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里巴人:决策失误是当今中国的最大失误

  如果说新中国自成立以来有什么失误的话,那么最大的失误 恐怕就是决策失误。从文化大革命的政治决策失误,到改革开放 以来某些地方政府经济决策的失误;从大型国有企业的投资决策 失误到民营企业家的发展战略失误,由此给中国国民经济乃至中华民族造成的损失无法估量。令人遗憾的是,尽管如此,目前我 们仍然没有走出决策失误的怪圈,照此下去,21世纪中华民族 的复兴从何谈起?

  一、 重大政治决策失误: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

  1949年,伴随着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門城楼庄严宣告“中国人 民从此站起来了”的嘹亮之声,半殖民、半封建社会的中国从此 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五的经济辉煌与国家的蒸蒸日上,给 中国留下了太多的美好回忆。可惜,好景不常,一个又一个的重 大政治决策失误,尤其是长达10年的文革动乱,把刚刚成立的新 中国几乎带到了崩溃的边缘。资料表明,最保守估计,10年文革 给中国国民经济造成的直接损失也高达6000亿元。更为严重的是 ,文革彻底打破了几千年来中国社会赖以存在的文化基础,长期 以来国人之间的温文尔雅、恭谦礼让随着高高飘扬的文革大旗最 早已随风而去了;溜须拍马、说假话成了这个社会的生存法则。 一场文革,更多的是使官僚们学会了如何玩权、如何整人,愚民 政策成为某些官员的当官圣经。

  二、 政府经济决策失误:中国经济结构不合理的的根源

  在我国,由于历史原因,相当一部分的经济决策权仍然掌握 在各级政府手中。改革开放20年来,通过财政大包干、分灶吃 饭、分税制等改革,地方政府拥有了相等大的经济决策权。但由 于有相当一部分领导人不懂经济,只是凭自己的经验与好恶决策 ,结果造成了全国经济结构的严重不合理。

  最典型的是开发区的一哄而上和微缩景观的重复建设。1992 年邓公南巡后,改革再次进入加速发展期,各地不顾自身的实际 情况,纷纷上马开发区。初步估计这一时期上马的开发区高达10 000个。大片土地荒芜,却无太大收获。关于开发区建设,各地政 府到底造成了多大损失,谁也说不清。与此类似的是人造景观的 建设。资料表明,从1990到1993年的三年中,全国各地共建起了 能接待1000人以上的人造景观1000多处,景点主要集中与河北、 浙江等省,总计耗资50多亿元,而参观者甚少。

  据阿祥在《决策者,你不可乱拍板》(南风窗1998.12 )一文 中的有关资料,八·五期间全国共引进彩电生产线160 多条,生产 能力达到2000多万台,而市场容量只有1000万台左右,有一半以 上的企业开工不足。另据报道:全国汽车生产线目前的开工率只 有58% ;棉纺生产线闲置1/3 ,相等于120 -150 亿元的的投资未发 挥作用;铝材生产厂230 多家,设备利用率只有20% ;全国易拉罐 年需求量50亿只左右,而各地耗费巨额外汇引进的易拉罐生产线 年产量高达100 亿只;自行车因盲目合资而陷入困境,全国75家骨 干常有一半亏损。盲目建设、重复建设,最终造成了中国经济结 构的严重不合理。

  三、 国有企业决策失误:陷入困境的根源所在

  历经20年的改革开放,国有企业仍未走出困境,究其原因理 论界众说纷纭。鄙人认为,国有企业尤其是大型国有企业,目前 的处境就其本质而言,是因为决策的失误。

  197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著名管理学家西蒙有句名 言,“管理就是决策”。西方管理学界的另外一句名言同样可以 说明决策对企业成长的重要性。现代西方管理理论认为,一个企 业资产超过1000万美元,如果它没有智囊团的话,其生命周期不 会超过5 年,只要有一个重大的决策失误,就会葬送这个企业。改 革开放以来,中国国有企业的风雨飘摇之路,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

  河南中原制药厂是我国医药行七·五、八·五期间投资规模 最大的重点工程,也是中国医药行业第一个利用世界银行贷款的 项目,占地1300亩,总投资18亿元,没有生产运行就已停产关门 。究其原因,是因为该项目的一项关键技术是中方决策者在没有 详细调查了解的情况下,从根本没有这项专利技术、仅有20多人 的瑞士的一家小公司引进的。同样是在河南,作为国家重点建设 项目的中州铝厂,不顾市场需求变化,在后续工程既无国家立项 、又无可性研究的情况下,盲目铺摊子、上规模。结果自投资以 来,年年亏损。至1997年累计亏损3.5 亿元,负债35亿元,负债率 高达148%。类似的例子,在全国各地比比皆是。

