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宇斐:国内经济和金融界的“国际化精英”将把中国引向何方?

  一、“国际化精英”是什么样的人群?

  由于学习和工作原因,我认识过不少经济和金融界的“国际化精英”,国内和国外都有,甚至有些还是私交不错的朋友,有工作上的,也有兴趣上的。在长期的交往中,我逐渐深刻地认识了这个群体。他们有两点非常相像:1、他们不是树木,而是蒲公英。他们没有根,可以随风飘,他们没有祖国,没有民族,哪里有他们的饭碗,他们就会到哪里;2、他们一生只为一种共同的宗主服务,那就是国际大财团,大投行。这些机构属于哪国,他们实际就会服务那国。也就是说,哪里有养份,他们就吸附在哪里。说白了,就是被西方经济学洗过脑,一切为了追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一切为了追求个人的最大金钱财富。

  中国的这类“国际化精英”也一点不例外。所以,只要我们深入研究一下这类“精英”在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是如何把国家经济和金融命脉交给国际大财团和大投行的,我们就会理解他们在拉美、东南亚引发的所有经济和金融危机,明白他们将把中国经济引向何方?

  二、墨西哥现在的真实情况怎样?中国又如何?

  墨西哥这个国家非常非常值得中国各方面专家深入研究,因为对于当今中国面临的问题和危机和解决方法来说,她太有借鉴价值了。国内研究的专家学者很多,研究的内容也很丰富,但从来没有人研究过这个国家的经济和金融界的“国际化精英”是如何引导这个国家的。我比较熟悉现在这个墨西哥。不仅长期深入地体验过这个国家的真实生活,也认识过一些该国资深、有思想、有头脑的知识分子,和他们深入讨论过墨西哥的政治和经济情况。我一直很感兴趣研究这个国家的精英,认为该国经济和金融界的“国际化精英”对墨西哥的影响在第三世界国家具有非常强的代表性。所以,我研究他们,深入分析了他们的学习工作背景,在国内的所作所为,对该国国运的影响,从而对比分析像他们那样的中国同类型“国际化精英”将为跨国金融机构、大财团干些什么工作,他们将把中国,还有,能把中国推到一个什么样的境地。我简单总结比较一下,应该已经比较清楚。

  墨西哥地理上属于北美,人文上属于拉美;以前曾经自认拉美大国,现在自称北美大国。二战后,墨西哥曾经涌现出一批有些远见卓识的民族精英,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拉萨罗。卡德拉斯总统,在这批民族精英的努力下,墨西哥曾经成为拉美最具有独立自主精神、最有辨证思想、最有发展经验、最有挑战霸权勇气的大国,也曾经在拉美具有巨大的影响力。上世纪80年代后,墨西哥不断涌现了一批“国际化精英”,彻底改变了墨西哥的发展方向。如今,墨西哥自赞全球化最彻底、对外最开放,已经脱拉入美,彻底变成了美国的附庸。然而,真实的经济情况其实很悲惨,农业几乎完全破产,工业几乎全由外资掌控,金融业基本全属美欧机构。由于政治经济过度媚美,完全游离在拉美大家庭之外,不受拉美国家的欢迎,对拉美几乎失去了所有影响。墨西哥的经济和金融界的“国际化精英”是怎样引导墨西哥走向这条路的?

  墨西哥国土面积广大、地理位置独特、人口众多、经济规模在拉美数一数二,本来是拉美大国。二战前后,墨西哥历史上最有独立自主发展思想的领导人卡德拉斯总统和他的“同志们”,包括政治和经济领域的民族精英,领导墨西哥走上了“进口替代工业化”的道路,成为拉美工业化的领头羊。但是,他们的独立自主精神其实还有很大缺陷。他们的发展思路其实是欧洲战后凯恩斯主义,或者说结构主义直接移植到拉美的结果,强调政府主导经济发展,强调国家投入工业化。但是,他们只是全盘接受了这套理论,没有从本国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地思考这套理论的实质,更没有高清本国发展的模式和方向。只重形、不重质,以为买来了些设备,引进了些技术,建立起了些轻重工业,还可以出口些产品,就可以自然而然发展成为发达国家那样的工业化国家。

