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谁是卖国贼?

  常听到“卖国贼”的骂声,谁是卖国贼?是那些发表不同见解或不妥言论的同胞吗?非也!他们只是从自己的立场或认识出发,讲了几句真话而已,他们没有卖国的能力与事实,有些人连卖国的故意都没有。那些高喊台獨或赞美日本、欧美的同胞不是卖国贼,他们没有卖国的能量,在网上没有卖国贼。

  如果把中国几千年的版图进退,以动画手法作表现,就会发现:我国的疆域在一直变化着,以汉唐、元蒙、清为最大,近二百年又开始缩小。我们如果立体地观察,还会发现国家的繁荣稳定决定了疆域是扩张还是萎缩。

  一个民族在国力鼎盛及立国之初,都是具有充分的活力与扩张性的,到了统治的中、后期,往往保守甚至失守。造成这种现象的因素有很多,但其根源在统治者身上,一个贤明的开国之君是谦和的,可以与民同利而同欲,做到万众一心。而亡国的昏君则不然,私利已闭塞其视听与心智,他们的种种丑行恶政,都是为满足一己私利而行。这两种境界,导演了几千年的兴亡悲喜剧,而无辜百姓们成了替罪羊,承担着往复无尽的劫难!

  这种因果循环的事例在史书上被大书特书,以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为集大成者,老夫子想用倾注其毕生精力的著述来为统治階級磨一面镜子,让这些肉食者长点智慧,吸取点教训。

  有些批判他的文章指责其著述的目的为统治者服务,是一种反动。我却认为司马光是怀着一颗广博的仁心,一颗对百姓的慈悲心在写作。他在书中记载了许多人吃人的惨剧,记载了许多失国废君的悲剧,记载了许多窃国者的闹剧!他想让后来的统治者时时警醒:不要做蠢事,不要轻视百姓的力量,否则丧国杀身的惨剧就会重演,做为统治者是没有退路的。

  我敬佩司马光的执著精神与惊人的毅力,更敬重他的爱民苦心。历代统治者如果能读懂书中的真言,并身体力行的话,中国少换几次朝代,少几次大破坏,百姓少受多少煎熬与劳役,资源少破坏多少?每个新统治者上台,足下无不踏着几千万颗奠基的头颅! 中国的积贫积弱,与改朝换代造成的大破坏息息相关。

  蜀山兀,阿房出。我在四川旅行时,为秦宫而兀的山岭还秃着,两千年的时光,没医好一朝的伤口,而此后的杀伐竟连绵至今!经过@!#$的收尾,李白诗中“但闻悲鸟号古木”“雄飞从雌绕林间”的密林己绝迹,只在一些边缘之地还长着几片野生林!

  战争对自然资源的破坏是毁灭性的,有些就没有再生的可能:如森林、水土、野生动物,更令人痛心的损失是时间!

  在别人突飞猛进时,我们停止了赛跑的脚步,搞起了血腥的权力斗争,一斗三十年,让民族落后了两代人,让我们失去了一个时代。我们从现在开始分秒不停地追,一百年后才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面对这个不争的现实,我们却要停下来狂言与欢呼,不觉得可耻么?

  谁是卖国贼?是说了几句真话或气话的伤心者还是绝望的偷渡客?造成今天的局面,该由他们负责么?

  让我们看看今天的统治者集团在干什么吧:

  一、利用手中的权力,向国有企业派出亲信代理人,将能偷走的一切偷走。造成的恶果便是企业的大量倒闭与破产,让大批贡献出青春血汗的工人、职员下岗失业,失去了赖以活命的养老费。

  二、动用手中的权力,通过虚假的项目及材料,从国家银行骗取或强索贷款。现在暴露或隐蔽的呆坏帐,绝大部分流入官僚及其代理人的帐户,更多的已转移境外。惊人的数字,足以导致银行资不抵债,引起真正的金融风暴。这个问题还没恶化的原因,是有大量的储户存款在支撑着头寸的运转,一旦因政局不稳而发生挤提,国家只有印钞与货币贬值的手段。这颗定时炸弹的引信及起爆时间,操纵在统治者手中,而它造成的杀伤,却作用于普通百姓身上!那些掌握存款大头的少数人,其信息灵敏度与提款的便捷程度是百姓无法比拟的。这些存款的庄家一撤,死得只有老百姓,他们全指靠那些零碎钱过日子。

  三、通过接管有收费或罚款权力的部门,向人民横征暴敛,将收入的大部分据为己有。现在出现的交通、公安、税务、工商、城管等部门的腐败与滥罚,就是这种手法的体现。

  四、将境外机构的资产及控制权抓在子女亲属手中,为自己营造第二个安乐窝,成为化公为私、转移国库资金的桥头堡、办事处。现在各省各市及国家各部委,都有各种这类的公司及驻外窗口,看看其当家人,无不与派出单位的老板是亲属亲信关系。每年的国家外汇、投资,通过这种渠道流出去,官员们利用境外的法律来把国家资产变成自己的投资。因为在国外没有国有一说,谁是董事长,谁就是资产的主人。现在以国库注资的企业,将来其资产就落入派出机构负责人手中,这也是官僚们非亲莫守的原因。

