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从“敬礼娃娃”敬礼的真实含义拷问媒体的社会良知

  郎铮,这个三岁的孩子,无疑是不幸的,汶川地震瞬间,我不知道这个可怜的孩子,是怎样的惊恐万状,当他被埋在瓦砾下时是怎样的疼痛和害怕.同时,他又是一个幸运的孩子,他被从废墟中拣回了一条性命.为此应感谢所有参与救援的人们,是你们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我也曾为小郎铮那张“敬礼”的照片感动的泪流满面.但静下心来,心中狐疑不已,对照片的真实性深不以为然—-我主要是指照片被赋予的含义—-孩子被救出后向救他的人们“敬军礼”、“少先队礼”、等等(媒体说法不一使然)。

  一个三岁的孩子,对社会的认知和人情冷暖还没有形成,完全可以说还在懵懂无知的年龄。孩子在灭顶之灾的几乎夺命的现实环境下,感受最深和最直接的莫过于肉体上的疼痛和精神上的恐惧。被救之后,我想正常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最大最可能的反应:一是劫后余生下因疼痛、惊吓而出现的惊恐、麻木、呆滞、行为异常等异常性、抑制性反应;二是因同样的原因而出现的惊恐、躁动不安、哭闹、等亢奋性异常行为。摄影者抓拍的小郎铮“敬礼”的镜头,因不是连续的视频记录,一方面难以判断孩子确实完成了一个主观的敬礼动作,二方面是小郎铮的“敬礼”动作假定属实,从常理判断,应该是这个三岁孩童在日常的生活中被身边的长辈和亲戚们反复教习并不断鼓励的玩耍逗乐的动作,在孩子的意识里唯一的含义是大人们总是因此夸奖他而已(据说孩子的父亲是个警察)。三方面从医学的角度,难以排除孩子是因为身体、情绪的不适而欲表达的其他行为动作,比如因头部、手部或肩肘部等部位创伤或疼痛不适,想通过改变体位等来缓解等等—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临床表现。如果不是事后有人诱导孩子向“敬礼”的意思去表达当时动作,而是由孩子主动的表达自己当时是出于对救他性命的人们的感激之情而用“敬礼”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的话,那么,三岁的小郎铮的心智和对现实社会的认知程度,从医学和人类学等科学和理性的角度去度量,大大超出了人类在这个年龄段的正常心智发育水平。我不怀疑照片的真实性,但对赋予照片的含义实在是不敢确信。同时需要郑重声明:我无意诋毁摄影者的良苦用意—-弘扬灾难之下,中华儿女所迸发出来的人性的光辉。但我同时更希望实事求是、科学严谨、理性真实的通过报纸、摄影、电视、电波、网路等反映大灾之下中国人不畏灾难,抗震救灾、万众一心的动人场面和人性的迸发。亦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新闻工作者、摄影者等,更应该在大灾之中,忘却功利、名利的计较和得失,去记录、去发现那些感天动地的场景,更应该恪守新闻工作者的职业操守和道德良知,向社会传递真实的事件、真实的情感、真实的灾难。这次汶川大地震的新闻传播和媒体记者的表现,总体上让大多数中国人甚至是一些关心中国的外国人,比较满意,但不尽人意的表现还是俯仰皆是。比如,把“敬礼”这个小郎铮“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的举手动作,以全中国人万众一心,抗震救灾,和中华儿女痛失手足、十三炎黄子孙同歌一哭的宏大背景,贴上成人思维的标签,而成为用“敬礼”来感谢救命人的表示,虽然起到了赞美人性的良好社会效果,但冷静下来考问照片上一个三岁孩子真实意思的表示,心中实在不安。或许因此已经“名利”了的作者,您真的能够理直气壮的告诉出于善意诚实本意而诘问的人们—-那就是小郎铮“谢恩”的真实表示?你没有用你的思想标注一个三岁孩童的意思?真的,尊敬的摄影者先生,我不敢苟同。我反复告戒自己莫“以小人之心 度君子之腹”。但我没有说服我自己内心不停的考问,我甚至因此想到了“周老虎”、“刘羚羊”等欺世盗名的无耻之徒。名利之下,这些无耻的人,玷污了我们的社会良知,侮辱了所有为中国社会走向“公平、诚信、和谐、自我”的人们的尊严。如果郎铮“敬礼”谢恩仅仅是因为我们成年人“为了名利和任何其他的理由”为之贴上的一张“标签”,那么我真的欲哭无泪了,我们真的连大灾大难的当头也无法回到返朴归真、不记名利的真实的自我状态吗?

  至于对诸多媒体的表现,本人对众多新闻工作者迅速奔赴灾区,大量报道抗震救灾的现场新闻,让全中国甚至全世界了解汶川大地震真实情况,深表钦佩,但我们新闻报道的着力点,新闻报道的关注点、新闻报道的导向性。值得商榷。比如国家领导人,奔赴灾区现场组织领导抗震救灾,本是一个亲民政府的良好表现,但诸多媒体在报道上,大量的使用一些极其“感性的”词语来形容领导人的正常救灾活动,如“不顾强烈余震……、深入……、冒雨……、亲自……、等等”在画面上也大量的用领导人开会、为现场救援鼓劲的画面。好象在告诉人们领导人本来可以不这样做的,但他们这样做了,有意的将领导人神圣化、神秘化,人为的拔高灾区现场所有人都在面临的现状和现实因为领导出现就非同一般了。再比如:领导看望过的灾区群众特别是灾区的儿童,本是具有完全偶然性的领导随机工作活动,但一些媒体在这些“偶然性”的孩子身上大做文章,用极高的出镜率,引导受众的关注点。真的让我等难以理解其真实的意图。这样的报道,总让我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两点:一是媒体和媒体人的“功利色彩”,为“领导作秀”二是包括媒体人在内的中国人的“皇民情节、圣上情节、金口玉言”、“以奴才之能、讨主子欢心”等名词。似乎领导人所看过的、慰问过的、安慰过的人、甚至是走过的、摸过的物品等似有“点石成金”之效。但就是无法让我和如何培养中国人的现代公民意识联系起来。我想到了汉心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大国何以造就寡民”的精辟论述。我甚至屡屡想到,纹革期间,整个中国社会“个人崇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并让我们这些后来者,在今天看来啼笑皆非、如梗在咽的成因究竟是什么?固然有当时的政治背景,固然有千年封建文化、传统的背景。但当时媒体推波助澜,“引导”、“误导”甚至是“故导”的因素有吗?在中国,媒体的功能到底是什么,媒体人的良知和道德底线到底划到哪里?是客观、公正、不带个人好恶、不带功利色彩吗?