  墨西哥的民族精英有个致命弱点,是从来没有摆正过自己作为欠发达国家的位置,总觉得墨西哥已经很厉害,很接近发达国家了。他们没有想到必须从本国实际出发,必须扎扎实实地建立起本国的工业基础,没有深刻认识到有形无质的工业不可能帮助墨西哥成为真正的工业国。他们经常忘记本国的实际水平,以为自己是发达国家的一员,喜欢照搬照抄西方的前卫政治和经济思想。他们没有想到,如果想追赶西方发达国家,不想距离越拉越远,就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准备两项发展的关键因素,之后用最快的速度积累这两项发展因素,才能由量变到质变,脱胎换骨成为真正的工业国。这两项关键因素是什么?

  一、建立起足够规模的本国科技队伍,发展起本国比较完整的、规模化的工业框架。这两项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相互相成的。没有规模的科技队伍,国家不具备创新能力,建立起来的工业徒具其形,不具其质,很快就会落后,淘汰;没有完整的、规模化的工业框架,建立起来的科技队伍没有用武之地,很快就会成为累赘、被废弃。

  二、积累起足够庞大的国家资本,不断地投入本国国民教育,建立、壮大科技队伍,发展科学技术和创新能力;不断地投入本国基础设施和本国工业建设,提高真实的工业化水平。通过这个过程,创造力、生产力和生产效率才能提高,工业制品才有竞争力,才能既充实国内市场,又能出口创汇,积累资本。

  两项关键因素也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相互相成,想成为现代化国家,缺一不可。中国在1949年建国后,毛主席无与伦比的高瞻远瞩,让他深刻地认识到:一、搞土改,大力发展规模农业的战略关键;二、国防工业是“工业之母”,国防工业技术是所有技术的源泉。有了这两个认识,初期起步资本,科学技术就有了保障。这样,才有了数十万农垦大军挺进北大荒,大搞规模生产;数十万科技大家挺进戈壁荒漠,大搞国防工业技术的当代真实神话。我们今天的中国,才有了举世瞩目的尖端科技,才有了完整的工业基础和框架,才有了足以自保的农业。要按80年代后那批中国领导人的搞法,今天的中国,除了几个破加工厂,什么都看不到,我们只会看到外资工厂垄断中国的所有产业。

  墨西哥独立以后,搞了100年的自由资本主义,通过卖资源和初级产品,发了不少西方的战争财,但硬是一直没有获得这两项发展的关键因素。1936年到 1976年,又大搞了四十年的工业化,竟然还是一事无成。为什么?因为没有毛主席那样的高瞻远瞩,不懂得如何搞初级积累,如何发展科技队伍,如何建立有未来发展力的工业框架。到了1976年,依然一无技术,二无资本,全靠从西方购买技术、借债发展,最终发现此路不通,还不明白为什么。这方面和中国比较,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差距太大,关键在于开始搞工业化时领袖的眼光。

  三、墨西哥的“国际化精英”怎样引导墨西哥走全球化?中国的又如何?

  上世纪70年代,墨西哥的“国际化精英”已经纷纷从美欧回来,他们终于抓住了机会。他们都是经过长期的美国教育,有些是欧洲教育。他们深刻地接受了美国向发展中国家强力推销的政治意识形态和经济发展思想,是一批墨西哥新精英——“国际化精英”。他们从70年代末开始引导墨西哥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和社会发展方向,响应“华盛顿共识”的号召,走向众所周知的“新自由主义”。