  由此可见,国有企业无论怎样改,如果不能避免决策失误, 国有企业走出困境就是一句空话。

  四、 民营企业决策失误:中国企业做不大的根本原因

  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依赖政策支持和自身独特的机制优 势,成为中国经济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 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遗憾的是,中国民营企业始终做不大。 从巨人集团的倾覆到爱多胡治标被拘捕;从沈阳飞龙姜伟的“自 我检讨”到三株吴炳新的反省,中国的民营企业始终未能走出昙 花一现的怪圈。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巨人集团准备投资12亿元建造70层大厦的 宏伟决策计划,最终造成了企业的倾覆。

  按照史玉柱的说法,1992年决定盖巨人大厦的时候,开始是 准备盖18层,但这个想法一闪而过,出来的方案是38层。1992年 下半年一位领导来参观,建议把楼盖的高一点,于是设计改到54 层,后来很快又改到64层。由54层到64层基于两个因素:一是设 计单位说54层改为64层对下面基础影响不大;二是公司想为珠海 市争光,盖一座标志性大厦。当时广州想盖全国最高的楼,设计 63 层,我们要超过它。1994年一位领导人来考察,公司觉得64层 有点犯忌讳,几个负责人一商量就决定把大楼改为70层。仅仅是 为了虚荣,决定公司命运的决策就这样定下来了。两年后,巨人 集团陷入了无可挽回的困境。

  从决策发展的历史来看,伴随着企业财产组织形式由单个业 主制向现代公司的转化,决策也由个人经验决策向集团化民主决 策转变。大量的实践表明,个人经验决策最适合于单个业主制企 业,因为企业规模小,资金有限,即使出现重大决策失误,也不 致造成太大的损失。而对现代公司而言,企业的重大决策必须经 领导层集体做出,否则后果难以预料。中国民营企业所以做不大 ,恰恰在于违背了这一客观规律。

  五、 决策民主化、科学化:新世纪中国复兴的必然选择

  过去的百年,给国人留下了太多的思考与遗憾,决策的最重 大失误,给中华民族和国民经济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面 对以知识经济和网联络革命为主的新经济时代的到来,唯有建立 一套有效的决策机制,新世纪的中国才有希望。

  1 .坚定不移地贯彻鄧小平“发展是硬道理”的治国原则,一 切必须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当今世界尽管风云多变,但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的主流。 客观地讲,中国的思想解放运动远未完成,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 。从治国的战略角度看,任何偏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 举措都是不利于国家发展的。我们不想以“左”和“右”来划分 对改革的不同看法,但这决不等于中国没有走回头路的可能,前 几年一度风靡京城的三份“万言书”足可说明问题。

  客观地讲,中国目前的下岗职工问题、国企问题、腐败问题 、治安问题等,尽管百姓反映很大,但这毕竟是改革和发展中的 问题,决不是改革本身带来的。恰恰相反,这些问题的出现,恰 恰是改革不到位造成的。如果因此而否定改革,将把21世纪的中 国引向深渊。

  2 .完善法律体系,用法律来约束政府领导人的决策行为。

  中国经济结构的严重不合理,很大程度上是由地方政府领导 人肆意拍板决策造成的,而现行法律对滥用职权、造成重大决策 损失的政府官员却监督不力,恶性循环由此开始。随着中国政治 、经济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入,必须尽快建立与市场经济体制相 适应的政府官员决策监督与约束机制。坚决取消行政项目审批制 度,确立“谁拍板、谁负责”的原则,全力与责任必须对等,真 正使政府的经济决策走上良性循环的轨道。

  3 .提高企业管理者素质,企业的占领略决策必须实行集团化 决策制度。

  20年来,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在决策方面都有太 多的失误。为了彻底解决这一问题,企业主要领导人必须提高自 身素质,认识到决策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一方面,大型企业应 建立自己的顾问班子或智囊团,使企业决策由封闭式向开放式转 变;另一方面,应加强市场调查和市场预测工作,准确把握市场 发展,避免个人主管决断带来的损失。

摘自: 反腐败网哨 http://fanfubai.126.com

  作者:下里巴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决策失误是当今中国的最大失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