  五、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开发”与“建设”,通过各种回扣与贿赂来肥私,通过这种手段贪污,是最安全,最体面的。这就是一些人热衷于形象工程的真髓,也是一条道路年年建年年毁的原因。当报纸及百姓们对年年重复挖路的蠢事批评他们没有长远眼光及合理规划时,某些官僚却在暗地里乐不可支。

  他们需要的就是豆腐工程,一劳永逸?合理规划?我们吃什么?在给贫困地区拨款的同时,总有一些形形色色的回扣,这些勾当,财政厅、局的处、科长们最清楚。豆腐工程,扶贫工程,既有政治上的好处,又有经济上的实惠,让我们的官僚们怎能不搞?

  六、利用手中的权力向农民和市民搜刮钱财,豢养一批忠实于自己的走狗,或恐吓镇压民众的反抗;或刺杀、打击政敌;或在经营竞争中击败对手,垄断一个行业甚至一个地区的生财之道。这种个人武装,可以是警察,也可以是黑社会人马,在大多数地区,执政的官僚们于此伎已操作有年矣。

  再多的形式或更细的例子,我也不耐烦列举,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希望@!#$明天就死,中国明天就亡的不是民众,他们最多发点有限的牢骚。如果要找卖国贼,请到统治者内部去挖,那些大肆贪赃的官僚们,那些恶警察的后台们才是真正的卖国贼,或是帮助卖国的蟊贼,这些人才是不操矛弧的窃国贼。

  他们饱噬民脂民膏之后,害怕民众的清算与追究,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要垮要烂,早点就好”。他们怕在亡国之前被揪出来。让中国一步步地向文明与民主过渡,平稳地走向法制与公开透明的制度,是最令他们恐惧的结局。

  为了达到灭亡中国,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喉舌与走狗,一会煽动狂热的“爱国”,一会又策划出害民的政策,驱使手下的恶势力向人民下手。煽动战争,造成民怨沸腾的局面,制造种种激怒人民的暴行,引起动乱。这才是一些捞足钱财的官僚们日夜期盼的局面。

  卖国贼,要在大人物中找,我们老百姓手中不掌握国家的土地、外交,我们手中没有国家机密,真跑美国去,一问三不知,没有利用价值,立马给你遣送了。领导们就不一样,带着巨额的美元,装着国家的绝密信息,到那都是贵宾啊。有些人,在位时就大卖特卖了,不是一般的卖,卖的既伟大又光荣:如@!#$。

  慈禧的卖国,是失败后的忍辱,是被迫的卖,好象一个迫于生计的妓女。此公是主动而狂热的卖,连非洲的坦、赞,乃至阿尔巴尼亚,都是他的恩官,双手奉上从中国同胞口中夺取的财富,换取廉价的称赞。最今人痛恨的是出卖了中国军民八年抗战的胜利果实,让日本用几千亿美元的赔款重新装备了军队。对于这种空前绝后的大卖国贼,除了雅科夫同志的《讨红太阳檄》外,没有几个人去痛骂,是不敢骂还是不当骂?

  当局又把酒满鲜血的老山、者阴山交给越南了,这是两座有极高战略意义的山头,为了争夺与守卫它,牺牲了那么多战士,现在却要放弃,为什么?难道它和北京不一样是我们的领土么?老山汉墓的主人是哪国人?

  我相信老山交给越南后,又会修起永固工事,又会伸出北指的炮口!

  这一点从南沙的冲突中,已经看的再清楚不过了。放弃国土,不可能换来和平,我们这几十年放弃的国土已太多太多,以致相比较下,老山倒成了小头。但是和平没有到来,从越南、印度、中亚的局势来看,我们正面临着更大而漫长的不安定。

  国家富强了,一切边界问题就好解决,国家衰落时,退却与战争,都是一场恶梦,这样的事例可不是少数。现在把中国抽血、搞乱的官僚们,他们是最不爱国的,他们才是可以且正在出卖民族利益的卖国贼!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野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谁是卖国贼?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路人甲 说:,

    2008年02月21日 星期四 @ 11:27:45

    1

    把全部矛头指向在朝者, 似乎是高见者的最常用套路。 其实, 若是他们爬上台, 还不是一个鸟样。

    回复

    天体 在 六月 8th, 2008 01:48:21 回复:

    但不代表就不能批评啊 批评才是进步的所在 你这不思进取的家伙

  2. 流水 说:,

    2008年08月11日 星期一 @ 03:28:00

    2

    乱自上作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