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国雄:摊派—“贡献”—“自愿捐赠”

  1.在欧美国家,有所谓age, wage, marriage(年龄、收入和婚姻) 三不问的隐私文化。 沐浴欧风美雨几十年的中国对“三不问”的隐私文化已逐渐普遍认同,在此基础上,能不能更上一层楼:以人为本,从尊重人格开始,尊重人格, 从尊重别人的隐私开始。而对他人无害、无碍而自己又不想公开的信息都属于隐私,都应当受到尊重。

  2.如果说个人的收入属于隐私的话, 那么, 个人的支出当然也属于隐私。捐款(尤其是一年有N次的“自愿”捐款),是个人的一种特殊经济支出。无疑,也是一种隐私。设想一下,将他人的隐私(捐款数额)张榜“示众”,这将是一个比任何自然灾难都恐怖的社会。

  3.名人、政要等公众人物自愿公布其捐款数额的,就像他们可能乐于公布一部分隐私一样,这是他们的一种权利,有时甚至是一项义务。社会可以报以掌声,公众可以为之喝彩。但是, 应当到此为止。 再前进一步,将普通公民的捐款数额“示众”,是以扬善的名义行恶 . 在以信仰为基础的宗教团体、政党内部,或许可以强行“募捐”,因为教有教规,党有党纪;皈依宗教,加入政党,表明自愿接受教规、党纪的束缚。但是, 应当到此为止。再前进一步,要求普通公民每月工资“一日捐”,道德就有沦为“专政”之嫌。

  4.中国式的“自愿”源于中国式的摊派。摊派是以前计划经济年代巨无霸式政府遗留下来的典型行政特征之一。巨无霸式政府自我感觉良好,惯于以权力进行无偿剥夺。每逢为官帽为政绩好大喜功而又捉襟见肘时,“作点贡献”便成了一把手最爱用的咒语。这句话听似轻松,但实际上是对在座各路“诸侯”暗含威胁的最后通牒。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在座各路“诸侯”尽管面面相觑,但为了官帽敢不乖乖地 “自愿贡献”? 各路“诸侯”一回到各自的领地,立马“率土之滨, 莫非王臣”,原封不动地将上司的作派向下层层复制……, 摊派—“贡献”—“自愿捐赠”演变过程中依然拖着又黑又粗的权力尾巴。

  5.“自愿”的后面是软胁迫,软胁迫后面隐隐绰绰的依然是权力魅影。权力的逼迫扭曲了人性,扭曲的人性造就了一批为虎作伥的群体,为虎作伥的群体构成了一个类似宗教法庭的伪道德法庭,这个伪道德法庭以起哄谩骂为特征,以审判隐私为内容,以践踏人性为乐事;既被权力扭曲,又去扭曲他人,既被权力迫害,又去迫害他人,既被权力吞噬,又去吞噬他人。

  6. 在权力主导的伪市场经济中,如果一方面对产业中大佬的偷漏税等违法行为不用有形、可量化操作的法规去规制,另一方面却对他们的慈善捐赠数额却进行“道德”上的起哄、围攻,既本末倒置,又难免令人侧目。可以这样说,没有权力的逼捐,企业的悔捐就会大大减少;没有权力的逼捐,企业的悔捐受到社会的谴责和法律的追究才是公正和公平的。

  7.都说爱心无价,为何捐赠者都被明码标价;都说从我做起,为何责难都指向别人?张榜公布捐款者数额是以行善的名义作恶。无处不在的权力阴影把捐赠搞得恶行恶状。威逼下的“自愿”捐款和街头强行乞讨一样令人恶心。威逼下的“自愿”捐款或将毁掉中国的慈善事业。

  作者:茅国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摊派—“贡献”—“自愿捐赠”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环球网友 说:,

    2008年06月24日 星期二 @ 01:22:25

    1

    逼捐不是问题而是结果,是贫富差距和为富不仁的结果
    如果没了这两项也就不会有逼捐

    回复

  2. laohu 说:,

    2008年06月24日 星期二 @ 01:32:58

    2

    “为富不仁”和“逼捐”都是问题!

    回复

  3. 其他有 说:,

    2008年06月26日 星期四 @ 01:11:31

    3

    无处不在的权力阴影把捐赠搞得恶行恶状,威逼下的“自愿”捐款和街头强行乞讨一样令人恶心,威逼下的“自愿”捐款或将毁掉中國的慈善事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