  这批墨西哥精英的最典型代表是从1982年到2000年执政的连续三代墨西哥总统。他们是:马德里、萨林纳斯和赛迪略。这三位总统有很多的共同点,最重要的一点是,马德里在美国哈佛大学获公共管理硕士学位,萨林纳斯在哈佛大学获政治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赛迪略在耶鲁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其次,他们都全力拥护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和全球化,一个比一个走得更远、更绝。同时,墨西哥涌现了大大批拥抱新自由主义的官员和学者,他们在三位墨西哥总统的带领下纷纷进入各个关键的政府部门和领导岗位,逐渐形成了强大的新权力集团。墨西哥的“国际化精英”宣传私有化是最优的制度,公共福利行不通,必须大幅消减。只有通过私有化,经济才能快速增长,才能解决社会分配不公严重、贫富悬殊严重的问题。然而,墨西哥人看到的是完全相反的结果。

  同时期,中国第一批伟人早逝,却出来了一批目光如豆、急功近利的领导人,也开始推中国往一条歧路上走,名之为“初级阶段的社會主義”。大搞所谓更有效率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从此,一批又一批的民间和政府的“国际化精英”也在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和全球化的浪潮中不断地向中国国民灌输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好处,他们不断挤进政府部门之中,不断地受到重用,逐渐形成了对外部门的利益集团,影响也越来越大。从90年代初,中国的“国际化精英”也在干同样的事情,他们大肆宣传产业化和产权化,我们也同样看到了在贫富分化、教育、医疗卫生、养老保障等等方面的改革和他们的宣传完全相反的结果。

  从马德里总统开始,拥护市场化、私有化和全球化的新一代接受西方经济、国际金融教育的“技术官僚”,特别是那些在国际机构和国际金融机构干过,拥护新自由主义经济,了解货币学派操作的“国际化精英”,逐渐取代了墨西哥传统的政府官员,形成了以财政部部长、央行行长等等国家金融管理部门首脑为核心的新权力集团。墨西哥的“国际化精英”一方面有步骤地排挤掉政府中依然坚持自主发展,强调福利分配的那些传统官员,消除异己,然后采取激进的改革措施,以图博得西方政府、金融机构和大财团的好感,从内部为彻底打开墨西哥的经济大门,改变墨西哥的发展模式铺平道路,他们要尽快重新瓜分国内的资源和财富了。

  另一方面,墨西哥的“国际化精英”急急忙忙地和IMF、WB等等国际金融结构签订经济和金融改革协议,以图获得西方资金和技术支持,“挟洋自重”,通过和外部国际机构、金融机构、国际大财团合作对内部施加压力,尽快改变墨西哥的发展方向;最后,和美国合作,加入关贸总协定、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等自由贸易组织,而美国适时给予表扬和奖赏,让墨西哥这个第三世界国家加入发达国家的俱乐部,OECD,令改革派政府获得足够的“国际声誉”,更好地强化和深化墨西哥的经济和金融改革。这些“国际化精英”的最终目的只有两个,一是为西方大财团服务,二是为自己的最大利益服务,他们和西方大财团密切合作,瓜分墨西哥的资源和财富,他们才不管国家经济是否会陷入多大的危机,民族资本是否会被外国资本抢掠一空呢。

  他们先搞了个墨西哥式的“先富论”,他们大力推销私有化,提出私有化才能刺激个人的原动力,提高生产效率,增加就业率,使企业,经济快速增长。所以,他们全力以赴地将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私有化,首先廉价抛售给了和自己有密切关系的国内私人财团,然后再由他们高价转卖国外财团和企业。这样,三个总统越来越牛,创造了越来越巨大的贪污腐败记录,越来越多的个人国内资产,越来越多的个人外国存款,越来越奢侈的退休国外生活。他们带领的墨西哥“国际化精英”居然造就了一个全球首富,控股墨西哥电讯的卡洛斯。斯林的神话,造就了福布斯富豪榜前100名中占二十多席的“佳话”。但是,他们也创造了墨西哥本国大企业和大银行几乎抛售一空,国民生活水平被两次腰斩的悲惨故事。

