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勇:袭警案是个社会病理学问题

  两起案件中,警方的初步调查结论之所以与民意猜测产生巨大落差,固然是因警方未能谨慎发布调查结论,但焦虑失措的民意对案件调查的贴身紧逼,也是警方动作变形的重要原因。

  民意有时能推动事情的解决,帮助真相的获得,但如果民意本身过于焦虑,却也会适得其反。

  这两天发生在上海和杭州的两起恶性凶案,焦虑的民意已经给警方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使警方仓促给出的初步调查结论出现了诸多硬伤。

  在上海恶性袭警案中,警方在案发当天就初步给出了“凶手因偷车被处理进而报复警方”的调查结论,但在随后的几次通报中,“报复行凶”的初步结论已经被撤下,取而代之的是谨慎的“行凶动机不明”。(7月2日《新京报》)

  而在浙江体彩中心办公室主任遇害案中,警方给出的初步结论是“此案与彩票无关”,凶手是寻网友未获因争执行凶杀人。(7月2日《中国新闻网》)

  但这个初步结论也没有足够说服力,网上的质疑声比比皆是。7月2日的《都市快报》更是报道,凶手刘某每个月都要花五六百元买6+1体育彩票,这更加剧了人们对“此案与彩票无关”结论的怀疑。

  两起案件中,警方的初步调查结论之所以与民意猜测产生巨大落差,固然是因警方未能谨慎发布调查结论,但焦虑失措的民意对案件调查的贴身紧逼,也是警方动作变形的重要原因。两起案件影响都很大,已经越来越习惯于信息公开的人们,迫切想知道案件成因,这可以理解。但信息公开的真义是整个调查过程和结果公开,有了过程的公开,真相浮出水面是水到渠成的事。但从很多网民的留言来看,他们对过程公开并不是很在意,反而对结果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渴望——上午血案刚发生,很多人恨不得下午就能等来符合自己猜测的调查结果。两起案件令人错愕的初步调查结论,很大程度上恰恰是警方迎合民意的结果。

  但我们知道,案件调查是有其自身规律的,如果调查为了应付焦虑民意而强行提速,就很容易出现类似于上海警方调查结论前后矛盾之类的现象。这样的结果,无法满足民意期待,反而会进一步加剧人们的怀疑。

  “从重从快”,本质上是背离程序正义的,也有违案件调查的客观规律。对于警方来说,如何在汹涌的民意下处变不惊,按既定节奏展开调查,的确是一个重大的考验。而对于已经逐渐习惯于信息公开,并且有着较充分表达权的民众来说,如何在重大案件面前克制自己的情绪,给警方的细致调查足够的空间和时间,也是一个全新的课题。

  原载《现代快报》

  作者:赵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袭警案是个社会病理学问题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7月05日 星期六 @ 03:47:06

    1

    首先是硬件问题,还有硬制度不能执行.
    政府的经济建设一直是主导.法与制度跟其后.因中国的官场结网历害.一直以官员的利益来驱动经济开放.这样下来,法制与法制的硬件很落后.这袭警比打游戏还容易,因为不设阻碍.
    其余的,同意作者.是社会制度的病理.我触法了,被处理了,不服,向那里投诉呢?只是与处理我的人,纠缠不清,最后积怨.
    对法不服,更不用说了.

    回复

  2. 張鍾韞 说:,

    2008年07月05日 星期六 @ 05:35:28

    2

    提供台灣一些號稱弊案的社會事件處理互動的模型:
    當一件事情爆發,由於初期資訊來源不明
    所以民眾會猜測真相,這時當事人的公關沒做好(快速提出自認為的解答方案而非民眾所要的方案)
    加上人民一開始就不相信當事人,就會爆發新的爭議和新的政治及司法的壓力(立委媒體亂報料,施壓檢持官起訴,不肖檢察官為回應訴求於是從重從快的濫訴),等到新聞被覆蓋加上民眾心理疲乏且焦點被轉移後,漫長司法審判(可長達數十年還在審)就出現民間常說的一審重罪二審改判三審豬腳麵線(無罪,可是所有當事人也耗盡一切包括青春)以及司法審判是審錢(沒錢可不能通過此漫長司法道路)但是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只爾載在報刊的一個角落無人關心,除了司改會等NGO會注意.

    回复

  3. 东流 说:,

    2008年07月05日 星期六 @ 07:08:15

    3

    不同意作者观点。什么是“焦虑的民意”?这叫什么概念?民众“焦虑”不应该吗?错的是官方(警方)不应该发布错误的调查结论,更不允许发布侮辱公众智商的“葫芦僧”的“葫芦”结论!

    回复

  4. 颜色 说:,

    2008年07月06日 星期日 @ 14:24:49

    4

    听说瓮安的事又有结果了,该抓的抓了,该撤的撤了,我只是在想,我们是未眼见为实,耳听的不管多真切,都不好当真的,没有反对派,没有少数派,没有真实有力的新闻给我们提供真实的情况,如果政府报道是真的,那应该严厉打击,可是,万一传言是真的话,那怎么办?革命的火种灭了,英雄又要流血又流泪,民众又不敢吱声了。

    听说国外有一种法院裁定法,就是说官方若有错在先,再以其它的罪名告民众的话,会以行政报复为由,不予受理或只予轻判,我说不清楚,意思是这样子,如果一个人因政府有侵权行为上诉,政府会再调查他的其它事,并予制裁诉讼,然后法院不予受理或减轻判决。

    回复

  5. haha 说:,

    2008年07月16日 星期三 @ 05:06:34

    5

    中国官方真好,还在乎民意呢!!!?

    回复

  6. YES 说:,

    2008年10月19日 星期日 @ 08:08:31

    6

    难道作者没看到杨JIA案背后的社会黑暗面?

    回复

  7. 刘也 说:,

    2008年10月23日 星期四 @ 00:42:05

    7

    我草你25代祖宗,难道我也是有病的?看到哪些穿着警服的狗屎,对老百姓呼来喝去的,我好想揍啊,我真懦弱,没那个胆量,我是个懦夫…………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