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公子:道歉——无奈的呼声,却有着吃人的本质

  道歉,是近年来社会舆论里频频出现的一个词汇,要是搞个词汇出现频率排行榜,道歉肯定会榜上有名,而且进入前十名应该不是什么问题。说起来道歉一词的崛起,恐怕最早是要追溯的到1999年的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遇袭,中国政府以美方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为据要求美方道歉。此后不久,2001年王伟撞机事件中,中国政府以同样的理由要求美方道歉。从此以后,要求道歉的事情就数不胜数了。机场飞机晚点要道歉,车站厕所收费要道歉,街头吵架要道歉,对簿公堂要道歉,打碎鸡蛋要道歉,吓哭小孩要道歉,等等,等等。最最新近的有铁道部长要道歉,地震局长要道歉,亿万富翁要道歉,媒体记者要道歉,CNN要道歉,家乐福要道歉,莎朗.斯通要道歉,陈冠希也要道歉。如此种种,非道歉不可,非道歉不能脱身,不道歉不足以谢天下,不道歉不足以平民愤。不仅要公开道歉,还要态度诚恳,认识深刻,否则不接受,否则不原谅。

  奇哉怪也!道歉何时变得如此之重要:关乎国计民生、纲常律法、教化人伦了?

  除强扶弱,济危救困,维护社会正义与公平,向来是社会价值之所在。但是这种咄咄逼人、铺天盖地的强人道歉的叫嚣实在令人厌烦。不管是违法悖德,还是有伤风化,只要不是顺天应民的善举,通通列入需要道歉的行列,口诛笔伐。这种霸道的强人为善的舆论究竟意欲何为?诛心之论俯首皆是,一不小心就上纲上线,一不留神就头顶高帽。仿佛跟着大众随波逐流才是识时务,否则即便是稍作保留就是逆流而上,心怀不轨。幸亏现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否则枪毙几个“反动派”也是为国请命,惩奸除恶。

  重要的是,道歉究竟解决了什么问题呢?小奸小恶就不提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该法办的法办,该谴责的谴责,要他道歉作甚?再公开的道歉,再诚恳的道歉,我们也不接受。争来争去,我们得到只是一个无法鉴别真伪的形式,别人的心理你又怎么能得知。对于受到伤害的人来说,真的就很在乎这样一个道歉吗?强迫而来的道歉真的给了你尊严吗?还是虚伪的道歉本身又是一次对尊严的践踏?

  为什么道歉变成了一种人们热烈追逐的形式?其实这反映出了社会大众对现实的一种无奈。凡是被要求道歉的人在大众的眼中都是“逍遥法外”的人。他们“调皮捣蛋”、作奸犯科,给别人造成了伤害却依然我行我素,风光依旧。他们游走在法律与道德边界之上,精打细算的做尽“伤天害理的坏事”。法办他们则依据不足,谴责他们则道德乏力,于是乎道歉成了一个出口。淤积的民怨民愤蜂拥而出,形成巨大的舆论力量,势必要求“坏人们”有所回应,有所收敛。可怜的人啊,拿着这一点收敛和回应的姿态聊以自慰,平复一下激越亢奋的心情,舒缓一口难以下咽的怨气。

  不得不说,强迫道歉是一种弱者维护自尊的行为。于国来说,强迫道歉则是一种弱国心态的彰显。99年和01年的中国政府对美国政府的严正交涉与其说是要求道歉还不如说是请求道歉,喋喋不休的态度下面隐藏了一句说不出口的话:你就道个歉吧!于民来说,市民百姓面对社会不公、阶层分化、贫富差距等等现象只能坐壁上观、有心无力,对身带原罪的权贵富豪们充满愤恨,对贪污腐化的官吏满腔仇视,对道貌岸然的明星们惊疑鄙示和骨子里的妒忌。早早的就为这些“坏人们”筑下了舆论大刑,只等他们前来撒泼。只要抓住一个把柄就无限放大,讨伐索要道歉之声一浪高过一浪,逼你就范。