  中国的“国际化精英”也逐渐形成了强大的利益集团,尤其是金融部门和对外部门,这些一直也是国际金融机构和西方大财团最高效率的突破口,只是速度比墨西哥稍慢而已。同时期,中国也搞了个“先富论”,还加上了个毫无可能的“先富带动后富”论。但中国的部门领导人和“国际化精英”在这方面表现就差远了。首先,墨西哥人起码先便宜了本国财团,而中国则全部便宜了西方财团,所以没有出个全球首富神话,令部分有势力和实力的国人很“妒忌”。而且,这些在中国各大部委,尤其是金融管理部门的“国际化精英”虽然已经全力配合,挟洋自重,或言必称国际惯例,但到现在还只是在不断地、悄悄地、廉价地抛售部分战略行业股份给西方财团,还不敢干脆全卖掉我们所有的大型工业企业和国有四大银行,令早已垂涎三尺的西方财团很“着急”,很“恼火”,不断继续宣传“国际接轨”,施加 “国际压力”。

  此外,没有国内外媒体配合赞扬吹捧,墨西哥的彻底改革不可能进行的那么顺利。西方媒体自然不用多说。我们看见过他们如何吹捧其实已经患重病的印度经济,已经病入膏肓越南的经济改革,就可以想象他们会如何吹捧墨西哥的经济改革。当然,在墨西哥,他们的词汇更加热烈,更加美妙。90年代初,墨西哥总统、墨西哥的“国际化精英”和他们掌握的国内媒体向国民吹得最多的是:墨西哥几年内就要成为第一世界的成员了。这和西方机构吹捧中国的“国际化精英”,印度十年内赶超中国,越南成“中国杀手”如出一辙。“国际化精英”组成的新权力集团想向国民兜售的观念很清楚:只要向西方开放了,和国际接轨了,只要实行了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全球化,明天一切马上会好起来,明天国家就能加入富国俱乐部,明天国民就会富裕起来,买到所有的国际奢侈品。

  从90年代中期开始,“国际化精英”控制的中国媒体也在大力宣扬着这个调调,媒体充斥着所有的奢侈品广告,充斥着宣扬富豪们奢侈生活的艳羡报道。只是,他们的宣传不时被自己树立起来的“国际榜样”拆了台,不断地被拉美危机、东南亚危机、现在的越南危机搅糊了,令中国不时停下步子来环球张望一下,看看自己的周边环境,自己眼前的开放榜样的下场,结果还没有一抹眼走到黑。

  墨西哥的实际情况是怎么样呢?1976年,1982年,1994年连续不断地发生一个比一个更深刻的经济危机,每次危机的破坏和影响都不断增大,墨西哥因危机而被外国热钱、财团掠夺的财富越来越多,国家逐渐被掏空。从1982年开始,连续三届墨西哥政府和“国际化精英”强行推行私有化,把国营企业、国有银行几乎全部卖掉,现在,墨西哥的国营企业和银行已经基本消失了,最后几乎都落入了跨国企业和西方财团的手里。除国营企业以外的墨西哥企业经济中的本国企业贡献比例已经下降到少于10%.把墨西哥的金融和经济命脉拱手让给美欧政府和财团,墨西哥的工业和金融业已经完全彻底地被美欧跨国企业和财团掌握。其次,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融入美国主导的北美自由贸易区,墨西哥经济终于彻底地成为了美国的一部分,但农业垮了,工业完了,金融业是人家的。墨西哥的“国际化精英”已经把国家、民族给卖掉了,墨西哥能干什么?政治上呢?最新一届总统又是个“哈佛小子”,能独立到哪去,实际也只是个傀儡,看他和赛迪略、布什的亲热劲,说英语说得比西班牙语还遛就清楚了。

  中国的“国际化精英”将把中国经济引向何方呢?看现在中国金融部门的动向就很清楚了。不过,难道中国想成为下一个墨西哥吗?

