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之许:利益相关和无利益相关

  在这些年的群体事件中,一直有两种形态:

  一种是汉源、太石、汕尾、定州、东山。。。。。。,因为大面积的土地拆迁、环境保护等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因素,而出现聚集和对抗;

  一种则是万州、广安、温州。。。。。。因为偶然的医疗事故、治安事件或刑事案件等等,而出现聚集,这被叫作无利益相关的冲突。

  利益相关的冲突好理解,无利益相关的冲突则不好解释,尤其是在正统的官方意识形态中,人民政府代表人民,是不可能出现人民群众VS人民政府的图景的,也因此,官方对冲突的事件解释中,一直沿袭着少数别有用心+不明真相群众的模式,而这次也不例外,甚至还特意强调了黑恶势力的所谓“挑衅”,无他,无法突破正统意识形态,只得选择无视现实罢了。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确实存在着大量无利益相关者对政府机关的冲击的事实,这是一个需要去理解的事实。在我看来,应该与以下因素相关:

  首先,所谓无利益相关,其实仅仅是在某次特定事件中无利益相关,而不是说从来都与权力机关的作为无利益相关,在历次的拆迁、下岗、城管、治安。。。。。。。中,不知道有多少曾经的利益相关者,汇聚到了某次看似无利益相关的行为中来;曾经的利益相关,可以移情到这一次的利益无关中来,共同之处就在于,曾经全能的权力将所有荣耀和责任归之于自身,那么,所有特定利益相关的最后落脚点,也一定指向了权力的所在。

  其次,30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假设当中,那就是,既有的权力运行方式可以在维持社会秩序的同时,为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创造出空间,而后者的发展,又可以反过来逐步改变既有的权力运行方式,从而实现所谓的渐进转型。表面上看,在东部沿海的大都市区域,在市场化媒体和网络空间的庇佑下,在法治进步和社会交往逐渐充分的掩护下,这一进程似乎渐有雏形——当然,孙志刚和崔英杰也提供了反例。但是,在另外的区域,尤其是在内地市县这一特定的层级,事情或许并非如此,在这里,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尚不足以在当地造就足以让权力忌惮的任何力量——想想彭水诗案和西丰进京拿人,而权力来自于自上而下的授予,不需要给予在地社会以责任承诺,在某种程度上,它就是在地社会一切进程之上的超级存在,可以想像的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它将怎样地深入到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进程当中去,而在利益相关的场合,这样的权力又将如何运行,而这样一来,又将由此积累下多少的怨恨——犹如不断聚集的易燃气体,只等待一颗火星的出现。

  最后,现代转型既带来成功与荣耀,也一定会将失败的苦涩留给特定人群,而如上所述,中国特色的现代转型背后一直有权力之手的直接干预,在很大程度上,权力与所谓的成功是正相关的,而这在市县层级这样层级更加突显,这就使得失落者倾向于将自身命运归因于权力的作用,以此缓解自己心理的失落——这里面还不包含下岗人群这样自身境况与权力因素密切相关的群体。在这种心理的长期投射下,权力这一存在,就可能由影响自己命运的重大因素,成为改变自身命运必须克服的障碍,由不得不承受的被动压力,成为需要主动去克服的束缚,当然,这种由被动承受到主动克服的转变,或许仅仅是下意识的,但未必不存在。一旦遭遇到特定事件的刺激,就犹如被召唤的魔售一般,脱缰而出。

  这就是我对翁安事件的理解,它来自于三个因素:依旧存在的全能权力、经济社会进程中的超级权力之手、转型社会的群体心理。

  作者:莫之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利益相关和无利益相关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07月21日 星期一 @ 04:07:10

    1

    人不是软件,修改一下程序.人的认知是演变.现在政府的政策不断变化,把我们的利益认知都搞湖涂了,所以大家会做湖涂事.原谅翁安事件的人吧.

    回复

  2. 張鐘韞 说:,

    2008年07月21日 星期一 @ 13:01:06

    2

    回頭看到西方在工業崛起中時,”短時間造成社會結構轉型”.有多少貧窮失敗人怨,但往往我們只看到鍍金世界(美好的世界).但是公正制度建立和福利措施實施取得人們信任政府使得民眾動亂機會大大減少.所以中國政府若未其公正制度建立和福利措施實施取得人們信任.那中國崛起高度將是不可能夠高!

    回复

  3. yghxx 说:,

    2008年07月22日 星期二 @ 10:52:02

    3

    其实他应该走开,充当一个调解利益的角色;
    但他不见得愿意走开,也许他还没有这样的认知能力。

    回复

  4. ... 说:,

    2008年07月22日 星期二 @ 12:24:19

    4

    中國的經濟,只能這樣,中國的原始積累是必須的,不管是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你只要在這個階段,就是要原始積累。中國的這些事件多得是,哪一件不是貪官和黑社會都有參與,說制度不公正,那怎麼辦。
    良好的制度是鬥爭出來的,如果沒有西方工人運動,有今天的西方完善的福利制度麼,能有社會主義的設想麼。中國發展,不可能不鬥爭,可是鬥爭也會被利用,那麼多起農民起義結果改朝換代,都是利用了鬥爭,中共和國民黨不就是這樣起家的嗎,雖說初衷好,可依舊離不開現實,所以如果把矛頭針對政府,那是對的,但是我們怎麼能有效的進行有效的鬥爭,那就是我們所可以思考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