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东黎:民警滥杀无辜竟称击毙歹徒

  一九九七年一个夏日傍晚,粤东普宁市郊外。“嗒嗒嗒”、“砰砰”一阵枪响,四名被绑缚的青年村民泣血倒地。这不是枪毙死刑犯的法场,而是七名民警的擅自行为。如今,隐瞒一年之久的“击毙逃跑歹徒”的闪烁谎言终被戳穿,七民警将被绳之以法。然而,这幕悲剧的发生和由此形成的种种怪圈,不能不引起人们去思索更深层次的问题。

◆ 四村民未审问被枪毙,家属不准认尸并强行火化尸体

  1997年8月9日,普宁市电视台新闻报道说,“8月7日下午5时许,四名歹徒持枪窜入东西南村一村民家并抢去家中财物,我民警迅速出击抓获歹徒。在押解途中,4名歹徒撞开车门脱逃,公安民警在鸣枪无效情况下开枪击毙4名歹徒。”

  4名死者家属面对亲人不明不白被杀,又蒙如此罪名,悲愤至极,他们纷纷向普宁市委和有关部门反映:这是一起民警冤杀无辜的大惨案。他们在控告信中陈述事件原委:8月7日下午4点左右,占陇镇村民陈广丰,自己一人到东西南村找陈某某追讨欠款。双方发生争执后,陈某某报案称陈广丰等人持枪勒索。占陇派出所副所长罗国斌便带领民警到陈广丰家将其抓捕,并将与陈某报案根本无关,在陈广丰家喝茶谈事的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3名村民一同抓去,不经审问把4人押到一偏僻小道旁全部枪杀。

  死者家属还提出一些情节和质疑,如陈广丰等四人被抓走时已双手反捆,被七八名民警持冲锋枪押在警车里,怎能出现4人同时脱逃?死者家属被拒绝到现场认尸,第二天即匆匆火化,有毁灭杀人证据之嫌等等。

◆ 案件疑点重重漏洞百出,检察院却认为没发现民警有违法行为

  陈广丰母亲陈婵英说,8月7日下午6点多钟,占陇派出所来了6名未着装的民警,带着两支冲锋枪,4支手枪,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搜查,不由分说就把陈广丰等4人抓上警车带走。晚上10点多钟,那些民警第二次又来家搜查,不准我进屋,后来说是搜到一支手枪,把我叫进屋硬按我的手在搜查记录上按下手印。

  陈广丰妻子陈丽贞,怀抱未满周岁的女儿,神情哀伤地说:“民警抓陈广丰时,把他的摩托车也开走了,车箱盒里放有买加工纸的4万元现金,后来不知去向。”

  普宁市检察院送交普宁市委、市人大的“检察报告”认为,在审查公安机关侦查活动案件的来源及定性,占陇派出所报告案情的真实性,公安干警使用武器的合法性,公安干警采取当场击毙措施的必要性等方面,均没发现公安干警有违法行为。

  村委会几个人还介绍了一个情况:8月7日报案人陈某某的表亲是揭阳市公安局某位副局长,此人原在占陇派出所当过所长。

  在通往普宁的广汕公路侧一处,公路旁有一条土路。再向北前行约一公里,土路边和菜地中间有一条水沟,这便是郑灿炎、陈广丰、黄华生、陈松平四人被“就地正法”的现场。距现场对面约150米处有一农舍,据说农舍主人是现场目击者。主人陈海松说:“8月7日晚7点多钟,我正吃饭时看见三辆汽车很快开过来停在路旁。车灯熄后不久,我听见‘砰砰’的枪声,还听见人的哭声,接着枪声又响了好久,又听见有人哭了好久。

  普宁市电视台一位女副台长说明:电视台8月9日晚播出的新闻,是当日早上普宁市公安局送来的录像带和解说词。

◆ 七民警隐瞒一年终被公诉,揭露草菅人命一幕令人难以置信

  1999年1月9日,一条牵动人心的消息传来——原占陇派出所负责全面工作的副所长黄石武(三级警督)、原副所长罗国斌(一级警司)及原五名民警因故意杀人一案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1998年5月,在广东省委政法委的重视和决定下,组成由省政法委牵头,省公检法部门参加的工作组,对普宁市“8·7”案件进行调查。后由广东省公安厅对占陇派出所民警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立案。

  广东省公安厅查明,这是一起隐瞒了一年之久的杀人案。案发当晚被抓的陈广丰等四人并非逃跑,而是一个个被强行拉下车后,由原副所长黄石武下令并分别枪杀的。

  经技术鉴定,陈广丰身上共有17处枪弹创口;郑灿炎身上共有9处枪弹创口;黄华生身上共有12处枪弹创口;陈松平身上共有10处枪弹创口。

  此案的大概轮廓是:在接到陈某某报案称陈广丰等人持枪到他家勒索后,黄石武指派罗国斌、方辉彬、郑文绪、张永进、陈伟城、黄建伟携带两支“七九”式微型冲锋枪等武器前往抓捕。