  作者:吕宇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国内经济和金融界的“国际化精英”将把中国引向何方?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7月12日 星期六 @ 07:55:24

    1

    作者提的问题,切入中国金融死结.值得看.
    先看中國的”精英”成长,可能在国外学点才,但实践成长是党的培养.全国人民付学费.
    再看精英治国.电脑视窗是盖茨一人发明吗?之前就有人开发了.是大众创造.真真的精英出现,现在条件不够.但现在的精英可以大众化.多给别人机会.也就是知识共享.这样一人一知识,多人多知识.
    这也是我们的胡主席提倡的”创新治国”相吻合.哈.

    回复

  2. 張鍾韞 说:,

    2008年07月12日 星期六 @ 07:59:11

    2

    全球化與金融開放是趨勢
    但是福利制度取消及放棄公共制度(教育+衛生+水電等)是令人詬病
    但不是說就可走回頭路
    政府職責服務民眾(福利制度與公共制度,這些也需要NGO監督與幫忙)
    而不是放棄作為給財團(國內外)侵蝕人民的生活基礎(什麼都高價.使窮人生活像奴隸一樣)

    回复

  3. 环球网友 说:,

    2008年07月12日 星期六 @ 18:31:55

    3

    在墨西哥成为美国附庸的同时,美国的人口也在迅速的墨西哥化拉美化,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塞翁失马呢?

    还有,不知那些和你私交甚好的那些国际化精英们看见你对他们的评价不知会做何感想。

    回复

  4. 看山平 说:,

    2008年07月12日 星期六 @ 22:12:15

    4

    一切的根源,在于我们这个制度的先天缺陷. 缺少民意的监督,一党独裁的体制,精英卖国不过是高官及其子弟毁国祸国的后续而已. 高官们依靠手里的权力贪得无厌地捞取私利在前, 与权力结盟的经济,知识精英们利用话语权,外勾国际投机资本,内联相关的权力机构,出卖国民利益谋取个人利益在后.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社会生态.

    百姓成了鱼肉. 被无良的官僚和精英出卖, 我们这个社会急需大的变革! 我们期待着渐进式的改革,不希望出现社会动荡. 然而统治阶层却利用百姓的这种心理一再拖延政治改革. 这样的愚蠢和贪婪必然导致腐败丛生而民不聊生. 社会上群体抗争时间频频出现, 也有个人的抗争者如杨佳的杀警察与西安某人绑架外国游客事件. 相信这些的事情会层出不穷. 中央一再提倡建立和谐社会, 然而不给民众真正的公民权利, 那和谐就不过是痴人说梦.

    所有有良知的人应该利用网络的力量, 启发,动员社会民众, 利用非暴力的集体行动, 推动社会改革. 针对某一具体的社会事件, 集中力量关注,推动改革与进步. 比如当年, 在孙志刚时间发生后, 社会的关注和压力迫使政府审查,废除了审查的办法. 比如可以利用当前的杨佳的时间, 思考如何防止警察违法执法, 刑讯逼供,胡乱打人的现象, 用法律的形式巩固每一次的社会进步. 避免出现这样的恶性时间.

    愿所有有良知的人行动起来.

    回复

  5. 过客 说:,

    2008年07月13日 星期日 @ 23:40:18

    5

    听你的意思在为计划经济,公有制招魂,要重新回答刚来的地方,退回原来的方式?中国和墨西哥根本没有可比性,知道吗?我们是一党的国家,我们有四项原则,我们几百万强大的国家机器。你太小看我们强大政权了,几个书生能把中国怎么样,而倒是你想让中国怎么样?

    回复

  6. heart1950 说:,

    2008年07月18日 星期五 @ 03:11:31

    6

    从古代到现在,一直都是精英治国而非民主治国。

    回复

  7. ask 说:,

    2008年08月24日 星期日 @ 07:27:21

    7

    “搞土改,大力发展规模农业的战略关键”不知道这个观点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实际
    土改更多的目的是为了政治动员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