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济齐:成也、败也

  我写的东西,是想用较少的字把想法说明白,但想法太多,可能经常是词不达意。也常带有揶揄、调侃的味道,甚至是正话反说。对《劳动合同法》提出我想法的那篇东西题目是“历史不应倒退”。

  (一)

  十年前,我尝试写了一篇东西“搞好国有企业,促进社会发展”。开头写道“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是关系到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重大经济问题,也是关系到社會主義制度命运的重大政治问题。” 这是一九九六年五月江澤民在原题为《坚定信心,加强领导,狠抓落实,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步伐》中的一段话。2005年开始再写,延续的基本上一直还是十年前的思路。

  我们知道,中国的国有企业具有极其特殊的“双重性”,就是要求国有企业即是一个政治主体、同时也是一个经济主体;既是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主体、同时也是体现和确立“社會主義”制度的主体。遗憾的是,这个双重性,互为制约,也相互予盾。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国有企业自己跟自己形成的这个极为特殊的重大的经济问题与重大的政治问题之间产生的重大矛盾就越发显得尖锐和对立。如果要国有企业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就不得不放弃社会效益的最大化;而如果要国有企业实现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就不得不放弃经济效益的最大化。改革开放前,国有企业追求的是社会效益的最大化,经济效益就不可避免地实现了甚至是“最小化”;改革开放后,国有企业追求的又是经济效益的最大化,社会效益随之而就减弱。…… …… 即而在理论上,到底是以“物”来决定“社會主義”还是以“人”来决定“社會主義”,最终产生了重大的分歧。…… ……

  理论上不但是这样,中国的实践也加速了国有企业的弱化。

  据载,截至2006年底前的统计,全国国有工商企业拥有职工4300万,其中中央企业职工约1053万。截至2007年6月底,国有重点企业资产规模已达164142.5亿元。

  据载,截至2007年底统计,全国个体私营经济领域就业人数达1.27亿人。其中,私营企业从业人员7253.11万人,实有注册资本(金)9.39万亿元;个体工商业从业人员5496.17万人,资金数额7350.79亿元。据载,主要由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和自由择业知识分子组成的大部分为高收入者的新社会阶层(5000万人或7500万人),掌握或管理着10万亿元左右的资本。据载,截至2005年底估计,中国农民工数量约有2亿左右。

  据载,截至2008年4月17日,仅仅6个月时间,中国股市已大跌54%,中国股市总市值从38.5万亿缩水到20.9万亿元,18万亿市值蒸发。

  据载,2008年4月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CPI)同比上涨8.5%,食品价格上涨22.1%.

  引用这组数据,只是想说明,今天,仅从就业人数上来看,“公有制”的国有企业都是对“以人为本”最大的讽刺。也许一个CPI指数,都会左右和动摇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国家为国有企业付出了太多,政策上的、资源上的。有些遗憾的是,千百般呵护起来的国有企业,如今恐怕就连发展经济、调控经济、引导经济、稳定经济的历史使命也并没有完成好。2008年的雪灾,对社会和经济产生最大影响的也是出现在国有企业身上。然而国有企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还远远没有结束。

  据载,股票市场的“大小非”解禁,2008年有2万亿,2009年有7万亿,2010年有10万亿。而截止到2008年2月,中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18万亿元,就是这些储蓄存款全部进了股市,也无法接住这些巨量的“大小非”。而国有控股公司是A股上市公司的主要力量,国有股“大小非”也构成了“大小非”的绝对主力。减人是为了国有企业“增效”,减股是为了公民个人增收。中国的国有企业造成了自有工业以来在世界范围内都不曾出现过的“职工”大动荡;今天的“国有企业”又会不会再回过来去造成尚未成熟的“资本”市场大动荡。

  直到今天,人们依然残存着这样的观念,就是通过“公有制”依然把国有企业与“社會主義”联系在一起。再过十年,国有企业能否完成它的彻底蜕变。中国在观念上不能彻底完成对国有企业的历史脱变,中国不把主要处在农林牧副渔中的“集体”问题处理好,科学发展就不可能发展科学,再过十年,…… 因为现在就已经有迹象表明,“科学发展”已经开始流于形式。

  (二)