  中国社会发展的今天,社会昌明、经济进步,我们正在大力提倡和谐社会的发展理念。媒体和新闻工作是传播和张扬社会进步、政治文明、公平正义、公民意识的不可代替的强大传播工具。是社会责任和社会良心的载体和风向标。媒体人的良知和道德底线理应是客观、公正、不带个人好恶、不带功利色彩的忠实的记录社会现实、彰显人性的光辉呼唤生命的尊严的记录者、传播者。不为权贵折腰,不为铜锈失德。同时,如何引导公众的公民意识,如何张扬和持续因汶川大地震中华儿女所迸发出的人性的光辉,如何淡化消除中国百姓千百年来形成的封建臣民观念,如何不再将领导人有意无意的神秘化、神圣化、“伟光正”化。媒体更责无旁贷,任重道远。说到这里我反复想到了央视在汶川大地震报道中报道胡主席盘腿坐地与灾民促膝交谈,问寒问暖的画面,想到了温总理蹲在废墟上,安慰被压埋的灾民同时要求救援人员全力救援争分夺秒时,老人家泪流满面的场面,这些场面的冲击力和震撼力绝对远远大于那些口号式的场面,这些场面让全中国人看到了现代中国领导人平民的一面和人性的光辉,可惜这样的画面太少了,我们看到的大多还是我们看惯了的、习惯了的宏大叙事方式来表现领导人的场面。

  汶川大地震是人类难以抗拒的巨大灾难,随着时间的流失,人们的关注程度必然渐行渐远。但中国政府和军民在突发灾难面前的所表所现我们如何去深思、去评价、去扬弃;中国人在灾难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前所未有的、痛彻心肺的、心手相连的同胞情节,和迸发出来的中华民族的人性之美,如何去维系、如何去传承、如何去张扬,深可虑也。

  回到本文的主题,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小郎铮因灾后各路“关心者”的无休止的“拜访”和“关爱”,已经出现了心理异常反应,时常哭闹不止,急待心理抚慰和干预。心中不免一声叹息。对于小郎铮的幸运和不幸,我亦深表关切,首先我应该感谢“摄影者”,因为您的照片,我知道了素不相识的灾区幼童小郎铮幸免遇难。其次,我希望小郎铮不会因“摄影者”加上成人“思想标签”的“敬礼”作品,改变或影响到他今后的人生轨迹。小郎铮,叔叔希望你在亲人的呵护下,慢慢长大——玩耍、读书上学、工作、将来生儿育女,平静而安详的向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度过你的一生。不因“敬礼”而成为“名人”,或者成为你一生所累。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多了一个普通人,少了一个名利徒。小郎铮你一生平安。

  作者:呐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从“敬礼娃娃”敬礼的真实含义拷问媒体的社会良知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7月01日 星期二 @ 10:38:07

    1

    我们现在就拷问媒体.没有党中央的批示,你们会去报道灾难吗?即使有些报道没有批示过,但也是党精神批示下.
    政府要建立检督机制,最好的检督是人民,因为人民与政府是永远矛盾.媒体是人民的眼晴和思想.现在谁来检督政府呀?

    回复

  2. 沧海桑田流转 说:,

    2008年07月01日 星期二 @ 11:53:50

    2

    少先队是属于党的附属组织
    问题是
    当孩子们尚处于懵懂无知、对现实缺乏判断能力的年龄时
    纷纷被动的加入一个政治集团的附属组织,这样做是否合适?
    总之在民主国家
    这种做法是不被允许的

    回复

  3. 哈哈 说:,

    2008年07月02日 星期三 @ 02:33:10

    3

    小孩被媒体强奸了,其实是他胳膊痛想调整一下姿势。

    回复

  4. 清谈 说:,

    2008年07月02日 星期三 @ 04:42:39

    4

    你的文章真是又臭又长,到处重复。拿着盾牌当长矛,说长矛不锐,拿着长矛当拐杖,说拐杖刺手,自己屈解别人还要拉上一个神位。这就是你的崇尚思想自由?你学一学希腊的逻辑,或者中國名家的辩论推理技巧再来讨论别人,弱智还当伟大。。。

    回复

  5. 快乐 说:,

    2008年07月04日 星期五 @ 07:00:55

    5

    当得知郎铮是一个三岁的娃娃,就开始怀疑“敬礼”的真实性对身边的人说:孩子刚从黑暗中出来,强烈的光让孩子做出了用手去蒙眼睛的本能举动,因为记者抓拍的瞬间手臂还没有落下,就被大肆渲染了。可怜的“敬礼娃娃”日后被媒体围追堵截!

    回复

  6. heart1950 说:,

    2008年07月11日 星期五 @ 14:52:54

    6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句旧话来形容被豢养的媒体,虽然有点粗俗却最贴切。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