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适南:与地震有关的几个问题

  一、地震与公交车

  乘坐公交车时,如果有老人、孕妇或抱小孩的乘客上车。总会有机器大喇叭的叫喊或人工售票员的喧嚣,他们在传递着一个信息:请给他们让座,我们表示感谢。

  其实只要这些人上车。总会有人让座。尽管我们在新闻和论坛中见到有不让座的,但这极少,若不是极少,那也不会成为新闻。否则让座便会成为新闻,这并不是因为让座是一种传统和美德,而是因为稀少。

  那么机器的大喇叭和人工售票员是在干什么?

  强迫道德。

  其实他们是在作无用功,愿意让座的人不说也让,不让的人说了也不让。(此可参考《笑林广记》一篇关于信不信鬼神的文章)并且在这种潜在强迫的状态下,让座者不仅没有让座的自豪感,而且有负罪感。机器的大喇叭和人工的售票员竟最后得了一个自豪感,并且获得了别人真正的感谢。

  最起码在表面上,让座者是在别人的号召下让的座。

  更有乘客,孩子大的抱都抱不动,但他或者她总是在上车前将孩子抱起来,因为他确定有人会因此而让座。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阴险的目的。他们不光是强迫别人的道德,更是利用道德。这样的行为会让道德不安和忧伤。

  地震了,于是全国上下便捐款献血。同样,我们存着这样一个公交车上的道德强迫。

  地震比搭乘公交更痛苦,捐款比让座更复杂。捐多少,怎么捐。许多人便遇到了这样的道德强迫。其实他们会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痛心,用自己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支持。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很可惜,有部分人便陷入了捐款的困境。

  任何人都不能强迫他人因援救别人而牺牲自己,我们必须理解并宽容所有人。

  二、地震与溫家寶

  地震了,溫家寶总理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且在专机上就开始办室。溫家寶作全盘指挥,观看现场,慰问受灾民众,流真诚的泪,作可以兑现的许诺。但溫家寶只有一个,作为总理,溫家寶是一个代表。他不仅代表着他自己,他更多的是代表着全中国的人民,甚至于海外华人,代表着政府,代表着希望,代表着一种救灾的姿态,溫家寶总理几乎代表着一切。

  作为这样一个代表许多的代表,他于是有了许多职责,他要总指挥,他又要不停地四处察看,他要向官员命令,他又要向民众流泪,他要说现场的话,他又要作善后的工作。这个总理当的不易。

  这也许对溫家寶现在更应该干什么提出了要求,是更应该。他更应该作总指挥,更应该用长远的眼看来负责事故后的所有事情。

  这个时候在一种情绪面前进或许是不合适的,所以不再说。

  三、地震与辟谣言

  象往常一样,地震了,谣言起了。

  其实一贯的是:有大事件,必定有大谣言。

  涨价了,谣言起了;改制了,谣言起了;开会了,谣言起了;死人了,谣言起了;中毒了,谣言起了;调动了,谣言起了。暴风雪大了,谣言起了,火矩来了,谣言起了。我们一面在抗击天灾,一面在消除谣言。这两项工作同样重要和艰巨。

  为什么总会有谣言?

  简单来说,有原因四个:一是长久以来,我们没有可以相信的权威,二是标榜为权威的人总在说谎,而且是睁着眼睛说。三是政府从来的辟谣不是为了民众的安定,而为了群体的可控。四是知识精英对于谣言和事件本质的认识水平有限,半桶水的言论最后在事实上也成了欺骗。

  谣言只有市场才可谣的起来,很可惜,他不得不拥有市场。

  四、地震与捐钞票

  我所在报社这几日因地震经常有人打进电话要捐款,有个人,有组织。捐款数额也不等。但有一个普遍的现象是捐款者是狐疑状态的居多。

  作为捐赠者,他们有权要求知道他们捐款的去向,他们有权要求一个明确的回复。但看的出来,来报社捐款的人不仅对报社不放心,更对国家机关不放心,甚至于每一个人。

  我对这样的民众很是敬佩和赞赏,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关注自己爱心的去向,我们不能作东郭先生。我们不是直接献爱心,我们的途径是一种间接的途径。这中间有许多不可控的因素。

  但很悲哀,我们想要作为的途径有限。这些途径主要掌控在一个我们不信任的国家、官员和机构手中,但我们又不得不依靠他们。

  五、地震与官员们

  国家在救灾的同时又说了一通狠话,高层表示要对此次地震中失职的干部等要严肃查处云云。我相信,许多人看到这条消息,又觉得温暖了许多,也对一些英明的机构表示了好感。但这样的一场天灾,却不是人为可控。