  社會主義是先有理论还是先有实践。中国的政治家(首先)应该是一个实践者还是一个理论家。面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只能知道,不进行实践,就不可能去检验真理,中国的政治家也因此首先应该是一个实践者。在这里可能就有一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实践要去检验真理的什么,是要检验真理的真与伪、“对”与“错”,还是真理与谬误。真理是客观事物及其规律在人的意识中的正确反映。“按照辩证唯物论,思想必须反映客观实际,并且在客观实践中得到检验,证明是真理,这才算是真理,不然就不算。”(毛泽东一九五六年八月《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

  在还没有确诊之前,恐怕只能是疑似;在还没有宣判之前,恐怕只能是嫌疑人。在“客观事物及其规律”还不被认为是正确之前,这个“客观事物及其规律”反映出来的就不能是真理、甚至和谬误无异。反过来,既然是真理,实践者直接拿来引用就是,为什么还要去检验。已经被证实是真理了的元素周期表、太阳系学说,还有没有必要再用实践去检验。用实践去检验真理,就如同还要再去做一遍门捷列夫和哥白尼曾经做过的真理的事一样,就只能证明这是白痴干的事,要不就是吃饱了撑的。如果说“实践是检验其真理与否的唯一标准”,或者说“实践是检验其真理还是谬误的唯一标准”,恐怕也许可能还说的过去。不知有没有“中国化”的元素周期表和太阳系学说。

  这里也又产生了问题:谁来检验实践。谁的“真理”能来检验中国的实践,哥白尼还是门捷列夫。中国的实践是科学的还是荒谬的、谁来检验。污染横流、腐败横行、贫富不均、违法乱纪是否是不可避免的正常现象。用来“检验”中国实践的是否就是“真理”。

  理论是由实践概括总结出来的,一般来讲,理论遵循“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而“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却似乎是想遵循“理论,再实践;再理论,再再实践”的过程。更甚的是“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还要来“指导”实践(还不是检验)。如果说“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是唯一正确的理论,那么就是说这个“理论”无与伦比,比真理还具有正确性,是指导实践的唯一标准,也就是“‘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是指导实践的唯一标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再加上“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的指导地位,谁是“‘真理’标准”的问题就不能不重新制定了。这样一来,恐怕就必须否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制定“理论是指导实践的唯一标准”。否则,就是在质疑“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的唯一正确性和真理性,就是在否定“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的指导地位。如果这边承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边又坚持“理论是指导实践的唯一标准”,不矛盾吗。实践敢反过来去检验理论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带给中国人最大的危害,竟然是会从反面来说明中国建设的就一定是社會主義。能检验真理的实践是个什么实践?能指导实践的理论又是什么理论(恐怕是史上最牛理论)?中国人从来不认为自己建设的不是社會主義,就连疑似社會主義也不是,也就是说中国人从来不怀疑自己的实践是不是存在着失误,是不是跑得太偏了。这是因为中国人认为真理是正确的,那么能检验真理的实践就一定是正确的。社會主義没错,那么进行的“社會主義”实践就一定没错。定理、公理没错,那么引用公理、定理做出来的题就一定没错。更要命的是,硬把理论强加在实践头上狐假虎威,却还要倒打一耙说别人教条、还是洋教条。

  确立“理论是指导实践的唯一标准”,就必须明确不论中国的政治家、理论家、实践者,都必须要把“理论”放在第一位,“理论,再实践;再理论,再再实践”。若不这样,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伪命题前,中国的政治家、理论家、实践者,就还会误入歧途,就还会回到改革开放的起始点。(敬望能正确理解这段话的本意)。

  (三)

  2008年恐怕必将成为不平凡的一年。如果没有这几年政府的务实、实干,真抓实干地在实践中办了一些实事,化解了许多矛盾,2008年的“爱国”行动,恐怕就演变成不可收拾了。干好本职工作就是爱国。什么是中国政府的本职工作。先回顾一下2008年在抗击雨雪冰冻灾害中网友对政府“工作”的表现的反映,摘录几条。

  2008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猛一些./挡住了北上的各路火车,/斩断了回家看望妻儿的情结./2008年的这一场雪,/封锁了父母盼望游子的心切./我象一只折了翅膀的蝴蝶,/在冷雨飘飞的广场上摇曳./看不下同胞们焦急的感觉,/但总比半路中的兄弟还好一些./那里的野外不仅北风凛冽,/还要在那寒冷和饥渴里熬煎/突然间发现总理到身边/比吃了火辣辣麻辣烫更暖一些./忘记了空中北风的凛冽,/再一次让力量和希望重现./是您的慈祥使我忘记一切,/是您的微笑让我再次热烈./是您的温暖为我融化冰雪,/是您的信念最终改变季节.