  强迫道歉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反映出在国人的心目中道德审判才是最终的审判。清朝大学问家戴震说过,“人死于法,犹可怜之;人死于理,谁其怜之”。法治的框架始终是被放置在更为宏大更为根本的道德框架之下。当法律不能满足某种道德诉求的时候,就被弃置一旁。然而只有封建社会才会产生并强化这种以道德为根本和指归的意识形态。鲁迅曾经讲过,封建社会的历史,翻来翻去就是吃人两个字。鲁迅在这里攻击的不仅仅是封建的专制制度,更是封建的道德统治。道德统治有一个危害,就是每个人心目中的标准不一样,具备统一标准的道德实际上已经有了法的素质。在一个道德统治的社会里,当有人认为社会上出现了悖德行为的时候,内心便生出一种希望来,希望有一种力量可以消灭这种悖德的行为,惩戒悖德的人。这种力量就是高高在上的权力,于是臣服于权力的顺民产生了,崇拜权力的奴隶也产生了。于是,标准不一的道德派系形成了,开始以德的名义互相杀伐了,于是道德开始吃人了。

  有人说红色经典影视重拍不尊重原著,请广电总局出面管管,处理重拍者。于是总局就发话了:不得擅自重拍红色经典,须经审查。有人说王石不道德,最好中央出面把他搞掉,于是中央说王石你小子最好别偷税漏税。有人说城里大楼发生火灾了,市委领导却不来现场,对损失负有不可推却的责任,于是呼请上面领导做处理。于是市委书记下岗了。

  表面上“穷凶极恶”的要求道歉,其实一面是精神上的自慰,一面是在告诉上面的人:喂,这里有个败类,快来处理!即使你真的道歉了,人们也不会理睬,也会认为你是在作秀,是伪善。需要更为彻底的打击。这就是道歉要求者的真实心态,这就是道德吃人的现代形式。在这种突发的大事件中特别能够嗅到这种一股股令人心惊的封建死尸的味道。

  强迫道歉是在强行维护一个虚假的高尚的道德社会,这种道德不但不真实,还充满着各式各样的阴谋与阳谋。虽然“坏人”面对舆论的压力可能会暂时的低头,又或者受到了大快人心的制裁,但这只是强迫道歉所形成的表面结果,更为深层的结果可能意料之外的。为了维护各自心中的道德,强迫“坏人”道歉,过程之中分化的恰恰是大众自己的阵营,打击的不是“坏人”,而是持不同观点的“维护坏人的异己”。从整体上来看,结果就是大众给自己带上严酷的道德枷锁,接受权力的反复镇压。丧失了自由的人们,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处境,不但没有追问被权力镇压的事实,还在为悖德与否而喋喋不休的争吵,互相指责。社会在进步,我们需要容纳异己的雅量,放下心中的道德幻觉,走进真实的世界,不要再期望无上的权力能够赐予你高尚的世界,否则在你面前的是一条通往奴役的道路。

  作者:多情公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道歉——无奈的呼声,却有着吃人的本质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張鍾韞 说:,

    2008年06月02日 星期一 @ 00:17:49

    1

    支持.但民眾做的的嗎
    看最近幾年各種事件發生後.
    民眾發動言論或行動.少有尊重異己的行為阿.
    只有民粹式標準答案.一有不合答案像鯊魚一樣群起攻之.
    所以.我認為就算有民主(多數鯊魚群嘴巴喊著此物)也只會選出法西斯式民粹政府.
    令人擔心.

    回复

    你若骂人,我必回敬之 在 六月 2nd, 2008 02:09:19 回复:

    哥们,先把文字语言修炼得叫人能看懂行不行?看你嗑嗑巴巴说的那不完整的中国话,还总是彰显你对“民主”的独特高见,好像不同于你的多数人都是“多數鯊魚群”,那你“嘴巴”是什么狗东西的“嘴巴”?

    别以为——举世皆浊,唯“你”独清!

    張鍾韞 在 六月 2nd, 2008 15:49:23 回复:

    果然一隻鯊魚.縱使我說不對(相對你而言我就是異己).你也要尊重我說法不是嗎?

  2. 环球网友 说:,

    2008年06月02日 星期一 @ 00:23:46

    2

    哪个书记下岗了?

    回复

  3. 哈哈 说:,

    2008年06月06日 星期五 @ 10:01:34

    3

    没有自尊的人不会理解道歉的意义

    回复

  4. G小调 说:,

    2008年06月07日 星期六 @ 10:41:17

    4

    王伟撞机时我正在美国,看CNN的女主持人面带讥笑地说“wong wei, wrong way” 后面又说了谁让他起了这么个名字结果跑错了地方,我cao,一点人性也没有,如果她说美国公民会有如何的反应?况且撞机时离美国有10万8千里。一个人,一个族群,一个国家,没有点自尊自爱和自信,非要被别人唾面自干还要说香,真可以别活了

    回复

  5. heart1950 说:,

    2008年06月08日 星期日 @ 02:10:25

    5

    处处要求别人道歉的人,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从不道歉。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