  作为腐败官员,定有十分的能力,如果可控,他们不会不去控。如果天灾发生,他们不会不去救。因为谁都不是傻子,特别是以腐败著称的官员,除非是一个白痴。

  我想高层此举大约有几个目的:一是转嫁矛盾,天灾过后要算帐,也算的是个别人的帐,而不是算这些人是如何产生的帐。二是上下政府的不信任,不团结,不作为。换言之,还是人是如何产生的原因,这才是深层次的原因。否则一边救人,怎会一边吵着要杀人。

  六、地震与加油站

  加油站,中国的加油站基本都是属于几大石油公司的。可是在加油站的油稍稍缺少的时候,在加油站加油便成了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我前天便亲身经历了这样一场加油。

  加油现场没有任何秩序,乱哄哄,无人管理。但有个十分奇特的现象,无论怎么乱,无论耗多少时间,使客车上的乘客等多长时间。这个油最终还是能加得上。所以所有的危机都算不得危机。因为最终毕竟得到油了,但是等待的时间我们没有人计算,几乎没有人计算损失,尽管大家都明白这里是一种损失。

  应对地震的应急预案看起来也是乱糟糟。对于这样的事情,我们是一惯的军队打头阵,全民来捐款,领导掉眼泪,组织乱哄哄。这种事件已不是一起,98的抗洪,03的非典,08的暴风雪等等。但最终这些事情都是得到平息了,也处理停当了。

  但我们的处理方式还是如同第一次碰到。我们的机制需要更新,我们的方式需要更新,我们需要未雨绸缪。因为中国始终就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但五千年来还是挺了过来。现代国家就应该有些现代的气息,民生国家就应该有些民生的样子。(这点可以参看黄仁宇有关作品及任不寐《天灾论》)

  七、地震与三门峡

  天灾往往与人祸相连是有自然的道理。

  这样一场地震,或许是纯粹的天灾。但三门峡这样的工程,却是一场典型的人祸。这样的人祸,最后却以天灾的形式表现出来。事实上,以后的许多工程,都是领导人意志的体现,最终的最终,便是天灾与人祸交织起来。到了最后,我们便都分不清是天灾还是人祸。即使算帐,也最后算成了糊涂帐。尽管这不是算帐的事,但最后的处理方式却往往以算帐了结。

  八、地震与买酱油

  “关我P事,我只是去死酱油。”我坚信这必定会流行起来。

  但这样的一种态度,又能有几个人有呢?

  因为基层生活的不易,许多人不得不将自身与当各种宏大的事情联系起来,以求得生存和尊严。

  这次地震后,这几天我报社便接到许多电话。电话的中心意思是说自己是四川人,或者是受灾地的人,在外打工,而老板不发工资,他现在急要到工资回到家中看望家人等等。

  这实在是一种辛酸。底层的人懂得利用一切可以生存的条件。这是他们生存的智慧。在平日的来访接待中,或许可以感觉到基层生存条件的恶劣,以及组织的瘫痪和崩溃。

  也有反面的例子,有人懂得利用各种重大的事件来达到其它目的。例如贴附喧嚣的奥运,这便引发了多少事件,有人为奥运作这,有人为奥运作那。实在太多的数不过来。在报社,也接到这样的消息实在不少。但这样的目的,又是怎样的可耻呢?这一切与许多东西有关,谈起来或许要费很长时间。

  作者:韩适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与地震有关的几个问题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05月27日 星期二 @ 01:45:43

    1

    写得好!尤其是最后一段,拖欠工资是49年以前没有的事,只有在新中国才有.

    回复

  2. zhengjizhou 说:,

    2008年05月27日 星期二 @ 02:51:16

    2

    看后,真的觉得无语。谢谢作者的深刻和冷静。

    回复

  3. 米菲 说:,

    2008年05月28日 星期三 @ 15:08:39

    3

    清醒者也许是孤独者。但作者不会真的孤独,你帮很多沉默者说出了他们想说的话。谢谢作者!

    回复

  4. daiyux8 说:,

    2008年06月10日 星期二 @ 02:50:34

    4

    我倒觉得不是冷静,有些像冷血.挑毛病谁都会,有本事你给我们指出你所列的那些问题比现在更好的解决方式.按你的逻辑,我倒觉得我们什么都不作反倒挑不出毛病.我想社会不需要那么多所谓’冷静’者,我更尊敬那些有实际行动参与政府号召的人士.不是你质疑政府就能体现冷静,很多问题实际上政府的所作所为是最有效最直接的解决方法.说话谁都会,你去做做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