  当晚7时15分左右,罗国斌等六人押解陈广丰等四人途经下寨村新路中段时,与黄石武相遇。黄石武、罗国斌二人商量将陈广丰四人击毙。当晚7时30分左右,在东西南村老路僻静处,被告人黄石武将车叫停,并命令罗国斌、方辉彬、郑文绪、张永进、陈伟城、黄建伟每二人一组把陈广丰等四人击毙,声称有事由他负责,并首先拉陈广丰到路边,用“七九”式微型冲锋枪朝陈广丰射击。其他各被告人也分别朝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开枪射击。被害人陈广丰、郑灿炎、黄华生、陈松平四人被当场击毙。经法医鉴定,四人均因心、肺枪弹伤死亡。

◆ 27次上访历尽辛酸,受害人亲属赴广州北京控告终昭雪

  据了解,自1997年8月7日四名村民被杀害后,他们的亲属先后27次到本地区、广州、北京控告、上访,共达254人次。

  目前他们已委托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顾先平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就赔偿问题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顾先平律师指出:本案更为严重的是,受害人遭枪杀及被强行匆匆火化,这不但剥夺了受害人及其家属的有关合法权利,还给以后的侦破工作带来极大困难,使尸检鉴定只能以被侵害人照片为依据,不仅使本案的侦查起诉拖延至今,还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本案的公正审判。

  黄进发和陈达福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他们各自的儿子黄华生和陈松平被杀害后,作为父亲,“白发送黑发”的心情不言而喻。他们说:“儿子刚二十二三岁就这样去了,我们真是痛不欲生。民事赔偿固然重要,但人的生命是无价的,更重要的是依法追究凶手的刑事责任!”

  据从有关方面获悉,“8·7”故意杀人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黄石武接受侦查人员讯问时,被问道:“你为什么要击毙陈广丰等人?”黄石武回答说:“因为当时在占陇发生很多涉枪案件,我想杀一儆百,才下令将陈广丰等四人击毙。”

  罗国斌在接受侦查人员讯问时,被问道:“你们知道案犯(指陈广丰四人)的身份及犯罪事实吗?”罗国斌回答说:“都不清楚,我连陈广丰是哪一个都不知道。”

  郑灿明今年29岁,据村民讲他象哥哥郑灿炎一样老实厚道。郑灿炎死后,留下妻子和幼儿弱女,他们的生活负担全压在了郑灿明的肩上。郑灿明至今难忘与唯一的哥哥生死相别的情景。他噙着泪水向记者说:“前年8月8日那天,我好不容易才进火葬场见哥哥最后一面。我要求给他擦干净身上的血迹再火化。我找来一块布,蹲下来抱起哥哥,只见他眼睛还圆睁着,前胸、腋下有许多弹孔。我边流泪边擦哥哥身上血迹,又用手去合拢他的双眼,奇怪的是两次都合不上他的眼睛。我急得大哭说:‘哥哥,全村乡亲都知道你是清白的,死得太冤枉,你……你就放心走吧……我会照顾好孩子的,也一定要为你伸冤!’我说完,第三次才把哥哥的眼睛合上……”郑灿明止不住啜泣起来。

  郑灿明为了对死去哥哥的承诺,奔走呼号,几易寒暑,历尽辛酸,今天总算讨得了一个“说法”,他也相信最终会有一个公正结果。因为,这位普通农民的身后,有神圣的共和国法律,还有正义和千千万万不泯的良知……

□ 原载《广州日报》1999年1月27日

  作者:黄东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民警滥杀无辜竟称击毙歹徒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7月19日 星期二 @ 14:10:59

    1

    真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在改革开放了几十年的中国,是在民主法制的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们的政府真该好好想想如何才能保证人民的基本的权利?而不是只追究几个当事人的责任,如果只是把它当作一个个案来处理,谁又能保证不出类似的案件呢?

    回复

  2. 布衣良民 说:,

    2008年03月11日 星期二 @ 07:58:53

    2

    怨案昭雪,是天大的好事!但愿少点怨假错案,还咱老百姓一个公平!但昭雪的只是小数,还有多少个怨案得不到昭雪!老天爷如果有眼,你为什么还让无故的人蒙怨!!!!

    回复

  3. mcmimi 说:,

    2008年04月18日 星期五 @ 04:51:09

    3

    为什么会这样,道德沦丧了,中国以现在的发展轨迹看没有希望。

    回复

  4. jimmy 说:,

    2008年07月06日 星期日 @ 16:25:23

    4

    我是普宁人,在事情没有曝光前,全普宁都知道这是一个蓄意的谋杀案,唯独政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被害人家属一直上访,据说还惊动了被害人村里华侨,并通过境外媒体不断报道,转而被境内媒体报道,某些冤情才得以昭雪!但真正的幕后黑手并没有落网,许姓局长还得以调至更好的职位(汕头市公安局),官运依然亨通!所有这些事情,你说能不令老百姓寒心吗?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上海袭警案,张家界炸政府案,都是底层人士暴力的抗争,更多的是,无声的默默地抗争,我希望执政党保持清醒头脑,认真正视基层政权长期粗暴执政问题。唯一的解决途径是还政于民,完善监督机制,彻底改变目前政治局面。

    回复

  5. 焦永刚 说:,

    2008年07月16日 星期三 @ 08:37:51

    5

    最后的那句话也他妈的好意思说出来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