  家宝上一线,抗灾救灾定胜天! 锦涛下矿井,采煤送煤暖人间! ——举国齐心。

  胡总的精神让人感动,人格魅力值得肯定。但是危急时刻靠精神来鼓励士气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胡总的主要任务应该是把国家的行政系统变成人尽其职,各负其责的精干有效的政府,才是国民长久的福祉,希望胡总在治理官僚队伍的建设上要花大力气,下狠功夫,这才是民族兴旺的根本。

  感动啊!只是老胡、家宝总不能事无巨细,全都亲力亲为啊,中国这么大的国家,还是要在体制、机制上大刀阔斧的改革,培养一批代表老百姓利益、能干事的官员,建立一个清正廉洁的政府,才能从根本上改变现在这种被动的局面!

  说他俩爱国吧,又觉得干的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那就是说他俩不爱国,可他们的行为却感动了上苍。胡錦濤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讲话“要坚持爱国主义与社會主義的高度统一”,既然干好本职工作就是爱国,那么干好本职工作就是爱社會主義喽。

  ……

  ……

  社會主義代替不了生产力,理论代替不了本职工作。中国的纯“社會主義”理论工作者,如果能够更多地投身到中国的法治建设工作中去,……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一定会早日实现。中国太需要法治的严肃与公正。法治是构建和谐大厦的筋骨、框架。

  (四)

  有报道这样解释中西方新闻观念的不同。“举个例子说,假设建了十座房子,最后一座盖塌了;中国媒体会先报道前面九座,然后才报最后一座塌的;西方媒体则突出那座塌的,一笔带过其他九座好的房子。”

  看到这我止不住想笑。什么是新闻?当然泛指实事报道。不过也有这样的解释:人咬狗是新闻,狗咬人不是新闻;反常的是新闻,正常的不是新闻。当新闻仅仅是消息时,基本上可以这样理解,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新闻”的真谛恐怕也就在这里,追求新闻效应的最大化恐怕也就在这里。中国人早已是对“新闻”做了最好的解释,西方的新闻记者只不过是照着中国说的这样做就是了。反常的倒是中国的“新闻”工作者。这恐怕也便是中国的“新闻”为什么往往会成为西方的新闻的原因。也因此有时候老百姓的小道消息、路边报道也就常常成了新闻。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如民主、自由、人权等这些“舶来品”,中国人有中国人的解读,西方人有西方人的解读。西方人自认为对民主、自由、人权等的解读是正常的,也就自然把中国人对民主、自由、人权等的解读看成了反常,也就自然把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等看成了新闻。中国人并不认为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权等是反常的,只是常常指责西方世界实行了“双重标准”或认为价值观的不同。西方人也并不认为自己的新闻报道有什么反常。

  中国把民主、自由、人权等,更多的时候是用在了外国人身上而不是国內人的身上,常常采取的是一种内刚外怯、内强外弱、内厉外荏的政策。这不知从什么就开始了。这种典型的“媚外”心态,遗憾的是西方人并不领情。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以公函的形式,向律师事务所发出正式道歉信。CNN用公函发布了卡弗蒂的口头道歉,外国人做事是非常缜密的。外国人恐怕比中国人还要更清楚如何来对待中国人,也非常清楚做了欺辱中国的事后如何对待中国。这大概是自1840年以来,一直到今天都不曾改变的,(有一个时期除外)。外国人恐怕也非常明白中国人是如何“爱国”的。干好本职工作就是爱国,性工作者倒是光明正大了,小偷们可能就有意见了,为什么我们的爱国行为却要受到打击。外国人有外国人的爱国方式,美国媒体抨击自己国家的政府在美国民众和政府看来,是很正常的。

