑换率是一比一,而黑市价格却是每四个东马克才能兑换一个西马克。众所周知,共产党国家的外汇官价兑换率是人为规定的。为了证明社會主義制度的优越性所有共产党政府无一例外地都会强行压低兑换率。而黑市价格因为有被抓获挨罚的可能,外汇倒爷们把风险折算在内,而使兑换率一般偏高。所以真正的价格应该是四块不到一点的东马克在那时可以值一个西马克。笔者曾问过德国来美旅游的留学生,大概就是这么个比值。在美国的德国人也同意这么个比价。

  这一事实引起了本文的话题:多数人,即所谓“人民”,在很多情况下是很混帐的。

  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林肯曾讲过:“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or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but you can never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time”这段名言的神韵在翻译中自然失去,不过大概的意思是:你有可能暂时欺骗所有的人或者也可能永远欺骗一部分人,但你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中国文化革命中绝大多数中国人的上当就是林肯这句名言的绝妙注脚。但本文却并不是指大多数人民受骗上当,不是指大多数人民在情况不明的状况下一同作出错误的判断。

  本文要指出的是,大多数人民在许多有充分情报,情况相当明了的状况下出于绝对的自私而做出绝对混帐的举止。以上提到的东德人民在东西马克兑换中的表现就是一例。

  明知自己的经济搞得一团糟,西德兄弟拉一把,以两块东马克兑换一块西马克已经是恩惠有加;这批东德人民居然好意思开口提出一比一的价码。而且在那一段时间内东柏林竟然还有自发抗议二比一兑换率的示威游行。

  在人们日常的社会政治生活中意见不一致时,往往大多数人的意志占上风。这本是民主程序运作的结果。但大多数人的意志在许多情况下根本就是错的。有些时候是大多数人受少数人蒙蔽不了解实情,但有些时候分明是大多数人一齐犯混。

  当然我们仍然可以引用林肯的名言,诚恳地希望今日东德人民的重孙子辈能在若干年后,有足够的勇气和明智站出来谴责自己祖宗的厚颜无耻。然而今天的事实却仍然是一个民族的大多数可能同时利欲熏心而丧失理智。

  让我们设想,一个浪子回到家中,口袋里只剩一个美元。他的兄长怜其贫,说要再给他一个美元。而这个浪子却回答说应该给三个美元,否则不公平。我们寻常人自然会认为这个浪子不懂礼义廉耻。然而,当东德人民提出一比一的东西马克兑换率的要求时,人们却默然无语。一个人混帐时会受到舆论的谴责。大多数人混帐时,即舆论混帐时,当然也就没有舆论谴责了。因为不管舆论混帐不混帐,它是不会自己谴责自己的。这种不对称现象说明舆论并非绝对可靠。然而“大多数人不会错”的观念影响至深。如果这个混帐观念不被清除,大多数人集体犯混的可能性仍会有增无减。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日两国对别国的侵略是得到本国人民全力支持的。我们中国人都知道日本鬼子侵略中国时,日本人民是多么支持日本侵略军。欧洲的状况还要糟糕。在只有七千万人口的德国竟然有一千一百万人加入了纳粹党。在整个欧洲的纳粹党总数最高时达到过八千万党员。战后无论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都觉得无法解释为什么大多数人民在一个不太短的时期内会集体做出极端自私和分明是错误的决定。所以他们对一千一百万和八千万这两个数字绝口不提,而把一切过都错归罪到希特勒头上,反正他已经死了。只有犹太人还记得这两个数字,时时提醒大家。然而并没有多少听众愿意听。

原载[春夏自由评论]

  作者:贺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集体犯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