  你一生都要珍惜的人,恐怕是能指出你的失误但是也会原谅你的人。当然,我说的不是卡弗蒂。

  这几天央视的百家讲坛在讲医生的故事。如果一个“医生”告诉你,他开的处方——就如同中国的理论一样——如何是治你的病的最好处方,你会不会反而怀疑了。当然那些病急乱投医的除外。

  (五)

  2008年1月28日在发“鼠年”这篇东西时,可能是受雪灾影响,许多邮箱地址发送不出,很努力地发送,还是无济于事。而实际上在这之前更多地时候,我的hotmail邮箱由于网络太堵都是打不开的。不过1月28号之后就有了一个奇怪现象,就是平时不太好打开的hotmail邮箱,而在每个星期一的时候则比较容易打开,我一般都是在星期一发送东西。这一现象挺让我诧异。然而也有让我遗憾的,我经常上的一些网页,则经常不能正常打开,就连“人民网”,也经常是不能完整地打开链接。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态。当然,我也很矛盾。

  我写的东西认识我的人基本上都没看过、也不知道。我只给我的一个同学讲的比较详细,她在单位里是个小党办干部,我只是想知道看过我写的东西后的感觉。她在网上大概看了我写的东西,最初的感觉她说是“震撼”,这个“震撼”里很大的成份是针对我这个人而不是写的内容。我在同学中挺有威信,但还是没想到我还会有这能耐会写这些东西。后来她又看过几篇,她说我写的东西与实际年龄不太相符,应该是大我十几二十岁的人的心态。这倒有违了我的设想,我是一直想把我的东西写的活泼一点、调侃一点,写这类东西正统、严肃了没人看,我又不是个“名人”。她还说我没有把问题说明白、不知道我到底要想说明什么。她这样说倒使我坦然了。我不可能说清楚什么是是,或者什么是什么,我给她举例说,我不可能说清楚什么是社會主義,我只是想尽量说明白什么不是。如果中国能把什么不是的问题解决好,中国恐怕就是了。我这位同学也很担心,她劝我,应该考虑个人的生活问题了。

  个人问题是没法提了,我连办第二代身份证都麻烦。二代证要求提供比较详细的住址。因我是集体户,我的一代证住址是原单位的门牌号,而原单位也早已是更换了名称更换了门牌号。也就是说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身份证住址上的门牌号到底指的是哪儿、是干什么的,会不会是公共厕所。办证员告诉我,要办二代证,可以把户口落回原藉,也可以落户到亲戚朋友家。

  1983年初,为了参加国家建设,我到了别的城市工作。同时花了2角钱把户口也迁了过去。在原单位是非常容易住上带有详细住址的房子的,可是单位一直不分配给我,说我是单身。离开原单位后,便回了原藉一直住在父母家。我想把“户口”再退回父母家,哪怕是花上十倍的手续费:2块钱,可是管户口的人不干。

  前两天当地报纸报道了首府推出四项利民落户新举措:电大、自考生可落户;父母是军人可落户;夫妻投靠可落户;买房者可落户。如果我想办二代证,把“户口”落在某个同事家,很容易,可万一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又怕连累同事。可要落回父母家,这四条就都不沾边。或者只能是把办二代证的时间在拖后几年,在这期间,上学、找老婆、买房子。可这都需要时间和金钱。才知道住房价格下不来却是有国家政策扶持。

  我想利用我的再就业优惠证。可据说用优惠证在这个城市能贷五万,在那个城市则只能贷二万。没有二代身份证,就无法使用优惠证;没有抵押担保的东西,又如何能贷得了款。面对我的“户口”,我才发现,在这个国家里,原来我是劣等人。我痛恨我自己的无能,当然也咒骂这个操蛋的体制、操蛋的社会。

  我是在做着一件天下最难的和不可能的事。不务正业、杞人忧天,从而沦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能坚持到今天我还得庆幸自己,没有成为“颠覆者”而法办。并且还能对我网开一面。在中国,没有工作的人原来是没有资格爱国的 …… 都说万事开头难 没想到结尾也难。

  作者:刘济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成也、败也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張鍾韞 说:,

    2008年06月04日 星期三 @ 16:06:17

    1

    加油.努力活著且活久點.不一樣的風景和心態會出現.

    回复

  2. 哈哈 说:,

    2008年06月06日 星期五 @ 09:34:15

    2

    第2段逻辑混乱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